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聖靈降臨節——他們以母語說神是愛

為何要翻譯母語聖經?因為當人們聽到神的話用他們的母語說出來,真理就不只進入他們的頭腦,更進入他們的心裡。

Image by Gerd Altmann from Pixabay

◎路斯

使徒行傳記載的第一個聖靈降臨節,主的門徒經歷聖靈的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當時在場有來自各國家、各地方不同語族的人,他們都聽見門徒用他們的母語或鄉談講論神的大作為(參使徒行傳2章1~42節)。

創世記則記載,神造人之後,因看見人想與神同等,所以變亂建造巴別塔那些人的口音,讓眾人分散到全地。而使徒行傳記載的五旬節聖靈降臨,正翻轉了巴別塔事件,讓久已分散全地不同語族的人們開始可以聽到母語講述神的福音。

主耶穌升天前,吩咐門徒去普天下傳福音,此後,受召的宣教使者到什麼語族就做什麼語族的人,把福音傳給當地族人,也用他們的母語翻譯聖經。母語聖經翻譯是聖靈在這世代從未停止的工作,使各語族可以藉由母語聽到神的福音,認識耶穌基督和祂被釘十字架完成的救贖恩典。

聖靈如今更催促祂的僕人精進母語聖經翻譯的效能。以往的做法是幾個人先長期學習語言學、翻譯理論與實務操作,再進入叢林部落學習族語,然後為各語族的人造字、推廣識字教育,同時翻譯聖經。如今神開始使用各語族的人自己動員翻譯聖經,因為他們普遍已接受國民教育,熟諳所學的「國語」。

筆者近年來從事,走過許多偏鄉和叢林,最令我感到振奮的,就是看到許多神的僕人旅行於各語族聚落間,召集族人推展母語聖經翻譯。南亞(Sunda Islands)共有1340個語族,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迄今,僅30個語族完成新舊約聖經翻譯。2020年疫情前,筆者在巽他群島佈道後返台前夕,認識了瓦希牧師,他正排除萬難翻譯母語聖經。

而後我在花蓮分享宣教異象時,遇到當地原住民姊妹分享,讀華語聖經時,神的話可以進到腦子,但是讀母語聖經給母親聽時,她與母親都不禁流下眼淚。她們異口同聲地說:「神的話進入我們的心。」

迄今,東南亞各地疫情依舊嚴峻,卻無法阻擋神的僕人積極推動母語聖經翻譯。神呼召祂的僕人憑聖靈大能勇往前行,雖然宣教機構2020年起因疫情而暫停支援瓦希牧師,他仍受召自力進入一未曾與外界接觸的叢林語族,號召幾位住在叢林外圍的族人,一起為這個語族翻譯母語聖經。

2021年聖靈降臨節,我看見聖靈的工作,疫情加速全球各地福音及母語聖經翻譯的事奉。聖靈已在各語族興起更多年輕人投入母語聖經翻譯,許多族人因著第一次聽到有人用母語講出神的話而歸主。聖靈至今仍按神不變的旨意,感動人在各國、各族、各方傳揚福音,呼召人重生、悔改、得赦罪救恩,領受聖靈大能參與神的大使命。神的應許是要給信靠祂的兒女,並所有主所召在遠方的人。

Image by Moshe Harosh from Pixabay

母語聖經翻譯最前線

作◎瓦希 譯◎路斯

◆千里赴使命

「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羅馬書10章15節)2019年8月5至16日,我們在巽他群島東部屬印尼的松巴島(Pulau Sumba)舉行母語聖經翻譯工作坊,場地在偏鄉旅店西那譚博拉卡(Sinar Tambolaka)。

這次聚集松巴島上科迪(Kodi)、拉博亞(Laboya)、維威瓦(Wee Wewa)與曼柏魯(Mamboru)四個語族共75位族人,男女老少皆有,有十多位16至25歲的年輕人,一起進行母語聖經翻譯。因國民義務教育普及,他們有能力將聖經譯成母語。當地交通不算便利,有些族人需要搭車兩、三個小時才能抵達會場。

感謝主,祂聯絡、調度了當地兩位牧師──馬斯里和年輕的多明格斯參與,實現召聚四語族弟兄姊妹同在此地翻譯的事工。兩位牧師除各自督導自己族語的翻譯,也負責協調四語族成員以母語翻譯聖經的流程,所有工作坊成員都必須離開家庭近兩個禮拜。我從較大的城市來,必須支持兩位牧師的交通與部分生活津貼等費用。

