思想枝 保成菜: Koh 想起江保成事件、Tapania 反 (噍吧哖事件) 上

26
圖片引自 https://teia.tw/zh-hant/natural-valley/species/18579

(請安裝Taigi Unicode字形,配合Firefox瀏覽器可閱讀)

作者:鄭雅怡

台灣 ê 山野出一種草仔花,葉仔軟軟厚汁,葉仔墘 khih-khih,柑仔紅若布鈕仔頭 ê 花蕊 tàm-tàm,種籽牽白色 ê 毛絲 iāⁿ-iāⁿ 飛,四界湠。伊 ê 滋味親像茼蒿,m̄-koh ke 一種塗 hiàn(「土羶味」),所致有人 kā 伊稱做「山茼蒿仔」。這種野菜原生 tī 非洲和南美洲,路尾手湠到全球 ê 熱帶所在。日治昭和年間,日本政府 kā 引入來台灣,m̄-chiah 也 hông 號做「昭和草」。Hit 當初是用 poe-lêng-ki(飛龍機,飛行機)tùi 空中 kā 伊 ê 菜籽遍 iā tī 山嶺平洋,thang 成做二戰期間日本軍人走難 ê 充飢食物,自按呢伊也名做「飛機草」、「飢荒草」、「救荒草」。小林、五里埔一帶 ê 大武壠(Tevorangh, Taivoan)平埔族人也 kā 號做「山菜」,去後壁溝、山 phiâⁿ 現挽一把倒轉來,無論用 sa̍h(「水煮」)ê,煮麵湯,抑是用火油(土豆油)落去炒,攏不止仔 chhiⁿ-tiⁿ kah-chhùi(合嘴,「好吃」),是在地大武壠人 ê 傳統美食。

總是,tī 小林「山菜」猶閣有另外一個歷史味厚厚(kāu-kāu)ê 名──「保成菜」。這個因端出在 1933~39 年 ê「江保成事件」,mā 稱做「小林事件」,而且 thang 進一步 koh 回溯 20 年,倒頭 jiok 到 1915 年 ê Tapani 反,以及小林在地 ê 阿里關事件、甲仙埔事件。Ē-sái 講,tam 一嘴保成菜,就 thang 牽引到百外冬前,甲仙、杉林、南化、左鎮、玉井這箍圍濟濟 Siraya、大武壠平埔族人所投入 ê,日治時期規模上大,犧牲上蓋濟人 ê 反殖民武裝行動。

 

◆Tapani

Tapani 是大武壠語詞,意思可能是「蕃薯寮」。現今甲仙、六龜大武壠人 ê 祖居地玉井古早號做 Tapani。到佇 1920 年(大正 9 年),hiàng 時 ê 日本殖民政權認為「Tapani」ê 音近似日語 ê「Tamai」,用日式漢字 thang 記做「玉井」,自按呢 kā 改名做「玉井」。後來 koh 有人掠「Tapani」ê 音 kā 寫做台語漢字「噍吧哖」。

Tapani 事件期間 chia 是死傷上蓋慘重 ê 所在。台南、高雄一帶 ê 平埔族群傾向用「Tapani 反」來指稱這場事變。為著 beh 尊重在地人民 ê 號名權和民間 ê 歷史詮釋權,咱也 tòe teh 講「Tapani 反」,thang 保存「Tapani」這個古地號名,也記念 105 冬前參與這場反殖民抗爭 ê 大武壠先輩。

400 冬前,大武壠先祖 tùi Tavokan(台語漢字寫「大目降」,現名新化)遷徙到 Tapani,然後 koh 徙到 Pêⁿ-nâ-á khe-tang(坪林仔溪東,tī 曾文溪上游 ê 一條支流「後堀溪」ê 東爿)。親像小林人就有六成來自坪林仔溪東,taⁿ chit-tah 已經沉沒 tī 南化水庫下底。18 世紀後半期,大武壠先人 koh tùi 坪林仔溪東盤過烏山山脈,陸續到佇楠仔仙溪(又名 Namasia 溪、楠梓仙溪)和荖濃溪流域徛起。

 

◆Tapani 反 ê 因端

論到 Tapani 反,大家 sù-siông 會想起余清芳、江定和羅俊這三位頭人,-koh soah 忽略平埔族人 tī 這擺事件以及後續 ê 發展中,扮演關鍵角色。

甲仙這箍圍 ê 大武壠人會參與殖民抗日 ê 主因,在 tī 1895 年 kòe-liáu,日本殖民政權搶奪、「開發」台灣 ê 山林資源,致到平埔族人失去 in ê 耕地和獵場等等傳統領域。日本當局將樟腦工業引入甲仙地區,siâng 時 koh 引進新竹、苗栗 ê 客人來 chia kek-ló(激腦,「蒸製樟腦油」。當時 ê 方法是先 kā 樟樹皮削掉,將樟樹柴箍削薄後囥入桶內,用高壓氣蒸餾,來提煉樟腦),起 ló-liâu(腦寮),做腦丁,大大影響大武壠人 ê 生計,煞(soah)引起 in ê 集體反抗。就親像學者康豹(Paul R. Katz)所講 ê:「當活 bē 落去成作事實,抗爭就是義務。」

