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KE的上帝

30
Image by David Englund from Pixabay

◎宋明理雪

聽聞創作型饒舌歌手KE柯蕭是高雄中會一甲教會主日學的老師,著實顛覆我的「三觀」,讓我一時無法相信。論及嘻哈(Hip hop)始於1970年,流行於美國的非洲裔、拉丁裔青年間。嘻哈發展到柯蕭這裡,則成為高雄特殊在地化的音樂作品。更難能可貴的是,他每一張專輯都訴說了上帝的恩典。

例如柯蕭最新專輯《Street》中,一首描寫情緒的歌就出現這樣的歌詞:「我的神救了我,當然也能救你」「我的Hip hop救了我,當然也能救你」。能夠如此自然展現福音於嘻哈音樂中的人,真是長老教會青年信徒之不可思議的存在。

又如「雙膝跪地向上帝問……」「難接的球,難信的主」之歌詞,再再展現出柯蕭的信仰生活,從節奏中表達生命與信仰的深度與廣度。2016年大家眼中的資優生柯蕭,出版第一張饒舌歌專輯時,或許人們並不看好,甚至認為他以「藝文音樂創作」的方式揮灑青春;或許等他玩夠了,就會回歸一般社會青年的生活。

沒有想到柯蕭竟能在藝文環境不優渥的南台灣,成為職業歌手;創作源源不決、屢屢獲獎,在台灣嘻哈歌手中排名維持前十大,接續一年出一張新專輯。他的作品強烈表達高雄意識,以至於逐漸成為人們口中「高雄的驕傲」。他所到之處受年輕人歡迎,應邀在各大學教有關嘻哈的課程,這是台灣嘻哈界所熟知的柯蕭,只是,作為主日學老師、帶領教會小朋友做各種有益活動的柯蕭,較少被人知悉。他不忘自己是高雄的孩子,每每在作品中自然描述救他的主,亦是教會的驕傲。

如果文學是苦悶的象徵,那麼嘻哈更是舒心的藝文活動,讓愛樂者壓抑的心靈得到解放。柯蕭找到救他的嘻哈,他看似輕鬆的作品,其實是懷抱著淑世理想而為之。當一般青年找職業求升官發財之際,頂著資優生頭腦的柯蕭,知道自己要什麼,幾乎以「知其不可而為之」的精神,在他宇宙的中心──高雄,向世界發出嘻哈式的吶喊,這一喊便是七年。

長老教會的「少年郎」可謂臥虎藏龍,在台灣這樣的環境下,能走在艱難的音樂創作之路的柯蕭或只是其一。若有人感嘆許多信徒垂垂老矣,何不妨轉眼看一下教會中的少年郎,找出在主裡展現活潑朝氣的一群。柯蕭確實是在教會長大的孩子,卻在社會中展現出「鳶飛戾天,魚躍于淵」的活力,令人刮目相看之餘,期待教會的少年郎更多站出來,在職場榮耀主名,更多引導人遇見上帝,阿們。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