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廣場】作伙來開講!

Generation one line logo. Simple linear icon with a child, adult and old man and family protection idea.

◎ Tâng-phoāⁿ(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Q:這個專欄是要做什麼的呢?
A:此專欄主要是想用問答的方式來回應現代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中普遍的現象。主要是針對青年流失、單一議題的世代衝突、世代差距的牧養困境,以三個面向來探討,盼望成為對話與和解的一個小小管道。
不知道各位讀者是不是有一種感覺,自己很難與教會中不同世代的弟兄姊妹「團契」。常常在一間教會,婆婆參加婦女團契的話,媳婦就絕不參加;老母參加松年團契,已屆齡的兒子就算被大力邀請仍不為所動;青少年團契需要團契輔導,卻不希望是太年長的;更嚴重地,青少年與牧長的觀念衝突,或年長長老與年輕執事在長執會裡吵得不可開交。最令人難過的是經過幾次衝突後,往往會有人默默的淡出服事或離開教會。

每當發生這些狀況,情緒總是戰勝理性,信仰更變成情緒勒索的工具。我們誰也不願意讓誰,因為我們靠著自己眼睛所見、耳朵所聽的一切,判斷自己的想法、邏輯和論述絕對沒問題,有問題的絕對是別人。
聖經裡不論是舊約或新約,都記載「合一」是聖靈的同在、上帝榮耀彰顯的表現,那麼今日的眾教會標榜自己懇切追求信仰的同時,真的有活出合一的生命嗎?還是表面喊著平安,實際上卻是暗潮洶湧?

「如何和睦相處」是我們在基督信仰裡的所有人,不論老少或何種性別、族群,皆需要到主面前懇求主憐憫的議題。當我們彼此稱呼弟兄姊妹時,我們真的實際了解當弟兄姊妹的代價是什麼嗎?
當教會中某事讓我們極度不滿,我們逼自己假裝沒事,內心卻充滿怨恨,如此全然不誠實地生活在教會,又怎麼活出信仰呢?若教會想要更符合上帝心意,就必須面對耶穌新的誡命「彼此相愛」,要如何落實是需要下功夫學習的。

世代衝突時常是一個群體中無可避免的功課,無論是家庭或社會。在教會裡,尤其是長老教會,這十幾年大量發生青少年出走潮,世代對話的需求變得更加急迫。是什麼讓我們無法跟這些明明有血緣或從小看到大、從大看到老的弟兄姊妹好好相處呢?

我們不該直接放棄世代對話,更不該將青年人口的流失,單純歸咎於教會禮儀傳統或語言不通。畢竟上帝造人百百種,長老教會的禮拜傳統與母語之美,在這個青年覺醒時代仍具有獨特的魅力。

我們能力有限,無法達到完美,但不代表連本來就可以做的也得一併放棄。我們能做的就是聆聽與表達,不用急著改變自己的立場,但或許在對話中,我們可以找到不同立場的共同價值,為了達到這個共同價值,我們願意努力看看,做出一些調整,使我們所愛的弟兄姊妹同得造就。

總而言之,許多現象顯示現階段長老教會遇到牧養上的困難,與世代衝突有一定的關聯。然而,牧養不單是教會牧者的事,乃是全體信徒的事。教會的長輩同樣也在牧養我們教會的下一代。教會的成員如何彼此牧養,就會如何展現出教會群體的氛圍。

當疫情擴散,導致教會無法實體聚會時,教會必須團結面對病毒大敵。許多年輕人紛紛貢獻自己的3C實力,協助教會建立直播系統。而長輩也虛心求問,更突破舒適圈學習操作直播系統。有些教會青年提出建構長者關懷網絡,參與電訪志工的行列。主動關懷因無法來到教會聚會而失去社交圈的長者,並進行防疫衛教。看來,當教會要共同面對病毒帶來的影響時,合一就發生了。長輩和年輕人之間並非完全不能好好相處,只是我們很少發現我們的共同敵人是什麼。我們容易以為敵人是彼此,但或許這些看似衝突的行為,背後其實有相似的目標。

長老教會的傳統一直很強調論述,信徒從老到小幾乎都頗有思辨的能力。這本是好事,但論述若不具包容性,就容易淪為互相批評、指責的攻訐。只說了自己想說的,卻很少願意包容、同理與傾聽。

長期積累的脈絡與困境不是一個問答專欄就能解決的。但總要先試著拆開外層的說理,才能慢慢看見人最深層次的渴望與期待。本專欄會先提出不同立場的觀點,再試圖找出各種觀點背後的共同價值,盼望大家能夠越來越有能力相愛,一起活出屬上帝的美好群體生命。

 

 

本專欄歡迎讀者提問,並會將具有代表性的疑惑交給長老教會牧師回應。請以「三代同談」為信件標題,寄至電子郵件信箱:write@pctpress.org。
讀者可以這樣提問:請問基督徒可不可以刺青?我很想刺青,但我媽都用信仰為由壓我,該怎麼面對?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