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

禁食乎?宴樂乎?大齋節期?默想

&nbsp◎許隼夫 咱已經進入教會年曆&ecirc「大齋節期」(Lent),有人稱做「四旬節」,就是耶穌受釘十字架前40日。近代教會koh提早幾日,對「撒灰節」(Ash Wednesday)開始。「灰」(hu)是燃燒&ecirc結果,t?撒灰節&ecirc時,牧師用指頭仔&ugraven灰t?信徒頭額頂畫十字架,象徵舊我死了、燒盡變火灰;歹行為結束了,我beh重新koh再開始做一個新人,過新生活。 大齋節期是基督教真重要&ecirc節期,它是一個準備心&ecirc節期,準備迎接主復活&ecirc大氣力。教會kap信徒用反悔罪、禁食、靈修、祈禱來思念主耶穌。祂為著beh拯救世間人,為咱受苦難,受釘死t?十字架頂,流寶血來洗清咱&ecirc罪,犧牲祂&ecirc生命來贖回咱&ecirc生命。 可惜,現代人愛享樂,無愛受苦,愛好額卻無愛th&oacute-th&agraven。基督徒受世俗&ecirc世界影響,也漸漸無愛守大齋節kap受難節,kan-ta愛慶祝復活節。這款&ecirc觀念l&oacuteng是kap基督教&ecirc信仰相對反。耶穌講:「T?世間l&iacuten有苦難;獨獨l&iacuten thang放心;我已經khah贏世間。」(約翰福音16章33節)保羅講:「你tio?h親像基督耶穌精練&ecirc兵kap我受苦。」(提摩太後書2章3節)所以教會對古早就開始教導信徒用讀經、祈禱、默想、禁食靈修來準備心,更新信心kap靈性,準備kap耶穌基督做伙受苦難,也做伙復活得勝。 這個大齋節期準備心&ecirc靈修,集中t?耶穌受難&ecirc思考,耶穌教咱m?-thang逃避苦難,愛面對它,克服它,靠基督復活&ecirc大氣力贏過它。親像保羅所講:「總是感謝上帝,伊h??咱對咱&ecirc主耶穌基督得tio?h khah贏。」(哥林多前書15章57節) 用禁食靈修做例來講:禁食m? kan-ta是一種靈修&ecirc形式,koh khah要緊&ecirc是藉著這個靈修&ecirc操練,來學習「受苦」&ecirc屬靈功課,這是一種內在&ecirc更新kap醫治。禁食並m?是長時間無食物件,按呢身體只會拍歹去;大齋節期&ecirc禁食靈修,是愛咱放棄大食大飲,用短期禁食、長期節食來經驗主耶穌&ecirc受苦,家己謙卑落來,chiah會感覺家己有需要上帝來充滿,來掌管咱&ecirc心靈。有&ecirc教會鼓勵人利用大齋節期&ecirc靈修操練,放棄或是戒掉一寡不良習慣,象徵咱放捨家己(Self-denial),h??咱知咱真正&ecirc挨餓是挨餓beh愛得著上帝&ecirc靈充滿咱&ecirc心。 所以,m?-thang只有肉體挨餓,是愛追求靈性食飽。禁食祈禱m?是beh標榜一個人&ecirc靈性有jo?高,是beh「拚空家己」h??咱心中有空位來t&eacute上帝。不但thang食,koh愛食chhe?-chhau,食h飽。美國聖公會牧師Ann Fontaine t?大齋節期開始前,寫一首詩做信徒禁食靈修&ecirc鼓勵,期待這也成做咱&ecirc勉勵: 禁食貪心,愛食分享 禁食貧賤,愛食豐盛 禁食驚惶,愛食平安 禁食白賊,愛食真實 禁食閒話,愛食褒獎 禁食焦慮,愛食忍耐 禁食惡毒,愛食仁慈 禁食漠視,愛食參與 禁食不滿,愛食感恩 禁食攪吵,愛食安靜 禁食失志,愛食盼望 禁食怨恨,愛食愛疼

「海嘯」 台語按怎讀?

◎Purarey&nbsp 彩絲姑娘:平安! 前日&aacute,日本東北發生超級大地動造成山崩地裂、「海嘯」、核能廠爆炸。人死&ecirc死、傷&ecirc傷,茨(chh&ugrave)是h??大湧沖kah四散,真是人間&ecirc大災厄。咱kan-ta?會當為in祈禱kap奉獻,盡咱&ecirc力量提供各種&ecirc幫贊。&nbsp 妳提起「海嘯」&ecirc台語是beh按怎讀?若照漢字直接讀作台語,是「h&aacutei-si&agraveu」;m??-koh,「海嘯」是海湧&ecirc聲音,大湧&ecirc聲音雖b&oacuteng真驚人,並b?造成大&ecirc傷害,kan-ta?是海湧&ecirc大聲s&agraveu。海湧&ecirc懸大kap湧跤(海湧&ecirc底部)&ecirc速度,chiah是咱&agravei驚惶&ecirc。有人講,「海嘯」&ecirc台語是「h&aacutei-ti&ograveng」;不過,「h&aacutei-ti&ograveng」kap「h&aacutei-chhe?h」應該是指「漲潮」kap「落潮」。 這種超級大湧&ecirc現象kap伊&ecirc破壞&ecirc嚴重情形,是日本人先發出&ecirc警告,致使歐美國家l&oacuteng用日本話「tsunami」來稱呼。所以,「海嘯」&ecirc台語應該是「chu-n&aacute-mih」較合(ha?h)。N&aacute親像有歲&ecirc人,咱會叫伊「o?-j&iacute-s&aacuteng」、「o?-ba?h-s&aacuteng」(日語);「春捲」講「j?n-pi&aacute?」、「書包」講「kha-b&aacuteng」(荷蘭語);「肥皂」講「sat-b&ucircn」(jab&oacuten)、「高麗菜」(coles)(西班牙語),chiah-&ecirc l&oacuteng是台語&ecirc外來語。 彩絲姑娘,所以「海嘯」正確&ecirc台語講法,應該是「chu-n&aacute-mih」。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那teh 褪色ê台灣俗語話】亦著箠,亦著糜

