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家園的故事】疫情「逼出來」的創意 牧羊人當超人

疫情初期,我有同樣的感覺──牧羊人要當超人,有太多資訊要處理,太多羊要關心,太多問題要解決……

(相片提供/Pixabay)

◎ 江雪

最近聽到一位社工朋友分享,現在社工要重新思考服務方法,不只要盤點個案需求,要募集物資,甚至要跟個案討論如何用收到的物資煮飯,她感嘆說:「社工要超人化!」疫情期間,我也有同樣的感覺──牧羊人要當超人,有太多資訊(申請紓困金、補助、轉介社會福利單位)要處理,太多羊要關心(誰確診了、誰在隔離中),太多問題要解決(飲食營養、防疫健康)……。

孤單寂寞覺得冷

疫情突顯了弱勢族群日常生活中隱而未現的問題。自從萬華的仁濟食堂停止供餐,許多店家暫停營業,珍珠家園關心的婦女三餐成了問題。她們住的雅房沒有廚房,有些連電鍋也沒有,在家裡就是吃泡麵和罐頭食物。我們給她們禮券,結果她們拿來買平時不會自己花錢買的奢侈品,心心阿嬤開心地說:「我買起司蛋糕,很好吃。」雖然不是我們的用意,但讓阿嬤們吃美食保持心情愉快,何樂而不為呢?疫情緩和後,我們希望可以辦營養工作坊,請專業營養師為婦女上課,針對個人飲食習慣提供建議,並教她們簡易烹調,讓她們知道如何在家吃得營養均衡。

娛樂消遣是另外一個問題。她們不能到珍珠家園或艋舺公園遊蕩,只能在家裡看電視或滑手機,真的很無聊、很孤單。同工打電話給阿玉時,講到她捨不得把電話放下,還要同工叫阿真宣教師打電話給她。阿真就說:「昨天才通過電話啊,看來是不過癮。」

老人家愛熱鬧,雖然獨居,但不習慣獨處,喜歡在社區裡面「拋拋走」。本來就沒有運動的習慣,由於住的空間有限,室內運動也不方便。有人因為一直坐著看電視,胖了一圈,便祕的問題也比之前更嚴重。

挑戰線上服事

另一方面,科技讓我們在疫情當中仍可以與人連結。剛開始,同工瑋琦會在每週四聚會後用LINE發聖經經文給婦女靈修,稱為「跟耶穌講悄悄話」,這是疫情前她帶的實體活動。6月中旬,她發了一張耶穌擁抱小女孩的圖片給婦女,請她們想像耶穌抱著她們,問她們有什麼感覺?可以告訴耶穌心裡的話,問耶穌:「祢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並安靜默想一、兩分鐘。

阿秀說:「閉著眼睛想像耶穌在身邊,得安慰。」小英的回應是:「很幸福,很有安全感。耶穌抱著我,感覺天父愛我,用大能大力的手抱著我,保護我、醫治我,使我得到平安、健康。我想跟耶穌說謝謝祂愛我,不離不棄、永不放手,直到世界的末了。阿們。」還有人說:「謝謝瑋琦傳這篇給我,讓我又想起了我的父親,把心裡的不悅、委屈都告訴了耶穌。」幸好,疫情之前同工有感動教了婦女靈修。
一般教會可以無縫接軌轉為線上聚會,但數位落差讓我們的線上服事沒辦法到位。有人不會用LINE加好友或發訊息,只會用LINE接電話,有人連智慧型手機也沒有。6月初,同工製作了短片跟婦女問好,不到15分鐘的影片,傳遞了我們的心意。

為了牧養不識字或對文字無感的婦女,同工黎師母錄下自己唱的台語詩歌寄給婦女聽。阿枝很開心地告訴師母:「很好聽。我跟主耶穌禱告說,幫助我慢慢學。」也有人跟著唱,感覺在珍珠家園得到安慰。此外,實習生相如也製作圖文並茂的短片,讓同工分享五分鐘的信息。
這些都是疫情「逼出來」的創意。接下來,我們還要用LINE的會議室功能進行小組。雖然問題重重,同工不熟練,婦女也不一定會操作,但我們還是繼續嘗試。就像使徒保羅說的:「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的好處。」(哥林多前書9章23節)

危機就是轉機

去年,聯合國婦女署(UN Women)已經指出家庭暴力是COVID-19的「影子疫情」(Shadow Pandemic)。長期跟家人在有限的空間裡相處,家庭關係變得緊張,壓力使有暴力傾向的人情緒更加不穩定,造成家暴增加的現象。台灣也不例外,珍珠家園的婦女大多獨居,但有家庭或同居人的婦女,的確遭遇語言、肢體暴力的危險。被打了要去掛急診驗傷,還要通過篩檢,有婦女因此打了退堂鼓。

三級警戒兩個月,珍珠家園比平常收到更多奉獻,如何使用需要智慧。基督徒容易陷入溫情主義,覺得這些人很可憐,然後一廂情願想幫助別人,如何尊重對方意願,讓人有尊嚴地得到幫助,不引發貪心、占便宜、過度依賴,實在是一門學問。企業捐給萬華社福單位的物資不只有罐頭及泡麵,還有高單價的冷凍料理包,我不免想:為什麼只有疫情的時候才能吃到新鮮、美味又健康的食物?其實他們平時就很需要均衡健康的飲食。

疫情還突顯了貧富差距,白領階級(包括珍珠家園同工)可以在家裡上班,藍領勞工卻不能。茶室停止營業超過四個月,從事特種行業的婦女等於超過四個月沒有收入,不只被官員指責是「疫情破口」,接客也會被警察逮捕。危機就是轉機,我們協助想轉行的婦女,陪伴她們找新的出路。雖然前面還有很多挑戰,天父必為我們開路,讓我們絕處逢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