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頻道】基督徒論海洋神學(5-3)

Image Michelle_Raponi from Pixabay

◎ 王文基(基督教宣道會天母堂主任牧師)

  7.救贖與海洋  

聖經中有許多信仰場景運用海洋述說上帝的救贖故事,其中最引人入勝的當屬約拿書了。這卷書的1~2章以先知約拿在海中的敘事,來理解上帝的救贖行動與人的回應行動之間的關係,當中約拿與上帝的角力以及他微妙的轉變,足以讓我們有些體會與反省。

若從敘事場景的角度切入分析,約拿書1~2章集中以海洋為故事場景,而3~4章則是陸地,這種對稱方式也反映出這卷書的寫作具備良好的文學技巧。從宏觀的信仰意涵而言,上帝的救恩遍及海洋陸地,世界無一處不是上帝所愛的,因為上帝乃是創天造地的主宰,祂可以主導自然萬物來成全其美好的救贖旨意。
約拿書1章提到,上帝呼召約拿去尼尼微城宣告審判信息,約拿卻上船往相反的方向躲避。於是上帝使海中起了大風浪,水手都在哀求神明保佑。他們看見約拿竟然沉睡,便叫醒他起來禱告。後來水手便透過掣籤找出關鍵人正是約拿,而要求約拿解釋清楚怎麼回事,水手知道了箇中因由,就問約拿如何做才可使海浪平靜。約拿對他們表示,只要將他拋入海中,海就會平靜。水手照做後,海浪果真平靜了,水手們就「大大敬畏耶和華,向耶和華獻祭,並且許願」。(16節)上帝的救恩竟如此臨到外邦水手,海洋也無法阻攔奇異恩典。一個背逆的先知,不願順服上帝,仍阻擋不了上帝自行救贖之事,真是奇妙!

約拿書2章更是集中於約拿在上帝預備的大魚腹中的禱告文,他在深淵深處及大水波浪圍困之中,竟然發出對上帝充滿盼望與感恩之言:「我從祢眼前雖被驅逐,我仍要仰望祢的聖殿。」(4節)及「我必用感謝的聲音獻祭與祢。我所許的願,我必償還。救恩出於耶和華。」(9節)我們看到人無法躲避上帝,連在海洋的極深之處也不能,海洋如同一面光亮的鏡子,映照出我們心中的隱情與真相。先知約拿從背逆轉向順服,竟是在深海魚腹之中,上帝用盡各種機會與場景挽回罪人的恩典作為足見一斑!如同心靈的黑夜竟然成了人們靈性甦醒的契機,海洋的深邃莫測,彷如上帝的奧祕作為,祂的救贖恩典,總是悄然臨到罪人,值得深思。

  8.終末與海洋  

聖經出現海洋的敘述時,也突顯出其深不可測的意涵,如此述說的方式是以海底的深處來與天地作為對比,同時也顯明這「深淵」的主權仍然在上帝掌管之中,例如耶和華反問約伯:「你曾進到海源,或在深淵的隱密處行走嗎?」(約伯記38章16節)而這「深淵」亦意味著生命與死亡的主權,難怪耶和華下一句對約伯的提問就是:「死亡的門曾向你顯露嗎?死蔭的門你曾見過嗎?」(約伯記38章17節)我們可以想到,以生命與死亡的意涵來詮釋海洋,乃是一種「終末性的詮釋」,而海洋的終末性詮釋可以提供我們好些延伸意義的想法。

聖經學者曾經提出,海洋在聖經中亦代表著死亡的勢力,如詩人大衛向耶和華祈禱:「求祢不容大水漫過我,不容深淵吞滅我……」(詩篇69章15節)而且更進一步可以指向象徵拘留死亡之人的地方,如使徒約翰所看見的異象:「於是海交出其中的死人;死亡和陰間也交出其中的死人;他們都照各人所行的受審判。」(啟示錄20章13節)除此以外,在猶太典外文獻之中,這層意涵也演變成指向拘禁鬼魔的地方,特別在《以諾壹書》和《禧年書》等文獻中皆有提及;至於聖經的啟示錄中也有接近此意涵的例子,如:「只是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12章12節)
若是從建構海洋神學的思想而言,聖經中「終末式」的向度可以提供我們以時間的趨向來檢示海洋在生命、死亡與終末的存在意義。例如創世記的論述,說明海洋與生命受造的關係;約伯記與詩篇的文句中,突顯海洋與死亡的關鍵概念;啟示錄以啟示文學的手法,形塑海洋的終末處境意涵。我們更可以從啟示錄的文字中理解到類似「海洋的終末論」,如:「天就挪移,好像書卷被捲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6章14節)又如:「第二位天使吹號,就有彷彿火燒著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變成血」(8章8節)再如:「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16章20節)最後,「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21章1節)是真的不再有海了?還是海被更新了?實屬未知。

