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性之旅】月亮水母飛行的潟湖銀河

魔幻拉美風情畫│貝 里 斯

Image Michelle_Raponi from Pixabay

文圖◎許承智

在我心中,中美洲國家貝里斯的史坦克瑞克區(Stann Creek),是個百花齊放的自然與人文萬花筒。有綠意盎然的雞冠盆地野生動物保護區(Cockscomb Basin Wildlife Sanctuary)、加里福納人(Garifuna)居住的霍普金斯(Hopkins)小鎮、比鄰擁有世界第二大珊瑚礁的加勒比海。其中,我數次造訪位於淡鹹水紅樹林交界處的安德生潟湖(Anderson’s Lagoon),那裡的螢光藻類在我記憶裡猶如浪漫的星光。

Image lpittman from Pixabay

日本演員堺雅人在散文集《文‧堺雅人2:健康的每一天》曾藉拉麵探討多元與純粹,著重純粹湯頭的豚骨拉麵較為迷人?抑或合奏般的味噌湯底更形出色?想當然爾,這是一個開放性的問題,每個人心中都有不一樣的答案。私以為,具有豐富元素的貝里斯南方有令人魂牽夢縈的想像。

|加里福納獨特文化|


從貝里斯首都貝爾墨潘(Belmopan)出發,經台灣政府協助整建的蜂鳥公路(Hummingbird Highway),再掠過幾座蓊鬱的山嶺,約莫一個半小時就可以抵達海邊的加里福納人小鎮霍普金斯。

多種族的貝里斯,以西班牙後裔人種麥士蒂索(Mestizo)為大宗,克里奧爾(Creole)和加里福納人為次,其餘是馬雅人、德裔門諾教徒和華裔,在不同地區形成特有聚落。加里福納人,又稱為加勒比海黑人(Black Caribs),在歐洲國家殖民時期,由非洲引進的黑奴與加勒比海群島聖文森(Saint Vincent)原住民混血而生,現今分布於美國、瓜地馬拉、貝里斯和尼加拉瓜。因為其飲食、音樂、服飾獨樹一格,穿著黃、黑、白三種配色傳統服飾,配合節奏快速的非洲鼓和沙鈴跳歌舞秀,被視為貝里斯重要文化,至今仍為貝里斯接待外賓時的民族表演。

(相片提供/許承智)

貝里斯甚至有國定假日「加里福納安居日」(Garifuna Settlement Day),每年在11月19日這一天,記念舊時加里福納人乘著小木舟從洶湧的加勒比海靠岸後定居。

霍普金斯是個狹長的黃土小鎮,緊鄰海岸線,居民以漁獵維生,亦有剛起步的美國觀光業者駐紮,提供出海釣魚、浮潛等行程。貝里斯政府欲將此地開發成如墨西哥坎昆(Cancun)的海景度假村,在部分海灘已經有昂貴的旅館進駐。

 

 |夜間河道動物出沒| 


來到霍普金斯,不能錯過加里福納人的傳統食物「哈達特」(Hudut),是炸魚泡在特調的椰奶裡,再配上磨碎的煮食蕉和炸樹薯,所有食材都是當地取得,為早期居民的湯料理。

(相片提供/許承智)

餐後,遊客通常會很有默契地前往高級度假村開發的海灘坐坐,吹著海風,啜飲莫希托雞尾酒(Mojito)。雖然有點不喜商業入侵,但不能否認的是,度假村業者將凌亂的海灘整理得較為整齊清潔。湛藍的加勒比海搭配度假村自己興建的碼頭,常有鵜鶘等海鳥停駐身旁,別有一番悠閒的風情。

然而,我最期待的還是河道夜遊行程,於暮色漸深的傍晚展開。我們要去看是位於霍普金斯出海口安德生潟湖區的螢光藻類,友人美稱為「貝里斯白眼淚」。

在主秀登場前,導遊駕著小船沿著西堤河(Sittee River)航行,用頭燈尋找岸邊的野生動物並詳細講解。所到之處常見中美洲的綠鬣蜥盤踞,也在叢林間見到浣熊成群經過,甚至見到樹上有蜘蛛猴棲息。最有趣的是用手電筒照向河岸旁的紅樹林時,若在枝葉間看到紅色的亮光反射,則代表該處有鱷魚潛伏。大夥聽到鱷魚時難免不安,導遊安撫解釋鱷魚其實鮮少主動攻擊人,且聽到動力小船的聲音會跑得老遠,互相尊重各自的活動範圍,基本上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相片提供/許承智)

 

 |發光藻類異世界| 


親近自然的生態之旅後,導遊調整馬達,以低速轉進了紅樹林交錯的小支流,最後抵達出海口的安德生潟湖。

船行駛不久,導遊便示意將手電筒關掉,並關掉引擎,頓時萬籟俱寂。在漆黑的夜裡,我們的瞳孔慢慢放大,適應黑暗的夜色後,開始見到被魚驚動的湖水閃現的白色亮光。用手去攪拌湖水,浪花閃現更加動人的白光。

原來這座淡鹹水交融的潟湖中,地底的泥巴孕育了豐富的螢光藻類,自身攜帶的螢光酶在震動產生的壓力下釋放能量,發出了亮光。其實這原是自我保護的機制,但在藻類群體聚集時,便像極了銀河中的星雲。
無論是魚的游動,或是透明的月亮水母在漆黑的水裡展翅飛翔,都留下了仿如流星拖曳的軌跡。我耳邊響起了酷玩樂團(Coldplay)的〈天堂〉(Paradise),彷彿置身於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與鯨魚共遊的夜晚。身旁的朋友情不自禁跳下水游泳,拍打的浪花如皚皚白雪,一切的一切,都夢幻得不像在地球,讓人像是穿越到《阿凡達》(Avatar)的異世界潘朵拉(Pandora)。

貝里斯的山林和海洋被Discovery頻道盛讚為「人間淨土」,對我來說,實難在這美麗的國家選擇最喜愛的地點。但妻子有一個明確的答案讓我數度莞爾:「這是你帶我來過最浪漫的地方。」離開貝里斯一年後,仍想起那個造訪「銀河」的夜晚。

 

封面圖片提供|Pixabay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