1915 年(大正 4 年)5 月,日本官方接著余清芳等頭人準備起事 ê 密報,就開始掠人。學界一般將 1915 年 7 月初六,南化北寮庄小侖山(牛港嶺)ê 衝突掠做 Tapani 反 ê 第一戰。Hit-sî 日本警察進入後崛仔山(taⁿ 成做南化水庫)盤查 ê 時,和民兵相 tú,雙方攏射銃。江定 ê 後生江燐 tio̍h 銃死亡。

總是,在 tī 大武壠族 ê 觀點,阿里關文史工作者葉志禮講,Tapani 反 ê 第一銃應該算 tī 阿里關 piāng–ê,時間是 1915 年 7 月初八。猶 m̄-ku,咱 ê 歷史較定提起甲仙埔事件,相對罕得講著起事 ê 地點阿里關,-chiah 葉志禮認為,比「甲仙埔事件」閣較精確 ê 名稱,應該是「阿里關事件」。
Hiàng 時阿里關是甲仙這 tah 上早開發 ê 聚落之一,商業不止仔 ka-ia̍h(「交易熱絡」)。Hín ê 阿里關警察官吏派出所統管規个甲仙地區,木造 ê 兩層樓建築,坐東向(ǹg)西,包含樓梯、神燈(石燈籠)、宿舍。

 

◆民兵短暫 ê 勝利

1915 年 7 月初八,阿里關 ê 大武壠民兵接著密報,知影在地糖商兼抗日領袖劉洪(mā 寫做劉黃、劉煌)hông 掠來關 tī 阿里關警察官吏派出所。進前,日本軍警為著 beh 轉移焦點,thiau-kang(刁工,「故意」)放風聲,講劉洪關 tī 甲仙埔,卻 m̄ 知猶是 hō͘ 大武壠民兵看破腳手。

阿里關民兵即時出擊,thong-mê(通暝)攻打阿里關警察官吏派出所。Siâng 時,大坵園出身 ê 大武壠民兵頭人游榮,以及余清芳和江定,也分別 tùi 阿里關南爿 ê 公館和西爿「拍–起來」(向北進攻阿里關)。自按呢民兵三面夾攻阿里關,江定 ê 部隊 koh 出動舊型大砲,拍 kah 7 月初九 beh 天光,總算 kā 劉洪救出來,koh kā 阿里關派出所 ê 日本巡查服部藤五郎和伊 ê 某囝攏刣死。

這 tia̍p 起,戰火 tùi 阿里關延燒–出去。7 月初九民兵去拍甲仙埔支廳,隔轉工去拍寶來。戰火也湠到大坵園、公館、八張犁、十張犁、老人溪、荖濃,以及 taⁿ 屬 tī Namasia(那瑪夏)地界 ê 河表湖、Báng-á-chùn(蚊仔圳),甚至 hāⁿ 過楠仔仙溪,擴展到南化、Tapani 和左鎮。Kan-ta 甲仙這箍圍就有 34 個日本警察 hông 刣死。事後,阿里關-甲仙埔之役 hông 逮捕、判刑 ê 243 名民兵中間,就有 192 名是在地人。

8 月初二,500 名民兵去進攻南庄警察官吏派出所(taⁿ 南化分駐所)。游榮 kā 番仔油 (煤油,揮發性比汽油較低)tàn 入去派出所發動火攻,致到現場 22 名日本警察和 in ê 眷屬死亡,包括二二八受難者湯德章 ê 老爸,日本巡查新居德藏,也 tī 這場戰役中「殉職」。好佳 chài 有一位台灣人工友黃茂貴幫助 hín 八歲 ê 湯德章和伊 ê 老母、大姊、小弟四個人逃走,萬幸得著保全性命。

 

◆湯德章 ê 模範

二二八爆發 ê 時,湯德章燒燬台南民間自衛隊 ê 名冊,後來伊受掠 hông 刑求規暝,也堅持 m̄ 透漏名單,自按呢救真 chōe 台南 ê 青年學生。Teh-beh hông 槍決 ê 時,伊堅持徛 teh 大聲 hoah:「台灣人萬歲!」其實湯德章 thèng-hó 怨恨「殺父仇人」 ê 台灣人,總是伊選擇 beh 認同 in 老母 ê 故鄉和族親,最後 koh 為著保護台灣人來犧牲家己 ê 性命。可見認同 chài 佇個人 ê 決志,和血緣、出身無必然相關。殖民者和受殖民者之間愛及恨 ê 交纏,全望個人運用智慧和意志力,去做抉擇和 tháu 解(解開、化解)。(待續)

註 :括弧內 ê 引號是華語。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