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持開始食餌》─台華雙語詩集 自序

(請安裝Taigi Unicode字形,配合Firefox瀏覽器來讀)

作者:柯柏榮

自2003年 tī 台南監獄自修創作台語文學,親像久年倒 tī 病床 ê piàn-sūi–ê,雄雄醒–起-來,拚勢 leh 學行路,一屑仔一屑仔 sóa,一步仔一步仔動。Mā 若親像食 kap 睏攏 tī 桑仔葉 ê 娘仔,tī 白紙頂面綿死綿爛吞食烏色 ê 鉛字,hō͘ 性命膨大,吐出金閃閃 ê 詩。到2009年5月出獄,這6冬外所創作 ê 台語詩量,百 chōa 長詩到三 chōa 短詩,超過200首,hō͘ 我出三本台語詩集,正港是青盲–ê m̄ 驚銃!讀過這三本詩集–ê,加減仔 ē 摸著我創作 ê 筋脈走向――初寫期 ê 形成模仿、實驗期 ê 文句修辭、探討期 ê 中心思想 kap 內容厚薄……。

2009年5月初7出獄到2019年尾溜,倚11冬,我寫無夠100首詩,khioh 去家己認為無 chiūⁿ-pān–ê,總共66首。算–來,出獄了後,我 m̄ 是「蓋骨力」ê 創作者。不管是工課、環境、經濟種種 ê 壓力,攏 bē-sái 成做我卸身離 ê 藉口。

坐監吸收 ê 肥底,化做寫詩 ê 基本功,tī 無停跤 ê 實驗 kap 思考,koh 加上家己「孽(gia̍t)」ê 本性,煞行出一條孤人有 ê 詩風!(台語小說家林美麗 bat 講過這號做「榮式寫法」,就是:kap 人無仝款)

有 leh 寫詩 ê 人攏知影,詩是一款「生份 ê 語言」,台語文 koh 是「聲音語言」,to̍h 愛唸–出-來,才感受 ē 出台語 ê 氣口,講較白–ê,就是「口語化」。我堅持詩愛有詩 ê 語言,kap 散文、小說 ê 語言無仝,甚至 kap 咱普通時仔講 ê 話 mā 無仝。按怎 tī 文句 ê 排列組合過程中,揣出「口語化」kap「生份化」鬥搭 ê 敆榫,就是我所追求 ê 台語詩。Tī 這本詩集內底,ē-tàng 讀著我 kap 進前三本詩集較無仝 ê 手路。

2016年底,tī 面冊揣著我國中時代死忠同窗–ê(班長),伊真佩服我台語詩 ē-tàng 寫出這款成績,只是伊 mā chiâⁿ 老實 leh 講,伊讀無啥有。建議我 kā 台語詩華譯,互相對照,講按呢一般人讀較有,mā ē-sái 成做推 sak 台語 ê 一條路線。我感覺這 ê 建議 bē-bái,自2017年初,大量華譯我 ê 台語詩,包含舊作 kap 新作,一華譯好隨貼起 lih 面冊。自彼陣,沓沓仔接觸華語詩壇,kap 幾 ê 華語詩社(比如:南方論壇 ê 喜菡老師、野薑花詩社 ê 詩人)有真正面、良性 ê 交流。其中「山風」詩社團 ê 何絮風詩友特別邀請我入社做版主,每禮拜何詩友 ē 招一寡世界各地 ê 華語詩人,以仝一 ê 詩題做伙聯寫,tī 一、二十首華語詩內底,獨獨我一首台語詩兼華譯,kap 台灣內外 ê 華語詩人「以詩會友」。一禮拜交 一首詩,逼家己寫,tī 彼 ê 流擺,我寫詩 ê 題材 kap 手路有較無仝 ê 伸 kiu。

台語詩華譯雙語對照,tī 面冊得著真大 ê 肯定。有遮 ê 因端,我才決定 tī 這本詩集採用「台華雙語」對照 ê方式,koh 有加羅馬字註解,hō͘ 一般讀無台語–ê 或者是略仔 bat 台語 ê 讀者,讀了較順喙。

這本詩集我共分做五輯。第一輯「著等詩」,是這11冬參加文學獎 ê 得獎作品,有14首。第二輯「摃龜詩」,是這11冬參加文學獎無得獎 ê 作品,有11首。第三輯「山風聯寫」是面冊「山風」詩社每禮拜 ê 聯寫作品,有19首。第四輯「短情詩」,是寫 hō͘ 一 ê 查某舞蹈家 ê 情詩,kap 伊熟似20冬,交往7、8冬,已經煞戲無做伙,這系列較無仝,是先寫華語後–來台譯 ê 作品,有10首。第五輯「零星詩」,是前四輯掠外 ê 作品,有12首。總共66首。我 ê 第二、三本台語詩集,攏入選台南市文化局合併進前 ê(台南市2009年,台南縣2010年)作家作品集,這擺,第四本詩集猶原入選咱台南市2020年 ê 作家作品集,感謝列位編輯委員老師 koh 一擺 ê 肯定。

我 ê 偶像――華台語雙聲道資深詩人學者向陽教授、拚勢研究 kap 推 sak 台文台語詩人 ê 學者何信翰教授,tī 遮欲大力感謝 in 特別用心為這本詩集寫序文, hō͘ 詩集加足重、加足有看頭。

詩集號作《記持開始食餌》(原名:坐清佇一首漲流的詩–裡),是掠2019年台南文學獎台語詩頭獎 ê 詩名,這首是我記念外公「陳最」寫 ê 詩,掠來做詩集名號,是對外公上深落 ê 數念。

這幾冬,孤心追求台語詩 ê 美學懸度,生活煞過 kah 離離落落。猶原無棄嫌 ê 文友程鉄翼、施俊州 hō͘ 我濟濟鼓勵 kap 創作 ê 建議;koh 有「府城舊冊店」潘景新、潘靜竹隨時攏 leh kā 我灌風加油;當然猶有 tī 活動聚會遇著 ê 前輩文友 ê 鼓勵,算 bē 了盡!Hō͘ 我 tī 冰冷 ê 現實社會,ù 著一寡溫暖 ê 燒氣。

阮阿母這幾冬失智症愈來愈食力,真濟代誌伊攏記 bē tiâu,這擺出新詩集,我唸 hō͘ 伊聽了後,凡勢伊 koh ē 一直問:這 leh 寫啥物碗糕?――我真佮意伊按呢問。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