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黑暗中看見微光 甘心為恁西羅亞

記念甘為霖 開創台灣音樂盲人事工先河

95
西羅亞合唱團使用點字譜獻詩。(攝影/林婉婷)

  |總編踏話頭 | 

來自蘇格蘭的甘為霖(William Campbell)牧師,在30歲那一年來到台灣,將自己人生中最精華的46年奉獻給這片土地,直到年老才回到故鄉。今年,是甘為霖牧師別世100週年,當年他所開啟的眾多事工,至今仍持續照耀著台灣社會。由於甘為霖貢獻的面向如此廣袤,實在無法以一頁薄紙說盡,本期新聞專題聚焦盲人及聖詩兩樣事工,介紹西羅亞合唱團,並分享牧師邱瑞淵及青年羅文謙的見證,更精選甘為霖親筆撰寫的盲校報導,邀請他從1893年穿越時空現身說法,盼讀者一同看見黑暗中的微光。

 


【張原境、邱國榮專題報導】2月1日台灣教會公報社舉辦「微光音樂感恩禮拜」,特別邀請西羅亞合唱團獻唱〈我有至好朋友〉等五首優美動人的聖詩,隔天他們更於公報社台南門市二樓提供按摩服務,許多公報社同工前來體驗,因長期在辦公室工作維持固定姿勢難免肩頸僵硬,體驗者莫不感到通體舒暢,神清氣爽。

西羅亞合唱團於1989年由七星中會雙連教會扶持成立,西羅亞一詞源於聖經約翰福音9章,其希伯來文原意為「奉差遣」,雖然視障讓團員在生命中經歷了就學、就業等諸多困難,透過教會及社會人士的協助,依然能對社會有所貢獻。

2017年西羅亞合唱團在老師朱安美的帶領之下,參加了由天韻合唱團、佳音廣播電台、救世傳播協會與華人福音音樂著作權授權管理委員會共同舉辦的「為耶穌歌唱Sing 4 Jesus」,一舉奪下北區決賽第一名。成立至今受邀巡迴各地方教會、社團及慈善機構演出,更主動前往至全台各大專院所、少年觀護所、監獄及醫院,以優美的歌聲傳唱耶穌之愛。

雙連教會主任牧師蔡政道表示,西羅亞的成員有些是聲樂專業、有些從事按摩,因為沒有辦法看指揮,歌詞要全部背起來或用點字,帶領他們唱歌頗有挑戰性,教會每年均會提撥200多萬經費支應合唱團所需。

為引領視障朋友進入上帝的殿堂,雙連教會在1988年成立了「盲朋友聯誼會」,透過教會的力量,持續不斷以各種活動方式讓視障朋友的生活、教育、休閒、福利及心靈得到依靠,廣受社會各界肯定與讚賞。之後,於1998年成立台北市私立雙連視障關懷基金會,藉由實務的社會工作方法,幫助盲友爭取更多的工作機會,進而謀求更多的生活福祉。蔡政道表示,這些服務包括視障獨居老人的關懷,協助清理住家環境、送餐服務,以及視障朋友聚會、查經班、身體機能訓練、歌唱治療,幫助他們可以更健全的發展。

西羅亞合唱團至公報社提供按摩服務。(攝影/張原境)

展望未來,近兩年雙連視障關懷基金會積極建構一套能夠分析大數據的數位平台,將在今年呈現其成效,該基金會董事長、雙連教會執事王文賢表示,數位平台將有助於基金會精準對焦服務方向,同時提升所服務對象當中的按摩師傅的收入。

王文賢表示,今年將完成的數位資料庫,使雙連視障關懷基金會所服務的視障獨居老人、視障小朋友,以及承接台北市政府的臨托業務,都能夠透過此數位化的平台累積資料庫的內容,再經由資訊軟體將各樣的資訊予以數位轉型與數位優化,成為基金會重要的資產。此外,在業務的部分,基金會服務對象當中的160位按摩師傅,以及引薦企業晉用的62位按摩師傅,都可以透過數位平台推算與精算自己的按摩工時與收入,並且減少浪費掉的空班時間,藉由改良後的數位平台達到共享經濟,讓師傅們可以在基金會現有13個按摩小站以外提供按摩服務。

在企業晉用方面,目前包括鼎泰豐、宏達電、長榮集團等,大約有27間企業晉用基金會服務的按摩師傅,王文賢指出,這是根據政府的規定,員工人數達到67人以上的企業,以67人為一個基數,需得聘任一位身心障礙員工,而這些企業聘任基金會所引薦的按摩師傅,其職務都設置在福利委員會內,執掌的是提供同僚按摩服務。

