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文化藝術

地牛翻身了後

&nbsp◎陳興餘 &nbsp 這個春天日頭花tng leh發蘡(&iacute?) 無張無持地牛pha過來翻過去 瘋狗湧捲(k&aacute)湧疊(tha?h)湧 用l&acirc-l&iacute(穿山甲)s&agrave蟻&ecirc姿勢m&agrave過來 萬千蚼蟻進無步退無路 田庄 城市 一目睨失去記持 Kan-ta chhun失去所愛&ecirc蚼蟻 T?糞圾場走揣(ch&aacuteu-chho?) 無哀爸叫母&ecirc吼聲 只是恬靜&amphellip&amphellip走揣 流 無聲&ecirc目屎 &nbsp

分享豐盛生命

&nbsp◎陳勝政 &nbsp L&iacuten ta?k人&ecirc重擔tio?h相仝擔; 用&aacuten-ni來盡基督&ecirc法。 ──加拉太書6章2節 &nbsp 啟:基督徒受召作世間光燈 應:Ti&agravem t?烏暗社會顯光明 啟:因為信主耶穌生命豐盛 應:以公義kia?h十字架作光榮 啟:擒住(kh&icirc?-ti&acircu)上帝恩典上界好 應:對腹內chh&egraveng出活水江河 啟:污穢lah-sap洗清到無 應:心內滿滿喜樂、謳咾 啟:基督福音欲報揚 應:Kan-ta喊哈利路亞無路用 啟:用疼心關懷咱&ecirc同胞家鄉 應:將上帝慈悲恩典kap人分享 啟:咱&ecirc鄉土有苦難 應:對岸恐嚇飛彈對準咱 啟:百姓驚惶、煩惱又怨歎 應:懇求上帝賜阮平安 啟:社會混亂黑道政客操縱 應:是非不明心靈受創傷 啟:十字架疼&ecirc氣力h??咱堅強 應:主醫治,打chi?h &ecirc手骨顛倒勇 齊聲:來信主,伊h??打chi?h &ecirc手骨愈堅強 &nbsp

享受復活?能力

◎ 許隼夫 主復活h??人突破大禁忌 對古早到現代,世間人l&oacuteng驚死,所以有真濟追求「長生不老藥」&ecirc神話流傳落來。雖然耶穌死有復活,但是一般人l&oacuteng看做是奇事,m?信耶穌復活,甚至lih這作迷信,是無科學&ecirc代誌。總是,換一個角度來看,生kap死並m?是人會喘氣,ah是b?喘氣&ecirc代誌。有&ecirc人活了無意義,生活親像「行屍走肉」,n&aacute像死去一樣。 聖經記載,耶穌基督受釘t?十字架頂死了,第3日對死人中復活,這是一個千真萬確&ecirc代誌。伊留落一個空墓kap包布,伊k&uacutei-n?-p&aacutei顯現h??信徒kap學生看,koh kap in講話。這個好消息,已經變做基督教信仰上重要&ecirc福音。全世界有真濟人因為信耶穌做救主,改變in &ecirc人生;使徒保羅用家己&ecirc信心來做見證,講:「基督若b? bat復活,就阮所傳&ecirc是空空,恁&ecirc信也是空空&amphellip&amphellip。基督若b? bat復活,就恁&ecirc信無chh&aacutei-kang,恁i&aacuteu-k&uacute t?恁&ecirc罪中。」 耶穌基督有復活,伊實實在在有復活!學生親目看見耶穌復活&ecirc身軀,kap伊講話,也做伙食飯,in就對悲傷失望轉變做喜樂,也出力去傳復活&ecirc福音,h??咱明白主復活改變人&ecirc能力有jo?大。 這款改變&ecirc力量親像1815年倫敦人民&ecirc見證。彼工,旗號兵到溫徹斯特主教堂(Winchester Cathedral)&ecirc頂樓,接收停t?遠遠&ecirc戰艦拍來&ecirc信號。當伊1字1字收著:「W-I-L-L-I-N-G-T-O-ND-E-F-E-A-T-E-D&amphellip&amphellip」(威靈頓受擊敗)&ecirc時,大霧漸漸罩來,傳信被迫停止。倫敦人民知影「威靈頓將軍受擊敗」&ecirc消息,l&oacuteng真失望傷心。隔轉工早起,信號兵才koh收到傳無了&ecirc信號,原來信號意思是:「W-I-L-L-I-N-G-T-O-ND-E-F-E-A-T-E-DE-N-E-M-Y!」(威靈頓擊敗敵人了!)這時,倫敦全城&ecirc人民大聲歡呼:「咱勝利啊!英國戰贏啊!」In &ecirc 憂傷隨時變做歡喜。這t&uacute-t&uacute是主耶穌對死復活帶h??信徒喜樂&ecirc心情。 基督復活&ecirc好消息,是上帝通過這個奇妙&ecirc事件賞賜能力h??世間人。H??凡n?信伊&ecirc人,也會得著這個復活&ecirc生命kap大能力。咱也因為信心來得tio?h生活&ecirc大能力。這個大能力會贏過一切消極、失望、絕望、憂傷、痛苦、驚惶、恐怖、懷疑、不安&ecirc心理,甚至黑暗、邪惡、不義&ecirc權勢,h??信伊&ecirc人,人生態度180度大改變,變成充滿積極、向上、希望、忍耐、安慰、平安、喜樂。 所以,復活&ecirc道理不但是「人因信得永生」,也t?今生會得著復活&ecirc能力,過得勝&ecirc生活。基督教徒相信,人會享受永遠&ecirc生命,這個永遠&ecirc生命並m?是愛等死後chiah享受,是信主以後隨時就會當享受&ecirc新生命。 主復活h??人突破大禁忌 我會來信耶穌,就是受這個改變生命kap生活&ecirc福音所吸引。孔子講過:「未知生,焉知死」;保羅講:「所以人若ti&agravem t?基督,就是做新創造&ecirc人,舊&ecirc代誌已經過去,一切l&oacuteng變成新&ecirc。」雅各也講:「信心kap行為愛相輔並行,信心是藉著行為來達到完全&ecirc&amphellip&amphellip有信心無行為是死&ecirc。」我欣賞基督教是一個現世koh實際&ecirc信仰。我一生享受這個復活福音&ecirc能力,也認真分享傳播這個大能力&ecirc福音。下面是我個人有關復活&ecirc生活經驗kap見證: 我讀神學&ecirc時,有一段時間因為看tio?h周圍&ecirc基督徒自私、自利、不公、不義,非常失望。又想tio?h我背祖背宗,無顧全家族&ecirc強力反對來信耶穌,結果看tio?h基督徒也無比佛教徒khah好,一時想beh退學,又m?敢t?g去見父母kap親人,心內非常失望痛苦。好佳哉,有得tio?h黃彰輝牧師&ecirc開導,伊指出:耶穌也是活t?一個真惡劣&ecirc社會,伊本身有贏過hiah-&ecirc艱難。耶穌做咱上好&ecirc模範,伊復活&ecirc福音會改變信伊&ecirc人,也會改變全世界。咱受神學教育就是beh培養傳播這種改變人&ecirc福音。黃牧師幫助我明白這個改變&ecirc福音,我有得著安慰kap鼓勵。改變我&ecirc想法kap態度,留落來繼續求學。 &nbsp 另外,我是在鬼仔月(農曆7月)結婚,這是台灣人&ecirc大禁忌,總是我kap太太相信復活&ecirc主,阮無koh相信,m?無teh驚這款迷信&ecirc事。厝邊頭尾為著這議論紛紛,真濟批評kap指責。阮去向阮&ecirc父母說明,h?? in理解。K? in講:聖經有記載,上帝創造&ecirc日子,每一日l&oacuteng是好日。農曆7月結婚除了「sio?k koh有kio?k」以外,逐項m? l&oacuteng真便宜,也破除迷信。阮結婚已經beh 45冬,逐日經驗著家庭婚姻美滿kap上帝賜福滿滿。 當牧師娘懷孕待產&ecirc時,t&uacute好阮愛搬厝,koh阮租&ecirc厝是一間「畚箕厝」。一般人有khi&agraven-s?g(迷信),認為住這款厝&ecirc人會li&aacuteu錢,親像畚箕po&agrave-po&agrave出去,無人愛住。阮搬入去就開始佈置,隔壁&ecirc老阿婆過來k?我講,太太懷孕&ecirc時釘鐵釘仔無吉利,會釘著胎兒&ecirc身體,可能造成殘障。嬰仔出世,阮對病院抱轉來&ecirc時,隔壁阿婆第一個來看。伊真tio?h驚,也真歡喜講:「好心好幸leh,許先生,嬰兒佳哉無&aacuten-cho&aacute?。」我k?伊應講:「O?-bah-s&aacuteng,阮信耶穌,無迷信,m?無khi&agraven-s?g。多謝您&ecirc關心。」這項事不但改變阮&ecirc人生觀念kap做代誌&ecirc方法,也變做阮分享福音真有力&ecirc故事。 咱相信,復活&ecirc信心就是相信耶穌贏過一切黑暗、邪惡&ecirc魔力。主欲賞賜你kap我有這款復活得勝&ecirc能力,來活出新&ecirc生命kap希望!這是咱信心最大&ecirc保證。相信復活&ecirc信心h??咱重新得tio?h氣力,也h??咱改變:黑暗變成光明;失望變成希望;怨恨變成仁慈;軟弱變成剛強;憂傷變成歡喜;懷疑變成信心;受苦變成忍耐;怨嘆變成感恩;邪惡變成良善;不義變成公義&amphellip&amphellip咱若活t?復活得勝&ecirc能力中,咱&ecirc一生自然就會充滿信心、積極、向上、向善、向美&amphellip&amphellip,也充滿喜樂kap平安。 &nbsp

