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哲學講座 紀金慶談《非暴力的力量》

25
(攝影/邱國榮)

【邱國榮台北報導】鄭南榕基金會與「哲學哲學雞蛋糕」合辦政治哲學講座,於2月27日下午在鄭南榕紀念館舉行,邀請台灣師範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紀金慶,分享被稱為「現代政治理論中最有影響力的聲音」和「最有影響力的女性主義理論家」的茱蒂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新作《非暴力的力量:政治場域中的倫理》(The Force of Nonviolence: The Ethical in the Political

通常人們對於暴力的想像是對肉體的直接侵害,但紀金慶指出,現實中暴力的行使存在許多灰色地帶,例如夫妻或情人關係間的「冷暴力」。紀金慶根據茱蒂斯・巴特勒的政治哲學想法,舉出界定暴力的3個不同層次提問:1.國家機器或不公義的體制對於人民造成壓迫算不算暴力?2.如果我們身體或言論抵抗不公義體制時算不算暴力?3.出於自衛而還擊算不算暴力?

紀金慶指出,茱蒂斯・巴特勒所想像的暴力不是只有揮拳相向,不當應用國家權力就是暴力,而那些起身反抗國家不當權力者,如左傾人士認為站在受害者立場、支持起身反抗是為正義而戰,但茱蒂斯.巴特勒則認為為正義而戰亦已經動用暴力。

針對透過身體或言論對抗不公義,茱蒂斯・巴特勒認為這隱藏「以暴制暴」邏輯,但站在受害者立場會認為是正義,因此網路霸凌等現象頻傳,這正是把暴力當作合乎正義便可使用的工具,但事實上目的是暴力;「以暴制暴」會使人失去理性。而關於自衛反擊,茱蒂斯・巴特勒特別從政治哲學的切角,認為恐演變成因顧及跟自我親近相關的族群所以動用暴力,這種「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政治戲碼太多了。

紀金慶另外提到,現代政治權力與古典政治權力,都有「讓人消失」的權力,只是玩法不同。古典政治權力是「任其活著,或是使其死去」,握有直接殺生權,而現代政治權力則是「使其活著,或是任其死去」,因此社會中不被關注的邊緣人都會默默消失。至於「現代政治進步嗎?還是把人消失的手段更細緻了?」他強調歧視是暴力,「然而更極端是『視而不見』,這是最冷的暴力。」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