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從芒果汁玻璃瓶談起

◎郭世宗(日本神戶基督教改革宗長老會牧師)

去年起,全球疫情大流行搞得天下大亂、人心惶惶,致使多人住院治療。在日本第一波疫情稍穩之後,我帶一些水果甜點前往醫院探視會友;為了病人的安全,護理師會稍微檢視攜帶物,其中一瓶玻璃瓶裝芒果汁,護理師表示,必須開瓶倒入塑膠杯後才可給病人喝,為安全起見玻璃瓶禁止帶入。15分鐘的探病時間一到,回到護理站時,發生一件令我瞠目結舌的事,就是護理師竟然把芒果汁的玻璃瓶清洗好且擦乾水份。

把玻璃瓶洗好並擦乾其實不難,我們卻很少體驗過,不管是幫人家洗或他人為我們洗。為什麼此種簡單易行的行為卻很少在生活出現呢?或許,人們總認為這種芝麻綠豆般的小事誰也不會在乎,因此我坐了一個月的公車,聽到向公車司機說謝謝的,五根手指頭都數得完。畢竟從小教育是要做大事嘛,可是大事又輪不到自己做,自己也沒能力做;又或許不足掛齒的小事影響力小,還是把精力花在刀口上吧!但在等待刀口事件的來臨前,精力就已在滑手機上消耗殆盡。結果,生命就在不屑做小事又沒大事可做的現況中虛度。然而芝麻綠豆大的事真的沒人在乎嗎?真的影響力小嗎?其實都是自己的主觀認定而已。

不足掛齒的事若真的可以隨意輕忽的話,那耶穌又怎會看重送一杯水給卑微者的舉動呢?送一杯水,就行為本身來說,確實是微不足道的行為,然而就行為背後的意義來說,是愛與關懷的展現;而且就口乾舌燥的接受者來說,是其最在乎的及時幫助,他將銘記在心一輩子;又就基督信仰來說,就是在實踐耶穌的教導。因此微小的關懷舉動,不是表面上看來的沒人在乎、沒有影響力。就以疫情肆虐全球之際來說,台灣是全球防疫的楷模,生活在台灣的人民可能不會對親朋好友寄張關懷卡或錄個問候短片,因此我們也誤以為身處外國的朋友不需要關懷卡或短片,然而他們真的不需要嗎?就以日本為例,從4月1日起又第三次宣布緊急事態宣言,日常生活嚴重受影響,如教會實體禮拜聚會等全暫停,改為網路進行,他們不需要一張卡慰問或短片關懷嗎?

事實上他們所要求並不多,正如耶穌只要求送一杯水,而且我們也不必做很多,只要一張慰問卡或關懷短片,就能讓外國的教會與兄姊感受到普世關懷的基督信仰,為什麼不做呢?現在這玻璃瓶一直擺在我書桌的明顯位置,以提醒自己,就從小事做起,且主動去做,不要等對方開口。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