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腓利門書看美國逃奴法案──論《港版國安法》引渡條例

15
Image by Ervin Gjata from Pixabay

◎盧成發

腓利門書是使徒保羅寫給他所帶領信主、後成為好友的腓利門的書信。腓利門信仰敬虔,在歌羅西教會享有名望,在自宅中常有聚會,他也是為奴的阿尼西謀的主人。

本書信是保羅被囚時所寫,同時又寫另封給歌羅西教會的書信(歌羅西書),由兩信末尾問安的對象相同可知,保羅也特別差派推基古與阿尼西謀同去,送信給歌羅西教會與腓利門本人,稱讚並鼓勵他們。

傳統上認為阿尼西謀是捲款而避走羅馬的逃奴,因羅馬是大都會,他在其中不起眼藏躲較容易,後因保羅而信主。這是因為4世紀君士坦丁堡大主教,也就是被尊稱為講道解經的「金口」(意指大師)的聖金口約翰(John Chrysostom)在講解腓利門書時,論到阿尼西謀有可能是逃奴,但經由保羅傳道而悔改受洗,並差他回到主人家恪守己分,因為當時君士坦丁教會中,已經有蓄奴與反蓄奴的黨派之爭。可見基督教真理常甦醒人的良心,結出良善、公義、仁愛的果子。後世解經者都以此範本為理所當然而因襲成俗。

所以在美國南北戰爭(1861~1865年)前,分別於1793及1850年訂立《逃亡奴隸法》(Fugitive Slave Act),明訂逃奴與收容者都必重罰,保羅遣返阿尼西謀為奴的經節,常被當作案例引用,以證明其合理、合法且合乎聖經信仰。1850年那次,因反蓄奴風氣已興,北方各州都反對,所以引起南北戰爭,並於1864年廢除奴隸制度。

當時有個逃奴腓德烈‧道格拉斯(Frederick Douglass),成為有名的廢奴倡議者與作家,其著作的《腓德烈道格拉斯的生平和時代》(Life and Times of Frederick Douglass)成為美國文學經典,後作到警察局長、法官及駐海地公使兼總領事,他也多次引用腓利門書,諷蓄奴支持者當善用生命與才幹,而不是在腓利門書中為自己找尋「抓奴條款」。在腓利門書中保羅軟硬兼施地敦請腓利門赦免並釋放阿尼西謀,因為在基督裡都是一家人了,這明顯是上帝藉保羅來鼓吹廢奴。

其實有一派學者,認為書中並無明言阿尼西謀是逃奴,他是腓利門派去服事被囚的保羅,就如腓立比書2章25節,腓立比教會差派以巴弗提去服事保羅一樣。腓利門書1章18節中的「辜負、欠」,像是做什麼錯事而逃亡,可能:一、未得主人同意就信耶穌並受洗;二、服事保羅卻停留超過主人設定的期限。所以逃奴法案的引用,是強詞奪理了。

2020年中共強行通過《港版國安法》及其中的引渡條例,反使民主各國與中國廢止引渡條例,因這些黑名單上的人士,多是為信仰、民主、人權、法制發聲或出錢出力的人,是名人堂上的貴賓,不是奴隸,更不是逃奴,是亂黨暴政中的良心與良知,正如阿尼西謀希臘文之意是「有益的、有用的」,中共卻倒行逆施。其實連困處加拿大的「華為公主」孟晚舟,與限居台灣的共諜向心夫婦,中共都鞭長莫及、一籌莫展,還狂妄地訂定引渡條例與台獨頑固者名單。1月20日美國川普團隊交接下台,中共又提出「懲處蓬佩奧等親台28人名單」,只是庸人自擾、阿Q式地自曝其理窮無能之短。所以,為真理與良心起來發聲或抗議而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了。 (作者為退休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