工作坊每天從上午8點進行到下午6點,連續12天,包含主日崇拜與禱告聚會等。弟兄姊妹無論老少都非常興奮能參與,我經常發現他們集體留下來加班。翻譯過程中,由於對聖經、族語與當代語言掌握的程度不一,無法避免經常發生年輕人與長輩辯論的事端。有時各自所屬教會宗派背景也會影響他們對翻譯語意的理解,我們幾位負責監督與協助的牧師要經常提醒他們回到聖經文本及上下文的原意。

大部分參與的弟兄姊妹都在所屬教會有事奉,當然也都有對家庭、家族的責任。一旦他們加入工作坊,就必須離開教會、家庭與工作。

Image by Moshe Harosh from Pixabay

◆意外的服事

有一次,之前曾經參與工作坊的翻譯員安息主懷,我們整個工作坊必須暫停,讓所有成員都前往該語族村落陪伴、安慰遺族,並協助籌辦追思禮拜,這種生活互助的習俗是巽他群島各語族共通的傳統文化。巽他群島各語族看重傳統習俗更勝於現代教育,也懂得分辨現代教育教導的內容,因此逐漸有許多父母不再願意支持孩子上學。在松巴島的文化、信仰與習俗裡,喪家必須準備餐食給來弔唁的親友,當這些致哀的人離去時,也要發給他們路上需要的餐點。一般家庭幾乎沒有能力支付如此龐大的費用,但這又是一定要做到的禮俗,有些家庭甚至因此負債而痛苦不堪。

一方面我們尊重當地禮俗,工作坊所有成員暫停翻譯事工,一起去村落慰問喪家,並齊力協助治喪;另一方面我們也體恤喪家,不給家屬造成經濟上的負荷和任何重擔。工作坊成員的集體行動帶來了改變,獲得整個村落村民的支持與善意回應,真是感謝主!我們也把握在喪禮傳講福音的機會,而村落耆老竟吩咐所有村民一起來聽,甚至暫停了修築墳塋的工作,我相信這是聖靈大大彰顯祂的榮耀與能力。

許多村民告訴我,這是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因為當地的傳統禮俗是,忙碌於做飯食和準備治喪工作的人可以免去參加喪禮。這一次,卻是所有人都停下治喪的工作,專心聆聽神的話語。

翻譯工作坊的出現、協助,給村民、特別是老一輩有重新思考信仰與生命議題的機會,這是聖靈的工作,也是福音與神話語的大能。村民說,整個治喪過程的程序和福音信息帶來的意義,是他們前所未見的。他們看見知識、教育與真理的價值,更看見有關整體人類生命的重要議題與思想。

◆因神的話語重生

工作坊帶給村落另一個禮物是健康的生活。因為當地人大多抽菸,許多已信主的人也是。我們工作坊規定抽菸的人不能參與母語聖經翻譯工作,第一天就宣布禁菸與其他生活規範,也解釋禁菸的理由與違反的後果。令人驚訝的是,幾位常年抽菸的人決定順服規定以便參加翻譯工作,回去之後也不再抽菸了。

幾乎每次我們在各島嶼部落為當地語族翻譯母語聖經,都有人分享參與事奉對他們信仰與生活造成影響。因著翻譯母語聖經,他們可以用自己的語言與文字聽、讀神的話。聽到神的話用他們的母語說出來,這些話就不只進入他們的頭腦,更進入他們的心。也有些人說,他是在翻譯過程中才真正接受耶穌是他生命的救主,願意將餘生奉獻給主。母語聖經翻譯工作坊讓未信的人聽到福音、得到救恩,也讓已信的人更新信仰、決志奉獻,更加委身跟隨主。藉由翻譯聖經,古老的母語開始有了文字,也有了神話語的紀錄,世世代代能夠閱讀聖經、聆聽聖經。神的話重生了各語族一切信靠神的人,更翻轉了各語族許許多多人的生命。

我們僅能在12天密集訓練裡陪伴他們進行翻譯的實務,當然一時之間無法完成整本聖經的翻譯。後續需要他們帶回功課,每天按進度計畫逐一完成。所以,我們會持續關心並確認每一位參與者對翻譯事奉的渴慕與委身,直到整本聖經翻譯完成。按著我們以往在各地語族翻譯聖經的經驗,一般約需要八個月就可以完成新約聖經的翻譯,這也要視有多少母語翻譯員而定。

他們怎麼說「神是愛」?

1. Wee Wewa 族語:
Na Maromba Allah nya pola manawara.
2. Kodi 族語:
Pamanaworong Mbramba Allah.
3. Laboya 族語:
Allah kahadda manawara
4. Mamboru 族語:
Muri Allah nimma bussanggu.