巨變倖存者的哀慟

&nbsp◎許真 3月在日本發生的芮氏規模9.0地震及隨後帶來的海嘯,震驚了全世界。雖然從電視媒體上看見日本人井然有序、積極要恢復正常生活,但他們仍可能在巨變中面臨心靈上的哀慟。當巨變帶來哀慟時,我們要如何面對? 與哀傷的人一同哀傷並不容易,許多滿有愛心的弟兄姊妹扮演了約伯朋友的角色而不自知。而巨變倖存者在身心深受重創的同時,得面對家產與親人俱失的事實,其心中的情緒與傷痛比一般失去至親的哀傷更為複雜,如何因應是一門學問。&nbsp Parkes在1970年提出了哀傷失去四部曲:震驚與麻木、思念與尋找、混亂與絕望,以及整頓與重組。Worden更進一步指出每個階段的獨特任務:接受失去的事實、感到痛苦、適應沒有那個人或物的生活,以及最後在感情上把過去失去的挪開,並繼續你的人生。每個時期的長短不一,因人而異;然而,巨變引發的哀傷旅程一旦展開,沒有例外,也沒有捷徑。未能走完整個過程的人,就像一隻受傷未癒的老鷹,任憑過往累積了再好的學經歷都無法展翅高飛。 &nbsp&nbsp &nbsp 學習與心中的空缺共處 重大創傷會引發受創者的深刻反應,心理的、情緒的、精神的、靈性的反應不一而足。這些反應不好受到讓好些人以為自己生病了,但請了解這些變化是正常的。「為什麼?」是倖存者最常問的問題。基督徒幾乎都會質問上帝:「?在哪裡?」我通常會回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上帝沒有回答約伯為什麼,我們不必幫上帝回答。&nbsp 人們會揣想各種可能的景況,事情是否就不一樣了。這類的思潮很容易將自己推入自責與悔恨中,而讓狀況更趨困難。我們得幫活著的人看到為何自己能倖存,進而把傷痛轉化為力量,以實踐夢想來展延離世者的生命意義,往往就在這時自己也走出了悲痛。&nbsp 巨變剛發生後各方關切詢問不斷,建議你寫下遭遇過程中的心情轉折再以電子郵件寄出,你不必反覆訴說你的遭遇,因為重述就像電視反覆播出的畫面,會將你帶回事發現場,造成心靈再一次撞擊。籌備喪禮、重建生活的忙碌會延遲傷痛,而在此之後就如Martha Huckman在所著《Healing After Loss》所說的,時間真的變了,未來比平常看來更模糊不清,就像一個空洞的空間。對親人的種種印象好似粒粒串珠,串起失親這條項鍊。至親過世後,我們生命的一部分也跟著死了,那部分的我們曾享有親情,期待未來一同生活並與至親共享許多回憶。透過擁有盼望和失去盼望,我們認識了「盼望」為何。我們必須學習與心中、白天和夜晚裡的空缺共處。 在思念與尋找的階段,你的課題是感受痛苦。此時許多的人、事、物都會勾起你傷痛的回憶。有時哀傷就像海嘯,在你沒有預期的時候突然漫天蓋地的襲來,你完全招架不住,而就在你痛苦的幾乎滅頂時,它退去了,你發現你還活著。 &nbsp&nbsp &nbsp 好好哀悼沒有不對 未充分哀傷的人無法展開新的旅程,因此請記得,在你哀悼的過程中,下面的行為沒有不對。 *沉默不語沒有不對。 *哭泣也沒有不對,何時何地都無所謂。 *以你覺得合適的方式宣洩哀悼之情沒有不對。 *你想盡情談論逝去的親人沒有不對,不需拘泥場合,愛提起那人幾次,就提他/她幾次。 *與他人協調,請假暫別例常行程和應辦事項,沒有不對。這樣你才能充分哀悼,走出傷痛。 *按照自己的步調和做法哀悼至親,不受制於他人的「進度」和期待,沒有不對。 *聲明目前正在哀悼過程中,對你的人生很重要,一點也沒有不對,因為喪親也衝擊了一些人的生命,哀悼過程對他們來說也很重要。 有時巨變會導致部分的組織或肢體嚴重受損,而必須手術切除,初期沒有了組織或肢體的地方仍會有劇痛感,那是正常的,請不要以為自己有幻覺或精神異常。你可以擁抱自己,跟身體說,讓它們受這樣的苦,你也很難過,謝謝它們過去一直默默的全力支持你,你很感激,你非常的愛它們,你將會盡最大的力量照顧它們保護它們,未來請他們與你一起努力。接納自己失去的狀態有助於身體的療癒。另一方面,若是你周圍有人在這樣的景況中,請了解他的劇痛是真的,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安慰他,那就靜靜的抱著他,與他一起哀哭吧! 在混亂與絕望中,你會漸漸適應沒有那個人或物的生活。雖然這過程就像我們在兩個極端來回擺盪,昨天的你情緒平穩,但今天,赤裸裸又脆弱的感覺卻倏地襲來,你不禁以為自己精神失常,有時覺得自己的情感不堪一擊,有時又感覺不到任何嘻笑嗔怨。 &nbsp&nbsp 為當下與未來人生作決定 走過混亂與絕望,進入最後的整頓與重組,我們必須重新學習在失去親人後,我們要做怎樣的人,日子要怎麼過下去。我們得重新認識自己,因為失去至親也代表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凋零了,需要重新學習與別人建立關係,甚至與上帝建立關係,就如約伯,約伯在頓失親人、牲畜等,慘遭打擊之際,大喊:「我從前風聞有?,現在親眼看見?。」如今我們重新認識也重整每一天的生活,不是希望回復正常,而是創造新的生活常軌,再度展開有目標、有意義和盼望的人生,我們要為當下和未來的人生作決定,才不致淪為過去的俘虜,或在未來人生中,失去明確方向。 某一天,你會突然察覺以往的驚恐、失落,以及憂傷哀痛的種種情緒已不在,取而代之的是篤定、平安與寧靜中的盼望,這代表你已走完全程,為自己驕傲的鼓鼓掌吧,因為你真的很棒。期待看到你展翅高飛,我的朋友。 (本文作者為舉手網絡執行總裁/危機、哀慟與重創顧問) &nbsp

