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我呣知 明日會怎樣〉

佇2009年,我拿到這本新版 ê 《聖詩》,真好奇有啥物歌是佮舊 ê 無仝,結果我真意外發現這首歌佇裡面,而且是台語歌詞。我心中有講袂出 ê 歡喜。詳細讀伊 ê 台語歌詞,hō͘ 我足感動,因為用台語唱上有感情,一面唱一面感覺親像細漢 ê 時阿爸牽我 ê 手teh 行路。台語是我 ê 母語,用伊來唱歌上自然,上親切,上有法度表達內心情感。魚佇水中游,鳥佇空中飛,用母語來謳咾上帝就是咱 ê 天性。

〈何等的幸福〉

我真意愛 ê 一首聖詩是 526 首《何等的幸福》,頭擺聽著是駱維道牧師佇台南神學院 ê 早禱分享。這首詩歌是作曲家 Pablo D. Sosa 所創作,伊佇阿根廷作牧師,總是做禮拜 ê 人 bô 講 kài chōe,特別是社會 ê 邊緣人感覺家己不配來到教會成作基督徒。所以 Pablo D. Sosa 就創作這首歌,kap 教會聖歌隊、會友佇禮拜堂外面吟 Miren que bueno, que bueno es(新《聖詩》用何等 ê 幸福,何等快樂來描述),beh 來邀請禮拜堂外面所有 ê 人,chòe-hóe 歡喜 chham-ka 教會 ê 禮拜,享受佇上主 ê 團契中。

【特別企畫】奧妙聲 竹音悠揚 4-4

 4-4 亞洲聖詩中的基督聲音和意象  文圖◎駱維道      華譯◎林秀娟 「斷鎖鏈、權力、財富」:公義和人權 1960年代後期,在亞洲詩人中間,表達基督教對人權、貧窮和苦難的聖詩已獲得許多關注。這點可從《亞洲都市新歌》(New Songs of Asian Cities,1972,簡稱NSAC),有許多這類詩歌得到證明。(註1)舉例來說,人對現實和不公義閉上眼睛的傾向,使新加坡的劉撒母耳牧師(Samuel Liew,1942年生)在他的〈我與你何干?〉(What have I to do with you?,NSAC #15,譜1)這首詩歌中發出質疑: 抬起眼舉目環顧,打開耳聆聽哭聲; 痛苦聲音傳耳畔,低低哀鳴:「我在此!」 我主我神遠離我,讓我緊緊閉雙眼! 為何開我眼看見?為何開我眼看見? 反映在印度的人間悲劇,以利沙(Elisha Soundarajan)滿心困惑地質問上帝(NSAC#27):「為何創造此至善,為何寬容人邪惡?」他繼續他的哀嘆: 有人擁家財萬貫,有人卻一貧如洗; 無人服侍貧窮人,所有努力至輕微。 身分、種姓劃階級,家庭榮譽人自傲, 貧窮婦女無選擇,淪落賣身維生計? 這個關注人權的現象,在《響竹》(簡稱STB)這本詩集更為明顯,在「公義、和平,和創造的整全」(Justice, Peace and the Integrity of Creation)這個項目中,就有15首類似主題的詩歌。例如,在〈為何,主啊,為何?〉(Why...

