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鎮壓的上帝國】普世關係成監控起因 也是對抗威權後盾

黃克先。(攝影/林宜瑩)

【林宜瑩專題報導】國立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黃克先受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所託,針對情治單位在威權時期宗教監控檔案解密資料進行彙整與訪談,並在今年5月4日發表《探求歷史真相與責任的開始:壓迫體制及其圖像》;他說明,這批解密檔案主要來自調查局與國家安全局,共有150卷、多達數萬頁,包含從1960年到1990年間、長達近30年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內部及海外人士、機構、團體的布建、監控與處置決議。

延伸閱讀:【無法鎮壓的上帝國】遊走兩邊 如無間道的線民

黃克先指出,這批資料以國安局移交的檔案為主,而調查局則是較具體的監控實作;國安局有關PCT監控檔案共51卷,分成「一、PCT總會年會」「二、涉及國外」「三、與PCT相關的重大事件專卷」3大類;然黃克先點出,只要是PCT重大政治事件前後,都會「巧合」地沒有相關的監控檔案紀錄,例如1970年原本在南部召開的總會年會流會,6月對退出WCC(普世教協)有質疑的總會議長謝緯牧師突然車禍過世,由高俊明牧師代替議長之職,7月在北部復召的總會年會就通過退出WCC;另外,1971年的〈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前後,與1980年高俊明會見施明德到被捕、起訴到入獄,以及有關沒收聖經、《台灣教會公報》、未准出國簽證許可、取締URM組織等相關資料都付之闕如;黃克先質疑,到底檔案是真不存在還是尚未被移轉、解密?令人尋思難解。

黃克先在研讀這些解密檔案後認為,威權時期會對PCT進行監控,主因是起源於PCT與普世接軌。他談到,PCT由蘇格蘭及加拿大宣教士來台宣教,本具有跨國際性與現代性,加上黃彰輝牧師回國與牽成,PCT加入WCC及其他國際教會組織;而被國民黨視為左傾、容共的WCC,特別接納共產國家與提倡解放神學,才會讓極權統治者想藉由監控,推動讓PCT退出WCC的「720專案」。

黃克先。(攝影/林宜瑩)

他表示,黨國處理PCT分成3個階段:1965至1977年(以〈人權宣言〉發表為分界)隔絕並控制境外毒素,國民黨認為PCT本身沒問題,可藉由控制根除毒素而「恢復健康」;1977至1983年(以蔣經國在美方壓力下改弦更張為分界)全面滲透到逮捕入獄,認為PCT本身是問題,需有系統且深入處理,最終導向硬性手段;1983至1993年(監控檔案到1993年為止)搭橋斡旋與組織導從,發現PCT無法硬性壓制、軟性收編也無效,只能明面協商、暗中導從。

黃克先直言,PCT是個跨國性宗教團體,在1971年12月底發表〈對國是的聲明與建議〉後,包括天主教會、加拿大長老教會、日本基督教協進會等都先後收到該聲明;他認為PCT很會運用普世關係成為支持後盾,再加上國內有《台灣教會公報》的宣傳,並連結海內外台灣人自決運動,就算國民黨政權用高壓還是懷柔,甚至布建線民、滲透、分化到最後執行導從專案,直接介入、影響PCT總會內部的選舉,始終無法撼動或分化PCT,「極權統治者這一切的作為都是徒勞無功」是黃克先從整理這些監控檔案及訪談相關人士後的看法。

全系列報導請點:【無法鎮壓的上帝國

 

廣告
廣告/美好腳蹤368認購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