賞析

史茵茵談《再見再見》專輯│再見是離別,也是再相見

療癒系歌手史茵茵在睽違8年之後,為記念已過世的外婆王陳雪鶯女士,史茵茵與活躍於紐約、同時也是台灣女婿的烏克蘭裔鋼琴家亞歷普洛尼(Alex Pryrodny)合作,2017年底再度推出暖心代表作《再見再見》,用人聲與鋼琴的細緻對話,演繹外婆深愛的百年經典詩歌、民謠與創作曲目,也娓娓道出家族三代女人信仰和生命的告白……。

浪漫到寫實5-3 理想與背叛,犬儒到寫實

從法國大革命到19世紀上半場是龐大的歷史試驗場,沒有人在自己選擇的政治立場中全身而退,它生發譏諷一切的犬儒主義與虛無主義,也生發對理想不斷的質疑、修正與繼續奮力追尋。當政治局勢抵定,自由平等博愛仍未臨到,雨果避居小島寫出《悲慘世界》,繼續為底層人物尚萬強請命,並呼喚代表良知、理想、信念、信仰的卞福汝主教;畫家庫爾貝則直接把畫筆指向那些被既得利益者舊貴族、中產階級抹除的社會底層,讓他們在藝術家筆下重生,寫實主義於焉而生。

李碧華的雙重哀歌--女性主義的戲謔與存在主義的解構

李碧華的散文十分透徹地體現她的女性主義思想,短篇小說則體現她的存在主義立場。她的散文和短篇都淋漓盡致地展現了無可避免的死亡與宿命,以獨特的黑暗視覺和死亡氣息描繪20世紀80年代香港社會的憂傷與陰暗。兩者體現出濃重的悲劇美、罪惡美,有深厚寬廣社會歷史的土壤氣息,這些可貴之處隱祕地藏在她的散文和短篇小說。

【畫中有道】《基督和撒馬利亞婦人》恩典流淌到外邦

當主耶穌與撒馬利亞婦人談論活水、敬拜時,將敬拜提升至另一個層次,如同主所說:「時候將到。」(約翰福音4章21節)這是一個非同舊約的時候,敬拜不再是到一個明顯的地方、必須一年三次在主所選擇的地方朝見主(申命記16章16節)。敬拜不再是在固定的地方,好像在這山上、還是在耶路撒冷(約翰福音4章21節),父所尋找的,是信徒在心靈和真理裡的敬拜,這是新舊約明顯不同的地方之一。

浪漫到寫實5-2藝術傳達政治理想,大衛的新古典

儘管他一生畫歷史畫,但從來不是在畫真正的歷史,而是暗指他涉入的政治與社會......

【古韻仍新】我心讚美上帝

我們若多一點認識神,多一點認識自己,就能明白一個明顯的結論:人不能也不配被稱為神的兒女。尤其當我們看到自己與神的性情有多大的差異時,便必須承認我們距離起初受造的形像有多大的鴻溝。而人之所以能夠稱神為父,得以向「我們在天上的父」禱告,實在完全出於神的恩典,藉著基督救贖大工重新接納我們為祂的兒女。

【樂揚真理】一切都指向十架

馬槽、小耶穌、天使、牧羊人、閃爍的星、博士 ......聖誕節的故事不只如此!它還關於十字架、關於我們的罪!

【榮耀雲彩】獅子羔羊

祂勇猛如獅,溫良如羔羊。祂願為我們征戰,也溫柔地讓我們倚靠。

【古韻仍新】主已來,祂必再來

在這首詩歌的複歌中,對主再來有著簡潔的描述:「榮光親像啟明星,透早燦爛光明」,主再來是榮耀的再來,宛如破曉之前的晨星,隨之而來的是白晝明光,是我們在黑暗世代中等候的。

【畫中有道】《銅蛇》 曠野中仰望被高舉的

新約為了銅蛇事件做了更具體的陳明,那是耶穌以此為喻:「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或作:叫一切信的人在祂裡面得永生)。」(約翰福音3章14、15節)又在別處指著自己的死說:「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約翰福音12章32節)據此看來,真正的焦點,不是那銅所造的蛇,乃是耶穌基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