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女權觀察記:東京奧運、世界銀行報告

55
Image by Markéta Machová from Pixabay

◎二宮雅古以(台日雙碩士、語言教育者)

2021年的今日,全球朝著實現性別平等社會的方向發展,日本這條路卻是非常漫長的。根據非政府組織世界經濟論壇的《2020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日本在153個國家中排名121名,是先進國家中最低的。目前,日本的「夫妻同姓」制度、女性國會議員比例等議題也被討論著。

在此背景下,奧運組織委員會前會長森喜朗竟於2月初發表如「女性多的理事會將會浪費時間」的歧視言論。目前全球疫情嚴峻,延期至今年夏天的東京奧運是否能如期舉行已備受外界關注,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森喜朗又因發表歧視女性言論,引發日本國內外的批評而辭去主席,改由曾奪下冬季奧運競速滑冰銅牌的橋本聖子接任會長。

在日本,根深蒂固的性別歧視一直以來是個社會問題。世界銀行(World Bank)於2月23日發表的報告《2021年女性、經商與法律》中,日本維持了和去年相同分數,但世界排名從去年的第74名掉到第80名。這意謂著,其他國家已經努力在改善,日本在消除性別歧視上,則還需要更加努力。

該報告每年進行一次,目的是調查性別在經濟權利上不平等的實際狀況,以便在各國政府的政策中加以利用。根據本次報告,在全球190個經濟體中,台灣與美國皆91.3分,並列排名第34名,台灣是亞洲第一;日本則是81.9分,全球第80名,維持了和去年相同分數。日本在居住地的選擇、旅行等移動及獲得年金資格的項目上,被評估為男女之間沒有差距。但另一方面,在衡量就業、待遇、性騷擾等職場及工資支付項目上,只有滿分的一半。

報告另指出,儘管日本有完善的制度,但2019年申請育嬰假的男性比例僅7.5%。因此,該報告認為,為了實現性別平等,必須分擔不產生工資的育兒等負擔。這令人想起,去年日本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申請陪產假,成為第一位申請育嬰假的現任男性大臣,被媒體廣泛報導並引發社會的熱烈討論。

回到台灣,報告顯示,台灣也維持了和去年相同分數,連續三年獲亞洲第一。然而,筆者觀察到女性在生涯中仍被迫面臨無數的掙扎與歧視,如因結婚生育的職場不友善、職場性別不平等、男性子嗣的偏好、家庭分工不平等。台灣在職場及家庭的平權上,仍有努力的空間。

每年的3月8日為聯合國設立的「國際婦女節」,今年婦女節的主題是「女性領導者:在新冠肺炎的世界中實現平等未來」。讓我們持續關注女性在社會中的處境,並記念世界各地的女性為塑造更平等的未來及疫情後的恢復而做出的貢獻。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