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樹輔導研究中心】家庭式輔導4-3 三種需要輔導的孩子

文◎大衛‧鮑力生

譯◎陳冰潔

家庭式輔導「孩子-手足-受輔導者」有四種不同類型,3562期提到「1.成長茁壯、反應積極的孩子」,此期為其他三種需要關懷的類型。

2.悖逆的孩子

誰是不守規矩的人?「警戒不守規矩的人」所設想的是一個生命失序的孩子。這些都是罪的明顯表現形式:懶惰、悖逆、上癮、任性、操控人、欺騙、衝動……他們的生命活在神上好的心意之外。他們任意妄為,這是一切罪的原型。

在家庭式輔導這個層面中,問題很清楚明白。這類型的輔導很困難,因為對方硬心、欺騙、公然抵擋和逃避,但從某種角度來看,這種輔導也最容易,因為問題很清楚,可看到非常具體的錯誤。一個人的苦毒、自憐和嫉妒出現在每次談話裡;一個男子經常使用色情網站;一個妻子已經出軌兩年;一個丈夫將爆發的怒氣發洩在家人身上;一個青少年過著雙面人的生活,週日與家人一起去教會,但他同時也嗑藥、酗酒和做些偷雞摸狗的勾當──你應該清楚看見那個正走向歪路並惹出事端的弟弟或妹妹。

具體而言,不守規矩這個問題涵蓋我們所有特定的差錯。新約(如馬可福音7章21~22節、羅馬書1章24~32節、加拉太書5章19~21節,提摩太後書3章2~7節)、十誡和所謂「七宗致死之罪」(更準確地說是「七種類型的罪」)列出的罪,使我們對之保持警覺。帖撒羅尼迦前書中,保羅勸戒的聲音貫穿在整個第4章。這一章的前半部分給了一個處理行為的範例:他「嚴嚴地警告」他們性方面的不道德之事,並呼召他的手足活出聖潔和體貼的愛;這章的後半部分則顯明事工中勸戒層面一個不同的面向。保羅教導的方式,會將錯誤的觀念和無知都帶進光中,比如讓人看到有一種「沒有指望的憂傷」,他所說真實的教導帶來深刻的安慰。

這個例子適切地說明了勸戒時既仁慈又積極的方向。即使在堅定又清晰地說出什麼東西錯了時,他會更小心地描繪對的東西看上去是什麼樣子,以及恩典與真理的主為了改變我們,將如何與我們相遇。愛的勸戒絕不是痛打落水狗,批判他們,並說出他們所有的錯。懲罰性、控訴性的批判是惡者的作為,與基督那樣帶著救贖目的的直率截然相反。

你要如何勸戒?當檯面上出現一個具體形式不守規矩的表現時,輔導的過程將傾向清楚、直接,甚至戲劇性。當保羅說「警戒不守規矩的人」時,他是認真的。當有人越界時(神劃定了重要的界限),你應該誠懇並有建設性地指出來。當你需要幫助某人改正時,你說話要直接,清楚地說出對錯,堅持神的公義、憐憫和能力。你的目標是一個突破口,一個決定或回轉的時刻(雖然決定性的回轉將會是一生之久的工作)。那個罪是明顯的(當然可能其他的罪還隱藏著),我們蒙召去輔導的方式是直接的、出於愛的對質。與之類比的就是兒童管教。直接提出一個已經界定好的問題,並且建設性地處理它。

通常,結果會是決定性的非此即彼,抉擇點相對而言是明顯的。一個人不是轉離罪、擁抱神,就是轉離神並選擇合理化自己的罪。聖經常說:「悔改。轉離死亡之路。轉向生命之主和一條新生命的路。」當處理一個人游蕩的傾向時,你常常很快會知道他是否要抵擋你。如果心是剛硬的,輔導可能會簡短,但如果一個傾向不守規矩的人,卻有證據顯示他仍擁有一顆柔軟的心,如果他們跌倒的時候仍想要重新站起來,輔導的過程就會延長,需要多久就進行多久。基督徒的生命是一個一生之久悔改的賽程,因此訓練不守規矩之人成為門徒將經歷無數回轉更新的點。

