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竹梅與陳夏民談《自由時代》雜誌編輯室報告文選出版歷程

46
(攝影/張原境)

【張原境台南報導】鄭南榕創辦的《自由時代》雜誌,不僅創下台灣出版史上遭國民黨政權查禁次數最多的紀錄,也成為台灣社會萌發本土意識的深刻推力;鄭南榕殉道31年後,鄭南榕基金會重新編選《自由時代》雜誌之編輯室報告,與逗點文創結社合作出版《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自由時代》雜誌編輯室報告文選》,讓鄭南榕的文章在新時代繼續為遭受壓迫的弱勢發聲。12月5日下午,雙方與台南政大書城共同舉辦出版歷程分享會,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鄭竹梅與逗點文創結社總編輯陳夏民娓娓道來此書編藏的秘辛。

延伸閱讀:不道聽塗說 從文字與出版物認識鄭南榕

(翻攝/張原境)

陳夏民首先展示了一張鄭南榕坐在編輯室喝咖啡的照片;鄭竹梅指出,當時大家其實不太愛留下照片,作者也多用筆名或佚名,避免被追查。而為了應對政府的查禁手段,鄭南榕當時借了許多朋友的大學文憑申請多張執照;鄭竹梅於日前翻閱監控檔案時才發現,當初以為很正常的申請程序,事實上黨國系統已藉此開始調查申請者的身家背景。

(翻攝/張原境)

陳夏民接著展示插畫家「Nuomi諾米」2020年創作的《自由時代雜誌社剖面圖》;鄭竹梅指出,在觀看監控檔案時,裡面強調《自由時代》雜誌社是當時黨外雜誌中唯一有自己打字組的雜誌社,「這樣做是為了避免文稿外洩導致查禁沒收的風險。」此外,當時甚至會預留少量刊物做為查禁需要,「查禁人員也是有業績壓力的。」

陳夏民認為這張剖面圖清楚地勾勒出《自由時代》雜誌真的是團隊合作的成果;當時沒有網路,一個雜誌社可以連結全台灣,將到現在仍是發行奇蹟的600萬份雜誌送到各地,背後真的有許多的無名英雄。由於運送雜誌會被追蹤,據陳夏民聽聞當時有2個路徑,一是藏在賣菜的車籃,另一方式則是透過靈車來送;鄭竹梅點出,在那個時候要把書送出去,發行部腦筋真的得動很快。

(攝影/張原境)

談到書名,陳夏民說明,自己在編輯過程中發現自某一期開始,目錄頁都會出現「本刊文責一律由總編輯鄭南榕負責」這個小方塊,這句話完全體現了言論自由的意義,「你敢為你說的言論負完全的責任。」鄭竹梅認為,大家對於鄭南榕的話不用完全贊同,也可予以批判,但要去思考在1980年代的他為何會講出這樣的話,以及思想2020年的現在人如何看待自己說過的話語。

鄭竹梅與陳夏民亦分享的文選的部分內容。鄭竹梅指出,戒嚴就是軍事統治,那時《戒嚴法》第7條表明台灣是接戰地域,蔣介石為最高指揮官,如果一個統治者行政、司法權都擋握在手上,「被消失」是很平常的體驗,「阿公、阿嬤說不要碰政治,都是時代那個留下的。」陳夏民則回憶,小時候會聽到「你再不乖警察會來把你抓走哦」,而對於言論出版審查,陳夏民至今仍深有所感,曾經寄樣書予在中國的出版社同業,對方卻表示某一套有拆開痕跡。

陳夏民認為在2020年的現在,許多習以為常的世界規則,或是國家統治者相對位置,生活、政治都逐漸改變,「然而言論自由仍是製造安全社會必備的空氣。」鄭竹梅則強調,「資訊不對稱」成為專制政權掌控人民的手段,也容易煽動人民的情緒。鄭竹梅解說,不同世代因生命經驗各異,現在有些人可能聽到台灣獨立還是會很害怕,然而香港即是台灣的對照,一國兩制的言論緊縮,台灣必須提醒自己:在做決定的時候,未來要付出什麼代價。

(攝影/張原境)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