將各樣資訊轉成電腦可存取的數位資料庫,對於盲胞與基金會而言均有極大效益,王文賢指出,對於基金會來說是效能提升,精準對焦基金會服務的方向,將可以快速分析數位化數據,發展出新的服務項目與服務功能;而對盲胞的按摩師傅來說,則是能夠提升來客數,增加收入,以及了解師傅們的收入落差的比較分析,進而提供補強的職訓練。

例如同樣八小時工作,有師傅的收入是3000元,有的收入卻800元,透過數據分析後,可以得知產生落差的原因,進而協助改善師傅所欠缺的面向。且透過平台分享精準的結果,對基金會、視障者、服務視障者的居服員、政府與學術單位,或是同類型的非營利組織來說,都是具參考價值的分析數據。


     台灣最早聖詩編輯者   鼓勵音樂事奉在地化     

【特稿/林碧堂】今年是甘為霖逝世百週年紀念。甘為霖較鮮為人知的事蹟是編輯《聖詩歌》(1900年),為台灣教會最早的聖詩編輯者。在1900年之前,台灣教會普遍使用的詩冊是在廈門印的《養心神詩》,僅有59首,台南教士會認為有必要添加新歌裨益信徒,也必須修改被台灣基督徒認為不妥的歌詞,因此去信漳泉大會數次,卻都沒有收到回應。後來,甘為霖等人受台南大會委託編《聖詩歌》,這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歷史上第一本自編聖詩。

查詢新《聖詩》(2009年),被選入《聖詩歌》但未被1900年以前在台灣教會通行的詩集選入,並且至今仍被選入新《聖詩》的詩共有13首(含修改《養心神詩》部分歌詞者):56〈請聽天使歡喜的聲〉、74〈看嬰兒倒佇槽內〉、90〈天變烏暗親像暝時〉、130〈耶穌尊名入我耳孔〉、158〈我有至好朋友〉、180〈全能獨一的王〉、341〈我今專心迫切祈禱〉、350〈求主施大恩〉、352〈聖會所行的禮儀〉、445〈耶穌聖會照制度〉446、〈聖會應該有執事〉、627〈我心思想天頂好地〉、634 〈我若出外人客〉。

《台南府城教會報》(今《台灣教會公報》)記載,甘為霖編《聖詩歌》時鼓勵本地信徒創作聖詩,雖然當時台灣信徒寫的詩歌未獲選,大略經過刊載於第189卷(1900年12月)〈聖詩歌〉:

同心同聲謳咾上帝,果然是眾人要緊 ê 本分,亦是做 in 家己 ê 大利益。毋過,若無詩 kap 歌,咱 bē 喙吟心和來謳咾主;所以,教會著有詩冊通用。論咱到今佇用 ê 詩冊,《教會報》106卷(1894年2月)有講,《養心神詩》這本是做咱教會 ê 大路用,從中 ê 詩濟濟真好通教示人,予人較快識道理。總是有一項通嫌,就是太少,詩只有59首若定,無法通齊備做教會逐項 ê 路用。……chiah-ê 詩也攏是阮外國人做 ê。兄弟無做,敢無的確是因為 in 不會,減採是對 in 無拍算,或是 bē 曉得通用 hiah-ê 抵好 ê 道理。……今此本新出 ê 合共有122首,是對下底所記這些揀出來。《養心神詩59首》。對152首彼本,屬60到152首來 ê 20首。對90首彼本,屬60到90首來 ê 3首。平平屬彼兩本,較下底 ê 20首。印雜錄 kap 會報 ê 20首。論印雜錄 kap 會報 ê,只有兩首以外,無的確知是啥物人做。第80首〈今我有得朋友〉,是施牧師做 ê,也42首《萬世磐,替我打開》是甘牧師做 ê。

另外,甘為霖在《素描福爾摩沙》講起,希望教會有台灣原住民的詩歌:

有些原住民曲調具有哀愁之美,有些則帶著勝利與盼望的精神,相當激勵人心。在過去尚未信奉基督教的時候,這些曲子是他們在婚禮中圍著篝火唱的,有些則是外出打獵或其他活動時的歌曲。我常常建議我們的女宣教師們,希望她們有人能用紙筆,將這些原住民曲子記錄成曲。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經過150多年的信仰教育及傳承,新《聖詩》收錄14個不同族群(含宣教師)創作詩詞159首、曲調129首。大概有完成甘為霖編《聖詩歌》時的遺願。(作者為《台灣教會公報》台文版編輯)


【張原境專題報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首位封牧的盲人牧師邱瑞淵於2020年屆齡70歲退休,然而他退而不休,每週依然參與在台南中會德光教會主日禮拜的小提琴服事,至今已持續28年。2月1日他受邀參與台灣教會公報社舉辦的微光音樂會分享生命故事。