總的來說,我們都傾向不守規矩。我們走在神的界限之外,離開了神的真實。因此,勸戒是所有事工的一般描述,也是所有教導包含的部分。帖撒羅尼迦5章12節中,教會領袖被說是「在你們中間勸戒你們的」,因為傳道與教導的基本工作就是展示光明與黑暗、愛與自私、信心與恐懼、順服與不順服、謙卑與驕傲之間的對比。神子民經歷的「一場美好講道」無可避免有勸戒的成分:我們不是靠自己成長,而是在耶穌基督的安慰裡成長。通過揭露我們的黑暗傾向並展現神光明前景的亮光,一般性勸戒是貫穿所有智慧和真理的一個主題。

3.恐懼的孩子

誰是灰心的人(字面意思是「心小的人」)?就是那些在思想、感受和行動上都好像獨自生活在一個危險世界的人們。他們帶著孤兒的心態在生活,容易膽怯、喪氣、焦慮、試圖證明自己,試圖控制不可控制的東西。他們為著自己的缺點和面對的困難而洩氣。他們很容易放棄。你輔導的那些人中,有沒有任何一個人感覺像個失敗者,感到不堪重負?疑問著神怎麼會愛他?你應該要能看到你恐懼、受傷或灰心喪志的弟弟妹妹們。

你如何勉勵?這種類型的人與不守規矩的人迥然不同,需要採取截然不同的輔導方法:「勉勵灰心的人」。當保羅說「勉勵灰心的人」,他的意思就是如此──溫柔地與之同行。這個翻譯為「勉勵」的詞,強調在艱難之中給予個人化的安撫與慰藉,帶去真正的盼望,讓他知道神的應許是信實的。通過你說的和做的,以及你說話和行動的方式,通過你是誰,以及你如何關心,來傳遞神是如何信實。給掙扎的人們理由在生活中繼續前行:「神永不撇下你,祂一直與你同在。」主動靠近那些喪氣的人,留在他們身邊。愛就是這麼去做。

把這樣的輔導設想成培育的模式,你通常會預期緩慢的改變,要花更多時間,更多重複,是緩慢的過程。這種聖經輔導的形式會持續用應許、肯定、新的眼光,邀請一小步一小步改變,以此勉勵他們。聖經常說:「不要害怕。神與你同在。要信靠。讓主作你的避難所,祂那裡是非常安全的地方。」撫慰、安慰和勉勵要發揮主導作用。它對準微小、緩慢的改變(雖然偶爾會發生戲劇性的突破)。

正如警戒不守規矩的人一樣,勉勵灰心的人也要使用真理,但使用的是真理的不同層面。這個層面是在神的靠近及人親近的安慰中進行:「祂與你同在。你不是孤單的。我知道這很難。我知道你受了傷,而且似乎不堪重負又感到困惑。神與我們同在,祂會幫助我們度過一切困難。」通常,真理的一般警戒會有一個次要層面的效果。例如,帖撒羅尼迦前書4章13~18節中,保羅給那些憂傷之人的安慰被銘記在心的過程裡,可能會暴露虛假的盼望和絕望。對個人錯誤準確的認識,是在將恩典帶進內心的過程中緩慢建立起來的。

聖經給了我們許多具體的例子,是對灰心掙扎之人的慰藉。

出埃及記6章9節中,人們甚至無法聽神說話,因為他們正在殘酷的奴役中沮喪無望。無論如何,主仍然採取行動拯救他們,一直到15章,他們已經看見和聽見,並且充滿喜樂。

詩篇77篇3節中,說話的人感到如此苦惱和過度緊張,以至於他很難開口說話。透過記念神大能的慈愛,他重新找到了自己的方位。

在熾烈的炎熱中,約拿頭昏眼花,因著失望、喪志而不堪重負(約拿書4章8節)。神給他庇蔭,帶去了安慰和恢復。

對那些疲憊不堪、耗盡精力、心中焦慮的人(以賽亞書35章3~4節),神給他們帶來豐富的祝福,給他們毋需害怕的理由。那位被離棄的妻子在心中憂傷(以賽亞書54章6節),神帶著喜樂的應許在她的苦難中與她相遇。那些因著他們的罪和苦難而靈裡被壓傷的人,那位至高的神靠近他們,在他們的低落與需要中與他們同住(以賽亞書57章15節)。