談到復活我們都必需重生

◎ 謝禧明(退休牧師) &nbsp 尼哥德慕問:「一個已經老了的人怎麼能重生呢?他能重進母胎再生下來嗎?」 耶穌回答:「我鄭重地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成為上帝國的子民。人的肉身是父母生的,他的靈性是聖靈生的。不要因為我說『你們必須重生』而驚奇。(約翰福音3章4~7節) &nbsp 尼哥德慕與耶穌 尼哥德慕夜訪耶穌,與耶穌單獨談話,談論「重生」的議題。這事件不但是尼哥德慕與耶穌個人相遇的事件,更代表著「新酒」與「舊皮囊」的接觸與挑戰。 我們注意到耶穌與尼哥德慕談話的過程,先是從個人的關係開始,慢慢的演變為不同群體的對話。首先我們注意到耶穌對尼哥德慕是「你」與「我」的關係,後來漸漸的成為「你們」與「我們」的稱呼。耶穌對尼哥德慕說:「你們必須重生。」(約翰福音3章7節)然後又說:「我實在告訴你,我們講論我們所確知的,我們見證我們所見到的;可是你們偏偏不願意領受我們的見證。」(約翰福音3章11節)很顯然的,耶穌與尼哥德慕代表著不同思想的群體。 耶穌代表一群領受天父恩典的群眾,尼哥德慕卻代表猶太教法利賽人的「律法主義」的族群。對於耶穌的出現及耶穌教訓所帶來的挑戰,震撼當時的宗教領袖,削弱他們的權威。面對耶穌的挑戰,許多法利賽人感到威脅,甚至開始忌妒耶穌;但是尼哥德慕卻對耶穌的新教訓感到好奇,渴慕更多的認識和探討。尼哥德慕不像其他的法利賽人自大、傲慢、偏見、忌妒,以為自己領受的傳統都是絕對的,不能接受挑戰。 耶穌向尼哥德慕拋出「重生」的議題,讓尼哥德慕感到不解,尼哥德慕傳統的偏見,阻擋了他對耶穌新教導的認識。他想用一種屬「血氣」的思想去了解「上帝的奧秘」卻不明白。保羅說:「那沒有上帝的靈的人不能夠領受上帝的靈所給的恩賜。&hellip&hellip屬聖靈的人能判斷萬事的價值,可是沒有人能夠評斷他。」(哥林多前書2章14~16節)然而,尼哥德慕最大的慶幸是他一股熱切追尋、學習的心,決心求見耶穌,打開心靈,給他帶來改變的機會。尼哥德慕已經打開屬靈境界的門,也就是上帝國度的門。 耶穌說,人若不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上帝的國。耶穌不僅教導尼哥德慕「重生」的真理,更進一步的教導他「重生」的方法。「水和聖靈」表明人的重生,人從「水」領受罪的赦免的恩典,更進一步從「聖靈」領受新的生命,因為基督徒被主揀選不但成為「信徒」,更要成為「門徒」。主耶穌要求每一個人能「從新開始」,不斷地在聖靈裡被更新,重新得力,讓每一個基督徒不斷體驗「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才能在每一場屬靈爭戰中得勝。 我與耶穌 回想我過去的經歷,在教會的服事將近50年。從起初被呼召的興奮,轉入服事的疲憊與無力感,甚至想從服事的職場離開。感謝上帝,當我經歷屬靈生命低谷的時候,讓我藉著聖靈的更新,重新得力。2001年,我回到台灣投入教會更新的服事。回想將近10年的服事,有說不盡的感謝,感謝上帝的憐憫與帶領,在面臨新時代的挑戰下能夠突破傳統的束縛,嚐到新酒的芬芳。 坦白的說,在這10年的服事中,我也遭遇許多傳統的壓力,甚至被譏笑,認為我的「頭殼壞掉」,跟人家在搞「靈恩運動」,甚至質疑所作所為「不合乎長老教會的傳統與神學」。但是,我很清楚知道,雖然我在長老教會長大,但是我不是委身給教派,甚至某一個教會,我清楚知道我是委身給耶穌基督。藉著聖靈的更新,把我從傳統中的自大、驕傲、忌妒和偏見完全的除掉。聖靈重新讓我學習的功課是「謙卑、順服與信靠」。 長老教會總會所訂的目標與口號:「促進多元共榮‧落實上帝公義」。這裡所提起的「多元」,不僅是文化上的多元,更指上帝國度裡的「多元」,我們不需要彼此分別「福音派」,「靈恩派」,「自由派」或自稱「正統派」,每一個教派、教會都要彼此尊榮,彼此學習,因為教會是從聖靈生的,不是教派生的。 許多時候,有意無意的會遇到這樣的挑戰,被問到「你重生了嗎?」如今我不會對這樣的挑戰反感,反倒給我機會反省我的「皮袋」能裝得了耶穌的「新酒」嗎? 流淚與重生◎許明隆(皮膚科專科醫師;台南中會太平境教會會友) 為自己的軟弱流淚,是幸福的 從小一向努力順遂的我,字典裡從沒有「難」這個字。從小就有自信沒有任何學不會的東西,做不到的事。總覺得流淚是弱者的專利,不是我的習慣。我慣常的做法是把挫折、難過、悲憤化為力量;痛定思痛,努力求進,重新以更強的姿態站起來。流淚?門兒都沒有!在我的觀念裡面,流淚除了承認自己是弱者,發洩難過的情 緒外,有什麼用?我再難過也忍住不流淚! &nbsp然而,當我面對自己教養叛逆小孩的無力感,也因此體會了自己在待人處事的諸多缺點,並見識到主引導我的大能,後來我參加教會的團契,受洗成為基督徒。每當我參加聚會,常受講道及聖詩內容的感動,而淚流滿面。很奇怪地,每次流淚,我都感到自己懺悔的心得到無限的安慰、平安與內心的力量的增加。我才漸漸知道,原來這種流淚不是我先前了解的委屈的淚、傷心的淚,而是安慰的淚、感動的淚、誠心悔改的淚。經由每次的流淚,我更能看到自己以前不自覺的缺點,感受到自己軟弱的心,得到聖靈的撫慰及內心長久桎梏的解脫,並增添自己疼惜別人的心。 我深深地體會到強者、勝者在失敗挫折時,常常無法表現出「主」要我們背負十字架的胸懷,每個人的十字架的大小、種類雖有不同,但每一個都是痛且重的。也 許我的十字架要我用仁慈恩惠,去愛一個曾經虐待過我的仇人,用溫柔的態度去和他講話;也許我的十字架要我在心碎的時候,到人們面前去露一個早晨的笑臉;只有當我舉起我的十字架,順順服服地把它背在肩上,用忍耐不撓的精神去歡迎它的時候,我的內心才得到真正的平安與喜樂。 我知道現在的我能流這種淚是幸福的,這種淚是能增添力量的淚,是看到自己軟弱而願意無怨無悔地付出的淚。現在的我不但不以流淚感到難為情,反而感到可貴,我們常在教會看到情不自禁掉下眼淚的人,都會為他們祝福,替他們感到安慰,因為他們有神的感召,我羨慕他們。我更願意常常有神的感召而多多流淚。 能力強、道德標準高、行為正直、始終堅持正義、執著於義理而孤獨行在人生道路上無私的義人們,你們辛苦了,一般人的私慾及現實的環境必定使你受到極大的壓力及重擔,但是你要是流過這種淚,一定會增加你的力量,在你的路上會有保守及平安的。 你能原諒別人做得沒你那麼好,是因為你能體諒到他們的才情恩賜沒有你好,而你還能愛他們,那你就能把你的重擔卸下。因為只有內心真正原諒別人,才能解脫自己給自己的綑綁。當你在你的職責上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感覺自己夠格問心無愧地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摩太後書4章7節)而還是有人對你不滿,詆毀你、打擊你,你還能愛他嗎?我感覺只有流過這種淚的人(就是真正有信仰,有倚靠的人)才能做到的,至少我是這樣。 「來吧,所有勞苦、背負重擔的人都到我這裡來!我要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章28節)就是告訴我們,先要對別人有真正的寬容及付出,我們才可以卸下重擔,得到安慰、得到安息。我到40多歲才學到這些道理,我很希望義人們,如果你也有類似的重擔困苦,請早早放下你的重擔,你必能體會到──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章5節) 早早流下這種感動的淚、安慰的淚,你就能有在你堅持的路上的平安,一定能體會到流淚重生的喜樂。 獻身與重生◎陳祐陞(台灣教會公報社社長) 多出的歲月 看見上帝國實現 神帶領你的道路是你從未想過,但也是祂起初就為你所預備的。