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歧異≠敵對

8

◎林楷夫(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普世青年代表)

從今年初便造成美國內部針鋒相對的總統大選結束已經月餘,各界也都呼籲社會放下對立重新和好,然而,投票舞弊等諸多指控,造成選舉期間的衝突延燒至今。在種族、性別、醫療、稅務等各種政策上的意見相左,也讓社會對立越演越烈,絲毫不見任何對話的契機。

美國政治長久以來是保守派與自由派的拉鋸戰,選舉也都互有勝負。雖然兩邊理念南轅北轍,但長年共事建立的政治默契,使雙方政治人物尚能在價值差異中尋求共識,使國家政務得以繼續推行,雙方支持者也尊重歧異、和平相處。然而,近年來激化的政治對立使得雙方互動逐漸失去原本的容讓,演變成幾近無法共存,社群媒體常看見「你若贊成某人的言論或行為,你就是某某主義者,請自行刪我好友」等言論。這個切割模式排除了任何理性溝通的機會,更導致美國逐漸成為以社會地位、居住區域、擁槍與否,甚至戴不戴口罩來決定對方是敵是友的社會。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對於各種議題的意見分歧,雖未演化至如此激烈的對立,但近年也逐漸看到對話意願僅局限於「你接受我的立場」的前提,而不再是尋求雙方都能接受的折衷點。堅持己見的往往拿出信仰或公義等理由正當化自己的立場,但也因為「師出有名」導致自認無須理會對方立場背後的顧慮。在這個心態下,溝通流於各說各話、毫無交集的形式。

教會是信仰團體,解決內部爭端常用愛、合一或共體時艱等理由來處理,導致許多內部問題未獲解決就被「和諧」掉。近幾年,在社會正義潮流驅使下,許多標榜進步價值的改革建議逐漸浮上檯面並獲得關注,但也或許因長年累積,導致期待改變者失去耐性,認為漸進式改革沒有成效,必須一步到位,間接關起了聆聽對方意見的意願及共同改變的機會。

雖然堅持理想值得讚許,但若不試著取得雙方勉強都可接受的共識,則希望帶來改變的一群永遠只能在外圍敲鑼打鼓,而真正有權力進行改革的人也只會繼續坐在象牙塔內老調重彈。國際社會與普世教會中對台灣不利的因素並不會因為長老教會的內部問題而消失,但內部不斷爭執,我們是否也一直錯失將台灣展露出去爭取國際認同的機會呢?沒有溝通,就不該有人被迫接受他人立場,但持續的相互批判卻抗拒建設性對話,對整體教會彰顯公義的責任是利?是弊?雙方都該好好省思。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