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PAN與台灣跨國座談 民意成廢死困境

ADPAN與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合辦「廢死運動的困境」座談,圖為馬來西亞國會議員Kasthuri Patto。(相片提供/跨國網路座談截圖)

【邱國榮台北報導】Anti-Death Penalty Asia Network(ADPAN)與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於台灣時間11月13日中午合辦「廢死運動的困境」跨國網路座談,邀請到台灣立法委員邱顯智、馬來西亞國會議員Kasthuri Patto,談兩國廢死議題在民主與民意之間的困境及擺脫的方法。此次座談由ADPAN執行長Dobby Chew主持。

邱顯智表示,最近他去監獄探視一位殺死妻子的死刑犯,辯護律師帶著死刑犯兩個年幼孩子同行,他親眼看到溫馨的親子互動,促使他思考,審判系統是否會再殺死這位父親,導致兩個孩子無父無母?若要討論死刑存廢與否,單是拿個案來看,會發現問題非常複雜,並非如過去一命抵一命的觀念即可解決,而是要找到更好的解決模式。

台灣立法委員邱顯智。(相片提供/跨國網路座談截圖)

「死刑的特殊性在於人死不能復生,」台灣司法過去有不少誤判死刑的案例,甚至在執行槍決後,才發現受刑人是無辜的,邱顯智說:「江國慶雖然最後被判無罪,可是他已被執行死刑,已經死了。」他說,刑事律師太清楚刑事判決如何產生,因此多數律師對死刑都是抱持懷疑的態度,原因在於法官是人而不是神,不可能沒有誤判的時候。

邱顯智表示,國民黨執政期間,當執政民調下降時就會操作死刑政治,讓國會議員針對死刑問題提出質詢,炒熱新聞後,政府就接下殺人的行政工作,以便轉移焦點、拉回民意支持度。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後,到目前執行死刑只有一件;民進黨碰觸死刑議題小心翼翼,因為民意多數支持死刑。但根據中央研究院的民意調查,如果以終身監禁替代死刑,同時獄中工作所得必須賠償給受害者家屬,有71%民眾贊成,所以根本問題在於配套措施。

2020年台灣公布《國民法官法》,部分條文自2023年施行,全部條文自2026年生效。針對10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或故意犯罪而發生死亡,未來將由6位國民法官與3位職業法官合審、合判,有罪需要達到三分之二以上,也就是至少6票同意,科刑事項則是過半意見決定,也就是至少5票一致;但死刑則要達到三分之二以上。「政治人物多數不願意支持廢死是因為民意,」邱顯智表示,因為民眾沒有接觸法庭經驗,不了解法院判決程序,目前每年判決10年以上有期徒刑之案件約600件,亦即擔任國民法官的民眾需要3000多人,因此應該讓更多民眾接觸法庭實務,國民法官應該適用10年有期徒刑以下的案件,這是改變民意的方法。

邱顯智表示,歐洲許多國家沒有死刑,犯罪率比台灣低。德國8000萬人口,但在監人數比台灣少,「所以死刑不是改善治安的因素。」歐洲不少監獄讓罪犯養一隻狗,因為犯罪的產生多是生命沒有被愛,而狗對人類的愛全心全意,會使罪犯心中長出愛人的力量,出獄後再犯率非常低。

Kasthuri Patto指出,在馬來西亞的公民社會談廢死議題非常孤單,因為還牽涉伊斯蘭教的宗教因素,認為廢死是西方思想。她表示,在馬國販運毒品是唯一死刑,馬國死刑犯中跟毒品相關的占75%,但背景資料數據顯示死刑犯幾乎是經濟弱勢底層民眾,容易誤入陷阱販運毒品。馬國是毒品的金三角,全國人口3200萬,死刑犯超過2000人,政府沒有積極打擊毒梟,從毒品上游掐斷源頭,又缺乏擺脫貧窮的社會資源,連帶性別平權也受到嚴重傷害,全球女性死刑犯中,馬國占了16%。「提升廢死民意,要在談死刑的時候談到生成死刑犯罪行為的外部問題。」

廣告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