在這段路程中,或許會遭遇到挫折、喪志,但只要順服在神的引導,祂所賜下的平安常超乎我們所想像的,並藉著基督耶穌來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 我從小生長在民間宗教的家庭,小時候因住家附近有一間教會,禮拜天會去參加主日學,從此教會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大學一年級時與家母同日受洗成為基督徒,對我來說,這是我生命中最值得記念的一個日子。一路走來我的家庭與工作均蒙神保守與賜福,雖然我與內人均為基督徒,但我從來沒想過要成為牧師,因我們知道牧師的工作不只神聖,也是相當辛苦的。長久以來我與內人有3個共識,即是:1.熱心參與教會事工;2.善待牧師;3.盡力奉獻,我們也一直遵此而行。 1990年8月,我在高速公路南下151公里處遭遇到一場死亡車禍。座車因高速失控衝撞路旁照明燈桿,座車從司機後座被削成兩截,我的同事在醫院救治5天後仍然去世,而我卻蒙神保守,整件車禍中我經歷神用祂的雙手保護我免於災禍,如同詩篇91篇11~15節:「上帝要差派天使看顧你,無論往哪裡去都保護你。他們要用手托住你,使你的腳不至於在石頭上碰傷。你要踐踏獅子和蛇;你要踏碎凶猛的獅子和毒蛇。上帝說:我要拯救愛我的人;我要保護敬拜我的人。他們求告我,我要回答;他們在患難中,我要與他們同在。我要拯救他們,使他們得光榮。」車禍中我本當死,卻經歷神的拯救,對我而言,這是我肉體生命的重生。車禍往後的日子是蒙神憐憫,是神多給我的歲月。 1991年,我受選為台南中會東門教會執事。1992年,參加王明仁牧師三福訓練課程,在17週學習中,有幾次向人傳福音的機會,每當看見有人聽完福音,流淚決心接受主耶穌為救主時,在我內心留下深刻的感動與喜悅,不是人能夠做什麼,是神在帶領。 1996年3月,我收到新竹靈糧堂黃贊彥傳道封立牧師的邀請函,他是我的表弟,從小在鄉下長大沒去過教會,後來留學美國時信主、獻身傳道,回台後受派到新竹開拓教會。這件事對我來說相當震撼,我覺得應該是我當牧師才對,我從小在教會長大,40年來未曾離開教會,論年資、事奉、熱心均應該是我,為何是他? 1996年5月,我決心要辭去工作就讀台南神學院,當下有3個難題:1.家中經濟;2.辭去工作對公司老闆的歉意;3.這個決定是否出自神的旨意?感謝神,通過禱告,我的難題一一解決。在此也要特別感謝我當時工作的尚德公司董事長陳協同先生,他不只准我離職,更在經濟上協助我讀完3年神學院課程。 1999年8月,我受派為台南中會萬榮華紀念教會傳道師,協助許天賢牧師牧會工作。萬榮華紀念教會是我唯一牧會的教會,10年間我看到教會的成長,會友生命的改變,這是一個傳道人最大的喜悅,神的應許從未落空,凡敬畏耶和華,遵行祂道的人便為有福。 2008年底,當台灣教會公報社董事會要我接下社長的職務時,我並無此意願,我認為46歲才獻身讀神學院,當初決志就是要牧會,而且10年來我也一直存喜樂的心盡忠職守、牧養羊群,神也從來沒讓我失望過。但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神為人安排的常是人所未想到,而且是神長期以來為我們預備的道路。 回想在我職場工作35年,從乳品工廠技術員一直到公司經營層,再加上3年神學教育訓練及10年牧會經驗,一路走來神有祂的帶領及計畫在我身上,讓我接受祂所要交付給我新的使命;受造者順服於創造者本是應該的,因此,2009年3月我正式承接社長的職分,從原來服事一間教會,進而服事台灣眾教會。 人生是一種與神同行的經驗,耶穌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看見上帝國的實現。」我所走過的道路,曾經歷過屬靈生命的重生與肉體生命的重生,神學院畢業後至今的日子,又是另一種生命的意義。重生對一個人來說,只是個人生命的改變,是成為上帝國兒女的必經過程,我相信耶穌在這裡所說「上帝國的實現」,有祂更深的涵意,即是要我們通過個人生命的重生,用生命影響生命,帶來更多人的重生,進而影響我們的社會、國家,使上帝國的實現早日達成。 異夢與重生◎王世勛(前立法委員、台灣信義會大里牧區會友) 地獄火湖與新生新地 「可是你這個弟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復得的,我們為他設宴慶祝是應該的。」(路加福音15章32節)&nbsp 我在2004年受洗以前,就領受了一個很可怕的異夢。在這個異夢裡面,我看到了一望無際的裸身死屍,像一座又一座的山谷那樣堆積起來,不但正在冒煙,而且像有烈火在下面燃燒那樣滾沸著。我冒著冷汗驚醒過來,這個夢最後改變了我的信仰,使我成為基督徒。在此之前,我只是一個偶而會翻翻聖經,收看一下「好消息」電視台的傳統民間信仰者而已。 後來,我在馬丁路德的一段對話錄中,看到這樣的敘述:「問:『全能的主,萬能的上帝,在創造宇宙萬物之前,到底在幹什麼?』答:『在為一個像你這樣不信上帝的人,建造一座地獄。』」我在異夢中看到的那幅可怕景象,其實就是馬丁路德所說,那一座上帝為我所建造的地獄。 決定改信基督以後,開始參加教會的受洗課程,和小組聚會。沒多久,我就又領受了一個截然不同而全新的異夢。我之所以會說全新,是因為夢中所見的景象,色彩極其鮮明、豔麗而燦爛耀眼,就好像是用含螢光劑的洗潔劑剛剛洗過那樣晶瑩剔透:翠綠的山峰頂上、一陣又一陣隨風飄動的雲湧、在風中顫動的紅花與綠葉、一個多年不見的女同學笑意盎然而美艷的臉龐,她在風中飄然秀麗光亮又烏溜溜的長髮。 跟第一個異夢比起來,兩者之間的對比是如此強烈。多年以後的今天,我終於從聖經中了解到其對比所代表的意義:死與生、火與風、醜與美。在地獄之外,上帝很顯然也會為人類準備一個美麗的新天新地。 受洗那一天夜裡,我又領受了一個異夢。我以非常快的速度在海面的浪濤中飛馳,有時會穿濄水面下,再浮到水面上來,就像電影《水世界》那個耳下有鰓的男主角凱文科斯納一樣。在夢中,那種在海水中浮沉自如的感覺,痛快又過癮。 現在把這3個異夢依照次序排列,就深深感覺,過去無廟不拜、卻不認識天地之間唯一真神──耶穌基督的我,正好可以用路加福音15章32節這段經文來形容當時領受的心情:「可是你這個弟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復得的,我們為他設宴慶祝是應該的。」 在信耶穌基督以前,我已經當了快20年的民意代表,常常有跑不完的應酬。因此,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高血酸,身體的問題真是一籮筐。信主以後,靠信仰的力量,節制飲食,開始慢跑,一邊看好消息電視台 的「空中主日學」,一邊跑跑步機,靈、魂、體都在信仰的力量中改善提升。連家庭醫師羅倫檭(現任台中市醫師公會理事長),看到我的血糖值從將近300之多,降到正常範圍內,都幾乎不敢相信。還有一位交情非常深的藥劑師朋友,還對此引為神蹟而受洗歸主,可惜他太熱衷於慈濟的善心義行,又漸漸與主疏遠。如今想來,我若未受洗歸主,以個人家族病史來看,很可能就如第一個異夢所預示的,身陷地獄火湖了。 好在上帝揀選了我進入神的國度,讓我先看到火湖地獄,也看到美麗的新天新地,這是很清楚的應許;若是照著神的道而行,未來生命道路的結果將截然不同。這樣的應許,讓我靠著信仰的力量,掙脫了疾病的綑綁,有了新的生命,也使全家因此蒙恩得福! 約伯記8章5~7節:「你應該轉向上帝,懇切尋求全能者。如果你純潔正直,上帝一定會幫助你,恢復你的田園家室。上帝要賜給你的,遠超過你所喪失了的一切。」以此經文與每一位基督徒共同勉勵。 &nbsp &nbsp &nbsp

