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寫在野生耶穌基督生日之後

27
Image by Dalibor M from Pixabay

◎Chio̍h Bo̍k-bîn (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基督徒頌讚聖誕節,頌讚的是耶穌基督展開祂的「野生」生涯;成為「以馬內利」(Í-má-lōe-lī),佮咱相佮佇咧个上帝 (kap lán saⁿ-kap tī-teh ê Siōng-tè)。耶穌基督生的意義,在於祂將為世人死,替贖舉世的罪。來年3月,基督徒將頌讚復活節,頌讚耶穌基督結束祂的野生生涯。耶穌基督的死,在於祂將帶領舉世生,以新的生命,戰勝死亡。

野生的耶穌基督和祂為人的家人不是難民,也不是「底層」。當時的社會只有兩層:王和民。當前的階級觀是特定經濟的生產模式和社會結構所衍生的觀念,並不適用於野生耶穌的時代。野生的耶穌也不是許多人歸類的「政治犯」,政治犯要有政治罪名。如果我們相信四福音書的記載,便要相信一個極顯明的事實:野生的耶穌被控以明確的政治罪名──叛亂罪;但是彼拉多無法、不願以該罪名定祂的罪,甚至暗示無罪開釋的意願。沒有政治罪名,就不是政治犯。耶穌基督是救贖,一切罪的救贖;把祂說成政治犯,既無法增益那救贖,也昧於事實。

野生的耶穌沒有因為被政治定罪而死。祂真正的罪名,就只是「殺了祂,釘祂十字架」的呼喊。

野生的耶穌基督是一名猶太教信徒。野生的耶穌基督甚至沒有要開宗立派。野生的耶穌基督只是就祂在經典中之所見,提出革命性的神學見解。神學見解與野生耶穌基督相左,或純粹無法理解野生耶穌基督之神學見解的人,鼓譟殺了祂。進而,他們還要繼續對神學見解與耶穌基督一樣或近似的人趕盡殺絕。行徑過分到了一個程度,聖靈的耶穌基督問了那個最熱心於迫害神學異見的人:「掃羅,啥事迫害我?」(Sò-lô, siáⁿ-sū pek-hāi góa?)

野生耶穌基督沒有要另立宗派,祂是一個猶太教徒,也並沒有想要改變那個身分的意願;馬丁路德等人也沒有要另立宗派,他們是羅馬公教教徒,也並沒有想要改變那個身分的意願。野生耶穌基督提出革命性神學見解的本意,和馬丁路德等人很像。而神學立場和他們相左的人之行為,也很像;他們先不接納神學異見,進而容不下持有神學異見的野生耶穌基督或馬丁路德等人。最後,另立宗派成為不可避免的唯一選項,並且,以血和身家性命當作代價。

基督徒固然在聖誕節頌讚耶穌基督展開祂的野生生涯,但狹義基督徒和廣義人的行為模式,自野生耶穌基督以來,從來沒有改變。對耶穌基督教會外,表現為不歡迎總統蔡英文參加國家早餐祈禱會;對耶穌基督的教會內,表現為對付友善性少數神職姊妹兄弟的手段。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