邱瑞淵首先感謝上主讓他的身體依然勇健,雖已70歲聽覺仍未退化,若是舊約時代,身體有殘障不能獻身,但因著耶穌的降生後開啟恩典之門,上帝未嫌棄,讓他也有機會被揀選。邱瑞淵表示,他一生面臨數次環境的轉換適應,屏東出身至台中惠明盲校讀書、高中就讀淡江中學,台南神學院畢業後又至台南中會北門嶼教會牧會,一路上都滿有上主的恩典帶領。

邱瑞淵表示,在他出生的年代多認為家有殘障的小孩是羞於見人之事,因此自小未曾參加過喜宴,「我的兄弟姊妹要結婚,我就是只能躲在樓上。」直到參加教會活動,才開始比較多的社交生活。初中時踏入屏東中會和平教會,原本僅參與禮拜,結束後就離開,某次邱瑞淵詢問牧師,自己眼盲,可否有機會參與聖歌隊服事,當時的牧師一口答應,聖歌隊隊長甚至帶領他進一步認識青年團契。爾後每週五下午3點聖歌隊隊長都會前往邱瑞淵家中朗誦歌譜及歌詞讓他可以事先練習,透過一起服事、聚餐與團契,讓他在教會裡漸漸感受到被接納,對他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然而邱瑞淵也提出一個想法:「若現在有盲人提出想要參與聖歌隊服事,會有多少教會願意給予幫助?」

邱瑞淵的妻子黃清香牧師娘表示,真正了解盲人後,會發現他們其實很多事情都能自理,只是速度慢了些,只要熟悉環境,比方說現在的住家,甚或當初在北門嶼教會牧會時,從牧師館走到禮拜堂、大門,邱瑞淵都可以自由地移動。她認為,一般人對盲人的想像有時過於狹隘,曾經在尋覓牧會禾場時,有教會擔心門前有小橋,會否不利於邱瑞淵行走,然而只要有拐杖去碰觸,受過定向訓練後是沒有問題的。黃清香說,盲人的記憶其實很好,對於聲音的辨別與記憶尤佳。

邱瑞淵說,家裡的水電設施壞掉也都是自己更換,衣服扣子掉了也能自行縫紉,在生活自理上盲人並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受限。談到做禮拜,邱瑞淵表示,因點字版聖經較一般聖經厚,還有分白話字及華語版本,往往需事先知道當週講道的經文跟聖詩,精準地選擇要攜帶的點字版聖經,還可以事先做記號。邱瑞淵表示,如今德光教會在進行禮拜時,司會讀聖經時除了告知會眾華語版本在第幾頁、台語版本在第幾頁,會另外貼心地告知點字版頁次。

盲人要成為傳道人,邱瑞淵表示,有決志與使命感較為重要。黃清香表示,現代科技進步,有盲用的電腦,手機錄音也很方便,重點真的是獻身的心。而牧會過程一定需要探訪,了解會友的需要,邱瑞淵說,過程中會感受到若是有一個幫手或牧師娘陪伴,會輕省許多。黃清香指出,盲人服事需要團隊協助,在韓國進行盲人事工多非單打獨鬥,但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尚未建立類似制度。

黃清香強調,甘為霖的盲人事工真的造就了許多人,在當時,盲人與聾啞人士在社會中基本上被視作廢人,僅能做乞討方面的工作,透過教育真的翻轉了許多生命。時至今日,黃清香感嘆許多盲人自大學畢業後仍是從事按摩行業,因為在職場上未受到重視,工作效率難以與一般人相比,如何有所突破仍是當今要面臨的問題。


【林婉婷、林宜瑩專題報導】「如果認為盲人只能從事按摩,那眼界就太過狹隘了。」年僅24歲的羅文謙,三至七歲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屬平安基金會經管高雄市岡山障福中心學習生活自主能力,因他對音樂有濃厚的興趣,高三時在啟明學校學吉他;就讀東吳大學英文系時,擔任過音樂劇的音樂總監,並積極投入故宮博物院視障文物語音導覽的測試工作,也在眾人協助下製作了一張《看不見的生命角落》吉他專輯。

羅文謙不避諱談自己的身世,他直言自己的父親因吸毒、販毒被判終身監禁,恐怕這一生都要在監獄度過;而母親在17歲生他時,因早產造成全身器官發育不全,在醫院被放入保溫箱時,眼睛卻因沒有做好隔絕措施,加上錯失黃金搶救時間致使全盲。當他就讀大三時,40歲的母親因感情關過不去而尋短。對羅文謙來說,這樣的家庭背景看似悲慘,可是他卻從不埋怨,反而是用正面積極態度面對自己未來的人生。

