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與網路霸凌 黃益豐分析區別

(攝影 / 邱國榮)

【邱國榮台北報導】4月7日是言論自由日,記念「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理念而自焚的鄭南榕,然而到底什麼是言論自由?誤用言論自由會帶給個人及社會什麼樣的傷害?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內政部與鄭南榕基金會於4月10日舉辦「你的言論自由,可能是他人的網路霸凌」講座,解析言論自由與網路霸凌的差異。

講座主講人、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執行長黃益豐表示,網路科技不斷發展,人們覺醒的速度大過於沒有網路的時代,然而網路霸凌卻很難被管理,因為生活在網路時代裡的每人都是自媒體,「資訊來得如此容易,使人容易沒去思辨內容,這是覺醒的時代,但也是失落的時代。」

黃益豐根據大法官釋字第509號,敘明「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憲法第11條有明文保障,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維護,俾其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及監督各種政治或社會活動之功能得以發揮。惟為兼顧對個人名譽、隱私及公共利益之保護,法律尚非不得對言論自由依其傳播方式為合理之限制。刑法第310條第1項及第2項誹謗罪即係保護個人法益而設,為防止妨礙他人之自由權利所必要,符合憲法第23條規定之意旨。」強調言論自由的確是普世價值,可是這個自由不能沒有界線。

如何區別網路霸凌與言論自由?黃益豐指出網路霸凌4個面向:惡意、攻擊、重複、傷害。惡意是利用攻擊行為,目的使對方受到傷害與自我價值否定;攻擊行為會不斷改變,諸如對人身的謾罵、批評、肉搜、起底、爆料、修圖、排擠、性暴力、汙衊等;重複除了指重複霸凌以外,帶風向使他人參與霸凌也是;而傷害是遭霸凌者產生無力感與挫折,這會使人憂鬱而沒有信心,嚴重者甚至會自殺。

黃益豐表示,有根據事實的評論,屬於言論自由的範圍。包括可被公開評價的事實,例如公開餐廳負面評論,並不構成誹謗罪,這是言論自由;若是針對特定人士以髒話辱罵,這是沒有事實認知下的評價,就是攻擊,也是網路霸凌;針對特定人士不停攻擊,使他人對特定人士產生刻板印象,同樣屬於網路霸凌。

黃益豐說,iWIN受理許多遭到網路霸凌的個案,發現許多霸凌者會刻意隱藏自己的個資或利用其他方式匿蹤,以為可以船過水無痕,但這幾乎不可能。因此遭到網路霸凌的人,要記得截圖保存證據,可逕行提告。「自我負責,尊重差異,這是網路的基本原則。」現在台灣約有9成的國人使用網路,雖然每人都有在網路上說話的自由,但別人有不被霸凌的權利。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