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獻館辦研討會 論原住民族與二二八事件

27
(攝影/邱國榮)

【邱國榮台北報導】國史館台灣文獻館為重新解讀原住民族在二二八事件中的角色與處境,於2月25日假國史館4樓大禮堂舉辦「原住民族與二二八」學術研討會,藉由學者透過論文發表,就原住民族與二二八的關係,開創新觀點與詮釋。研討會最後場請東華大學教授謝若蘭與前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Yohani Isqaqavut(尤哈尼.伊斯卡卡夫特)發表。

Yohani Isqaqavut的論文題目〈中國國民黨政權統治下二二八事件台灣原住民族的歷史傷痕〉,指出原住民一旦相信外來政權就會留下一片傷痕,而二二八事件就是中國國民黨政權所留下一道很深的歷史傷痕。他特別提到教會新時代的使命,指出長老教會因是本土化教會,因此受到中國國民黨政權特別注意,並且經常遭騷擾,原因是教會用上帝的話教導信徒,還經常為國家、人民、政治與和平禱告。論到原住民族社會重建,他也特別提到長老教會,強調教會在原住民社會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隨時代改變,台灣已經不再處於極權專制中,不過Yohani Isqaqavut表示,如原住民族自治、傳統土地、都市移民、中國侵略台灣等族群主權議題,都是長老教會所需要關切的原住民族議題與使命;他強調,原住民族更應團結合作,與台灣人民結合,努力重建原住民族社會,讓原住民後代有更開闊、光明的前途。

謝若蘭發表論文〈歷史創傷中的原住民族〉,整理Uong’e Yatauyungana(鄒族,高一生/矢多一夫、矢多一生)、Yapasuyongu Yulunana (鄒族,湯守仁/湯川一丸)、Losing Watan(泰雅族,林瑞昌/渡井三郎、日野三郎)、Walis Umin(太魯閣族,林明勇)等在二二八事件受難的原住民族菁英。她坦言,多數原住民學生聽到二二八事件,會直接反應「那是白浪的事,與原住民無關」或認為這個議題「很政治」。

舉Walis Umin為例,多數人對「張七郎」耳熟能詳,但同樣是花蓮地區的受難者,多數人並沒有聽過Walis Umin,且原住民族也幾乎不知道;在研究、訪調過程中,謝若蘭發現原住民族的受難者家屬之生活處境比想像中還要悲慘,遭部落孤立、被族人誤解。

其中,該論文呈現受難者們日語名字與華語名字,但族語名字必須經過更多調研才能夠確認,謝若蘭認為這也顯示原住民族在殖民統治者轉換下的處境;謝若蘭直言,對於二二八事件中受難的原住民族,社會認知不足,且學界的相關歷史建構亦不足,欠缺原住民觀點的詮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