 ◎李南衡 箠仔(chhê-á),是細枝竹枝,咱ê先民用箠當作教具,囡仔無聽話,竹箠仔就摔(si?u)落去,相當疼、皮膚頂面隨時會膨一l?ng,紅tiu-tiu。箠,引伸作拍、koh再引伸作教示。糜,是米穀用khah濟水煮爛爛,引伸作食物、koh再引伸作哺育。咱ê先民有真濟人相信「教」kah「育」,就是「亦著箠,亦著糜」(i? tio?h chhê, i? tio?h bê)。 雖然是按呢,猶原有真濟人無贊成拍囡仔,in認為有時竹箠仔夯出來比一下嚇驚囡仔、囡仔若有聽話就好,無一定tio?h起腳動手,k?囡仔拍kah哀哀號,囡仔才會聽話、才學會乖。反對動b?-tio?h就beh拍罵囡仔ê人講:囡仔「chia?p拍b?疼,chia?p罵b?驚。」甚至koh khah過分滾笑講:「定拍那拍拍,定罵那唱曲。」(ti?? phah ná phah phek, ti?? m? ná chhiù? khek.)。拍拍(phah phek)會使講是南管演唱演奏時ê指揮,華語叫作「打拍子」,所有ê樂器kah演唱者lóng tio?h照拍拍來進行演出。定定拍kah定定罵若變作習慣性,囡仔會慣勢成自然,k?拍kah罵當作日常生活ê一部分,一點仔lóng b?驚,按呢拍kah罵有啥物「教」ê意義咧?有人徛t?無必要拍囡仔ê立場講:「好囝m?免拍,歹囝無彩肉。」(hó kiá? m? bián phah, phái?...

耶穌受難228──我看《傷痕二二八》

&nbsp◎郭燕霖 由228事件紀念基金會與公共電視合作籌劃攝製的《傷痕二二八》,是一部描述1945年日本戰敗到1947年4月4日,台灣脫離日本殖民統治,旋即遭受中華民國政府殖民統治所引發的歷史悲劇紀錄片。 目前台灣人對於228事件的態度,約略可細分成以下幾種;1.完全不解:這大概是目前國中、小學生對228的理解層次,在他們的觀念中228是個帶點悲情的節日,但悲情所謂何來,鮮少有學生會主動去探索背後原因。2.一知半解:這大概是目前高中以上到60歲民眾的認知,在中學課堂中關於台灣的歷史有上到228,所以對228事件似懂非懂;中壯成年人求學過程有關228的教育雖少,但父執輩一講到228,總會以「囝仔人有耳無嘴」、「m?-thang講政治」一語帶過,對228的印象停留在族群衝突的片面思考。3.充分了解:這大概是受難家屬或是專精228公義運動的學者居多,但是此類人並不多見。 站在受難家屬的角度而言,每逢228到來,內心創傷隱隱滲出鮮血,雖然政府近年來有做些補償性措施,但多年來的後228現象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發酵,以致台灣人性格被扭曲,加上受難家屬大多年華老去,頗有樹枝孤鳥寂寞之感,雖然有些歷史學者勇於跳出來詮釋228事件,但也有少數不肖學者利用228事件分裂台灣主體意識,模糊元凶的法律和道德責任之追究。 1947大屠殺 ──台日武士道精神對抗中國文化 《傷痕二二八》的導演是鄭文堂,這部紀錄片的敘述方法是採用順序法,引導觀眾慢慢體會228事件爆發前的氣氛,所以片頭由白色恐怖受難者黃榮燦的木刻版畫〈恐怖的檢查──台灣二二八事件〉揭開序曲,接著收音機那頭傳來日本天皇玉音放送,也是基督徒的台大文學院院長林茂生聞聲振奮不已,因為台灣人出頭天的日子到了。但之後的局勢發展,卻令林茂生眉頭深鎖,當兒子林宗義問道台灣未來光景如何,林茂生淡淡回答:「若有若無。」 似乎是山雨欲來風滿樓,中華民國政府「接收」台灣,但台灣人民的感受卻是「劫收」,軍人軍紀敗壞、年輕人失業、物價飆漲、官民語言隔閡,歡迎祖國的喜悅逐漸變成幻影,取而代之的是對中華民國政府不滿和不安。1946年林茂生創辦《民報》,數次針砭陳儀施政,並對於祖國官員對台灣人充滿奴化思想之不滿表達在《民報》上,豈料忠言逆耳,被上級「點油做記號」,228的陰影逐步向林茂生招手,但林茂生卻以受過的日本教育和武士道精神在和中國文化對抗,渾然不知危險&hellip&hellip。 1947年緝煙員傅學通在台北市太平町點燃導火線,無辜民眾陳文溪是第一位受難者,腥風血雨的大屠殺,彷彿和64年後茉莉花革命一樣,利比亞強人格達費頑強抵抗,陳儀、柯遠芬、羅迪光、彭孟緝、蔣介石等屠夫開始玩起布袋戲偶黑白郎君的戲碼,黑白郎君有詩云:「黑金社會揚武宗,白色恐怖剎英雄,郎本無情絕義理,君臨天下見真龍。」228屠夫師法黑白郎君,玩弄民意,敷衍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別人&ecirc失敗就是我&ecirc快樂」。台灣諸多英靈在農曆年春節後,百花盛開的3月,落英繽紛,血濺蓬萊仙島。 北部的鎮壓,行政長官公署多採取個別約談或祕密處決;至於中南部,有鑒於民風強悍,則採取在醒目地點公開槍殺,以收殺雞儆猴之效。3月8日,21師登陸基隆,行政長官公署開始進行武力解放台灣,陳儀更加有恃無恐,靠著子彈,什麼審判、司法程序一切都是「外省人食麵(與台語『免』諧音)」,依法行政攏總免,陳儀的武力鎮壓可比擬日本在台第5任總督佐久間左馬太的原住民三光政策(殺光、搶光、燒光),血洗台灣。王添?、林茂生、王育霖、張七郎、李瑞漢,不管你是省參議員還是教授、醫生、律師、校長,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傷痕二二八》所出現的受難主角,雖然以現在的司法角度觀之都無罪,但在槍桿子政權的中國統治者眼中才不管三七二十一,1947大屠殺染紅了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 從耶穌受難日 到228公義和平紀念日 這部紀錄片,片尾以228紀念碑和純潔無瑕的百合花畫上句點,畫面中所呈現的台北市228紀念館內部如今也不復見,買辦政權在2010年誆言整修內部,企圖以蔣介石屠殺者的角度來取代原本受難者為主的228史觀,這部在2005年拍好的片子,見證了1947年的228事件,卻也無意中窺視了2011年中國國民黨的史觀。 耶穌在受難前,知道12門徒中的猶大即將出賣他,但他依然選擇走上十字架的道路。但,耶穌有罪嗎?本丟彼拉多知道耶穌是無辜的嗎?耶穌知道猶大出賣他,為何不對他動怒?出賣耶穌的猶大,為何選擇自殺身亡? 同樣的問題,228英靈在受難前,知道半山的連震東出賣番薯仔囝嗎?屠殺228英靈的陳儀,為何最後死於蔣介石之手呢?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地,埃及在茉莉花革命推翻總統穆巴拉克,台灣人何時出埃及地呢? 傷痕228,希望永不復見,而是在寶島台灣結出公義與和平的果實,這是筆者最大的希望。