帖撒羅尼迦前書中,保羅特別安慰那些可能因著所愛之人去世而悲痛欲絕的人(4章13~18節),或那些面對逼迫的人(2章13~20節)。對那些在罪的爭戰中掙扎保持警醒的人,他也給予溫柔的慰藉和盼望(5章1~11節)。

正如我們在自己身上能找到不守規矩的傾向,我們也都容易灰心沮喪。個性、處境、行事風格不同,相對的緊張或溫和的程度不同。但「你們所受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哥林多前書10章13節)因此我們的主所給予個人性的勉勵,也在我們的需要中碰觸每個人。神的應許處理著每個人感知恐懼和沮喪的具體內容。

智慧和及時的靈巧是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14節的果子。因此,對待一個灰心、焦慮的孩子,與對待一個任性、悖逆的孩子不同。用兒童來類比,能讓我們更直觀地思考。保羅教導我們,要在弟兄姊妹特定的掙扎中去了解他們,然後給予合適的回應。他從來沒有說「警戒灰心的人」,因為對焦慮的人而言,承認個人的錯誤並不是第一步。如果你把重點放在警戒他們,只會讓他們更加沮喪。但是認識到他們的害怕與困難後,神的應許就變得甜美,能夠給予人生命。

同樣地,保羅從來沒有說「勉勵不守規矩的人」,讓他們認識到神愛他們,而且不會拋棄他們,不是任性之人的第一步。如果你輕易地將仁慈的應許給予那些任性的人,只會強化他們對神的印象,以為神跟你一樣,只是一個感傷的傻瓜;也會強化他們的自信,以為不論他們做什麼都能逍遙法外。但是面對他們的罪時,神的應許就變得甜美,能夠給予人生命了。一位家庭式輔導員,因著體認到年輕手足面對的每種掙扎,應該充分掌握神的恩典與真理的多面性,並能夠給予他們需要的東西。

4.無助的孩子

我們已經看到輔導面對茁壯成長的孩子、悖逆的孩子和灰心的孩子時是如何不同,而第四種類型就是無助的人。誰是軟弱的人?設想某個需要持續不斷幫助的人。他們有明顯的限制,好像嬰兒或患有殘疾的孩子,他們的障礙意謂著發生重大改變的可能性很低。他們可能一直都會需要幫助,可能永遠都不能靠自己走出去。你應該要設想這些年幼的弟弟或妹妹是無助的嬰兒,或是正因某種嚴重的殘疾而受苦。

思考一下生活中不同的處境,你在其中的主要呼召是陪伴某人:去保護他們,供應他們的需要,主動關心他們,與他們一同堅持忍耐。你要服事那些自閉兒或智能不足的人,那些因阿茲海默症而受苦的人,或僅僅因為年老而瀕臨死亡的人。你要輔導那些行動遲滯的人,或是受過極大痛苦的人:被虐待的、被拋棄的、受害的、貧窮的。你可能很看重好書,但那些你輔導的人可能有嚴重的閱讀障礙,或者根本是文盲。如果你是家長,已經服事過嬰兒,你會真的體驗到非常緩慢且耐心地工作是什麼樣子。可能你服事的人承受著難以忍受的疼痛,不論這種痛苦是生理上或關係上。

有時候和軟弱的人在一起,最偉大的成聖(sanctification)會發生在關心他們的人身上,因為軟弱的受苦者不會也無法有多少改變。這就是為何我們對成聖的異象必須是團體性,而不只是個人性的(從另一個角度反映出,這種家庭式輔導範示反對其他個人主義範示)。那些軟弱和不那麼體面的肢體要得到更多體面、注意力和保護,正如哥林多前書12章22~26節所說的,我們是一同成長的。

