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介

《從加爾文到今日改革宗傳統》—邀您進入500年的信仰旅程

約翰‧加爾文是推動16世紀歐洲宗教改革的重大推手,雖然已經有許多關於加爾文的論述與著作的中文書,可是都集中於傳記或是其神學思想,忽略加爾文用畢生心血創建、普及於全世界的長老會體系。鄭仰恩《從加爾文到今日改革宗傳統》前半部是加爾文生平,後半部則探究長老會體系組織運作的影響、側重的精神與各地方的發展。 本書最有意思的地方,在於顯明加爾文的思想深刻落實在長老教會的組織架構中。加爾文在當時的教會中建構一套新卻類似政府的組織(長老教會有自己的憲法、有教育部、類似今日立法院的議會等等),確立牧師、教師、長老與執事這四層結構,各個機關、各個部門各司其職,而得以在擁有眾多國王支持的羅馬天主教、被貴族與諸侯擁戴的路德派夾擊中屹立不搖。

功高震主的使徒保羅

本書是近年來,宋泉盛重新思索基督教神學的立基,向神學界長久以來「獨尊保羅」的傳統正面迎戰。他認為基督教神學近兩千年來讓保羅「功高震主」,進而產生各種怪異現象與不良結果。宋泉盛的講法,必定引起持守「正統教義」基督徒的反彈,但這或許也是一個靈命更新的時刻,迫使基督徒回溯從小到大養成的信仰教育與經驗,進而思考並嘗試判斷。書中以保羅書信開始,列舉基督教時常奉為圭臬、遵行不二的種種規條,對其進行歷史描繪、舉證與評價,力圖說服讀者揚棄「陳腐」的教條式信仰、檢視傳統教義。

【繪本異想國】《空空的聖誕襪》 裝也裝不下的禮物

主耶穌也不會拿著一張名單說:「很抱歉,你今年不乖,沒有在名單上,所以我沒辦法祝福你喔。」聖經說,我們得救是本乎恩、因著信,意思是我們可以得到新生命,並不是因為我們做了什麼好事,我們都是罪人,做得再好仍然有瑕疵。但因著上帝的恩典,主耶穌承擔了我們的罪,祂完美的好行為則算在我們身上,所以主耶穌是我們一切平安與幸福的源頭......

《神學入門》書介 突破靈性成長的十個指引

20、21世紀神學家羅伯特.史鮑爾(R. C. Sproul)所著的《神學入門》(Essential Truths of the Christian Faith),即幫助多數未受過神學訓練的弟兄姊妹,一方面一窺神學的堂奧,一方面可以思索自己所信的內容為何,如何過著敬虔生活。廣義而言,每個基督徒都有一套神學,信仰內涵必然存在若干神學思想,有的來自聽道或閱讀屬靈書籍,有的是查考聖經而得;是故,這類書籍討論的內容,並沒有如想像中離我們遙遠。

《評斷──草率或公正》書介 論斷他人之前

神學家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曾說:「時至今日,還有多少類似的情況呢?我們豈不是常常遇到,當我們徹底查明事實後,便發現別人比我們聽聞的還要好得多!而我們起先卻想要論斷他人!每個故事總是兩面,而選擇相信好的那一面,通常是明智、安全、慈愛的。況且,人們最容易犯的錯誤之一,就是在真相沒有大白之前,就假定最壞的情況是真實的,並表達出他們對別人及其行為的論斷。」

安息有時:重尋安息真義,抗衡當代文化

華特.布魯格曼( Walter Brueggemann)的安息有時,雖然不是大部頭的巨作,卻仍是擲地有聲的極短篇小品,如同迷你裙搬的篇幅,讓讀者真的能夠不用焦慮、十分安心地在安息中讀完它。只是原書名應該譯為《安息就是抵抗:向當代文化說不》,私自猜想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屈從香港的政局而不敢用抵抗作為書名。

戀戀府城──推薦《臺南青少年文學讀本──臺語詩》

◎火金水 年初其中 1 項 m̄-chiâⁿ khang-khòe 是 leh tàu 舞作者授權、聯絡,最近總算出版,lán 心肝頭 mā khah 輕鬆。 看內容、封面、排版、編輯、導讀,有影目前出版 ê 台語冊無幾本 ē 比--chit。Chit 句話  是 ka-tī leh nauh,nā 是平素有...

笑—上帝和人的藝術

「笑,也有神學?不會吧!」這是我心中第一次看到這本書時的感受。連「笑」這麼出於人性的情感表達方式,也能和神學扯上關聯。但是,作者庫舍爾(Karl-Josef Kuschel)邀請我們用一種新的視野,重新去思考、體驗「笑」在希臘哲學、基督教歷史、聖經故事以及當代心理學、社會學發展中的笑,並且在神學上界定笑的根本就是「上帝自身對其創造狀態的笑」。以此爬梳出一條有別與傳統基督教神學「貶抑笑」的路徑。

書介《真假福音》 你明白你所信的嗎?

真正的福音指出人最根本的問題,是得罪了天地的主宰、以自己形象造人的上帝;真正的福音也指向治本之道,不是人可以提出來的解決方案,而是上帝為人預備的羔羊,在各各他山上為我們死,也以復活向我們啟明新的生命;真正的福音也表明,祂所產生的果實之一,是基督的身體:教會。

書介《操控──如何回應別人的掌控》 操控,偶像化的渴望

喬治‧西門(George K. Simon)說:「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某些弱點或不安全感,會被那些聰明的操控者加以濫用。有的時候,我們會注意到這些弱點,並知道對方可能會如何利用它來占我們的便宜……但有時候我們卻不知道自己最大的弱點是什麼。操控我們的人,往往比我們更了解自己。他們知道該在什麼時候、用多強烈的方式來控制我們。由於我們不夠認識自己,使得我們遭到對方的操作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