談到復活我們都必需重生

◎ 謝禧明(退休牧師) &nbsp 尼哥德慕問:「一個已經老了的人怎麼能重生呢?他能重進母胎再生下來嗎?」 耶穌回答:「我鄭重地告訴你,人若不是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成為上帝國的子民。人的肉身是父母生的,他的靈性是聖靈生的。不要因為我說『你們必須重生』而驚奇。(約翰福音3章4∼7節) &nbsp 尼哥德慕與耶穌 尼哥德慕夜訪耶穌,與耶穌單獨談話,談論「重生」的議題。這事件不但是尼哥德慕與耶穌個人相遇的事件,更代表著「新酒」與「舊皮囊」的接觸與挑戰。 我們注意到耶穌與尼哥德慕談話的過程,先是從個人的關係開始,慢慢的演變為不同群體的對話。首先我們注意到耶穌對尼哥德慕是「你」與「我」的關係,後來漸漸的成為「你們」與「我們」的稱呼。耶穌對尼哥德慕說:「你們必須重生。」(約翰福音3章7節)然後又說:「我實在告訴你,我們講論我們所確知的,我們見證我們所見到的;可是你們偏偏不願意領受我們的見證。」(約翰福音3章11節)很顯然的,耶穌與尼哥德慕代表著不同思想的群體。 耶穌代表一群領受天父恩典的群眾,尼哥德慕卻代表猶太教法利賽人的「律法主義」的族群。對於耶穌的出現及耶穌教訓所帶來的挑戰,震撼當時的宗教領袖,削弱他們的權威。面對耶穌的挑戰,許多法利賽人感到威脅,甚至開始忌妒耶穌;但是尼哥德慕卻對耶穌的新教訓感到好奇,渴慕更多的認識和探討。尼哥德慕不像其他的法利賽人自大、傲慢、偏見、忌妒,以為自己領受的傳統都是絕對的,不能接受挑戰。 耶穌向尼哥德慕拋出「重生」的議題,讓尼哥德慕感到不解,尼哥德慕傳統的偏見,阻擋了他對耶穌新教導的認識。他想用一種屬「血氣」的思想去了解「上帝的奧秘」卻不明白。保羅說:「那沒有上帝的靈的人不能夠領受上帝的靈所給的恩賜。&hellip&hellip屬聖靈的人能判斷萬事的價值,可是沒有人能夠評斷他。」(哥林多前書2章14∼16節)然而,尼哥德慕最大的慶幸是他一股熱切追尋、學習的心,決心求見耶穌,打開心靈,給他帶來改變的機會。尼哥德慕已經打開屬靈境界的門,也就是上帝國度的門。 耶穌說,人若不從水和聖靈生的,就不能進上帝的國。耶穌不僅教導尼哥德慕「重生」的真理,更進一步的教導他「重生」的方法。「水和聖靈」表明人的重生,人從「水」領受罪的赦免的恩典,更進一步從「聖靈」領受新的生命,因為基督徒被主揀選不但成為「信徒」,更要成為「門徒」。主耶穌要求每一個人能「從新開始」,不斷地在聖靈裡被更新,重新得力,讓每一個基督徒不斷體驗「在基督裡成為新造的人」,才能在每一場屬靈爭戰中得勝。 我與耶穌 回想我過去的經歷,在教會的服事將近50年。從起初被呼召的興奮,轉入服事的疲憊與無力感,甚至想從服事的職場離開。感謝上帝,當我經歷屬靈生命低谷的時候,讓我藉著聖靈的更新,重新得力。2001年,我回到台灣投入教會更新的服事。回想將近10年的服事,有說不盡的感謝,感謝上帝的憐憫與帶領,在面臨新時代的挑戰下能夠突破傳統的束縛,嚐到新酒的芬芳。 坦白的說,在這10年的服事中,我也遭遇許多傳統的壓力,甚至被譏笑,認為我的「頭殼壞掉」,跟人家在搞「靈恩運動」,甚至質疑所作所為「不合乎長老教會的傳統與神學」。但是,我很清楚知道,雖然我在長老教會長大,但是我不是委身給教派,甚至某一個教會,我清楚知道我是委身給耶穌基督。藉著聖靈的更新,把我從傳統中的自大、驕傲、忌妒和偏見完全的除掉。聖靈重新讓我學習的功課是「謙卑、順服與信靠」。 長老教會總會所訂的目標與口號:「促進多元共榮•落實上帝公義」。這裡所提起的「多元」,不僅是文化上的多元,更指上帝國度裡的「多元」,我們不需要彼此分別「福音派」,「靈恩派」,「自由派」或自稱「正統派」,每一個教派、教會都要彼此尊榮,彼此學習,因為教會是從聖靈生的,不是教派生的。 許多時候,有意無意的會遇到這樣的挑戰,被問到「你重生了嗎?」如今我不會對這樣的挑戰反感,反倒給我機會反省我的「皮袋」能裝得了耶穌的「新酒」嗎? 流淚與重生◎許明隆(皮膚科專科醫師;台南中會太平境教會會友) 為自己的軟弱流淚,是幸福的 從小一向努力順遂的我,字典裡從沒有「難」這個字。從小就有自信沒有任何學不會的東西,做不到的事。總覺得流淚是弱者的專利,不是我的習慣。我慣常的做法是把挫折、難過、悲憤化為力量;痛定思痛,努力求進,重新以更強的姿態站起來。流淚?門兒都沒有!在我的觀念裡面,流淚除了承認自己是弱者,發洩難過的情 緒外,有什麼用?我再難過也忍住不流淚! &nbsp然而,當我面對自己教養叛逆小孩的無力感,也因此體會了自己在待人處事的諸多缺點,並見識到主引導我的大能,後來我參加教會的團契,受洗成為基督徒。每當我參加聚會,常受講道及聖詩內容的感動,而淚流滿面。很奇怪地,每次流淚,我都感到自己懺悔的心得到無限的安慰、平安與內心的力量的增加。我才漸漸知道,原來這種流淚不是我先前了解的委屈的淚、傷心的淚,而是安慰的淚、感動的淚、誠心悔改的淚。經由每次的流淚,我更能看到自己以前不自覺的缺點,感受到自己軟弱的心,得到聖靈的撫慰及內心長久桎梏的解脫,並增添自己疼惜別人的心。 我深深地體會到強者、勝者在失敗挫折時,常常無法表現出「主」要我們背負十字架的胸懷,每個人的十字架的大小、種類雖有不同,但每一個都是痛且重的。也 許我的十字架要我用仁慈恩惠,去愛一個曾經虐待過我的仇人,用溫柔的態度去和他講話;也許我的十字架要我在心碎的時候,到人們面前去露一個早晨的笑臉;只有當我舉起我的十字架,順順服服地把它背在肩上,用忍耐不撓的精神去歡迎它的時候,我的內心才得到真正的平安與喜樂。 我知道現在的我能流這種淚是幸福的,這種淚是能增添力量的淚,是看到自己軟弱而願意無怨無悔地付出的淚。現在的我不但不以流淚感到難為情,反而感到可貴,我們常在教會看到情不自禁掉下眼淚的人,都會為他們祝福,替他們感到安慰,因為他們有神的感召,我羨慕他們。我更願意常常有神的感召而多多流淚。 能力強、道德標準高、行為正直、始終堅持正義、執著於義理而孤獨行在人生道路上無私的義人們,你們辛苦了,一般人的私慾及現實的環境必定使你受到極大的壓力及重擔,但是你要是流過這種淚,一定會增加你的力量,在你的路上會有保守及平安的。 你能原諒別人做得沒你那麼好,是因為你能體諒到他們的才情恩賜沒有你好,而你還能愛他們,那你就能把你的重擔卸下。因為只有內心真正原諒別人,才能解脫自己給自己的綑綁。當你在你的職責上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感覺自己夠格問心無愧地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提摩太後書4章7節)而還是有人對你不滿,詆毀你、打擊你,你還能愛他嗎?我感覺只有流過這種淚的人(就是真正有信仰,有倚靠的人)才能做到的,至少我是這樣。 「來吧,所有勞苦、背負重擔的人都到我這裡來!我要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章28節)就是告訴我們,先要對別人有真正的寬容及付出,我們才可以卸下重擔,得到安慰、得到安息。我到40多歲才學到這些道理,我很希望義人們,如果你也有類似的重擔困苦,請早早放下你的重擔,你必能體會到──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章5節) 早早流下這種感動的淚、安慰的淚,你就能有在你堅持的路上的平安,一定能體會到流淚重生的喜樂。 獻身與重生◎陳祐陞(台灣教會公報社社長) 多出的歲月 看見上帝國實現 神帶領你的道路是你從未想過,但也是祂起初就為你所預備的。