你需要做什麼?「幫助」或「緊緊抓住」軟弱者。照著字面意思去做,對那些能力非常有限的人,千萬不要放手。他們可能需要持續不斷的扶助,需要保護,因為他們很容易被害。他們需要幫助,因為他們軟弱。他們沒辦法自己生活,可能甚至無法請求幫助,你要主動持續幫助這些有局限和容易受傷的人。愛意謂著必須如此行,服事一群缺乏能力改變和成長的人,這樣的呼召生動展現了為何「輔導」事工要與「憐憫和公義」的事工攜手並行。當你要維護詩篇10篇稱為受壓迫、無助、有需要、被錯待、被虐待、貧窮、容易受傷之人的權益時,你就是在緊緊抓住他們(被譯為「幫助」這個詞的字面意思)。這種抓住就是我們主要的工作。你幫助他們、為他們提供摸得到的好處。你採取主動,去做一些實際且帶來改變的事情。你適應他們的限制,而在這樣的處境下,我們可能會更具體描述為「輔導」的時刻也將會出現,當建設性、勉勵和勸戒的話語──簡單的話語──證明是合宜且有益的。

人們需要的輔導各不相同。不守規矩的人不願也不想聽智慧的話,你必須堅持清楚、有建設性並一針見血地講話。這種輔導關係經常包含一些決定性的時刻。

灰心的人很難聽見,也很容易忘記。你必須堅持一遍又一遍用各種新鮮的方式給予滋養生命的真理。這種輔導關係通常會讓信心不斷累積。

但是軟弱的人無法吸收太多,無法認真聆聽,也無法主動靠自己採取更多獨立的行動。他們依靠外來的幫助。這種輔導關係在一個不變的模式中進行,目標是在有限的能力範圍內,仍能活出榮耀神的基本生活。

軟弱者是一般性的分類,從定義和事實來說,我們全部都是軟弱的。羅馬書8章26節談到我們的軟弱,用的不是複數,而是單數的軟弱,是我們在罪與死亡的邪惡面前一種無助的狀態的全面性描述,同時也全面性描述了我們需要他人的幫助。因此,耶穌會讚揚「靈裡貧窮的人」並不是一個意外,那些人知道他們最基本的需要就是他人的憐憫、保護、供應和拯救。知道我們一般的軟弱和多樣的軟弱,才能夠意識到神為我們承擔了多少,又是多麼牢牢地抓住我們。我們會學到:「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哥林多後書12章9節)

我們所有人都遲早、或多或少,將變得軟弱。如果你活得夠久,你將失去一切:那些你最愛的人,你在工作與服事中的生產力,你的健康,你的金錢,你與世上正發生的事情的相關性,也可能是你的記性,甚至是你的心智。然後你肯定會失去的就是你的生命,死亡是最終的也是決定性的軟弱。大多數人在死後不久就不被記得了,「他發旺如野地的花,經風一吹,便歸無有;它的原處也不再認識它。」(詩篇103篇15~16節)一個月之後,沙漠之花的痕跡早已不在。人類的狀況就是軟弱,緊緊抓住那些軟弱的人,正如神記念你的本體,知道你不過是灰塵,卻帶著憐憫的心緊緊抓住你。

魯益師在《四種愛》(The Four Loves)的第一章中,傳神地捕捉到這種全面性軟弱的狀況:

我們對上帝的愛,就其本質而言,必然永遠大半是需求之愛,而且經常純粹是需求之愛。我們常祈求神赦免我們的罪,或幫助我們度過難關,不正說明了這點。而且隨著人生閱歷的增長,我們必然會發現,活在世上,本身便是一個最大的需求;人生充滿缺陷、生澀、空虛,令人莫衷一是,只能求救於神,唯有祂才能解決一切不解之難題,使一切重上軌道。

我們毫不感到意外,一切禱告的基礎就是:主啊,求祢憐憫! (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