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huh-khuh 嗽

(請安裝Taigi Unicode字形,配合Firefox瀏覽器來讀)

作者:陳清俊

一般人對嗽 lóng 抱 tio̍h 真驚 ê 態度,kā 嗽看做是一種病,koh ē 傳染,hō͘ 人破病。親像流行感冒,人若 tio̍h 病就 ē khuh-khuh 嗽。Tio̍h 病 ê 人所嗽出來 ê 氣,若別人 tī 附近 khip-tio̍h ,也可能 ē 感染 tio̍h 。所以,人若聽 tio̍h 嗽聲,lóng tio̍h ài 閃遠遠,尤其是老大人 kah 嬰 á,因為 in ê 抵抗力 khah 弱。

Khuh-khuh 嗽對我來講,是 siōng 有經驗 ê;m̄ 是對醫治有經驗,是常常有 khuh-khuh 嗽 ê 聲。所以,我 ài 紹介 khuh-khuh 嗽 ê 經驗、誤會、傷心,kah 趣味 ê 故事 hō͘ 人知。

Tāi 先,有俗語 án-ni 講:「土水師傅驚掠漏,總 phò͘ 師傅驚煮晝,醫生驚治嗽。」醫生驚治嗽,是因為醫生知影嗽 ê 原因真 chē 款,真 oh 診斷出原因。親像講感冒 ē 嗽,he-ku ē 嗽;對各種物件 ē 過敏 ê 人亦 ē 嗽,空氣無好亦 ē 引起嗽,掃土腳 eng-ia 亦 ē 嗽;tio̍h -tio̍h 肺炎 ē 嗽,食物 cha̍k-tio̍h ē 嗽,肺部無好亦 ē 嗽,食薰亦 ē 嗽,流鼻、有痰亦 ē 嗽,nâ-âu ngiau-ngiau ē 嗽,tú-tio̍h 冷空氣亦 ē khuh-khuh 嗽。醫生 ài 診斷出正確 ê 原因,開適當 ê 藥方,藥 á chiah ē 對症。

嗽 ê 原因實在有百百款。Tī 美國有種種 ê 嗽藥 á,無需要處方,tī 各種 ê 店 lóng 買 ē-tio̍h 。In 是壓制嗽 ê 藥 á,治標無治本,kan-taⁿ 暫時 hō͘ 人 bē 嗽。嗽糖 á(cough drops)是 siōng 平常 ê 一種,含一粒嗽糖 á 暫時 ē 止嗽,是甜 ê 食物;台灣 mā 有柑 á 皮,á 是檸檬皮 pha̍k ta 所做 ê 止嗽物,含 tī 嘴內就 khah bē 嗽,是鹹 ê 食物;甜 ê、鹹 ê 隨在人揀。Chit 兩種我 lóng 常常 tòa tī 身軀邊,嗽 ê 時就 the̍h 起來用,含 tī 嘴內,暫時止嗽。

講 tio̍h 我 ê 嗽,伊 m̄ 是百日嗽,是日日嗽,時時嗽,kui 年 thàng 天 lóng teh 嗽。嗽對我來講真平常,ná 親像是生活 ê 一部分;因為我 ē 嗽,所以生份人 lóng 對我閃離離,驚去 hō͘ 我 òe-tio̍h 。若是 khah 熟 sāi ê 人,in 知影我 ē 嗽,就 khah 慣勢來忍受,bē ke 講話。人 ê 厭惡,我 lóng 用道歉 ê 態度來會失禮,並無進一步對 in 說明。我家己知影家己 ê 病症 kah 缺點。

我 khuh-khuh 嗽 ê 經驗

Chit-má 來講我 khuh-khuh 嗽 ê 心酸,kah 有趣味 ê 經驗故事,來做大家 ê 笑談資料。當我結婚了後,阮 bó͘ in tau 對嗽有真注意,所以我就去看醫生;前前後後有看一、二十个醫生,下面 to̍h 是我看醫生 ê 經驗:

頭一款 ê 醫生,in hō͘ 我食過敏藥 á(anti-histamine;抗組織胺),是 hō͘ 痰 kah 鼻水減少,就 khah bē 嗽。總是 chit 種藥 á ē hō͘ 人 ài 睏,無精神,bē-tàng 集中注意力,影響做 tāi-chì,尤其 hit 時是我 teh 做學生,趕畢業論文 ê 時,又 koh 效果無真好,所以 to̍h 無繼續食。(Chit-má 聽講有 bē hông ài 睏 ê 過敏藥 á,m̄-koh,我無試,無經驗。)

我 mā 去看別 ê 醫生。若是家庭醫生,in lóng 講我是 he-ku,lóng hō͘ 我用 he-ku 藥 á,tùi 鼻孔來 chōaⁿ(inhaler),總是 lóng 無效果。我 koh 去看一个肺部專科 ê 醫生,伊用一種真強 ê 嗽藥來治療,連續食兩禮拜,ta̍k 工食,了後歇兩禮拜,chiah koh 再食兩禮拜。Án-ne 連續食半年久,嗽 ê 情形仝款 lóng 無改進。我 koh 去看另外一个醫生,亦是肺部專家,伊講我是溢刺酸(ek-chhiah-sng;acid reflux)所引起 ê,所以 hō͘ 我食治療溢刺酸 ê 藥 á。He mā 是真強 ê 藥,需要藥方來 thiah,ta̍k 日食,連連食三個月,嗽症也是無 khah 進步。Koh 有一个醫生,伊講嗽是我鼻發炎引起 ê,所以鼻 à tio̍h 開刀來除去鼻炎。Án-ne 做,嗽是有 khah 好,siōng 無有幾年久我嗽 ê 現象改善真 chōe,總是並無治根;我 ê 鼻 à 前後有開刀三 pái。

