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心靈隨想曲Capriccio】Tutti 合而為一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成長環境、思考模式、生活習性,每個人的個性也是那麼不同。一個人有一條心,兩個人有兩條心,多少人就有多少條心,這是即使在神兒女中間也一樣困難的人際課題。如今,我們帶著這麼多不相同,卻要放在一起,成為屬靈的一家人,這問題可一點都不簡單。

【古韻仍新】〈大家勇敢同齊腳步〉一條信靠的路

這條天路誠然是倚靠的路,若憑著人的能力、意志,絕無法貫徹到底,如同詩歌所表白的:「無靠勢力無靠本事,倚靠全能咱的主」。

流行音樂、實用主義與基督教

以容易聽的音樂取代,其實無法解決精緻美術與音樂等所謂「高級」藝術產生的問題。正如以粗淺的基督論來取代崇高的基督論,從來都不是正統福音派解決問題的方法。倘若那真的可行,就不會有道成肉身了。

【樂揚真理】〈主我今來〉 就近主,心何等歡喜

我們所憑恃的,不是我們的克己修行、德行功勞,乃是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脫離苦境,「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這樣看來,我以內心順服神的律,我肉體卻順服罪的律了。」(羅馬書7章25節)藉著主耶穌基督的救贖與祂成就的義,我們得勝死亡與罪惡(哥林多前書15章57節)。

【樂揚真理】〈但我知道〉 世界救主降臨人間

聖誕節是道成肉身的起點,也是耶穌基督在人間受苦的起點,「在拿撒勒祂成長勞碌工作」。這位君王、救主來,不是為了享尊榮,而是為了受苦;聖誕節的卑微,木匠家庭的貧困,都只是受苦的開端。

【古韻仍新】〈我真愛講這故事〉一聽再聽的福音故事

常聽人說,他們喜歡聽故事,勝過於聽道理。或許是故事的高潮迭起、扣人心弦,或許是道理的生硬嚴肅叫人難以消受;或許是故事展現真實、活潑的生命力,道理卻宛若束之高閣的經典,僵化而古板。

【樂揚真理】〈我知我何往〉同去天堂美好地

這首詩歌呼喚聽到的人莫耽延自己的腳步,莫容讓自己硬心,因為沒有別的名可以使我們賴以得救,使我們得以出死入生,使我們得以出黑暗入奇妙光明。

【古韻仍新】〈天堂就是咱祖家〉與主親近永同在

那句「彼等我」是何等寶貴的應許、安慰,也表明了我們今日在主裡的確信,雖在這幽暗的世界,卻盼望那光明國度;雖在這悖逆的世代,卻盼望父的旨意成就,在地如在天,這是我們因信所說的話、所走的路、所做的見證。

【樂揚真理】〈有一活泉〉寶血洗我白無瑕

而「我罪雖然比他更深,主能洗我完全」,必得完全,這誠然是我們需再三強調的真理,當我們在聖經光照之下,認識到自己的罪無藥可救,真實、唯一的解決之道乃是「被殺羔羊血何奇妙,蘊藏除罪能力」。羔羊的血不只是使罪人因信稱義,更徹底除去罪惡,使我們成聖完全,這完完全全是立基於基督的工作(希伯來書2章11節)。

太平境管風琴營開幕 安裝技師張朝任回顧往事

由於太平境教會管風琴屬於開放式場地,內部容易累積灰塵,張朝任說,每次進行維修保養,鑽進管風琴內,都像從礦坑出來一樣全身烏黑。他說自己只是來自屏東鄉下的孩子,鋼琴跟管風琴他都不認識,但是上帝安排他來照顧這一台琴,這台琴已經一百多歲,「未來就算我們都不在了,這台管風琴還會繼續在這裡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