  9.審判與海洋  

聖經中的海洋既然作為上帝大能主權彰顯的場景,不單只在拯救工作上如此,更是在審判的權柄上表達出來。關於上帝藉著海洋施行審判的例子,我想讓人印象最深刻的,當屬出埃及記中埃及法老軍兵在紅海被淹沒的故事了。

上帝藉著海水審判法老及其軍兵,而審判作為的另一面是藉此彰顯祂的榮耀,「耶和華對摩西說:……你舉手向海伸杖,把水分開。以色列人要下海中走乾地。我要使埃及人的心剛硬,他們就跟著下去。我要在法老和他的全軍、車輛、馬兵上得榮耀。我在法老和他的車輛、馬兵上得榮耀的時候,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了。」(14章15~18節)可見審判反映出上帝的榮耀。

出埃及記把這段故事寫得非常生動:「摩西就向海伸杖,到了天一亮,海水仍舊復原。埃及人避水逃跑的時候,耶和華把他們推翻在海中,水就回流,淹沒了車輛和馬兵。那些跟著以色列人下海法老的全軍,連一個也沒有剩下。……當日,耶和華這樣拯救以色列人脫離埃及人的手,以色列人看見埃及人的死屍都在海邊了。」(14章27~30節)然後在「摩西之歌」(15章1~19節)及「米利暗之歌」(15章20~21節)中延續講述此事而稱頌上帝,兩首頌歌皆以海洋為主軸,讚美上帝榮耀的得勝作為。另外在詩篇中,詩人亦以此審判事件表達對上帝的讚美:「稱謝那分裂紅海的,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祂領以色列從其中經過,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卻把法老和他的軍兵推翻在紅海裡,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136篇13~15節)

從這些敘事與詩歌所反映的事實,上帝面對持續硬著心的敵擋者必會採取行動介入,自以為稱霸一方的法老王,以強者姿態不斷攔阻上帝的旨意,結果法老的「陸軍」下到海床不但沒有變成「海軍」,反而成了「敗軍」,上帝果真用大水淹沒了人性的驕傲自大。這種以海洋作為審判罪惡的場景,延續海洋在聖經中象徵「死亡的勢力」之意涵。那深不可測的海洋充滿了令人敬畏的力量。然而,人類常有隨意誇口「人定勝天」之時,卻從未有聽到過敢說「人定勝海」的。面對大海的威嚴,人該謙卑自己,否則自招上帝的審判。

  10.經濟與海洋  

不少學者指出,面對海洋時代來臨,重要的沿海國家均將海洋視為經濟命脈、鞏固海權、海洋權益和國防的重要手段。對台灣而言,海洋經濟(藍色經濟)更是台灣未來發展的關鍵所在。海洋經濟指涉的範圍非常寬廣,包括:與海洋相關的漁業、交通運輸、電力資源、生物醫學、休閒旅遊等。更有農經學者直言,台灣四面環海,海洋理應成為台灣未來經濟重要出路,更應該把握此一難得的機遇,全力推動海洋經濟發展,為台灣「悶」經濟尋找另一個出口。

遺憾的是,多年來台灣無論由誰執政,均缺乏對海洋應有的認知,大多只停留在口號的階段,始終跨不出海島國家的格局,真正投注在有關海洋經濟發展方面的經費、建設及人力,遠遠不如其他重要海洋國家。專家學者都憂心,因為看不到政府對海洋政策的總體規劃以及具體的實施方案。 (待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