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韻仍新】信心的確據

(相片提供/Freepik)

 虛吾

「以馬內利」是一個意涵驚人的詞彙,雖然首見於舊約以賽亞書,「上帝與人同在」卻是貫穿聖經的主題之一,始自創世記,終於啟示錄。這恢弘的故事為每個屬基督的人所擁有,信徒或許迷途軟弱,或許憂悶垂淚,卻不會被離棄,不會失喪,因為這是天父的旨意(約翰福音6章39節),是蒙恩者共同的經驗。〈耶穌的手扶持我〉(Safe in the Arms of Jesus)這首詩歌呈現的,即是這本於慈牧耶穌基督、不出於世界的恩典。

〈耶穌的手扶持我〉是美國盲人詩人芬妮‧珍‧克羅斯比(Fanny Jane Crosby,1823~1915年)於1868年作詞,威廉‧霍華德‧唐恩(William Howard Doane,1832~1916年)譜曲,柔和的旋律聽來沉穩,提醒主的羊「耶穌的手扶持我」。誠然,牧者的形象不是聖經對上帝唯一的類比,但就引領、保守、互動而言,牧羊人的樣式卻最為貼切而動人。

在動盪的世局、與罪惡的掙扎中,「安穩在祂胸前」實在是安慰與平安的源頭。遮蓋我們的不是黑暗,而是主永遠的愛,「仁愛若蔭影遮我,使我靈魂安寧」;照耀我們的不是世界的光,而是天上君王的榮光,「從榮光天堂降臨,常常安慰施恩」。

聖經從不諱言世界的敗壞醜惡、人所遭遇的艱難困苦,所以我們也不該無視苦難困境。〈耶穌的手扶持我〉依循聖經的啟示顯明上帝是全能者,指出人子的扶持與牽引,讓我們在苦難的世界中「穩當攏無煩惱」。

縱然世界有迷惑,我們卻不受纏絆;即使罪惡有攪擾,我們卻不致滑跌;雖然難免有憂愁,我們卻不會喪膽;儘管遭遇試煉而流淚,我們卻不動搖。這些並不是對信徒憑己力堅固的要求,而是提醒我們每一個人「耶穌的手扶持我」,是我們在世寄居親身經歷的事。

然而,上述這些在世界作客旅時經歷的恩惠,尚不是我們感到平安的根本原因。我們在芬妮的詩歌中看到,因認識上帝恩典而有的平安,不僅是知識層面的認識,更是建立信心的確據,是確信上帝羔羊的死「贖我罪過」,祂的可信、可靠「親像萬世石磐」不會更改。畢竟,我們有時仍會因為自己信仰的不成熟而擔憂,為自己在罪惡中掙扎而受苦,因而懷疑自己其實不配得救。這樣的認識,有時候是事實,但先知與使徒宣講的基督福音,卻不是以我們的行為舉止為基礎,乃是以那釘十字架成就贖價的基督為根基。那昨日、今日、直到永遠不改變的耶穌,是離世前為屬祂的人代求的中保,是直到如今仍在拯救與祈求的救主。我們得以「吞忍站世間,聽候黑暗過去」,等到真光顯現時「歡喜無限,得主接納上天」,都是因著主的應許,是以基督為中心、拯救蒙揀選者到底的全備福音。

〈耶穌的手扶持我〉

1.耶穌的手扶持我,安穩在祂胸前,
仁愛若蔭影遮我,使我靈魂安寧,
溫柔愛疼的聲音,會解我心憂悶,
從榮光天堂降臨,常常安慰施恩。

2.耶穌的手扶持我,穩當攏無煩惱,
世間迷惑不纏絆,罪不害我跋倒,
憂悶不做我塞礙,訝疑驚惶攏息,
或是試煉流眼淚,攏不使我搖泏。

3.主是我心所歡喜,祂死贖我罪過,
常常堅固信靠祂,親像萬世石磐,
我當吞忍站世間,聽候黑暗過去,
天光就歡喜無限,得主接納上天。

※參考資料:《聖詩史源考》基督是主音樂叢書。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