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信徒讀經筆記】無權者的責任

◎陳賦安(台南神學院學生)
讀經進度:以斯帖記4章4~17節

在以斯帖記4章中,我們第一次讀到以斯帖與末底改的對話。即便經文曾提及兩者的關係形同相依為命的父女,但在面臨自身民族生死存亡之際,卻有這麼一瞬間,兩人的生命幾乎要擦肩而過,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

從末底改的角度來看,他曾是一個謹慎自持、如履薄冰的小官;縱使有獲得拔擢或獎賞的機會,他並不特別積極爭取。現在,他因著對族群記憶和信仰的理解,而使整個猶太民族陷入災禍,他又怎麼忍心連累親如骨肉的以斯帖呢?另一方面,依照亞哈隨魯王待王后如「賞玩名物」的心態,以斯帖或許早被收入王的「藏寶閣」,難以觸及宮外事務。

如此一來,我們也會看見,末底改和以斯帖必須依靠宮女和太監互通聲息,彼此聯繫,其中最關鍵的則是留下名字的太監哈他革。哈他革的重要性並不僅在於其權充橋梁的角色,他所攜帶的資訊更是足以影響全局;然而,作為傳話人的他卻一點權力都沒有。哈他革或許也敏感到這點,以致於作者認為他所傳遞的話,彷彿就是出自以斯帖和末底改本人之口。其實,相較於以斯帖,哈他革早一步知道什麼事令末底改這樣煩惱;而比起末底改,哈他革自然也更早明白以斯帖的意向。坦白說,處在這樣的位置既吃力不討好,又極易落入試探──試圖仲裁的慾望。

事實上,類似的例子在以斯帖記3章即上演過。那時,末底改因為不願向哈曼跪拜,而屢遭其他臣僕勸導;不料,眼見自己勸說無門的臣僕竟一狀告到哈曼那裡,只為「要看末底改的事是否站得住」。這豈不是為了論斷而節外生枝嗎?何況末底改是否拜哈曼又與這群作為第三者的臣僕有何關係?由此可見,人們痴想定奪的慾念終究難得善解。

無論在職場上或教會中,我們或多或少都有受託傳話的經驗,這看似微不足道的動作,在在考驗著我們的智慧、誠信、判斷力與自制力。的確,當身處事件主要決策者之間──特別在雙方對話張力升高時──我們難免試圖介入(或緩頰、或建議、或評論)。正因如此,「生話」、甚至「公親變事主」的情事才屢見不鮮。

歷來有許多聖經學者在爭辯,究竟此書是以末底改為主角,還是以斯帖是主角;其所看見的不外乎是末底改的果決直言及以斯帖從被動到主動的轉變。然而,筆者卻更珍愛這群穿針引線的受託者,他們負有重任,卻不妄言。其忠實的行為真正體現了無權者的責任。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