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工零付費改革 杜絕現代奴隸

101
(攝影/洪泰陽)

【洪泰陽台中報導】12月18日晚上,公民團體「哲學星期五@台中」邀請自由記者簡永達,於台中市好民文化行動協會場地舉辦了近年熱議的「移工零付費改革」專題演講。

活動主持人官安妮開場時表示,過去4年間,我們熟悉的移工故事與遷移路線都發生了巨變。在國際人權團體的壓力下,2019年全球最大電子消費品聯盟「責任商業聯盟」(RBA)向其供應商發布仲介費的行為準則,其中一條規則被供應商與人力仲介們簡稱為「零付費」(Zero Placement Fee),也就是工人的聘雇費、體檢費、機票到入國後的一切費用,全都由雇主支付。她表示,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畢業,現為自由記者、作家、攝影與研究員的簡永達,是本議題的首選講員。這4年來,他深入研究移工議題,並以外籍移工為題的報導,曾獲得亞洲卓越新聞獎等肯定。

簡永達指出,據台灣勞動部統計,越南移工占了台灣產業近45%,是台灣製造業主要勞動力。過去,越南首選出國工作的國度是台灣,然而到了2018年,日本超過台灣,成為越南勞工的最大輸出國。根據越南政府統計,2019年約15萬名越南勞工出國工作,約8萬人前往日本,來台灣只有5萬4000人,差距持續拉大。此外,他也指出,日本為了解決人口老化與長期缺工的問題,2019年修正《出入境管理及難民認定法》,正式引進外籍勞工,不只是看護,包括從事製造業勞工,都是這波重點引進對象。日本預定5年內引進約34萬外籍勞工,保障其領有與日本國民相同的最低工資,介於新台幣4到5萬元;工作滿5年後,只要通過語言檢定與技能測驗,甚至能取得永久居住資格。

簡永達表示,在競爭國際移工的市場裡,比的還有外交實力。台灣引進外籍移工將近30年,實際的移工來源國只有越南、印尼、泰國、菲律賓等4個國家,而日韓合作的國家都有數十國。儘管台灣多年來努力想與緬甸、寮國、孟加拉等國洽談引進移工,但受到來自中國的壓力,情況不樂觀。又因國際現實,台灣很難開展新的移工來源國,而薪資、居留權等條件也無法與日韓等國相比,來台的移工人數很難再有成長。

簡永達說明,「零付費」政策正衝擊著台灣的雇主廠商,當企業被國際品牌商強力要求,擁有40萬製造業移工的台灣,怎麼面對這場大浪?從他的訪談跟紀錄發現,台灣一些電子業代工廠還是願意配合,因為這些改進措施也是為了廠商自己的利益,可以讓國際代工訂單不減反增。移工零付費政策落實後,電子廠移工的逃跑率幾乎歸零,「如果你揹著龐大的債務來工作,只要工廠沒有加班,你一定會想逃跑,這是人之常情;可是你沒有債務在身的時候,即使沒有加班也有基本工資,你就會覺得沒有關係。」

簡永達點出,台灣政府或許對國際移工競爭沒有警覺,但作為勞工輸出國的越南政府卻是高度關注。過去越南勞工到台灣工作,經常被收取約新台幣20萬元的高額仲介費,導致工人前2年需要爭取加班,為了還債而工作,被國際人權團體詬病為現代奴隸。簡永達強調,如果沒有更好的政策與保障,那國際性看護類移工的選擇將會把台灣摒除在外,不得不說對台灣是一項危機與挑戰。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