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 á 換肥料

6

(請安裝Taigi Unicode字形,配合Firefox瀏覽器來讀)

作者:Lîm Chùn-io̍k

阿昱 tī 暑假 chhōa 牽手 kah 國校一年 á ê cha-bó͘ kiáⁿ 阿恩去日月潭遊覽,in tòa hit 當時唯一 ê 大飯店涵碧樓。
透早 in 三人歡歡喜喜 tī 涵碧樓 ê 四kho͘ 圍 á 散步,欣賞美麗 ê 風景,呼吸新鮮 ê 空氣,這是 in 遠離 ak-chak ê 市內來 chia 度假 ê 目的。大飯店 ê 餐廳開門 ê 時,in to̍h 入去食早頓。

服務生親切 kā in àn-nāi 坐落來,阿昱看 tio̍h hiah 大間 ê 餐廳 kan-taⁿ 坐一个人客 tī 靠潭 ê 窗 á 邊,一看 to̍h 認出是蔣行政院長 tī hia teh 食西餐。院長看 tio̍h in mā kā in ia̍t 手招呼,kiám-chhái 是餐廳 ê 內規 tio̍h kah 院長保持社交距離五公尺,因為院長 hit 當時有相當 ê 威嚴。

阿昱點台菜清糜;食到一半 ê 時,院長食飽行 óa 來,kah 阿昱握手。福相 ê 笑面開嘴 to̍h 講:「Lín 吃糜!?」阿昱真自然回答講:「阮是農家子弟,慣勢食糜。」「Oh!我 ài 交農家朋友。我 kah 林縣長約會 ê 時間 iáu 有30分鐘久,我 kám ē-sái kah 你開講?」阿昱感覺 ká-ná 是天頂 lak 落來 ê 好機會,歡喜 kah bē 講得,kā 邊 á ê 椅 á 拖出來,講:「院長,請坐。我真歡喜 ē-tàng kah 院長講話!」

院長開嘴 to̍h 講:「你 ê 故鄉是 tó 位?」阿昱趕緊應講:「國姓鄉北山村,to̍h 是台中到日月潭 ê 公路邊。」院長嘴笑目笑講:「Ǒ͘ -oh!請你講你 ê 農家子弟故事 hō͘ 我聽 kám 好?」阿昱心內免打草稿,ká-ná 能高圳 ê 水流,講:「阮老父耕作九分 gōa 地 ê 水田,為 tio̍h 阮三兄弟 ê 教育費用,tī 伊49歲(1968年)to̍h 過勞死去。」阿昱講到 chia 停頓一下。


院長看 tio̍h 阿昱 teh kâm 目屎,to̍h 安慰伊講:「真  甘!我知農民家庭真 pháiⁿ 過日子,你有啥物苦情,做你講。」阿昱想講這是難得 ê 機會,to̍h 繼續講:「我 siōng ē 記得細漢 ê 時,阮老父 siōng 艱苦心 ê tāi-chì to̍h 是『粟 á 換肥料』(肥料換榖)。我讀大學一年 á ê 暑假,因為阮老父破病,伊叫我 tòe 鐵牛 á 車載粟 á 去國姓鄉農會換肥料。阮老父交帶 tio̍h 對農會總幹事 khah 客氣 leh,伊 lóng ē 講阮 ê 粟 á 無夠 ta,ē hō͘ 我換 khah 少 ê 肥料。Chit-ê 總幹事 ê kiáⁿ 讀國校 á ê 時 kah 我仝班,伊 ê 成績總是第二名,排 tī 我 ê 後壁,我 mā 有感覺 in ê 嫉妒心。」

阿昱 chit 時 ká-ná 嚨喉 kê-kê,院長看出伊 ê 艱苦心,就講:「Chit-ê『肥料換榖』ê 政策對農民是剝削 ê pháiⁿ 策施;我有讀過李登輝先生ê五篇改革『肥料換榖』ê 建議論文,伊一直 teh 提倡 tio̍h 廢除『肥料換榖』ê 惡法,m̄-koh,hit 時kan-taⁿ 伊一人主張廢除『肥料換榖』,hiah-ê 體制內 ê 既得利益者 koh teh 作怪,到六年前(1973年)chiah 廢除,to̍h 是 lín 老父過身五年了後,lín 老父 mā 是『肥料換榖』ê 受害者,我感覺對你有虧欠。」

阿昱心內知知李登輝總統對台灣人 ê 貢獻,尤其是對台灣農民。伊聽 tio̍h 院長最後 hit 句「我感覺對你有虧欠」,就 án-ne 恬落來。M̄-koh,院長繼續講:

「李登輝是一个真正疼台灣 ê 人,伊真正用基督 ê 疼心 teh 疼台灣人,我真歡喜有伊 ē-tàng 協助我來完成建設台灣 ê 工作。」

Tú 洗禮兩年久 ê 阿昱,聽 tio̍h 院長 chit 句「用基督 ê 疼心 teh 疼台灣人」,心內感覺真意愛有 khah chē 人來疼台灣。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