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用語背後的重擔

19
繪者林宜欣授權使用。

◎亞克羅斯

2020年台灣代表字為「疫」,相信已經廣為人知了,甚至連中國國台辦都知悉,還「熱心地呼籲」台灣當局應當檢討為何近幾年都選出負面字眼。不過,就如《台灣教會公報》3592期公報廣場中,賴允亮醫師的〈為2020年獻上感恩〉所言,「疫」也能闡述台灣一整年努力地抗疫,或正面或負面,其實還有許多解釋空間,也要看從何觀點切入。

而時事網路大數據分析網站「網路溫度計」整理了一篇〈2020年度二十大爆紅流行語〉,第一至三名分別為:像極了愛情、今晚我想來點……、我就爛。前兩名在網路上幾乎都是當有趣的哏使用,而第三名的「我就爛」卻複雜多了。《張老師月刊》2020年8月號第512期甚至以「脆弱世代──逐漸失去的自我認可」為題討論這個詞。

「我就爛」常見於自嘲或自暴自棄承認自己的無能,不論是在社群網路中偷偷與親友抱怨,或是回應上司、長輩的質問都有使用的空間,例如:「為什麼你找不到好工作?」「別人都能達成業績,為什麼你不行?」「別人都買房、結婚、生小孩了,你怎麼都還沒?」面對上述質問,都可能出現「我就爛」來應對。除了拿來回應自己覺得無解的問題外,有時也會出現在尋求安慰的「討拍」場合,使用範圍算是相當廣泛。

《張老師月刊》512期的作者之一游家權也將書中的文章發表在「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討論「我就爛」這個詞,根據他的分析,他認為這個詞與厭世、自卑、憂鬱、迷惘、動機低落有關,而這些負面情緒又跟社會主流輿論對於年輕人的批判有關,例如抗壓性低、過太好、不知足、太敏感等標籤。他指出,上述這些標籤忽略了年輕世代所面對的嚴峻結構性問題,以及日益艱困的心理發展課題。原文3000多字,想深入了解可自行上網查詢。

「我就爛」雖然只是一個網路流行用語,不過背後牽扯的卻是整個世代的憂慮,筆者發現這也和2020年10月出現的網路文章〈七年級生十大衰事〉不謀而合。也許政府該關心與討論的不只是2020年台灣代表字的「疫」,而還有橫跨數個世代、普遍青年世代心中的「我就爛」。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