兼職基督徒

&nbsp◎簡銘興 對演員來說,最需要的就是能有舞台,並常常博得觀眾的肯定與喝采;而對劇場經營者而言,天天高朋滿座是管理者最希望看見的事情;對於劇作家來說,則期待所寫的劇本可以歷久彌新、發人省思且不斷被翻演,最好能像莎士比亞一樣流傳千古。 「創作是為了要活下去」這是在劇場工作者心裡的盼望,除了能圖個衣食無慮,也期待自己的心願能夠被滿足,而舞台表演工作對大多數的人來說,是好玩又有趣的事,我聽過太多人一提到他們人生中第一次的表演經驗,總是能夠滔滔不絕說著第一次上台多麼糗態百出,以及在台上被觀眾觀賞時的緊張,就像是坐雲霄飛車一樣的痛快,甚至還有人誇張的描述自己就像是被角色附身了一樣,久久無法回神的奇特經歷。 不過在我所接觸過的人裡面,蜻蜓點水般與劇場創作擦身而過的人,總是比願意不斷在裡面專研,努力接受磨練的人多;3分鐘熱度的人,總是比付出恆心與耐力持守在這行業裡的人多。 我回想起受洗經驗,當我全身泡進受洗池時,因為水溫很冰,原本就怕水的我,幾乎是渾身顫抖著讓牧師為我施洗。當我要在眾人面前回答說我願意一生愛主、服事主的堅信時,我心裡根本只希望趕快結束這一場很讓我不舒服的噩夢;而當牧師用毛巾按壓住我的口鼻並且把我全身往後傾倒入受洗池時,我心裡想的其實不是:「太讚了!我成為一名基督徒了」,而是:「天呀!我終於下水了!」 領了受洗證書的我,開始了一段漫長的「兼職基督徒」的人生,這個身分似乎與我的生活、事業、家庭、愛情扯不上太大的關係,甚至不敢在別人面前談論起這個「基督徒」的身分,一個不傳福音、不敢隨時與人分享耶穌基督的人,要將基督穿戴在身上,說實在的還真是沉重。 我曾經轉換過不同的跑道,總覺得除了在教會裡當牧師以外,一定可以找到讓我最能夠在職場分享福音,讓基督徒這個身分更自然更有說服力的行業,後來慢慢發現原來神早給了我創作與寫作的恩賜,能將信仰的精髓與來自聖經的領受都訴諸於作品裡,如此一來也勢必要讓自己原本憋腳的兼職基督徒身分,轉化成為一種頗具殊榮的身分──「屬神的兒女」,用這個身分惕勵自己對信仰必須全面受裝備,對神必須戀慕,對聖經必須專研,並且隨時牢記被神激勵、被愛、被饒恕的感覺,可以隨時隨地與別人侃侃而談自己生命中曾被神蹟奇事觸碰的經歷,畢竟傳福音不是一門學問、無須高超的技巧,更非深奧的神學理論。在我的認知中,「傳」就是「說」,是個動詞,所以要付出行動,「福音」就是「耶穌」,傳福音對我來說就是:「誠實的說出耶穌在我生命裡面的經驗。」 聖經中教導我們要用「各樣的智慧勸誡教導大家,為要使每一個人成為成熟的基督徒,把他們帶到上帝面前。」(歌羅西書1章28節) 找到生命中可以自由敞開分享福音的生活與工作吧!讓身旁的朋友們可以因為我們這個特殊的身分而受惠,讓福音可以更廣泛普及,讓天父可以以我們為榮吧!

主基督,你的擔阮著擔

◎王貞文 &nbsp新版聖詩524首 主基督,?的擔阮著擔 &nbsp主基督,?的擔阮著擔,因為?疼痛,?疼痛,?疼痛 作阮動力永bo?厭,阮欲一生隨?行。 主基督,阮鄉土?賞賜,阮著疼土地,疼土地,疼土地, 和平公義滿四界,照顧土地有代價。 主基督,?疼痛催迫阮,互阮通作夢,通作夢,通作夢, 夢見撒種bo?了工,枝葉茂盛g&acircu大欉。 主基督,阮界限?拍破。教阮著相疼,著相疼,著相疼, 族群無閣分內外,相和相疼福滿滿。 &nbsp 詞:王貞文 曲:鄒族古調,編:Avai Yatauyungana(高英傑) &nbsp 鄒族的古調MIOME,讓聽過的人無法忘懷。我在1991年參加亞洲教會協會的青年事工時,第一次聽安淑美牧師以自然有力的方式吟唱此調。從此,這調子在我的心裡生根了。當聖詩委員會邀請我寫聖詩,並強調希望能有本土的關懷時,我第一個想到的調子,就是這個鄒族的古調,悠遠、沉靜、充滿台灣山川當中的靈氣。我想根據這個調子來填詞。 能用鄒族的音樂來寫聖詩,是一個漢人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敬禮,透過這樣的敬禮,也誠懇地向過去原、漢衝突當中,漢人對原住民的壓迫與欺凌求寬恕。 身為一個住在嘉義的漢人,從小被吳鳳的傳說餵養著,親眼看到漢人與鄒人的族群差異,感受過鄒人所受壓迫,也經歷過鄒族的原住民為打破吳鳳神話所做的長期奮鬥,我深深感受到這個族群的韌性,也為他們的生命力感謝上帝。當這個古調成為整個台灣教會的詩歌,將是基督的愛讓族群彼此修和的時刻。 於是,我用這個古調寫了一首族群合一的歌:「主基督,?的擔阮著擔。」族群當中的和平工作,不是靠在上位者來做,而是靠著所有願意讓耶穌基督改變的人,同心協力、不懈怠、不喪志的堅忍奮鬥。所以,這首詩以願意起身接受使命為開始,談到要培養愛土地與愛人之心,要因基督之愛而抱希望奮鬥,直到基督捨命的愛為我們打破隔離的牆,所有的族群可以一起活出上帝的祝福。 原本這首詩是根據MIOME調較流行的簡化版本來寫作,在聖詩的編輯過程中才發現,有一個更有古味、更豐富的版本,是由高英傑先生所記錄傳唱。高英傑先生是鄒族的夢者、領袖、作曲家、詩人、政治受難者高一生先生的公子,本身有很好的音樂造詣,是令人尊敬的前輩。於是我又再次根據高英傑先生所錄之版本,重新改寫成這個版本。 這個版本有較多的重複,如最後一節:「教阮著相疼,著相疼,著相疼,族群無閣分內外,相和相疼福滿滿。」多次重複「著相疼」的命令,讓這些命令與應許在人的內心裡運行,讓人能真正以心靈與誠實來貼近上帝的心。

