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苦口婆心再說一次

位於新北市貢寮區的台灣第四核能發電廠,自從1980年代規劃興建至今40多年,期間歷經多次評估、遊行、抗爭、甚至區域性的公投,國家執政團隊也數度易手,從2000年民進黨執政時宣布停建、到2014年國民黨執政時宣布封存,原以為事情已大致底定,兩大政黨已有共識,想不到仍是苦苦糾纏。

原定今年5月舉行的公投第17案「你是否同意核四啟封商轉發電?」確定在12月18日舉行。這個議題再次被重啟,對許多數十年來堅持反核的公民團體來說,可謂是既無奈又無言。各種反對原因早已說破嘴,如今只能苦口婆心再說一次。

台灣位於地震頻繁的斷層帶,極度重視安全的核能發電,這是不能輕忽的考量因素。對於曾抱有那麼一絲絲僥倖心理的人來說,這種倒楣事應該不會真的發生,2011年的日本福島核災就重重打了這些人一巴掌,天有不測風雲,台灣也曾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地震導致核電廠災變,真的不是憑空杜撰嚇唬人的謊話,只要發生嚴重事故,台北、新北等人口稠密的都會區都難逃劫難。

況且,核四廠因延宕多年,設備老化及無法掌控的變數增加,均讓這座核電廠不再適合商轉。對於核能電廠可能產生的輻射汙染,無論是天然災害導致,或者人為疏失及設備老舊引起,都不是台灣這塊地狹人稠的土地所能承受。1986年發生在前蘇聯的車諾比核災,導致大批第一時間到場的消防人員死亡,至今該廠仍以石棺封存,甚至因為舊石棺腐蝕產生外洩風險,2016年又建設新石棺加以封鎖,顯見人類尚無足夠能力完善處理核災事變。

對於以乾淨、便宜作為支持核四商轉的論點,其實也是充滿矛盾,既然具有輻射汙染的風險,何來乾淨可言?既然核廢料的存放、核電廠的除役,都需要投入高額資金,甚至該處土地永遠將不能再做為其他用途,又何來便宜之說?對於只計算核能發電燃料棒成本,卻不計算其他成本的說帖,其實只是自欺欺人罷了。

說穿了,無論是屬於哪一個政黨的地方首長,只要是鄰近核電廠,都會對核四重新商轉的議題持保留態度,因為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若有一天真的出事,無疑將重創台灣的民生與經濟發展。有人諷刺地說,這個公投題目應該加入一個但書,就是要把核廢料放在核四商轉支持度最高的縣市。作為一個對土地負責的人類,我們這一代人無法承受也沒有能力處理的問題,真的不該留給後代子孫來承受。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