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介

走揣台灣俗語話 ê 線索

(請安裝Taigi Unicode字形,配合Firefox瀏覽器可閱讀) 作者:陳逸凡 這馬 ê 台灣囝仔真幸福,因為佇厝--nih毋免幫忙買菜煮飯,定定是「食米毋知米價」;這馬ê台灣囡仔嘛真悲哀,因為學校ê教育無用台語傳承智識,大部分ê學生攏是「台灣囝仔袂曉講台語」。 好佳哉有李南衡老師這款ê文化人,早年毋甘願台灣文學受人看輕,自費收集出版《日據下台灣新文學》,留落上媠ê證據。這幾年,閣繼續提筆寫落漸漸流失ê台灣俗語話,hō͘ 後一个世代ê台灣人,會通揣著阿公阿嬤話語ê線索。 這本《那teh褪色的台灣俗語話2》,是伊用一個月一篇ê速度,犁出肥koh鬆ê田園,向望所有仝款毋甘願台語ko͘-tâ消失ê眾有志,攏通提來讀讀--leh,互台灣話ê種籽會通 puh-íⁿ,芳花閣一擺遍滿台灣全地。 網路買冊請揤遮到台灣教會公報社網路書房

《禮物》小說讀了 ê 感想 (David Lu.《アルトーロの贈り物:80こして初めて会う我が子との心の旅》)

Arturo 原本 beh hông 打胎。hit 當時 in 老母 Andrea 是一个有身 ê 未婚 cha-bó͘ gín-á,去法國 chhōe 阿姨參詳,tī-hia 收著 New York 來 ê phoe,是 gín-á ê 老父 ê 回覆。「Siōng 好是打胎。」靜靜考慮打胎問題,tī 聖母院得 tio̍h ê 啟示是講我 mā ē-tàng 成做老母;胎兒是我 ê,若無上帝賞賜性命,胎兒 bē 存在。「打胎」kah「thâi 人」是仝款,就無去「打胎」。因為疼,無顧 ka-kī 本身利益,hō͘ 伊悔改,決定 kā 生落來,家己晟養大漢,這个 gín-á,後--來 soah 成做原本決定打胎 ê 親生老父武彥 ê 禮物。

【繪本異想國】《等待》 充滿盼望的等候

聖經中有很多關於等待的經文與故事,譬如創世記12 章一開始,亞伯拉罕等候上帝所賜的產業,他前後等待了多久?路加福音的西面、亞拿也是善於等待的人。聖經還有哪些等待的故事?

【繪本異想國】《理髮師學禱告》我們在天上的父……

我想到自己常常祈求再祈求,好像在提醒上帝不要忘記我的需求,卻忘了上帝比我更了解我的需要,在我祈求之前,祂已經預備好了。許多人能夠流利背出十誡、主禱文和使徒信經,這當然很好,但這不是禱告。馬丁路德說,我們需要更深入去思想其中的意義,禱告不是某種儀式,不需要豐富華麗的詞藻,也不一定要用某種方式禱告才會靈驗。

【繪本異想國】《我媽媽才是超級英雄》我心中的媽媽PK大賽

小朋友,你的媽媽喜歡怎樣表達對你的愛呢?你喜歡哪些方式?趁著母親節到來,聽聽、想想媽媽的愛,也找個方式好好表達你對母親的愛吧!

【繪本異想國】《山田家的氣象報告》你今天低氣壓嗎?

山田醒來,懊惱的發現床單濕成一大片,真是好比大水淹過,媽媽愁眉苦臉的看著闖禍的山田。正在吃早餐的爺爺則一臉不敢置信,今天,真的會是晴天嗎?

【繪本異想國】《黑寶》 哭泣變為喜笑

「神愛世人」從來不是一句空話,神關心每個人的需要,甚至賜下獨生愛子耶穌為世人贖罪,祂不看長相、家世,身體是否殘缺,只要願意信靠祂,就可以走出苦境,使哭泣變為喜笑。

【繪本異想國】《用愛心說實話》說真話,需要勇氣

希望小朋友以莉莉的故事為借鏡,說話不要冒冒失失,但不是叫大家碰到什麼事都沉默而不仗義直言喔!五百年前,宗教改革領袖馬丁 路德,就是看不過去當時的教會(現在稱天主教)扭曲了聖經的意思,賣贖罪券從中牟利,他因為熱愛上帝真理,勇敢站出來提出質疑,即使後來被教廷逐出教會,他也在所不惜。不只馬丁 路德,還有許許多多宗教改革英雄,前仆後繼呼籲人們回到聖經。他們不顧自身安危,憑著愛心與真理,將許多人從錯誤中挽回,正是用愛心說實話最好的典範。

【尋求更大的事,超越自我6之6】偉大國度的生活是由良善與忿怒交織而成。

你將快樂寄託於美好的婚姻,但神沒有答應你一定擁有;你將地位當做自己的身分認同,但神沒有應許你功成名就;你認為身體健康或物質豐富是最大的幸福,但神沒有保證你可以擁有其中一項;你將自我價值定位為成功的父母,但神沒有與你簽訂合約……,這些事當然令人嚮往,但這些都不是我們可以控制的,神也沒有保證要賜給我們。若我們只是把神當成需求物的供應商、保證人,我們一定會感到失望。 真實的盼望,要寄託在獨一真神身上,信靠祂的智慧、慈愛與良善,祂的應許絕不會落空。在這個墮落世界裡,還會有許多令人失望的事發生,但我們不再惶恐,因為即使在我們失望時,神仍與我們同在,祂永不改變!

【尋求更大的事,超越自我6之5】神國的生活就像你盼望生命中所愛之人歸來一樣。

為什麼我們會對某人大聲吼叫?為什麼服事人那麼難?為什麼喜歡說長道短?為什麼嫉妒他人的地位財富?因為我們的罪性裡深埋著對自我王國的愚忠,使我們活得自我中心,所以喜歡定罪他人,對人不耐煩。保羅‧區普說:「請求赦免這麼困難真正的原因是:你很難接受自己原來經常需要被原諒。」即使飽讀聖經、多方服事,仍可能一再淪落,追逐自我王國,活在「凡事要照我的意願和方法」的惡性循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