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原來是這樣】拔示巴在頂樓平台洗澡?

Image by peachknee from Pixabay

◎ 陳鳳翔

美人沐浴之美,白居易的〈長恨歌〉描述得淋漓盡致:「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芙蓉帳暖,唐玄宗從此不早朝。

聖經裡也有個美人沐浴的故事。「一日,太陽平西,大衛從床上起來,在王宮的平頂上遊行,看見一個婦人沐浴,容貌甚美。」(撒母耳記下11章2節)

我們不小心看到不該看的,趕緊離開便是,但大衛錯在不僅繼續看,還一步步踏入罪惡的淵藪。他差人打聽那沐浴的美人是誰,屬下回報那是有夫之婦,她的丈夫是赫赫有名的「大衛三十勇士」烏利亞,可以說是現代的海龍蛙兵或夜鶯特勤隊。到這裡,大衛應該剎車了吧?烏利亞可是追隨自己在戰場上出生入死、衝鋒陷陣的好哥們啊!但大衛不僅沒有感念烏利亞正在前線為國家拚死作戰,甚至趁他不在家鑽空子。大衛差了使者,而且不只一個使者(原文是複數),把美人接到皇宮上床。在這麼多屬下眼前,絲毫不遮掩自己的惡行。

讓我們先回到整個撒母耳記上、下的敘事主軸,這兩卷書主要是述說以色列人自己作死,有耶和華作王,他們還嫌棄,執意要立人作王來治理。即便撒母耳羅列人君的各項缺點,但以色列人的回答仍是:「不然!我們定要一個王治理我們。」(撒母耳記上8章19節)掃羅是第一個王,他很快就原形畢露。大衛是第二個王,他撐比較久,前面表現得可圈可點,但遇上美人沐浴就破功了。

有些人詮釋撒母耳記下11章2節時,為了幫大衛除罪,將他幹下惡事的帳算在美人頭上,捕風捉影說拔示巴刻意在頂樓平台上洗澡,想誘惑大衛。這真是想像力太豐富了,她如何事先算出大衛那天會在頂樓平台上走來走去?總不能一天到晚洗澡,就等著被看到?

從希伯來文來分析這一節,就更知道問題不出在拔示巴身上。「一日,太陽平西,大衛從床上起來」原文直譯為「在傍晚時候,大衛從床上起來」,這很值得推敲。前一節講約押率眾人在戰場上拚命,這一節就看到大衛睡到傍晚才起床。接著大衛「在王宮的平頂上遊行」,原文直譯為「在王宮的頂樓平台上走來走去」。以色列人的房屋頂樓是平台(גַּג),上面可以堆置物品、晒榖物或進行活動,禱告、乘涼、聊天、健身皆可。

然後關鍵來了!大衛「看見一個婦人沐浴,容貌甚美」,原文直譯為「從頂樓平台看見一個婦人在洗,這婦人的容貌甚美」,這裡גַּג第二次出現,和合本漏譯了一個「頂樓平台」,和合本2010年修訂版已經修正為「在王宮的平頂上散步。他從平頂上看見一個婦人沐浴」。

從希伯來文其實無法判斷拔示巴是否在頂樓平台上洗澡,因為和的主詞都是大衛,前者描述他在頂樓平台上走來走去,後者描述他在頂樓平台看到拔示巴。當時拔示巴不一定在她家頂樓平台上,可能是在房子內或其他地方,因為「頂樓平台」不是在描述她的位置,而是描述大衛的位置。

另外,從希伯來文也看不太出來拔示巴在洗什麼?究竟是美人沐浴,或洗碗、洗衣服、洗寵物,無法得知。不過,天底下若有哪個女人能夠披頭散髮、汗流浹背做家務還能讓男人看一眼就動心,那她的美貌就遠勝沐浴的楊貴妃了,所以合理推論拔示巴是在洗自己。另外,耶穌時代許多人用的第一本希臘文翻譯希伯來聖經的七十士譯本,用的「洗」(λουομένην)這個字也是洗自己,所以是拔示巴在洗澡應當無誤。

然而,從聖經脈絡來看這段經文,拔示巴從來就不是主角,大衛才是。聖經所有描述都是針對他,要闡述的就是人君墮落起來有多麼可怕!會幹下令人髮指的惡行,傷害百姓。

還原現場,拔示巴位置不詳,大衛睡到傍晚閒閒沒事幹,在皇宮頂樓平台上走來走去時看到她。拔示巴正在洗,也許是沐浴或洗碗、洗衣服,大衛從頂樓平台上遠遠看到她就精蟲衝腦,派人去打聽這女人。得知她的丈夫是自己忠心的下屬,仍然派出幾個侍衛去民舍強搶民女,強制性交。之後,為了封口,寫信給元帥要求:「要派烏利亞到陣勢猛烈之處,退離他,使他被殺。」元帥就照做,「將烏利亞派到敵人精兵聚集之處。」(撒母耳記下11章15、16節,NET聖經中譯本)烏利亞戰死,他身旁幾個士兵也一同戰死,那些人更是無辜。

這就是人君的惡!任何一個好人,當他擁有類似上帝的統治權柄,就會墮落。大衛在拿到權力與榮耀之前,是何等的謙卑?兩次有機會殺死追殺他的掃羅王,他都因著敬畏掃羅是耶和華的受膏者,而自願放棄機會。但是當他權勢穩固,王國版圖擴張,國勢蒸蒸日上,他想要的更多了。

台灣許多政治人物、甚至教會界的領袖,同樣走上權力使人腐敗的滅亡道路。讓我們把權柄還給上帝,讓祂作王。讓我們效法摩西與撒母耳,他們知道自己只是上帝的代理人,真正的王是主上帝!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