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婷屏東報導】為推動排灣族民族議會成立,排灣族民族議會籌備委員會委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ayuan(排灣)中會與Kacedas Payaun(東部排灣)中會在今年籌劃北排、南排與東排說明會。南排場於10月2日上午在獅子鄉立圖書館舉行;會中邀請台灣首個成立之民族議會「泰雅爾族民族議會」主席Utux Lbak(烏杜夫・勒巴克)牧師分享。他在開場回憶當時民族議會願景未能取得公部門理解和支持,因此推動過程非常不易,有時甚至要趁夜舉辦說明會。

延伸閱讀:排灣族民族議會成立說明 傳達自治展望

Utux Lbak長期關注、思考原住民族主體性與權益議題。1985年、原住民族尚未正名的年代,他的玉山神學院畢業論文題目就叫〈山地人出埃及〉;1988年就讀台南神學院,論文聚焦在殖民統治對原住民族文化的傷害,也投入打破吳鳳神話運動。1996年賀伯颱風襲台,當時國民黨政府居然認定是原住民超限利用才釀成嚴重災情,於是管制山坡地耕作與發展;這令Utux Lbak意識到族群權益再次受到壓迫,於是開始構思民族議會願景。

(攝影/林婉婷)

Utux Lbak強調,推動民族議會要有堅強的信仰做後盾;當時Tayal(泰雅爾)中會屬下有110間教會,中會在1997年通過推動民族議會提案,1998年即成立籌備會;經過2年時間說明、宣傳,終於在2000年正式成立民族議會,至今已有21年。

秉持著「國」與「國」應平等的信念,泰雅爾族民族議會沒有登記立案,因此21年來從未向政府申請經費,民族議會議長、副議長和秘書長等職務亦不得由公務員擔任。Utux Lbak直言雖然不易,但這是長久以來的堅持,也讓民族議會更能在原權議題中發揮影響力。

Utux Lbak簡介泰雅爾民族議會的重要文獻〈土地宣言〉和〈對「全台山地鄉平權會緊急請願」之聲明〉,並回顧今年4月23日舉辦的「TAYAL泰雅爾Skaru流域部落群與國家山林治理機關Sbalay和解儀式」。最後他列出2點結論:民族議會應保持「國家」的自治、自主高度;土地正義需要爭取和堅守,「權利從何而來?從自己來。從我們的自決、信心、團結而來。」

延伸閱讀:

Skaru流域部落群與國家林務機關簽署共管山林備忘錄

【專題報導】找回土地 保存文化 和解共生

廣告

在問答時間,排灣族民族議會籌備會總召集人Ljegay Rupeljengan(樂鍇・祿璞崚岸)詢問泰雅爾族民族議會經費來源,Utux Lbak表示運作經費有賴教會等單位奉獻,不過就他看來,經費是小事,更重要的是人力;總會原宣教育幹事Rii Taljimaraw(日依・達里瑪勞)牧師則好奇如何邀請其他教派和青年更多參與?Utux Lbak指出,Tayal中會推動民族議會,但議會成立後即退出運作,雖然傳道人參與,但中會不干涉行政;他另坦言青年參與目前還不夠熱絡,也期望提升年輕傳道人的參與度。

(攝影/林婉婷)

與會的原住民族委員會副主委Calivat Gadu(鍾興華)分析民族自決和民族自治差異,並坦言原民會是政府組織,仍受限在體制內,不過雖著政府成熟度和社會風氣轉變,近年亦有越來越多貼近族人處境的政策誕生,原民會也支持各族群成立民族議會,期待有更多各行各業的族人參與其中。Utux Lbak回應補充,只要是泰雅爾族人都可以參與泰雅爾族民族議會,而公僕不得擔任議長等規定並非否定公務人員,主要是考量職務上的平衡與公正性。

接下來由Kacedas Payaun中會Lalauran(新香蘭)教會牧師Sakinu Tepiq(戴明雄)主持、Ljegay Rupeljengan主講,回顧2016年開始推動排灣族民族議會過程經歷的波折,也說明教會所扮演的角色、民族議會的意義與任務等。問答時間,眾人討論排灣族群名稱有區域差異,在北排常用「Kacaliciyan」,南排常用「Payuan」,屆時民族議會名稱如何呈現需要更多商榷;與會者們亦共議部落議會、部落發展協會等更多組織參與推動的可能性。今年最後一場、東排場說明會預計在10月30日舉行。

(攝影/林婉婷)
(攝影/林婉婷)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