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公義能使邦國高舉

宋承恩7月12日於七星中會濟南教會「神學禮拜日」的演講中指出,《港版國安法》是中國撕毀「一國兩制」承諾所祭出的法律戰,下個目標就會是台灣。(攝影/邱國榮)

◎宋承恩

香港青年周庭、黃之鋒、林朗彥三人被控於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11月23日認罪後被收押,等待法院量刑的判決。三人承認在網路發起要求撤銷《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釋放並撤銷起訴此前被捕之示威者、收回港府警民衝突「暴動」的定調,並追究衝突期間警員涉嫌濫用暴力與濫權的行為。

這些行為,只是公民向政府的請求,也未使用暴力,在任何民主社會都是公民權利的一部分。但在香港,卻會單純因為牽涉的集會未經警方批准,而構成犯罪。

在《港版國安法》制定之後,任何反對政府的發言、活動,都可能被控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連泛民派以「33+1」爭取立法會多數席位的初選活動,都可以被認為在「妨礙政府職權的行使」。港府更想方設法,先是以思想審查,剝奪不合己意人士的參選資格,後來乾脆藉口防疫,沒收立法會選舉。一個不敢面對民意的政權,所謂「自治」或「民主」的遮羞布,已薄得遮掩不住。

黃之鋒與周庭都是社會科學專業,剛從大學畢業,尚未出席畢業典禮。但兩人都不只此案在身,黃之鋒也不是第一次坐牢。23歲的年輕人,沒有權力、沒有武力,對政權到底造成了怎樣的威脅,令其欲噤聲而後快?恐怕是背後的理念、人類的良知,和這些年輕人的勇氣。

黃之鋒在獄中接受德國《世界報》書面訪問時表示,他不擔心自己,反而憂心12名偷渡失敗,已經被送到中國的手足,他們明顯遭受到酷刑。他個人的被捕不是戰鬥的終點。相反地,他們會在監獄中繼續戰鬥,香港以外,包括泰國、白俄羅斯與伊朗,人們正在與極權主義抗爭,台灣也在與北京作戰,香港的民主運動會繼續下去。

周庭入獄後,獲選英國廣播公司(BBC)百名最具影響力的女性之一。她希望這場抗議活動改變外界對女性參政的觀感,「很多人認為女性是柔弱,男性則較強壯,所以在前線和警方對峙,就一定是男性,女性站後一點,但這場運動中已很少人這樣說。女性示威者在不同崗位,前線、後援、傳訊也能參與,不是只有男性可以做,女性一樣可以很勇敢,一樣很努力追求民主。」

世界的眼睛是雪亮的,分得清楚勇敢的是不放棄理想的運動者,怯懦的是躲在惡法後面的政權。律法與權力也許能約束人一時,但不能長久維繫政權;暴力不能換來尊敬,唯有公義能使邦國高舉。

(作者為經民連智庫主權組召集人)

1條評論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