我的青春 我的夢

◎黃作炎 &nbsp時光不留人 回首一瞥 往事還放在天台的衣架上 試著拿起竹竿 撐住 &nbsp &nbsp昨日的歡愉 我的風華 &nbsp我的放縱 &nbsp我的笑靨 被陽光蒸發開了 &nbsp 就在路旁隨處叢生的幸運草 開滿了 &nbsp 被擱淺的船上 掠影重重 &nbsp 就在林間清晨溼地間的松露 黯淡靜坐褶著 等待小狗的嗅覺 暗香沉沉 &nbsp 我的青春就這樣再被掀起 青春是心理治療師 療癒蒼老的心 恢復單純美好 不樂 &nbsp 無歡 &nbsp 夢出 &nbsp &nbsp我沉醉的歡愉 夢進 &nbsp &nbsp我華麗的歲月 恣意 蒸發的水氣 流進妄為的行徑 打翻一缸的污水 浮萍 飄散在莫內的水蓮畫中

滾球般的人生

◎王孝湄&nbsp 作了一個夢 多少舊識友人滾球似的向我而來 看到已經過去的這一生 &nbsp 推坐輪椅的 拄著柺杖的 白髮蒼蒼而視茫茫的 都漸漸的 &nbsp慢慢的 &nbsp 滾近來 &nbsp 年少時最知己的一位 進前來 &nbsp輕聲問我 「你這一生過得可幸福?」 「我硬是糟蹋了這一生」 我倆相擁抱頭痛哭 &nbsp醒來