 

Image by John Hain from Pixabay

 側寫瓦希牧師  路斯  

愈挫愈勇的聖經翻譯使者

近幾年寒暑假,我與內人經常以志工教師身分到巽他群島偏鄉學校與教會服事。2019年8月6日,我們剛結束在松巴島的事奉,隔天即將返台,在投宿的旅店第一次遇見瓦希牧師。他與當地牧師在旅店舉辦了為期12天的母語聖經翻譯工作坊,招聚松巴島14語族中的四個語族族人一起將聖經翻成各族母語,協助少數語族接觸、認識聖經。

我們夫婦亦從事聖經翻譯,驚喜之餘,內心不住向神感恩。神藉由瓦希牧師開拓我們事工的眼界,使我們看見祂在全地工作的一隅。

瓦希牧師自1996年承接牧職,2016年開始全職投入少數語族的母語聖經翻譯事奉,從此他的腳蹤遍及南亞諸島嶼各偏鄉語族。2020年10月,因疫情在南亞擴散,宣教機構中止支持他的事工。但神仍然繼續使用他,呼召他到一個未曾與外界接觸的語族部落,協助當地人翻譯聖經。讓我們一起為他與正進行聖經翻譯之語族祈禱!

Image by Moshe Harosh from Pixabay

 側寫馬洛     作◎瓦希 譯◎路斯 

翻譯聖經改變他的一生

馬洛是參加2019年8月巽他群島語族母語聖經翻譯的成員之一,是住在松巴島東維威瓦(Wee Wewa)語族村落的年輕男孩。他就像其他住在松巴島的年輕人一樣,平常的工作是幫父親放牛。因著這個語族的傳統信仰與文化習俗,父母普遍不看重孩子的教育,拉洛的父親也不支持他在接受完國民義務教育後繼續升學。

一般年輕人很難擺脫這根深蒂固無形文化的枷鎖與生活習俗的限制。整個巽他群島上各語族都有共通的現象,就是男尊女卑觀念形塑出來的生活習慣與秩序,這可以從他們的日常飲食看出來。他們用餐的順序是有客人則客人優先,沒客人則是男生用餐後才輪到女生,全家人不會也不許一起用餐。

牛隻是家庭的主要資產,養牛是擁有財富的象徵,也是一位成功的丈夫必具的條件。如果一個男人有很多牛隻,習俗上他被允許可以多娶幾個妻妾,只要他付得出結婚的聘金,巽他群島的松巴島人稱聘金為「Belis」。

這就是為什麼父母往往寧可讓孩子去照顧牛群,而不是去上學。叫孩子從小照顧牛群,就是在投資孩子的未來、增加他們的財富,讓他們將來更有能力可以支付Belis娶妻。當地年輕人娶妻一般需要支付的Belis是十多頭黃牛、十多頭母牛和十幾隻豬或馬。若換算成現金,就可以知道不是一般年輕人負擔得起。

一個女子出嫁之後,她也成了丈夫的資產。婚後發生任何事情,她原生家庭的父母都已無權過問,再也無法保護自己的女兒。拉洛生活在這樣的文化與生活習俗中,註定無法擺脫他的原有環境。

然而,因著神的光照與引導,拉洛受邀加入了聖經翻譯工作坊,開始為他的語族進行母語聖經翻譯,這給他的生命與生活帶來巨大的轉變。拉洛與我們分享見證說,在工作坊討論過程中,無論老少最終都會明白,他們一定要轉換角度,從別人的立場與觀點來觀察、理解經文,才能找到最接近聖經原意及最能契合於母語的表達。為了造福將來的世代,他們每個人最後都能敞開心胸,願意多與人溝通、請益和交換意見,不再自我中心、自以為是。整個工作坊的翻譯與整合過程中,藉由彼此的討論與互動,所有成員對所謂基督徒生活有深刻的體會與嶄新的認識。最後大家都能夠謙卑尋求如何做神的工作,好幫助他人成長,正如他們也曾受惠於別人的成長經驗。

工作坊結束了,拉洛決定更徹底地翻轉他的信仰生活,將他的人生奉獻給主耶穌基督,並願意更多委身服事神。他知道自己需要更多裝備,因此想讀神學院,也開始禱告尋求主的帶領。在離開工作坊幾個月後,拉洛才告訴我們他的決定,令人振奮的是他已得到父親的支持,將要進到神學院就讀!感謝讚美我們榮耀的救主,祂正以大能的膀臂懷抱這個家庭的父子,祂是何等地愛他們!願主賜福。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