【特別企畫】奧妙聲竹音悠揚 4-2

4-2 亞洲聖詩中的基督聲音和意象 文圖◎駱維道    華譯◎林秀娟 亞洲教會齊歡欣:苦難中的盼望 在〈奧妙聲竹音悠揚〉這首詩歌第1節最後一句歌詞,窩勒斯(Bill Wallace)原本寫的歌詞是“Let the Asian Church rejoice”(亞洲教會齊歡欣),但為了更廣泛運用,在歐美把這句歌詞改為“Let the church of God rejoice”(主教會喜樂陶陶)。在這句歌詞中,有兩個議題。首先,有人說有些亞洲詩歌聽起來有悲哀感,所以,我們怎麼能夠以悲哀的歌曲一起歡喜快樂?其次,有些詩歌描述百姓的受苦,所以,我們怎麼能夠歌唱,並在艱難的處境中歡喜快樂? 在詩篇42篇5節中,詩人問說:「我為什麼這樣悲傷?我為什麼這樣沮喪?我要仰望上帝,還要再頌讚祂;祂是拯救我的上帝。」(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我們人類都是按著上帝的形像造的,也就是,上帝創造人的心靈能與祂相互呼應。舊約學者詹姆士‧梅斯(James L. Mays)說:「當那個相互呼應變得微弱、受到攪擾,或是被打斷,那種缺乏的經驗變得又飢又渴,也就是感到滿足的反面。」(註1)百姓的受苦就像是「從社會、個人,和神學上經歷到上帝的缺席」,表達出我們的靈魂對上帝的飢渴。(註2)所以,我們向上帝呼喊帶來正面的結果,如同詩人所說的:「我要仰望上帝,還要再頌讚祂。」 藉著吟唱表達生命艱難和痛苦的詩歌,我們再一次確認上帝不變的愛,要把我們的眼淚變為喜樂和讚美。舉例來說,在追思禮拜中,我們可以輕易看見音樂的力量,歌唱總是以某種方式帶給人安慰。歌唱幫助人釋放失落感、絕望和憂傷的深刻情感,使人重新得到盼望,從受難日進入復活的主日。我們信靠上帝永遠不變的愛,祂賜給我們勇氣、力量,以及對復活和新生命的盼望。 在〈莿葩互火燒〉(STB #252,新《聖詩》#604)這首聖詩中,我們可以看見作詞者對於上帝永不改變的愛的信靠和確知。荊棘燃燒的意象,描繪了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苦難。 1970年代,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曾發表一連串的宣言,高舉基督真理,在愛中說誠實話,反對壓迫人民的政府,建議政府改革、舉辦全國選舉、廢除《戒嚴法》,並宣告台灣是獨立自主的國家。這些宣言引發政府憤怒和更多無情的打壓。時任長老教會總幹事的高俊明牧師(1929~2019年),因藏匿異議者而被關在監獄裡長達3年多。其他還有8個人,包括4個傳道師、1位教會長老,他們只是伸出了援手,也一起被關入監獄。高俊明牧師甚至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請求法官釋放其他人。但他們全部被判刑,刑期從3年到7年不等!在獄中,高牧師寫了〈莿葩互火燒〉這首詩,見證在燃燒的火焰中,荊棘並沒有被燒毀;在逼迫中,基督徒變得更堅強、更勇敢,正如歌詞所述:「炎火一下過,伊就閣發芽,春天一下到,伊就閣開花。」 為了傳遞苦難中的盼望這個觀念,我採用台灣「哭調」(哀歌)的主題來捕捉痛苦卻仍然堅忍勇敢對抗暴政的精神,並進一步把它發展成一首表達信心和盼望的新歌。在5聲音階(la do re mi sol)中突然使用si,是整首詩歌的高潮;從開始下行5度的動機(mi-la)的反轉(上行5度mi-si)是一個5度大跳。這是用來象徵突破困境,艱難變成富足、絕望變成盼望的轉變。「春天」,帶給燃燒的荊棘新的生命。 請來  和平人君:以音樂尋求和解 許多亞洲基督徒在艱困處境中,作了強而有力的見證。在超過半世紀以前的韓戰(1950~1953年)期間,許多韓國牧師致力於服事受苦的難民,其中有些牧師甚至為了保護難民犧牲自己的性命,也一直有堅定的基督徒,大聲呼籲南韓和北韓的統一。基於這個原因,韓國教授李建鏞(Lee GeonYong,1947年生)為和平與和解寫了〈請來,和平人君〉(Ososǒ/Come now,...

大湖國小棒鐘團 獲香港國際手鈴奧林匹克金獎

高雄市湖內區大湖國小2年前成立棒鐘團,由壽山中會大湖教會牧師娘高曉菁親自指導,除了學校團練時間以外,團員每個禮拜有兩天放學後會齊聚教會團練,更在5月16至18日參加「2019香港國際手鈴奧林匹克」一舉獲得小學初級組金獎殊榮。

光音九十合唱音樂營 太平境教會邀國際名師授課

台南中會太平境馬雅各紀念教會聖歌隊成立90週年,為讓教會成為分享上帝恩典的平台,將於7月19至21日舉辦「光音九十聲聲不息國際合唱音樂營」。課程分為指揮、合唱、敬拜團等項目,並有程度之分,屆時將有15位來自美國的專業師資自付旅費來台授課,機會十分難得。

音樂 設計 社造 原住民族青年各領域展現恩典

今年28歲的屏東永愛教會青年甘聖竹,是「嵐天音樂工作室」負責人、樂團「原野歡唱」和「Sure人聲樂團」的成員,除了歌唱,也能夠演奏吉他、鼓等樂器與音樂製作。排灣中會佳義教會執事羅勝方今年29歲,是接案平面設計師和樂團「原野歡唱」的吉他手;他將設計定為自己的「專業」,而音樂是「興趣」,但兩者都可以是他在教會、中會與總會服事的方式。慕祢・莎莎卡嵐是佳義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不過接手總幹事職務,其實是個人生意料外的美麗插曲。

【心靈隨想曲Capriccio】Tutti 合而為一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成長環境、思考模式、生活習性,每個人的個性也是那麼不同。一個人有一條心,兩個人有兩條心,多少人就有多少條心,這是即使在神兒女中間也一樣困難的人際課題。如今,我們帶著這麼多不相同,卻要放在一起,成為屬靈的一家人,這問題可一點都不簡單。

【古韻仍新】〈大家勇敢同齊腳步〉一條信靠的路

這條天路誠然是倚靠的路,若憑著人的能力、意志,絕無法貫徹到底,如同詩歌所表白的:「無靠勢力無靠本事,倚靠全能咱的主」。

流行音樂、實用主義與基督教

以容易聽的音樂取代,其實無法解決精緻美術與音樂等所謂「高級」藝術產生的問題。正如以粗淺的基督論來取代崇高的基督論,從來都不是正統福音派解決問題的方法。倘若那真的可行,就不會有道成肉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