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決抵抗國家暴力 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落成

55
(攝影/林宜瑩)

【林宜瑩台北報導】在國立台灣大學學生會、研究生協會、數學系師生於台大校內努力奔走、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募足款項下,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於2020年7月動土,並於2021年2月2日下午、由陳文成二姊夫戴憲明以小提琴演奏〈港都夜雨〉和〈千風之歌〉,拉開揭幕、落成啟用典禮序幕;「陳文成真的是在台大校園自己跳樓自殺嗎?」戴憲明在致詞時直言,40年前陳文成陳屍處還很偏僻,哪有人會三更半夜跑到這來跳樓自殺?

「陳文成一個麼陽光、如此有自信的人,前面有一片光明前途在等著他,怎麼可能跑來台大自殺,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戴憲明現場拿著陳文成的遺照,再三重申,「獨裁者的宣傳說法,大家可以自我判斷。」戴憲明表示,能在台大校園設立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對家屬而言是莫大的安慰,雖然紀念園區內那座黑色物體看起來烏烏暗暗,正表示真相未明的黑暗仍舊存在。

陳文成二姊夫拿著陳文成遺像,質疑當初國民黨說其是自殺的說法。(攝影/林宜瑩)

戴憲明感嘆,若現在問陳文成如何感想?他相信陳文成一定會說:「請大家不必為我流眼淚、悲傷,我已經變成一隻鳥,仍舊在這裡的樹梢上與大家同在,一起透過彼此的良知守護著台灣;在黑暗中,陳文成也會成為一顆星,在黑暗中照著路,讓大家能繼續往前走,讓台灣走向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他相信,這就是陳文成最大的願望。

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董事長楊黃美幸說明,40年前的1981年7月2日早上,陳文成被警備總部約談,7月3日凌晨被發現陳屍在台大研究生圖書館旁;10年前,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發文給台大,希望能設立陳文成紀念碑,但在這爭取過程卻遭到不少的反對,還有消極的抵制。

楊黃美幸哽咽指出,陳文成事件當時,在國民黨黨國體制綿密管制下,美國就有不少「職業學生」做小報告,讓許多犧牲者逐漸被人遺忘,當時獨裁者也千方百計想要隱藏「陳文成事件」;陳文成父親陳庭茂於1984年在全美走透透、進行135場演講,身上背著2塊板子,上頭寫著「還我真相、還我兒子」,可是真相至今未明;甚至當年要成立紀念基金會時,還遭到百般阻撓,就是不能出現「陳文成」3個字。她呼籲台灣人民要銘記歷史傷痕、呼喚正義良知,對過往白色恐怖時期所做的罪行,她希望國民黨能真誠的反省,公開向陳文成家人道歉、賠償。

楊黃美幸說,紀念廣場的作品「空」,是在表達台灣人民對陳文成事件真相,至今未破案的懷疑、不信任;當時基金會募款時在短短3個月,就募得新台幣1000多萬元,她要公開向台大學生會、研究生會、數學系師生及許多台大老師致謝,也感謝40年來自台灣社會許多人無私的捐獻,並透露今年7月將舉辦陳文成逝世40週年紀念音樂會。

(攝影/林宜瑩)

戴著藍色口罩的台大校長管中閔致詞時表示,他是以莊重、嚴肅心情主持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啟用典禮;他指出,陳文成事件發生於1981年,是當時震驚海內外的一件大事;2014年,台大經校務會議提案,決議將圖資系館、第一學生活動中心、綜合教學館之間的廣場,命名為「陳文成事件紀念廣場」,並為紀念廣場立牌。2015年成立紀念廣場立牌徵選委員會、2016年辦理創意構思競圖活動,獲選第一名的作品「空」,是由台大城鄉所校友林丹威、柯雅之、張彩燕共同的概念。2019年1月5日經台大校務會議,「空」成為這次紀念廣場設計的依據;2020年2月17日獲陳文陳博士紀念基金會捐贈工程款新台幣1100萬元,他代表台大校方特別表達感謝。

管中閔說,陳文成事件發生在40年前,當年震驚海內外,一位英姿勃發、關心台灣前途的年輕學者,他的生命無辜的停在當年這片草坪上,他的離世對家屬造成無法彌補的巨大傷痛,但也震動了當時人心,喚醒了台灣人民追求人權、民主與自由的意識。

他說,如今學校在這裡興建紀念廣場,不僅是在悼念校友陳文成博士,也再提醒大家,還有更多追求台灣前途、為台灣前途奮鬥的勇士,希望這裡能提醒社會:這裡要永遠堅持人權、民主與自由的地點;40年於茲,他希望大家能都記取教訓,願逝者安息、願家屬平安,更盼望陳文成事件的真相早日大白於天下,告慰在天之靈。

延伸閱讀:

陳文成紀念廣場開工動土 促進校園轉型正義

促轉會陳文成案調查報告 整理4項重要發現

在紀念廣場中黑色大理石四方體的作品「空」,若走進去、抬頭便可看見當年陳文成墜落、台大研究生圖書館外的紅色欄杆安全梯;且「空」的設計,將此空間設計成偵訊室樣貌,外面的人看不到內部情況,藉此來呈現陳文成當年恐是被刑求致死的景況,正如「空」內部那樣讓人感到壓迫,外面卻看不到該事件的真相。

許多人在揭幕典禮上也發現,碑文上「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的題字,居然是用保麗龍刻字貼上,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在臉書指出,因校方對「國家暴力」4字有意見;對此,台大校方表示,校內公共空間命名須經校務會議通過,因此上述題字已於2月5日暫時撤下;不過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會向台大積極爭取,並符合校方相關行政程序,期望能照舊將「紀念一位堅決抵抗國家暴力的勇者」的題字永久放上去。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