後來,醫生有確定我無 he-ku,可能是過敏引起嗽,所以我就去 chhōe 專門治療過敏症 ê 醫生(allergist),m̄-koh,檢查 ê 結果,我 mā 是無過敏。

後來,我去看肺部 ê 專科醫生,有一个 tī 麻州綜合病院 ê 醫生,伊對我進行徹底 ê 治療;先做鼻炎 ê 手術,除去流鼻 ê 問題;koh 做過敏原測試(allergen test),除去過敏 ê 因素;koh 有照電光來看肺部是 m̄是有 koh 樣;koh 問我有溢刺酸 ê 現象 á 無。了後,伊就開兩種抗生素 hō͘ 我,講若是鼻屎 á 是痰有變黃,á 是變青,就食頭一種藥 á,he 是 khah 平常 ê 抗生素,就 ē 除去嗽。平常時,每一日 ài pûn 一个醫療器材(acapella valve)來 hō͘ 痰 phùi 出來,減少感染。若痰變色,koh 發生嗽,就改食第二種 ê 抗生素,是 khah 強 ê 藥 á,就 ē 除嗽。果然伊 ê 方法成功,我 tī 波士頓 ê 後半時間,加真少嗽。若是旅遊 ê 時,我 mā lóng 帶 chit 兩種抗生素 tī 身邊,隨時 thang 用。

搬來到費城了後,我 koh 開始 chhōe 醫生,前後 mā bat 看過三个肺部專科醫生。頭一个就照常開藥á hō͘ 我,總是伊是 teh 治療慢性阻塞性肺病(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一種食薰所引起 ê 肺部病)。Chhōe 第二个醫生 ê 時,伊就做溢刺酸 ê 檢驗,講我有溢刺酸 ê 現象,就食溢刺酸 ê 藥 á,食有超過三個月亦無 khah 好。我 ê 家庭醫生講 chit-ê 藥 á 強,m̄-thang koh 繼續食,所以我就停藥。我 koh 去 chhōe 第三个醫生,是鼻孔 ê 醫生,為 tio̍h 鼻炎,我 koh 再開刀,koh 做過敏檢驗,lóng 無問題,肺部專家就照波士頓 hit-ê 肺部專家 ê 做法,ta̍k 日 ài pûn 醫療器材(kah tī 波士頓用 ê 無 siâng 款,-koh,mā 叫做 acapella valve),koh 洗鼻孔,用雙手 ǹg 腹肚壓,hō͘ 肺部內 ê 痰吐出來;伊 mā 是開 hit 兩種抗生素 hō͘ 我,隨時準備 thang 食。了後,果然我 koh 再 khah bē 嗽,生活正常。


嗽有時是警告

有一个好朋友 khà 電話來問我 ê 嗽 ê 情形。伊講伊最近 mā 有嗽,感覺無爽快,所以 ài 知我 ê 嗽 ê 情形。我講 hō͘ 伊聽,我 ê 嗽有痰,有鼻屎;我 ê 嗽是「痰嗽」。M̄ -koh,伊 ê 嗽無痰,無鼻屎,是「ta 嗽」。伊去看醫生,照電光發見肺部有暗影,有 koh 樣。檢查 ê 結果,伊是 tio̍h -tio̍h 肺癌,過無兩三年就過身,死 ê 時 chiah 五十歲,伊 ê 老母 iáu tī-.leh,哭 kah 真傷心。伊 ê 嗽是「二手薰」所引起 ê,因為伊辦公 ê 所在有人 tiāⁿ-tiāⁿ pok 薰,koh pok kah 真厲害。有「ta 嗽」ê 人 tio̍h ài 注意,因為嗽是無好 ê 現象。

我 tī 公司上班,因為有同事知影我 ê 嗽真嚴重,所以對我 ê 頂司老闆 tâu。我 ê 老闆有一 pái chhōe 我去私下談話,要求我 ài 去看醫生。我講我常常 teh 看醫生,伊 m̄ 相信,ài 我簽名同意伊 ē-tàng tùi 我 ê 醫生得 tio̍h 我醫療 ê 資料,我簽 hō͘ 伊了後,伊 chiah 無講話。看伊 ê 意思是有可能 beh kā 我辭頭路,好佳哉伊了解 chit-ê 事,chiah 無 kā 我辭頭路。所以,嗽 m̄-nā 家己無好,亦會影響 tio̍h 別人。

結論來講:「嗽」是無好,患 tio̍h 嗽 ê 人本身 mā 無 ài 嗽,總是,伊 tio̍h ài 避免 kah 人接觸,避免 hō͘ 人感染 tio̍h 嗽,tio̍h 病。嗽 ê 治療 ài chhōe-tio̍h 真正 ê 原因 chiah khah bē koh 繼續嗽。長期嗽 ê 人,in 有講 bē 出 ê 艱苦,m̄-nā 是生理上 ê 痛苦,koh 有精神上 ê 負擔。Ǹg 望大家身體健康,無嗽 ê 現象。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