青年動起來

現代的青少年,除了面臨嚴酷的升學壓力,生活的挑戰也日益多元,教會如何善用活潑歡樂又有信仰造就的營會,把福音帶給青少年?讓我們來看,從總會、神學院到跨教派合作,教會如何讓青年動起來!&nbsp &nbsp &nbsp 長老教會青年品牌營會/日光少年營◎姚信慈(總會青年事工助理) &nbsp 延燒,改變少年生命延燒,改變少年生命 &nbsp 【日光營會中的成長故事】 ◆小音(化名)在高中時參加日光少年營,在營會中因擔任同工而不斷被上帝擴張境界。由於爸爸外遇,小音的媽媽及弟兄姊妹都陷入情緒困擾,家庭經濟也失調。每當小音心情苦悶時,都會想起「日光大家庭」的同工們,而大家也會在她求助時伸出援手,成為她的避風港。幾年下來,雖然家庭無法回復,人生也幾次經歷重大挫折,但因著日光營的同工情感,小音仍然在努力。現在,小音正就讀神學院接受裝備,她期許上帝在她的人生中作主宰,突破一切困境,賜給她所渴望的家庭生活,並成為主所重用的忠僕。 ◆小芳(化名)在高中時受邀請參加日光少年營,這是她第一次參加教會營會。短短幾天營會,她接觸信仰,也更深認識自己;最重要的是,她接受耶穌成為生命中的救主。營會結束,小芳開始到教會參與團契生活,也參加禮拜。暑假過後,她到台北讀大學,因課業繁忙及台北的花花世界,讓她越來越不常回家,也漸漸遠離教會及團契生活。過了1年,因日光營同工的邀請,她想起在營會中的感動,也感受到自己雖沒到教會,卻仍不斷經歷上帝的愛,於是再次回到營會,並擔任同工學習服事青少年。營會結束後,她在學校附近尋找教會,積極投入團契及小組生活;畢業後她也進一步接受神學造就,現在已是全職傳道人。&nbsp ◆小育(化名)國中時參加日光營,高中就成為同工。在日光營會中,他就像弟弟般得到大家的疼愛。記得第1年當同工時,每天因忙碌晚睡,小育揉著眼說:「我明年要回鍋當學員&amphellip&amphellip」;最後一晚獻心會結束後,他卻又感動到不行地說:「我明年還要來當同工。」營會後,小育說出心裡的故事,他的父親早逝,在教會因團契的事備受壓力,當選幹部卻無力擔任,令他想逃離。但經歷營會的學習磨練後,他認識很多新朋友,也成長、樂觀許多,目前在團契中已可獨當一面。他不只願意接受更多服事,也積極邀請更多人參加日光營。  讓青年的熱情在教會發生影響力 日光少年營是以體驗教育為媒介帶入信仰精神,營會中很容易讓青少年打開心房接納福音,並積極主動回應上帝的愛。10年來,曾參加日光少年營的青少年,現多已是大學生或社青;有許多同工都因為曾參加過營會,回過頭來擔任輔導及活動同工,以實際行動回應上帝的愛。也有幾位原本在教會令人頭疼的活潑少年,因為在體驗教育活動中體會到被接納、包容與傾聽,而逐漸改變行為,並在營會找到服事舞台,成為很好的同工。日光營中也有不少是教會青少年邀請來的慕道友,這也是我們期待的「青年一領一」,至於後續跟進,仍需仰賴教會團契及牧長的努力。 日光少年營是個很有活力的營會,雖不能取代教會團契的功能,卻可以改變青少年的心態;因此,不少教會每年都鼓勵青少年來參加。 有牧者說,孩子們因參加日光營,變得願意分享和主動服事,在營會中學到的教案或詩歌,也會帶回團契及主日學分享,有的回到教會1、2個月,都還在討論,甚至在翌年繼續邀請更多人參加。這些青少年的改變,看在牧長的眼裡,除了感動,更樂意來培育他們,使這些青少年能帶出行動力去分享福音,成為神所重用的僕人。   兼具體驗、生命教育、信仰內涵 日光少年營在總會青年事工委員會之青年事工中心下已運作10年,營會同工多來自各教會的青年夥伴,同工大部分都很年輕,資深志工雖已服事10年(包括已牧會的傳道人,最多才30多歲),目前固定服事同工由17到20多歲都有。 日光少年營以體驗教育、生命教育、信仰內涵為3大主軸來設計營會。 1.體驗教育:以才藝品格來呈現,有體驗教育、攀岩、生態單車、戲劇歌唱、攝影創作&amphellip&amphellip等。在營會中有4個時段,運用淺入深技巧,配合體驗教育,讓參與者親身經歷、反思、轉化、應用,結合信仰反省,讓青少年學習耶穌的樣式。 2.生命教育:主要表現在營會晨更晚禱。近幾年與總會生命教育中心合作,按當年度營會主題設計出生命教育晨更晚禱小組教材。生命教育跨越天、人、物、我4個領域,讓青少年可更深地結合信仰並反思應用在個人生命中。每年度的教案執行完畢,也在各中區會的同工訓練會中分享。 3.信仰內涵:營會內容富含信仰,特別戲劇晚會、獻心晚會、群體動力及禮拜,帶給學員不同角度及信仰眼光。如2011年戲劇晚會,邀聲創教育坊為營會全新創作,以戲劇《看得見聲音的小黃鶯》來呼應主題,述說上帝的愛與恩典。獻心晚會邀陳柏志牧師及「密碼女孩」莊馥華姊妹,來分享永不放棄的精神及上帝在生命中奇妙的作為。 此外,透過群體動力,以7色骨牌排列出彩虹,呈現青少年學習後的轉化,顯出人與上帝、人與人之間的連結。禮拜則以不同族群的語言讀經及讚美,表達營會主題「照在彩虹的那光」,進一步呈現「促進多元共榮、落實上帝公義」的意涵。值得一提的是,營會所有同工皆須受代禱訓練,在戲劇晚會及獻心會中為學員禱告,一同經歷聖靈的感動。營會也有為期7天24小時的禱告殿,從營前訓練就不斷為營會、同工與學員代禱。禱告殿也設代禱信箱,同工會幫忙代禱並以經文回應。   結合在地特色 善用網路宣傳  日光少年營不只是1個營會,而是橫跨整年度的日光3部曲,對教會青少年展開關懷行動。首部曲為日光冬令營示範營梯,每年寒假舉行;2部曲為日光少年營同工及各區同工訓練會,於3~6月間舉行;3部曲為光照進行曲,每年暑假約有15~20梯次分別進行,以各區在地特色結合主題信息、體驗教育、生命教育等課程,舉辦日光少年夏令營,它也成為長老教會的品牌營會。透過這3部曲,來培訓各中區會教會的青少年籌備幹部,同時訓練營會輔導及活動組的同工。 至於宣傳方式,包括寄發公函與海報至各教會,透過總會青年網頁、臉書或電子郵件發訊息,透過教會公報等基督教傳媒發訊息等。另外,也會將學員在營會中獻心晚會寫下的獻心卡,於隔年寄送給所有人,並邀請參加新年度的日光營。 台南跨教會青年復興運動/Shine◎机嘉勝(台南中會北門教會牧師) 發光,青年為主見證&nbsp &nbsp   SHINE 青少年屬靈復興運動 從早期外國宣教師舉辦的青少年福音營會,及台灣教會漸漸盛行的夏令、冬令營,活潑歡樂又有信仰造就的營會活動,早已普受教會青少年的歡迎。因為漫長的寒暑假中,正是對青少年信仰造就的最佳機會,辦營會往往能成功帶領他們歸主,建立信心,並教導他們正確的品格觀念。 據最近1項資料統計,有53%的第一代信徒是在青少年時期信主的。因營會是多數未信主的孩子可經父母允許踏入教會接觸福音的重要管道;因此,營會可說是向青少年宣教極重要的一部分,我們可以投青少年之喜好,滿足其休閒交友的期待,並加強屬靈信仰造就的基礎。 Shine~Youth of light是自2006年起,由台南市基督教協進會、台南市YMCA邀請跨教派教會聯合舉辦之4天3夜的營會;目的是挑戰、激勵青少年成為有自信、好品格、有能力、熱情、夢想,不願隨波逐流的人。 其實,Shine不只是一個營會而已,更是一個新世代的青年校園復興運動,藉此營會期待喚醒青年學生對這世代的負擔。