羅文謙除自學如何組裝、修復電腦,也對手機App程式開發及電腦軟體頗有研究,並善用對聲音敏銳的恩賜,從原本電腦工程師的志向轉往音樂創作的道路。

後來羅文謙被導演許豐明發掘,對電影配樂產生濃厚的興趣,在其影像紀錄工作室擔任影片配樂及音效處理工程。由羅文謙參與電影配樂的《溫暖一線牽》,入圍全球基督教影展(CKFF)最佳紀錄片,雖然最後沒有得獎,可是對他而言,入圍就是一種肯定。因此他認為,盲人可以從事的行業很多元,並非僅局限於按摩,他更以美國有上千位盲人律師為例,強調盲人可以投入的職業比人們想像的多。
雖然羅文謙雙眼看不見,卻仍然非常熱愛戶外活動,2020年甚至還參加橫渡日月潭的活動。羅文謙目前常受邀到各地演講、表演,但他坦承,因三歲以後他就獨立生活,長期缺乏母愛讓他常覺得很孤單,雖曾交過一個女朋友,但目前是單身狀態,基督信仰是他這一生最大的倚靠,因此他常常向上帝祈禱,期望祂能賜一個願意陪伴他一生的伴侶。

在岡山障福中心主任劉秋月心目中,羅文謙既開朗又健談,有獨特的幽默,例如他小時候在障福中心接受早療服務,每天搭乘交通車來回,他會在車上「翹腳看報紙」,端出大人的架勢,一派愜意。
此外,劉秋月表示,羅文謙也很聰明、很敏銳;在障福中心學習點字和其他生活技能期間,老師誇獎他學得很快、領悟力佳;在交通車上,他能辨別再繞幾個彎後就可以到家。大學階段,羅文謙曾到中心服務台擔任志工,把所有人的分機號碼都記下來,方便快速轉接電話,也會到早療處幫忙餵飯、照顧小朋友們;他還可以從對方身上的香水味認出是哪個小孩的家長。

劉秋月表示,她覺得羅文謙非常獨立,七歲畢業後赴台中就讀盲校,後來又獨自在台北生活,確實非常不容易。視障並不是阻止他生活的關卡,有一年,羅文謙搭乘計程車回家鄉,還能用手機導航協助司機認路;另有一次岡山障福中心舉辦餐敘,羅文謙也特別鼓勵接受早療兒童的家長們別放棄希望。
2016年,岡山障福中心拍攝成立20週年影片時曾邀請羅文謙擔任伴奏,片中被問及是否想向上帝求「看見」的奇蹟,羅文謙卻很接納自己現在的狀態,唯獨希望能「看見三秒鐘」,見見那些曾經幫助他的人的面孔即可。劉秋月相信羅文謙雖然肉體的眼睛看不見,但他心靈的眼睛已經有光亮。

對於身心障礙關懷,劉秋月坦言很多家庭與個案的困難可能是一輩子的,無法輕易解決,但因為機構介入,可以給予他們希望。社福機構的宣教不是時時向服務對象提點聖經話語,而是用「服務」本身去傳遞基督信仰的愛與福音;她最後以前南神神學院校長王崇堯牧師曾說過「每天從平凡中,去做神認為偉大的事」與所有人共勉。


【特稿/甘為霖1893年府城穿越報導】頂半年有五个囡仔逐日受教示。舊年尾一个學生略仔破病 tò–去牛挑灣無 koh 來,m̄-kú tī-hia 會做淡薄路用,就是去庄 nih 讀聖經,講道理,亦 teh 教一個青瞑兄弟讀冊寫字。

近來有加設一項 ê 法度來利益 chiah-ê 艱苦人。In kan-ta bat 字是無夠額,要緊著有啥物工藝 hō͘ in thang 趁食;若無,本地青瞑人差不多攏總著去做乞食抑是學看命。

好佳哉!余先生娘 tùi 祖家 tò 轉來顯出真體貼 ê 心,請青瞑學生逐日到新樓,m̄-nā 佮 in 讀冊寫字算數,koh 教 in 刺頷頸帶。今 in 已經熟手,會緊緊學刺別物,親像帽仔、手束、裌仔、衫。論這个代誌,拍算 koh 無偌久有好 ê 消息 thang 報 hō͘ lín 知。

近日我對泉州接著禮姑娘 ê 批略仔 teh 講起這个意思。現時 hit 間 ê 青瞑學有8个學生;in 也 teh 學幾若項 ê 手藝,親像拍網、so 錢貫,hit 號。

阮不止 ài 兄弟姊妹有時數念 hiah-ê 青瞑人。Tī 咱中間已經有二三十个,教會外是嶄然濟,因為逐所在有。咱無求上帝替 in 開一條路,驚了到路尾 in-ê 心真烏暗,境遇悽慘。耶穌無的確常常聽候艱苦人 chhōe 伊,較定著是伊先出頭引 chhōa 無 thang 向望 ê 人受安慰。論到心內青瞑 ê 人以賽亞有講:「Hiah-ê 青瞑–ê,我著牽–伊;m̄-bat 路,我著 chhōa–伊;hō͘ 暗做光,khiau 做直。」

(摘自《台南府城教會報》100卷)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