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宗教極端主義 女性賦權為關鍵點

29
2020年12月15日,來自亞洲各地的人權專家聚集在由亞洲基督教協會(CCA)主辦的線上直播會議,以「日益增長的宗教極端主義對亞洲婦女的影響」為題,討論性別平等和宗教極端主義帶來的新挑戰。 (相片來源/CCA)

【曾俊柏編譯】2020年12月15日,來自亞洲各地的人權專家聚集在由亞洲基督教協會(CCA)主辦的線上直播會議,以「日益增長的宗教極端主義對亞洲婦女的影響」為題,討論性別平等和宗教極端主義帶來的新挑戰。

會議上,與會者分享了一些例子,說明亞洲不同國家少數群體(minority group)的婦女如何成為肢體暴力、性暴力、精神虐待、綁架、藉由強迫婚姻皈依特定信仰以及名譽殺人(honour killing)的受害者。與會的聯合國婦女署亞太地區代表以及亞洲人權委員會(AHRC)強調,必須透過女性賦權,使她們有能力站出來反對極端主義,並挑戰默許壓迫性意識形態盛行的父權制。

主持會議的CCA總幹事朱納卡拉(Mathews George Chunakara)指出,雖然幾乎每個亞洲國家的憲法都強調男女平等,但理論與實踐之間存在著巨大的鴻溝。並且普遍社會中的男女關係不是由法律來支配的,而是由社會中的倫理關係,以及普遍存在的父權制和貧富差距來運作的,極端主義的興起正在分裂社會,造成的影響難以估計。他強調發展人權文化的必要性,藉此解決與日益增長的宗教極端主義和暴力侵害女性有關的問題,並承諾CCA將繼續對抗日益增長的宗教仇恨和宗教不容忍(religious intolerance)。

朱納卡拉指出,極端主義並不是任何特定宗教本身所固有的特徵,但不論哪種宗教,都能發現某些教義或教條被歪曲或操縱的情況。他說,這種歪曲甚至被用來當作虐待女性的藉口,讓宗教仇恨和宗教不容忍情形日益嚴重。

聯合國婦女署亞太地區治理、和平與安全專員萊絲莉‧戴維斯(Lesli Davis)在會議上分享極端暴力的研究報告,內容指出極端主義的意識形態大多以性別刻板印象作為基礎,認為男性就該陽剛,女性就該陰柔,並且須以此為基礎作出相應的行為。此外,極端主義的領導人表現出對父權制的傾向,擁護男性主導的社會現狀,並在這個過程中限制了女性權益。他們甚至自認為是保護者,而限制女性是為了保護她們。

戴維斯指出,在亞洲區域的厭女情形越來越嚴重,並且從報告中可以看見,厭女與極端主義及暴力行為有正相關,更糟糕的狀況是,網路上的厭女內容越來越多,特別在年輕的男性中更容易出現。

戴維斯最後提出建議,她認為教會團體應該協助培力女性、發掘這些年輕人的潛能,使她們能領導和參與決策,同時也讓年輕的男性參與,讓他們有替代性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男性身分和權力,再通過宣導和好的榜樣,幫助他們從霸道的男性氣質過度到正向的男性氣質。(資料來源:WCC、CCA、UN Women)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