從7月的大營會、固定每月1次的大型禱告會、不定期的晚會,到學生自發性地在各校園成立禱告會,異象是興起這世代的青少年有火熱的心為主而活,全心追求聖潔公義的生命,更有從耶穌而來的信心,裝備屬靈的品格,大有能力,全心熱愛主,勇敢成為學校的光,並擁有改變社會的異象。   挑旺心志 為主培育天國年輕領袖 回憶過去5年,每年約有4、50間教會和學校,1200人(第1年700多人)參與營會。上帝大大動工,每年帶領上百位青少年決志信主,去年決志人數更多達500多位。我們看見上帝行奇妙的事,讓青少年被祂的大能觸摸,經歷生命改變,回到教會後,在服事與靈命上都有很大的更新。我們也看見聖靈在台南的青年當中攪動起來。 因年輕人有強烈的學習動機及能力,在此階段我們能給他們最好的,就是帶領他們經歷神。因此,Shine營會的行動設計,都是直接挑動年輕人回應神的心志。每年營會,有許多未信主的青少年受教會朋友邀請而參加,會中看到他們願意決志相信主,為主也為自己活出Shine的生命,我心裡實在感謝,不禁向主禱告:「喔!主啊!謝謝?把這群孩子帶來,我們一定不負託付,要讓他們成為上帝國裡面最Shine的靈魂。」 為此,裝備年輕人,讓他們在營會後能繼續被跟進栽培,就更顯重要了。所以,每年Shine營會皆為此規劃了有系統的跟進訓練,提供凡願意成為領袖的年輕學子諸多裝備。上帝非常賜福這營會,我們已看見許多年輕人的改變,他們勇敢在學校聚集進行禱告會,向同學大方介紹耶穌,帶同學信主,並在各教會熱心服事;我們也看見教會開始經歷奇妙的改變。我們相信,上帝已在整個城市動工,讓主耶穌的名被高舉,讓人知道我們信仰的上帝是活生生、真實的神! 保羅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哥林多前書11章1節)Shine營會想促成的信仰,是青少年能活出美好的生命態度。在營會生活中,學員看見輔導(青少年領袖)正是他們效法的對象,其信仰並不只在言語,更在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成為好榜樣(提摩太前書4章12節)。我想,這也是營會主題「Shine」的精神。這些青少年領袖不單是未來社會的棟樑,也是教會未來的棟樑。若今天教會注重青少年領袖的培養,將提高明天教會的屬靈素質。   眾教會連結 宣教禾場同心合一 筆者自開始參與在這個連結跨教派眾教會大力支持(出人、出錢、出力)的籌備服事以來,強烈感受到同工們服事青少年的心,這種心是火熱的,且富感染力,尤其是在每個月1次的聚會中,透過再一次火熱的敬拜與異象的傳遞,讓同工互相激勵,也串聯彼此願意服事基督的心。 您若對這城市的青少年有負擔,請現在就禱告思考是否願意加入Shine團隊,或實際參與籌備,或成為代禱屬靈大軍。因為上帝要興起新世代來轉化這城市,甚至國家,歡迎您一同參與在這極美好的團隊事工,也與神一起同工! 台灣青年信仰覺醒運動/基督精兵營◎賴毅穗(基督精兵協會秘書長、傳道師) &nbsp   「信仰覺醒運動」的緣起 面對台灣許多令人眼花撩亂的亂象,再回頭看基督徒的整體表現,彷彿走入一場沈睡中的噩夢,不禁令人擔心,如何將基督的福音傳播在千瘡百孔的台灣,又如何將上帝國的好消息帶給心靈遲鈍的人? 誕生於1992年1月的基督精兵營,正是這「信仰覺醒運動」的緣起,一群不願意再沉睡下去的台灣神學院師生,期待透過營會,喚醒台灣的青年基督徒,一起將耶穌基督的福音落實於人與土地,站在「對上帝有信」的基礎,追求「對人有愛,對土地有情」。自1992年以來,這個運動陸續發展出適合大專生的「精兵營」,適合國、高中生的「戰鬥營」,為社青量身訂做的「社青營」等。除了鼓勵青年成為基督精兵,更已造就近百位同工、學員先後就讀神學院,成為全職服事的傳道者。我們期待,透過各種短期營會進而成立中期成長團體,長期發展宣教異象,開啟信仰視野,激發獻身心志,成為教會的服事者,更是耶穌基督福音的見證者。 2000年精兵運動邁入新的里程碑,在許多牧長、信徒及青年的共同努力下,正式成立「台灣基督精兵協會」,以精簡的組織、效率的動員及資源的共享方式延續運動。除了系統化籌辦各類型、各年齡層之營會,更漸漸的邁向以發展宣教為目標與使命的宣教機構。 我們本著信仰實踐與回應大使命的呼召,2002年起勇敢承擔海外宣教使命,從印尼的蘇門答臘投入7年的學習經驗,到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家皆保持合作關係,所到之處都有上帝差遣我們所留下的恩典足跡。 2010年我們開始進入緬甸的宣教禾場,看見緬甸長期在政治動盪、物資缺乏的情況下,人民不只需要實際的協助,他們的生命更需要得到上帝的福音。而我們因為體認到「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起快樂」的信仰精神,所以計畫發展長期委身的宣教事工,希望透過參與和投入,能更了解當地的需要並學習互惠的宣教夥伴關係,建立在主裡同是一家人的跨文化信仰實踐。藉此盼能喚起台灣基督徒對宣教的熱情,不分彼此,在世界各地高舉耶穌基督之名。   神學生團隊服事 信仰傳遞借力使力 以精兵營為例,除了協會全職同工外,服事同工幾乎都是神學生組成,他們利用課餘從營會架構討論、節目設計到小組帶領、活動執行,幾乎包辦大小事務。2011精兵營主題「想像」,是以影像為主題,期盼在影像的時代潮流中,信仰傳遞也能借力使力,讓原本看似抽象的信仰,轉換成具體的影像,向這世代傳揚基督福音。 這次營會最初的構想,是來自台神的老師莊信德與楊守義導演,他們看見基督徒影像工作者在這世代扮演的角色越來越重要,而我們應當盡早凝聚大家的力量,共同集思廣益的運用影像傳福音,因此結合了長年投入青年運動的精兵協會,每一年寒假與台神神學生合作籌辦的精兵營,就此開始有了設計與討論。 為此,莊信德老師更開班授課,邀請楊守義老師等數位基督徒導演聯合主講,讓所有預備服事的神學生先行裝備,率先嘗試以聖經經文為劇本,構思為期4天3夜的營會中,如何與導演合作,帶領小組學員完成1部5分鐘的福音影片。   信仰結合影像專業 讓福音深入生活 以往,宣傳通路都是靠協會網際脈絡推動,再加上神學生在教會號召,但近年臉書網路社團興盛,協會在此平台上除定期放相關訊息外,導演的作品、營會的活動相關討論也引起熱烈迴響。我們希望,藉此營會能喚起更多從事影像工作的青年,在每一部作品中深思上帝給我們的寶貴話語──聖經,並將信仰結合專業影像工作,讓信仰不只影像化也是生活化,將活潑的基督福音以創意的方式呈現給這世代。我們也企盼青年得造就後,回到教會或學校,可以用手邊的資源或器材簡單地推動影像福音事工,不論對自己教會的形象推廣或影像紀錄等,都能發揮所學或天賦恩賜。 許多與會青年表示,這次影像營讓他們得著最多的,不只是跟著導演學專業技巧,而是團隊合作共同為1個福音作品來努力、付出自己青春的熱情,在這個團隊中大家相互扶持、貢獻專長,即使再累再辛苦(風吹雨打出外景、熬夜剪接寫劇本、生病急診吊點滴),看到福音作品完成的那一刻,一切的付出都值得了。 我們深信上帝使用各樣管道、智慧、能力要將祂的名宣揚,此次精兵營全新投入嘗試,許多人都認為是不可能的任務,但在上帝恩手帶領下,許多不可能化為可能,並且豐豐富富、充充足足的超過我們所求所想,願上帝的榮耀繼續彰顯在這世代,使用每個願為祂國度奮鬥的子民,訓練我們成為祂所喜悅的基督精兵。 &nbsp &nbsp &nbsp