在這段路程中,或許會遭遇到挫折、喪志,但只要順服在神的引導,祂所賜下的平安常超乎我們所想像的,並藉著基督耶穌來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 我從小生長在民間宗教的家庭,小時候因住家附近有一間教會,禮拜天會去參加主日學,從此教會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大學一年級時與家母同日受洗成為基督徒,對我來說,這是我生命中最值得記念的一個日子。一路走來我的家庭與工作均蒙神保守與賜福,雖然我與內人均為基督徒,但我從來沒想過要成為牧師,因我們知道牧師的工作不只神聖,也是相當辛苦的。長久以來我與內人有3個共識,即是:1.熱心參與教會事工;2.善待牧師;3.盡力奉獻,我們也一直遵此而行。 1990年8月,我在高速公路南下151公里處遭遇到一場死亡車禍。座車因高速失控衝撞路旁照明燈桿,座車從司機後座被削成兩截,我的同事在醫院救治5天後仍然去世,而我卻蒙神保守,整件車禍中我經歷神用祂的雙手保護我免於災禍,如同詩篇91篇11∼15節:「上帝要差派天使看顧你,無論往哪裡去都保護你。他們要用手托住你,使你的腳不至於在石頭上碰傷。你要踐踏獅子和蛇;你要踏碎凶猛的獅子和毒蛇。上帝說:我要拯救愛我的人;我要保護敬拜我的人。他們求告我,我要回答;他們在患難中,我要與他們同在。我要拯救他們,使他們得光榮。」車禍中我本當死,卻經歷神的拯救,對我而言,這是我肉體生命的重生。車禍往後的日子是蒙神憐憫,是神多給我的歲月。 1991年,我受選為台南中會東門教會執事。1992年,參加王明仁牧師三福訓練課程,在17週學習中,有幾次向人傳福音的機會,每當看見有人聽完福音,流淚決心接受主耶穌為救主時,在我內心留下深刻的感動與喜悅,不是人能夠做什麼,是神在帶領。 1996年3月,我收到新竹靈糧堂黃贊彥傳道封立牧師的邀請函,他是我的表弟,從小在鄉下長大沒去過教會,後來留學美國時信主、獻身傳道,回台後受派到新竹開拓教會。這件事對我來說相當震撼,我覺得應該是我當牧師才對,我從小在教會長大,40年來未曾離開教會,論年資、事奉、熱心均應該是我,為何是他? 1996年5月,我決心要辭去工作就讀台南神學院,當下有3個難題:1.家中經濟;2.辭去工作對公司老闆的歉意;3.這個決定是否出自神的旨意?感謝神,通過禱告,我的難題一一解決。在此也要特別感謝我當時工作的尚德公司董事長陳協同先生,他不只准我離職,更在經濟上協助我讀完3年神學院課程。 1999年8月,我受派為台南中會萬榮華紀念教會傳道師,協助許天賢牧師牧會工作。萬榮華紀念教會是我唯一牧會的教會,10年間我看到教會的成長,會友生命的改變,這是一個傳道人最大的喜悅,神的應許從未落空,凡敬畏耶和華,遵行祂道的人便為有福。 2008年底,當台灣教會公報社董事會要我接下社長的職務時,我並無此意願,我認為46歲才獻身讀神學院,當初決志就是要牧會,而且10年來我也一直存喜樂的心盡忠職守、牧養羊群,神也從來沒讓我失望過。但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神為人安排的常是人所未想到,而且是神長期以來為我們預備的道路。 回想在我職場工作35年,從乳品工廠技術員一直到公司經營層,再加上3年神學教育訓練及10年牧會經驗,一路走來神有祂的帶領及計畫在我身上,讓我接受祂所要交付給我新的使命;受造者順服於創造者本是應該的,因此,2009年3月我正式承接社長的職分,從原來服事一間教會,進而服事台灣眾教會。 人生是一種與神同行的經驗,耶穌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看見上帝國的實現。」我所走過的道路,曾經歷過屬靈生命的重生與肉體生命的重生,神學院畢業後至今的日子,又是另一種生命的意義。重生對一個人來說,只是個人生命的改變,是成為上帝國兒女的必經過程,我相信耶穌在這裡所說「上帝國的實現」,有祂更深的涵意,即是要我們通過個人生命的重生,用生命影響生命,帶來更多人的重生,進而影響我們的社會、國家,使上帝國的實現早日達成。 異夢與重生◎王世勛(前立法委員、台灣信義會大里牧區會友) 地獄火湖與新生新地 「可是你這個弟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復得的,我們為他設宴慶祝是應該的。」(路加福音15章32節)&nbsp 我在2004年受洗以前,就領受了一個很可怕的異夢。在這個異夢裡面,我看到了一望無際的裸身死屍,像一座又一座的山谷那樣堆積起來,不但正在冒煙,而且像有烈火在下面燃燒那樣滾沸著。我冒著冷汗驚醒過來,這個夢最後改變了我的信仰,使我成為基督徒。在此之前,我只是一個偶而會翻翻聖經,收看一下「好消息」電視台的傳統民間信仰者而已。 後來,我在馬丁路德的一段對話錄中,看到這樣的敘述:「問:『全能的主,萬能的上帝,在創造宇宙萬物之前,到底在幹什麼?』答:『在為一個像你這樣不信上帝的人,建造一座地獄。』」我在異夢中看到的那幅可怕景象,其實就是馬丁路德所說,那一座上帝為我所建造的地獄。 決定改信基督以後,開始參加教會的受洗課程,和小組聚會。沒多久,我就又領受了一個截然不同而全新的異夢。我之所以會說全新,是因為夢中所見的景象,色彩極其鮮明、豔麗而燦爛耀眼,就好像是用含螢光劑的洗潔劑剛剛洗過那樣晶瑩剔透:翠綠的山峰頂上、一陣又一陣隨風飄動的雲湧、在風中顫動的紅花與綠葉、一個多年不見的女同學笑意盎然而美艷的臉龐,她在風中飄然秀麗光亮又烏溜溜的長髮。 跟第一個異夢比起來,兩者之間的對比是如此強烈。多年以後的今天,我終於從聖經中了解到其對比所代表的意義:死與生、火與風、醜與美。在地獄之外,上帝很顯然也會為人類準備一個美麗的新天新地。 受洗那一天夜裡,我又領受了一個異夢。我以非常快的速度在海面的浪濤中飛馳,有時會穿濄水面下,再浮到水面上來,就像電影《水世界》那個耳下有鰓的男主角凱文科斯納一樣。在夢中,那種在海水中浮沉自如的感覺,痛快又過癮。 現在把這3個異夢依照次序排列,就深深感覺,過去無廟不拜、卻不認識天地之間唯一真神──耶穌基督的我,正好可以用路加福音15章32節這段經文來形容當時領受的心情:「可是你這個弟弟是死而復活、失而復得的,我們為他設宴慶祝是應該的。」 在信耶穌基督以前,我已經當了快20年的民意代表,常常有跑不完的應酬。因此,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高血酸,身體的問題真是一籮筐。信主以後,靠信仰的力量,節制飲食,開始慢跑,一邊看好消息電視台 的「空中主日學」,一邊跑跑步機,靈、魂、體都在信仰的力量中改善提升。連家庭醫師羅倫檭(現任台中市醫師公會理事長),看到我的血糖值從將近300之多,降到正常範圍內,都幾乎不敢相信。還有一位交情非常深的藥劑師朋友,還對此引為神蹟而受洗歸主,可惜他太熱衷於慈濟的善心義行,又漸漸與主疏遠。如今想來,我若未受洗歸主,以個人家族病史來看,很可能就如第一個異夢所預示的,身陷地獄火湖了。 好在上帝揀選了我進入神的國度,讓我先看到火湖地獄,也看到美麗的新天新地,這是很清楚的應許;若是照著神的道而行,未來生命道路的結果將截然不同。這樣的應許,讓我靠著信仰的力量,掙脫了疾病的綑綁,有了新的生命,也使全家因此蒙恩得福! 約伯記8章5∼7節:「你應該轉向上帝,懇切尋求全能者。如果你純潔正直,上帝一定會幫助你,恢復你的田園家室。上帝要賜給你的,遠超過你所喪失了的一切。」以此經文與每一位基督徒共同勉勵。 &nbsp &nbsp &nbsp

