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婷綜合報導】「倘若沒有白色恐怖,您的生命將會如何呢?」白色恐怖時期,許多青年政治犯在正要追尋理想的年紀喪失生命,而鋃鐺入獄者在刑滿後和家屬們仍遭受警總長時間監控與騷擾,人生規劃從此變樣。由攝影師Dumas Temu(黃約農)、導演吳易蓁、製作人林瑞姿等團隊推出的「平行人生 Extraordinarily Mundane」攝影展,訪問7位政治受難者及家屬,回顧白色恐怖對他們生命及家族造成的影響,透過現代青年與前輩們共同創作,提供觀眾們認識白色恐怖歷史的新視角。即日起至11月7日在高雄駁二藝術特區MZONE大港自造特區2樓展出,歡迎民眾線上預約觀展

本次攝影展受訪者有Watan Kainu(林東皞)、Tomi Tanga(林富美)、Upah Tali(王碧珠)、Voyu Yulunana(湯進賢)、陳武鎮、趙英魁、簡中生,除了訪談他們的生命故事,也以「如果沒有白色恐怖,現在自身可能的樣貌」為主題,走訪前輩們的生命故事場景並作為拍攝地。

Watan Kainu是原住民自治運動者Losing Watan(樂信・瓦旦)的孫子;在Losing Watan被捕、處決時還在讀小學的么子,長大後成為公費醫師,卻無法回到故鄉桃園角板山為族人服務,只好遷至烏來,使得兒子Watan Kainu也失去在大豹社文化中成長的可能。

Watan Kainu。(相片提共/「平行人生」製作團隊)

Tomi Tanga和Upah Tali分別是政治受難者Watan Tanga(林昭明,Losing Watan姪子)的妹妹與妻子。Tomi Tanga的家族後來對政治三緘其口,選舉期間父親還會帶兒子們到山裡打獵兼避難;而Tomi Tanga在成長過程中不斷被旁人汙衊為「共匪」,甚至被老師體罰。Upah Tali的父親Tali Hola(王阿繁)也是政治受難者,在她小學四年級時被捕,而Upah Tali不得不輟學並扛起家計;現在身為傳統編制技藝家的她認為若沒有白色恐怖,自己或許會追隨父親腳步成為老師。

Upah Tali。(相片提共/「平行人生」製作團隊)

Voyu Yulunana是政治受難者Yapasuyongʉ Yulunana(湯守仁)的兒子;成長過程時長期被警總監視,在學校或軍隊的出入行蹤都被掌握,但他仍然以父親為榮。攝影展製作人林瑞姿在導覽時點出,在訪談上述原住民族政治受難者家屬時,他們都談到原住民族菁英在白色恐怖時期大量「消失」,被處決或逮捕,出獄後也無法立刻投入政治工作為族人爭取權益,使得族群發展都受到影響。

Voyu Yulunana。(相片提共/「平行人生」製作團隊)

陳武鎮、趙英魁、簡中生三位都是政治受難者。其中趙英魁在年少時是國民軍的娃娃兵,後來變成中國共產黨戰俘而加入志願軍,韓戰時期又變成美國戰俘,到台灣後被迫成為「反共義士」;在軍隊中與同樣曾為共軍的戰友們關係友好,被誣陷為匪諜而入獄;一生波折使他顛沛流離,亦無緣建築師的夢想。

趙英魁。(相片提共/「平行人生」製作團隊)

「平行人生 ExtraordinarilyMundane」攝影展開放時間為上午10點至晚上6點(禮拜一公休,29日開放時間為中午12點至晚上9點);展覽另有募資贊助,更多即時諮詢和觀展預約請查詢臉書粉專「平行人生 Extraordinarily Mundane」。

廣告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