彩排人生最後的企劃案──預立遺囑

&nbsp為「終」身大事作準備 ◎蘇慶輝(退休牧師) &nbsp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棺木不是放置老人、是放置死人。」老人會死、年輕人也會死,任何人都有一死。 不久以前,我遇見2件事。第1,家女怜愛從紐約寄傳真信來,她在紐約一間有380多床的安養院擔任院牧。她在傳真裡寫說:「我對自己的醫療應該要有參與權,主張自己的醫療要做到哪種程度。」又說:「病情嚴重到無法為自己打算時,要先留文書或由代理人替自己打算。」她決定讓我們做父母的知道:「如果她遭遇車禍、長久昏迷不醒,醫生也覺得不用繼續使用呼吸器具來延長生命,就希望能讓她安然回天家。希望能捐獻自己的器官給需要的人,遺體也捐給醫學院作教學研究之用。」我很贊成她所想的,我自己臨終時也希望那樣行。 第2件事,是何秋女士寄來的信。她是台灣神學院早我2年的學姊,居住美國華盛頓很久,曾經擔任市長秘書,後來擔任中國城亞裔中心主任。她給內人陳慧如牧師寫信說,她沒有結婚,只一個人;她打算在她去世時,想要將遺產分一份給內人,叫內人將她的姓名和出生年月日以及其他資料寄給她,她會請律師準備遺囑、處理後事。 接到家女跟學姊何秋姊的通知,都教我們感到震驚,不禁想「是不是她們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後來有事飛往美國,順道探訪怜愛跟何秋姊,她們都很健康、很好。我們跟何秋姊聊了許多,她說,在美國如果去世前沒有把財產處理分配好,就會被國家沒收,遭到房屋拍賣的命運;還說,要將所居住的房屋贈送給台灣神學院&amphellip&amphellip。 後來,有一段時期,內人打電話去找何秋姊,卻沒人接;然後又變成「電話無人使用」,再打電話詢問神學院,才知何秋姊已經歸天了。 又有一次,我參加城中教會會友盧志凌先生80歲告別禮拜,在告別禮拜手冊裡,印有他的為人。他一直到80歲,還參加聖歌隊獻詩。他去世的那年年初,為台灣神學院奉獻4萬元,有人問他,為何為神學院奉獻那麼多?他客氣小聲地回答:「是上帝的命令。」他在幾年前,聽見台灣神學院經濟不好、發不出薪水,就立刻帶著手邊的11萬去神學院奉獻。他在蒙主恩召之前,又再奉獻4萬元給神學院,還為神學院開了6張支票,每張4萬元,一共24萬。他這麼熱心奉獻,可是他並不是富有的資本家、事業家。 盧弟兄的太太成為植物人已經好幾年,為了照顧太太,已經開銷不少;他對自己很節儉,常常穿著同一件已經發黃的白襯衫。他不只是生前奉獻,去世之後還留下遺囑,把遺體捐給醫學院作醫學生教學研究之用。2年後,醫學院將他的遺體安置好,退還給遺族,那時的火葬跟埋葬禮,是由我主持的。有多少人能效法他這樣的精神呢? 我曾聽過,有位英國老婦人過世前交代子女,在她過世後剝下自己背後的皮膚,作成家傳聖經的書皮。子女果然依母親遺言完成其心願。我想,與其讓皮膚落地成了塵埃,這是很好的方法。日本也有以先人的骨灰作成戒指珠寶等,也頗有紀念性。 這些事與見聞,使我深感應該為自己人生的終末有所準備。獲得主耶穌救恩的基督徒,蒙主恩召別世升天時,會與主耶穌以及先前去世的親朋好友相見,但是對我們自己離開世間時的後事,應該要準備妥當、交代清楚才對,不可只有依賴親人,免得到時親人心情失落、行事容易慌慌張張。以下從臨終、遺產、喪禮跟埋葬,與大家分享我的見解。 臨終 最好、最理想的死法是怎樣呢?我曾經與一位長老討論什麼死法最好,他說搭飛機失事最好!我認為傳道人最好的死法,是在講台上正在講道中、突然倒下斷氣,這是最光榮最好的死法;不需要長時間讓人照顧,也不必急救、插管、打針延長生命,讓我平平安安上天堂最好。而且,有句話「久病無孝子」,確實如此。趁我們還健康時,明白指示自己臨終的處理方法,更有意義。 分配遺產 有豐富家產可留給後代是很好,但是有句話說「好額(富有)子無3代好」,我們常看見、聽到財主後代為遺產而爭執,或揮霍無度導致家道中落,真是可惜。觀諸美國眾多紀念基金會、圖書館、公園等,他們寧願將所賺的財產奉獻出來回饋社會,大概是希望下一代自己打拚、自己賺就好,台灣人可參考這樣的理念。日本也很注重預立遺囑,甚至有專門指導書寫合法、有效遺囑的書籍和遺囑軟體;許多日本民眾表示,預立遺囑就是不想讓家人捲入遺產紛爭中。 喪禮 我曾參加過日治時代台北濟南教會牧師──二郎牧師的告別禮拜,會場佈置樸素、簡單,節目安排2位故人的友人講追思的話,他們幽默的語調,好幾次引起會眾哈哈大笑,那是充滿光明、凱旋的榮耀和復活盼望的告別禮拜。還有人未蒙主恩召,就先為自己舉行告別式,請親朋好友來參加、自己致謝詞,他說這樣才知曉自己喪禮的情況。或者,在生前預錄聲音、影像,在喪禮上播放,以自己的音容向來賓致謝,也是一種新奇的做法。 至於喪禮手冊中常見的「故人略歷」,我覺得可事先自己準備。去世後才由別人來寫,那麼自己想要強調的可能會忽略,而不想寫出來的也會被寫出來,因此「故人略歷」,由自己在生前寫最好。喪禮的安排則要遺族親自去安排敲定,若遺族悲傷之餘無法與葬儀社交涉,教會也可出面幫忙。今日有葬禮的保險、分期付款,先把葬禮費用儲蓄起來,到了葬禮時就不用慌亂張羅。 埋葬 喪葬方法,因各地有不同的風俗習慣,分為天葬、鳥葬、風葬、土葬、海葬、火葬、樹葬、太空葬、月球葬等。電影《麥迪遜之橋》故事主角去世前留給兒女遺囑,要他們把骨灰從麥迪遜橋上撒下。兒女起初不肯,後來讀了母親的日記,才知道她的心意,終於照著遺言處理骨灰。我看到這一幕時,受很大的感動;不必為我造墓在山上,在海裡撒骨灰,由土粉被造再歸於塵土,是最好的。 日本有一行業,可用親人的骨灰製成項鍊、耳環等,讓人隨身攜帶來記念故人。還有「分骨」的風俗,讓居住不同縣市的兄弟姊妹將長輩親人的部分骨灰帶回。近來還有樹葬,將骨灰埋在故人親自栽種、會開花的樹下,每年開花時,就是死者的忌日。這時親朋好友在花下相會,記念故人。 專家說法 預立有效且榮神益人的遺囑 ◎李世昌(台中中會草屯教會長老、大學教授、生命禮儀公司負責人) &nbsp 我從事殯葬業已有10年的時間,體會到許多人遇到親人死亡的傷痛,在無頭緒中還需要處理很多棘手的問題。如子女是否要拋棄繼承?遺產稅及遺產如何分配?何種醫療措施?土葬或火葬?告別禮拜如何安排?甚至許多人,都是來不及做最後的交代,或留下信仰的遺訓給子女,這是很可惜的。 預立遺囑乃是預先交代身後之事,一方面對存者而言可減少糾紛,另一方面死者亦無所牽掛!然而,對於如何預立遺囑交代身後事?其間所牽涉的法律問題如何?本文乃從法律的角度介紹5種遺囑方式:&nbsp 一、自書遺囑:由立遺囑人自書遺囑全文,記明年月日,並親自簽名。