小弟

&nbsp◎I&acircu Ch&igrave-li&ocircng Si&oacute-t? chin chh&ugrave-b? 小弟 &nbsp真 &nbsp 趣 味 Ph? l&acirci ?i? t? kha-chiah-phia?ni?h&nbsp 抱 &nbsp來揹佇 尻 &nbsp 脊 &nbsp 背ni?h H??-t?ng hiah ko&acircn s? beh s&iacute 戶 嶝1...

囡仔物 ?記持

&nbsp◎歐吉桑 &nbsp 禮拜日親子主日學結束,契查某囝講伊欲愛紙飛機、燕仔、紙船&hellip&hellip。講實在,有一寡細漢定定耍&ecirc囡仔物,chit-m&aacute m?無的確l&oacuteng會記得按怎製作。有冬時,就t?契查某囝學習拗紙&ecirc過程,她天外飛來一筆,觸著我舊時&ecirc回憶,突然間h??我想起按怎用報紙拗棒球手套、紙氣球、紙鶴、紙戒指&hellip&hellip,囡仔物&ecirc記持漸漸轉來啊! He是物質生活欠缺&ecirc年代,但是我k?細漢舅學會曉製作家己耍&ecirc chhit-th&ocirc物,也kap厝邊&ecirc「大哥哥」提著家己做&ecirc鳥phiak-&aacute(彈弓)轉戰田園,戰利品不是四腳仔湯就是烘鳥仔巴,雖b&oacuteng有淡薄殘忍,卻是細漢&ecirc時&ecirc美好記持。 有一日,米璐講細漢&ecirc時,無看過這款囡仔物,我就隨做一支竹phiak-&aacute(筷子槍)kap「豆豆槍」,順手寫這首短詩,會當搭配陳明章老師〈下晡的一齣戲〉&ecirc曲吟唱。 米璐電話kh&agrave過來 囡仔記持我敢知 這個秋天&ecirc下晡 回想細漢放學&ecirc綿綿仔雨 Bih入阿舅&ecirc門戶 阿舅拿著幼竹箍 竹箍目nih變槍管 同學&ecirc目睭g&icircn-h&ograve?-h&ograve? Hit日&ecirc綿綿仔雨 學著田嬰(竹蜻蜓)kap槍管 學著燕仔kap風吹(風箏) 囡仔物 回想囡仔時 米璐&ecirc囡仔物 頭殼是l&oacuteng記持 &nbsp &nbsp &nbsp

趣味?故事

◎育? &nbsp想著少年時&ecirc教會生活,心頭就溫暖;彼個時代&ecirc物質生活雖b&oacuteng輸這個時陣thi&aacutem-thi&aacutem,總是心靈飽足,喜樂滿滿。 會記得有一遍,當時雙連教會&ecirc陳溪圳牧師來阮教會k?青年團契培靈,第一句話就講:「TKC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青年團契&ecirc簡稱,m?是陳溪圳&ecirc簡寫喔!」大家聽著就笑出來,也隨注神聽伊講。 續落去,陳牧師用約瑟&ecirc一生k?阮勉勵,教阮tio?h親像約瑟一生擒住(kh&icirc?-ti&acircu)上帝;另外,伊也特別交代大家,若遇到誘惑&ecirc時陣,tio?h用「我怎樣thang行此個大歹,來得罪上帝」這句話來提醒家己,h??家己thang保持聖潔&ecirc活命。濟濟人聽著這些話,親像受感動,頭殼一直t&igravem b?息。 最後,陳牧師koh講一個故事:有1對夫婦,有3個查某囝,大&ecirc嫁給讀冊人,第二&ecirc嫁給討海人,細漢&ecirc嫁作穡人。有1年,3個囝婿給丈人爸做生日。食飽了,大囝婿講:「咱來用字押韻作句,趣味一下!」就講:「由字頭th&oacuteng,甲字腳th&oacuteng,申字雙頭th&oacuteng。」 二囝婿聽了真著急,心內想講:「慘啊!魚蝦是識b?少,字卻識無濟!但是,輸人m?輸陣,輸陣就歹看面!Tio?h提出討海人&ecirc勇氣,親像teh拋網相款。」就開喙講:「蝦仔頭th&oacuteng,魷魚腳th&oacuteng,龜鱉腳尾th&oacuteng。」講了,in某&ecirc面隨顯出滿意&ecirc笑容。 細漢囝婿看著安呢,實在真煩惱。伊是睛暝牛,kan-ta會曉gi&acirc鋤頭掘菜園;所以伊心內t?想講:「鋤頭是有頭,但是欲用甚麼作腳呢?」忽然一陣風吹來,h??人感覺冷冷,soah h??伊想著厝裡一領細領棉被,就大聲喊講:「Kah腳頭th&oacuteng,kah頭腳th&oacuteng,kah腹肚頭腳th&oacuteng。」真正是「黑矸仔貯豆油,無t&egrave看。」全家l&oacuteng拍手謳咾,si?ng歡喜&ecirc是丈人爸,大聲笑講:「3個囝婿個個有頭腦,l&oacuteng是人才。」 陳牧師&ecirc故事講到chia,阮團契&ecirc契友,有&ecirc已經笑kah東倒西歪,有&ecirc笑kah大嘴開開開。這thang講是一個快樂&ecirc培靈會。 隨著年歲漸漸大,b?記得&ecirc代誌也漸漸濟;總是,這個超過半世紀以前t?青年團契培靈會聽著&ecirc故事,猶原記kah清清楚楚!&nbsp &nbsp

