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小孩,我有話要說》 談兒童人權

30
(攝影/張原境)

【張原境台南報導】由國家人權博物館、玉山社及星月書房出版公司共同出版的《我是小孩,我有話要說》,3月20日下午在台南泥巴球繪本屋舉行新書講座「從畫展到出版:人權繪本圖像語言的溫柔力量」,邀請本書繪者潘家欣與周見信共同與談。

《我是小孩,我有話要說》一書之文字內容改寫自《兒童權利公約》,由兒童文學作家林真美撰文,她的文字淺白並富有力量;圖畫則集結了12位插畫家的作品,風格多元、細節豐富。全書兼具圖像藝術性和文字律動性,促使孩子利用想像的力量,打開感官、覺察文圖內涵,進一步理解與討論「兒童權」蘊含的意義和價值。

潘家欣表示,自己身為母親,也會遇到跟小孩之間權力賦予或爭奪的議題,當初拿到被分配到的題文時覺得內容很困難,主要是以兒童作為被剝削的對象,「林真美老師使用的文字很直接、切實,所幸出版社接受我以比較多陰影的方式呈現主題,給予創作者好大的信任度。」

周見信表示,自己負責的條文跟兒童犯罪較相關,如何將文字轉化成國小學童可以理解的圖像實非易事,他認為有時候繪本會被期盼帶給人陽光、快樂,但人生不是這樣,不用避諱談論真實生活存在的暴力或黑暗,但會用比較詩意的方式呈現。他以自身在學校輔導室工作過的經驗指出,小朋友做錯事情,如果大人沒有承接住,他就會一直往錯的地方去,他會透過聊天跟遊玩讓小朋友卸下心防;曾經有個案會去便利商店偷飯糰吃,後來才知道他家庭關係緊繃,有時晚上回家沒飯吃,「我後來就跟他講了一些補救方法。」

關於創作完這本書後打算如何跟自己的孩子談論相關議題,潘家欣認為直接談論是困難的,但也許大人看完後擁有反省能力,當下即刻地協助小孩,可以幫助小孩子建構足夠的道德理解;但潘家欣也反思,囿於自身的成長經驗,可能會直接將自己的想法套在自己孩子身上而不自覺,需要不斷自我提醒:那是一個「人」,會跟我截然不同,「才能專注在孩子需要的幫助。」

潘家欣指出,個體能夠保護小孩真的很有限,努力地建置健全社會、更完整的保護網,是始終需要去做的。談到教育現場,潘家欣感嘆,有時候十二年國教的老師面對很多的情緒勞動,也被許多道德綁架,難以一一聆聽與回應孩子的需求。周見信則表示,有時候看到社會案件,都會去思考個案的人生歷程,「沒有壞小孩,只有不好的行為,不以貼標籤的方式跟孩子互動。」潘家欣坦言,網路上不實、惡意資訊太過龐雜了,根本篩不完,但鼓勵小孩自己深入有興趣的主題,會自己長出分辨資料真偽的能力。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