如有增減、塗改,應註明增減、塗改的處所及字數,另行簽名(民法第1190條)。須注意的是,自書遺囑一定要自己親筆書寫並親自簽名,不可用打字、影印、剪貼、代寫等其他方式。簡寫字或草寫字,只要可清楚辨識內容,即為有效。遺囑成立的日期,關係著立遺囑人有無遺囑能力,且日期決定遺囑成立的先後,在法律上亦有決定性影響,因此未註明年月日者,無效。日期註明以中曆、西曆皆可。 &nbsp同一遺囑中,有好幾處註明日期者,以最後日期的完成日,作為本遺囑成立的日期要件。可於開始表明「立遺囑人○○○」,也可於本文最後寫下全名。&nbsp 二、公證遺囑:由立遺囑人指定2人以上的見證人,在法院公證人前口述遺囑意旨,由公證人筆記、宣讀、講解,經遺囑人認可後,記明年月日,由公證人、見證及遺囑人同行簽名。遺囑人不能簽名者,由公證人將事由記明,使按指印代之(民法第1191條)。公證遺囑由法院的公證人執筆寫的當然公證立場可信,但花費頗高且見證人也須符合資格才能擔任;相對的,隱私、財產、個人意願就曝光,要修改內容時又得重來一次,重新付費,此法較適合財產多、子女配偶有爭議的狀況。 三、密封遺囑:由立遺囑人在遺囑上簽名後,將其密封,於封縫處簽名,指定2人以上之見證人,向公證人提出,陳述其為自己之遺囑,公證人、見證人跟立遺囑人同行簽名。(民法第1192條)。此種方式較保有個人隱私、公證費用較省,遺囑人不想讓他人知悉遺囑內容,可採用此種方式;且其保留自書遺囑的優點,經過法院公證人公證後又可增強法律效力,是避免家族爭議的不錯選擇。&nbsp 四、代筆遺囑:由遺囑人指定3人以上的見證人,由遺囑人口述遺囑意旨,使見證人中之1人筆記、宣讀、講解,經遺囑人認可後,記明年月日及代筆人的姓名,由見證人全體及遺囑人同行簽名,遺囑人不能簽名者,應按指印代之(民法第1194條)。 五、口授遺囑:因遺囑人生命危急或其他特殊情形者,可採此方式:即由遺囑人指定2人以上見證人,並口授遺囑意旨,由見證人中之1人將該遺囑意旨據實作成筆記,並記明年月日,與其他見證人同行簽名;或者,由遺囑人指定2人以上見證人,並口述遺囑意旨、遺囑人姓名及年月日,由見證人全體口述遺囑為真正及見證人姓名、全部予以錄音,將錄音帶當場密封,並記明年月日,由見證人全體在封縫處同行簽名(民法第1195條)。 ◎遺囑的內容 遺囑的內容法律上並無特別的限制,但通常有下列事項: 1.遺言:表達對生命及信仰的回顧及對親人的期望 2.私人遺物的處理 3.遺產捐贈 4.醫療照顧的處理及指定醫療代理人 5.遺體處理:例如火葬、樹葬、撒葬或其他 6.喪葬事宜 7.遺產分配及指定或委託監護人 8.財產信託 9.保險受益人之指定與否或更改 在社會新聞中,常常見諸豪門世家為了遺產或親人遺體處理方式而爭論不休,使整個家族紛擾不斷。事實上,立遺囑不只是有錢人的專利,一般人也能透過遺囑的方式避免糾紛。 雖然許多人避談死亡、甚至認為預立遺囑不吉利,但基督教信仰是永生的確信,因此,一個基督徒與非基督徒最大的差異,就是對死亡沒有恐懼。基督徒比起任何人都不應忌諱談論死亡的議題。基督徒的遺囑交代,應該有個先後順序,因為那是你的價值順序。首先述說自己與神的關係,並立下信仰的庭訓,勸勉子孫追隨基督;其次,對摯愛的親人所要叮嚀的期許與祝福;第3,交代自己告別禮拜的安排,喜愛的經文、聖詩、安葬方式及喪禮莊嚴樸實等安排;最後才是身外之物的遺產,而這些遺產又可以分成奉獻給神的,以及分享給子孫的。如果還能遺愛人間,那將更能榮神益人。 感人實例 當生命到盡頭,我希望&amphellip&amphellip 整理採訪◎張米璐 &nbsp 當我的生命到達盡頭時,我希望能採取安寧方式走向死亡&amphellip&amphellip;我們住在公寓,請不要把我的遺體移回家中安置,這樣會嚇壞孩子&amphellip&amphellip;我的喪禮請遵循基督教儀式舉辦,我要我的喪禮是安靜而莊嚴的,細節可與教會牧師聯繫&amphellip&amphellip;在寶山水庫附近有不少規劃漂亮完善的基督教墓地,風景優美,我希望我的孩子想媽媽時,可以到這種規劃漂亮的墓地跟媽媽說說話,至少不會陰森森地嚇得半死&amphellip&amphellip &nbsp &nbsp 癌症復發後,她在部落格留下一封給先生的信,細細交代自己身後事。 2007年初,淑婷檢查出罹患胃癌,這消息對於他們的家庭來說不啻是晴天霹靂;當時淑婷常常以淚洗面、徬徨無助,對未來感到沮喪、恐懼,對人生失去信心與勇氣,甚至拒絕化療,他們的親人朋友都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只能默默在旁關心。她的先生文賢雖然每天陪伴照料,給予心靈上的支持,但其實兩人有好長一段時間走不出來,也不知道怎麼告訴年僅4歲、6歲的兩個女兒。她心中放不下對親人、朋友以及世間的眷戀,最大的恐懼是不知死後靈魂歸向何方,或者──就此灰飛煙滅。 後來上帝安排了一位同樣得胃癌的主內姊妹淑芬,她積極正面的話語以及樂觀、對未來的盼望,把文賢、淑婷夫妻倆從沮喪中帶出來,使他們知道在主裡有永生,即使疾病的緣故必須暫時分離,未來會在天家相見,他們的恐懼就在一次次的禱告、經文與詩歌中除去;淑婷後來受洗了,歸入耶穌名下。儘管後來淑芬姊先淑婷一步回天家,她所留下的典範以及扶持,讓淑婷活出自我,甚至在部落格中仔細記錄抗癌歷程幫助癌友,也走出去關心人群。 2008年7月,淑婷檢查出癌症復發,這次她邊接受治療,卻也開始思考身後事,於是她與文賢商量後寫下遺囑,一方面是預先做準備,另一方面則是讓文賢能據以舉辦葬禮,使親人能以她所期待的方式送她最後一程。 她看到淑芬姊卸下歷經化療後的殘破軀殼,自由回天家,她向上帝說,希望上帝要召她回去時,能讓她平靜地走,身體不再受難;民間信仰家庭長大的她,有過幾次面對親人死亡的經驗,那是禁忌、可怕的經驗,但她喜歡基督教的追思儀式,簡單隆重又可以讓人專注於對逝去的人的思念,這同時也是孩子最不害怕的方式&amphellip&amphellip。遺囑寫了,淑婷的兄弟姊妹與其他親人透過部落格看到,但因害怕再次牽動不捨的情緒,而少有提起。隔年,淑婷經過化療與病痛爭戰後,於2009年7月安息主懷;文賢帶著不捨的心情,為她實現她一年前所列的遺囑清單。 於是,她的告別式是安靜莊嚴的基督教儀式;她的墓地選在與淑芬姊隔鄰的一個環境清幽的基督教墓園;所有一切都照她的心意進行。如今,淑婷回到上主懷抱已經一年多,文賢與兩個女兒仍會在淚眼中懷念她,但他們心中有盼望,知道將來有一天會在天上相見。 &nbsp &nbsp &nbsp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