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天使追殺令》(Jupiter’s Moon) 發明神祇,慾望橫行

《天使追殺令》整合了許多元素,阿利安的飄浮能力讓整部電影顯得相當奇幻,卻也有相當寫實的刻畫,足以提供觀眾相當的感官體驗與心緒省思。

電影《當愛不見了》 愛,何時能回家?

如果基督信仰只剩下外在行為的約束,而不是發自信心,不只淪為陽奉陰違的行為,而且既非真實,焉能得到稱許?

電影《你只欠我一個道歉》(The Insult) 難以收拾的歷史傷痕

我們在這個已然敗壞的人性與世代中,受人傷害是無可避免,傷害他人更是時而有之,我們因此感到和睦的艱困;於此,我們對福音書中論及恩福,多了一點點體會,使人和睦,非是易事,甚至罕見於這冤冤相報的世間(馬太福音5章9節)......

七星中會濟南教會 李惠仁新作 探言論自由

紀錄片導演李惠仁最新作品《并:控制》,2月26日晚上在七星中會濟南教會播出,這部片以中共對言論管控為題材,探討言論自由。

電影《希望在世界另一端》 輕重冷暖之間:中東難民在北國芬蘭

這就是可敬的芬蘭導演為我們講述的難民故事。他沒有繼續那種已然異化為某種意識形態的難民敘事之「重」,而是以難民敘事之「輕」,來呈現難民另一個被忽視的日常世界。這部影片,全然沒有難民題材電影模式化的沉重,反倒充滿了芬蘭人那冷冷的幽默,一如北歐山地裡難得的好天氣。

《盲人律師》開鏡見證分享會 對抗RCA 司法正義彰顯

以美國無線電公司(Radio Corporation of America,RCA)汙染事件為背景,講述弱勢勞工如何透過法律扶助,最後獲得司法正義的電影《盲人律師》,12月9日在士林真理堂舉行開鏡見證分享會,基督徒導演洪成昌已募資700萬,期望以電影呈現弱勢勞工如何對抗大財團的艱辛過程。

電影《天上再見》 面具下的殘顏

已經毀容的愛德華,找到一個表現自身想法的方式,就是製作大量的面具。愛德華的面具令畫面顯得奇幻而繽紛,更讓人直接聯想他當下的想法、處境。

觀影人生│我只是個基督徒

影片果真名符其實描寫了「他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同理,「他只是個學生」、「他只是個小販」,他們或被動、或主動,一一參與了大歷史......

電影《拆彈少年》 和平下的地雷

《拆彈少年》提醒人們戰爭不僅只是兩軍交戰,即或簽署和平條約、宣布戰爭結束,戰爭的陰霾仍糾纏著存活的人們……

最美的安排,愛的醫治

人生的確有意外,但也唯有與苦難擦身而過或真實相遇,才能真實體會人生。我很喜歡聖經所說:「因為祂打破,又纏裹;祂擊傷,用手醫治。」意外也許不在人的期待中,卻在創造主的計畫中,主容許它發生,也就有祂醫治的法則。因為耶穌「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章5節)因為神有美意,苦難成為一件美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