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境是否隨俗,是個問題

◎松井英昭

先前國家地理頻道播放一個紀錄片《透視美國:白人的焦慮》,討論美國的移民問題。近年美國發生許多原來居民與新移民之間的差異,除了文化、習慣之外,更嚴重的衝突在於居住土地的認同。片中一位受訪白人提到:「在美國國慶日當天,看到許多墨西哥移民揮舞舉著墨西哥國旗慶祝,我是德裔美國人,我不會在美國國慶日舉起德國國旗來揮舞。這就是問題所在!」

2019年香港發生驚動國際社會的反送中抗爭活動持續至今仍未完全結束,中國甚至加強管控力道,讓原來承諾香港的一國兩制,徹底變成一國一制,香港人的自由也被北京政府完全否定。雖然全世界都在關注,但實際伸出援手的國家卻不多。而緊鄰香港的台灣是其中一個熱烈支援的國家。或許是由於對中國霸權與獨裁反民主的深刻體驗,讓台灣人自動自發地投入支援行動。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七星中會濟南教會更站上第一線,負擔起收集相關救援物資與寄送的行動。也由於地緣關係,台灣成為許多香港人尋求協助的首站。教會協助來台的青年學子就學,生活需求的指引,就醫的安排等,甚至協助來台拓展教會的人士,開闢廣東語禮拜聚會。希望經由主耶穌所教導的關懷社會,讓這一群來台灣的香港人能夠在心靈上得到基督的安慰。

問題是,這些香港人是否把台灣當成新家鄉?是否試圖融入台灣社會,抑或只是借用資源來拓展個人的需求?許多香港人有一個特別的習性,喜歡自成一個獨立的社群,這在全世界各地大城市的「中國城」可以非常清楚看見。

世界各地許多的中國城,都是早期廣東移民建立,經過超過百年的經營,如今進入中國城仍然隨處可以聽到廣東話,許多一輩子住在中國城的廣東華僑,只使用廣東話,完全沒有學習當地的共通語言。能用母語交談絕對是非常重要且珍貴,但是,一輩子住在別的國家,不願學習當地的語言,不願意融入當地的社會,這也是一個嚴重的問題。

藉由前幾年的反送中前來台灣發展的香港人,成立屬於香港人專屬的社群,原無可非議,可惜卻只專注於自我封閉的社群,沒有與當地的社群交流;更有部分人,完全無視周遭台灣人的存在,我行我素,結果就是成為一個獨立的「香港城」,最後不但與台灣的社會區隔,無法融入台灣社會,也由於風俗習慣的差異,造成誤解,甚而產生衝突,讓接納者反感。本文起頭所述美國白人的焦慮,難免也將在台灣發生,結果絕對是不好的衝突。

經歷慶祝主耶穌聖誕的期間,作為基督的門徒要學習主耶穌的款式,伸出雙手敞開心胸來關懷需要被關懷者,協助需要被幫忙者。但同時,前來台灣這個社會的香港人、香港基督徒,是否也應該思考如何融入台灣社會,學習台灣人良善的特質,而非反客為主把台灣人的善意當成理所當然,讓台灣人善良的接納成為反感。如同1945年,台灣人歡喜接受來自「祖國」的中國政府與軍隊,結果卻是迎接強盜土匪集團,最後更在1947年發生二二八事件,如此悲慘的歷史,值得深思。更期待,在主裡面不要再有紛爭,願神的國在地上能如同在天上一般。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