人子得榮耀的時刻

&nbsp◎蔡維民(真理大學麻豆校區校牧) 受難週靈修默想 4 月17日(週日)棕樹主日 馬太福音27章11~54節&nbsp 4 月17日(週日)棕樹主日 馬太福音27章11~54節 &nbsp 迎接祂的不是權仗 迎接祂的不是權仗 「彼拉多問他們:『那麼,我該怎樣處置那稱為基督的耶穌呢?』他們都喊:『把祂釘十字架!』」(馬太福音27章22節) &nbsp 今天的經文描寫了耶穌的受審、被棄絕、被戲弄、受苦楚直至受釘死亡的過程,可以說是耶穌苦難的高峰。相對於傳統提到「棕樹主日」中耶穌榮耀的進城之記載,是一個極大的對比。我相信在2000年前的耶路撒冷,除了耶穌基督之外的所有人,沒有一個人會想像到短短幾天之間,整個情勢會有那麼大的變化。 耶穌騎著驢駒進入耶路撒冷,周遭的人載歌載舞,鋪上衣服與棕樹枝,歡欣迎接耶穌;但是在耶穌心中,已然清楚地知道,這是祂最後的旅程。祂很清楚地看見,在這些狂熱高喊「和撒那」的百姓之中,有一些人不久也將高喊「釘祂十字架!」那些將自己的衣服鋪在地上的人們,有的人將會看到耶穌的衣服被士兵撕裂;原先鋪在地上的棕樹枝,不久,將被刺在耶穌額頭的荊棘冠冕所取代。 學生們與支持者看到的是榮耀的表象,而耶穌清楚地知道自己即將受苦死亡的真相! 所謂「基督徒」,就是跟隨並學習基督的群體。我們都願意榮耀地跟隨耶穌進入耶路撒冷城,享受著眾人簇擁的感覺;但是我們是否願意跟隨祂,直到受苦的終結,感受被背叛、被羞辱的感覺,就如幾個學生與婦女看著耶穌在十字架上斷氣的那一刻? 耶穌旅程的終點不是耶路撒冷城,而是髑髏地;迎接祂的不是權杖,而是十字架;真正的榮耀不在眾人的簇擁,而是在於苦難後的復活!2000年前只有耶穌自己知道。2000年後的我們,是否也能清楚地洞察身為基督徒真正的責任與報償呢?   &nbsp 默想:我們是否願意承擔耶穌基督的十字架?正如我們享受著耶穌基督的喜樂? 4 月18日(週一)訓誨日&nbsp 約翰福音12章1~11節 心裡常常有主 「耶穌說:『由她吧!這是她留下來為著我安葬之日用的。常常有窮人跟你們一起,但是你們不常有我。』」(約翰福音12章7~8節) 4 月19日(週二)辯惑日&nbsp 約翰福音12章20~36節 榮耀的時刻 「耶穌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刻已經到了。我鄭重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12章23~24節) 台灣的小學生大概都會有一個共同的記憶,就是種綠豆培養豆芽。我的小兒子也不例外。有一天,只見他如獲至寶地拿著一小盒豆子回家,然後宣告這是他的「寵物」,我們都不准碰。他非常認真照顧這些「寵物豆豆」,每天澆水、記錄,忙得不亦樂乎。過了2天,他哭著打電話給我,說他的豆豆「死掉了」,我就問怎麼了?他說它們「肚子都破了,都死翹翹了」!哦!原來是要發芽了,所以我就耐心地解釋,看起來是破掉的肚子,其實才是生命的開始。 約翰福音全書的重心之一,是如何看待耶穌的死亡。其中關鍵經文就是今天的經節。耶穌以「榮耀的時刻」來指稱自己的死亡,23節:「人子得榮耀的時刻到了。」24節以麥子落地死了結出許多子粒為隱喻,來指稱耶穌;33節提示「耶穌這話原是指著自己將要怎樣死說的」。約翰福音以「榮耀的時刻」表述耶穌的死亡,這與一般就死亡所聯想的羞辱、罪惡、柔弱有明顯的分別。 我們應該如何看待耶穌的死亡?耶穌給了「死亡」一個全新的意義,它不再是羞辱、失敗、失喪;相對地,它是榮耀的、勝利的,得到保守的。當然,做為人子的耶穌,也必然會有些許不安,因為祂知道即將要面臨的死亡,伴隨著太多的痛苦,幾乎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只不過祂也清楚,這樣的苦難將使祂被高舉,吸引萬民跟隨。 耶穌的死亡,對我們基督徒有何意義呢?代表我們也將如同祂一般──耶穌是所有基督徒的預表,順服上帝旨意而來的所有犧牲,在神的眼中都是尊貴的、是榮耀的;在這過程中我們所經歷的苦難,將吸引周遭人歸主!    默想:我們如何看待死亡?耶穌基督的死亡扭轉我們對死亡意義的認知?我們能否充滿信心地去面對生命中的各種犧牲? &nbsp4 月19日(週二)辯惑日&nbsp 約翰福音12章20~36節 榮耀的時刻 「耶穌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刻已經到了。我鄭重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12章23~24節) 台灣的小學生大概都會有一個共同的記憶,就是種綠豆培養豆芽。我的小兒子也不例外。有一天,只見他如獲至寶地拿著一小盒豆子回家,然後宣告這是他的「寵物」,我們都不准碰。他非常認真照顧這些「寵物豆豆」,每天澆水、記錄,忙得不亦樂乎。過了2天,他哭著打電話給我,說他的豆豆「死掉了」,我就問怎麼了?他說它們「肚子都破了,都死翹翹了」!哦!原來是要發芽了,所以我就耐心地解釋,看起來是破掉的肚子,其實才是生命的開始。 約翰福音全書的重心之一,是如何看待耶穌的死亡。其中關鍵經文就是今天的經節。耶穌以「榮耀的時刻」來指稱自己的死亡,23節:「人子得榮耀的時刻到了。」24節以麥子落地死了結出許多子粒為隱喻,來指稱耶穌;33節提示「耶穌這話原是指著自己將要怎樣死說的」。約翰福音以「榮耀的時刻」表述耶穌的死亡,這與一般就死亡所聯想的羞辱、罪惡、柔弱有明顯的分別。 我們應該如何看待耶穌的死亡?耶穌給了「死亡」一個全新的意義,它不再是羞辱、失敗、失喪;相對地,它是榮耀的、勝利的,得到保守的。當然,做為人子的耶穌,也必然會有些許不安,因為祂知道即將要面臨的死亡,伴隨著太多的痛苦,幾乎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只不過祂也清楚,這樣的苦難將使祂被高舉,吸引萬民跟隨。 耶穌的死亡,對我們基督徒有何意義呢?代表我們也將如同祂一般──耶穌是所有基督徒的預表,順服上帝旨意而來的所有犧牲,在神的眼中都是尊貴的、是榮耀的;在這過程中我們所經歷的苦難,將吸引周遭人歸主!    默想:我們如何看待死亡?耶穌基督的死亡扭轉我們對死亡意義的認知?我們能否充滿信心地去面對生命中的各種犧牲? 4 月19日(週二)辯惑日&nbsp 約翰福音12章20~36節 榮耀的時刻 「耶穌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刻已經到了。我鄭重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翰福音12章23~24節) &nbsp 台灣的小學生大概都會有一個共同的記憶,就是種綠豆培養豆芽。我的小兒子也不例外。有一天,只見他如獲至寶地拿著一小盒豆子回家,然後宣告這是他的「寵物」,我們都不准碰。他非常認真照顧這些「寵物豆豆」,每天澆水、記錄,忙得不亦樂乎。過了2天,他哭著打電話給我,說他的豆豆「死掉了」,我就問怎麼了?他說它們「肚子都破了,都死翹翹了」!哦!原來是要發芽了,所以我就耐心地解釋,看起來是破掉的肚子,其實才是生命的開始。 約翰福音全書的重心之一,是如何看待耶穌的死亡。其中關鍵經文就是今天的經節。耶穌以「榮耀的時刻」來指稱自己的死亡,23節:「人子得榮耀的時刻到了。」24節以麥子落地死了結出許多子粒為隱喻,來指稱耶穌;33節提示「耶穌這話原是指著自己將要怎樣死說的」。約翰福音以「榮耀的時刻」表述耶穌的死亡,這與一般就死亡所聯想的羞辱、罪惡、柔弱有明顯的分別。 我們應該如何看待耶穌的死亡?耶穌給了「死亡」一個全新的意義,它不再是羞辱、失敗、失喪;相對地,它是榮耀的、勝利的,得到保守的。當然,做為人子的耶穌,也必然會有些許不安,因為祂知道即將要面臨的死亡,伴隨著太多的痛苦,幾乎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只不過祂也清楚,這樣的苦難將使祂被高舉,吸引萬民跟隨。 耶穌的死亡,對我們基督徒有何意義呢?代表我們也將如同祂一般──耶穌是所有基督徒的預表,順服上帝旨意而來的所有犧牲,在神的眼中都是尊貴的、是榮耀的;在這過程中我們所經歷的苦難,將吸引周遭人歸主!    默想:我們如何看待死亡?耶穌基督的死亡扭轉我們對死亡意義的認知?我們能否充滿信心地去面對生命中的各種犧牲? &nbsp &nbsp4 月20日(週三)退修日 約翰福音13章21~32節 同桌、同心 「猶大一接過餅,撒但就附著他。耶穌對他說:『你要做的,快去做吧!』」(約翰福音13章27節) 這是一個相當關鍵而又難熬的時刻。耶穌當然知道要出賣祂的那個門徒是誰,那個加略人猶大,他就坐在同桌吃飯的學生之中。彼得、約翰他們紛紛詢問到底是誰要出賣自己,只要自己把他指出來,所有的痛苦就不會發生,耶穌就不必被鞭打、羞辱、戴荊棘冠冕,甚至釘在十字架。只要在猶大還沒出門就制止他的話&hellip&hellip。 耶穌看到了猶大的眼神,有些緊張與畏縮,卻已完全不想與耶穌親近。耶穌嘆了口氣,撕下一小塊餅沾了酒,遞給了猶大:「快去做你所要做的吧!」霎時間,猶大的眼神變得危險而嘲弄,耶穌知道撒但已進入他的心,猶大迅速離席,隱沒在黑暗中&hellip&hellip。 望著猶大消失的方向,耶穌為了他憂傷。因為從晚餐之前,自己已不斷地給予他回轉的機會:在為猶大洗腳的時候,自己已暗示門徒不都是乾淨的;吃飯的時候,耶穌也藉遞餅,幾乎明指猶大就是出賣自己的人;同時再次提醒猶大,自己已知他要做什麼。耶穌想要點醒猶大,不是為了逃避祂自己該走的道路,而是期待祂所愛的學生,離開通往滅亡的結局。祂召選了猶大,愛他,而且愛他到底──就算祂清楚地知道,這個人將出賣祂。 耶穌終究順服,讓猶大去完成整個救贖事件中最黑暗的那個環節。 3年來,猶大被選召為門徒,甚至被賦予這個信仰團體幹部的職分;他也被授與能力去宣教、醫病與趕鬼,也獲得了成績。但是這個3年來,幾乎天天與耶穌同桌的人,終究離棄了主。 做為基督徒,我們當儆醒,我們都與耶穌同桌,但我們是否與耶穌同心?&nbsp    默想:我們成為基督徒多久了?我們是成為基督的「信徒」,還是成為基督的「門徒」?我們是否真正摸著基督的心意? 4 月21日(週四)聖餐日 約翰福音13章1~17節;31b~35節 彼此洗腳 「我是你們的主,你們的老師,我尚且替你們洗腳,你們也應該彼此洗腳。」(約翰福音13章14節) &nbsp 「為門徒洗腳」,是受難週中非常美的故事。「洗腳」的傳統可以追溯到創世記,例如:亞伯拉罕接待上主向他顯現的天使(18章1~5節);羅得接待來到所多瑪的2位天使(19章1~2節);拉班接待亞伯拉罕的老僕人(24章32節)&hellip&hellip,都可看到洗腳的記載。 在耶穌的時代,以色列人家門口都會擺幾口石缸,裡面裝水。當人們從外面要進屋子吃飯時,一定先用水洗手、洗腳,因為地面都是泥巴塵土,腳很容易弄髒,所以當宴請客人時,僕人一定要打水給客人洗腳。因為「為人洗腳」本屬卑賤之事,是僕人所做的。 經文中描述,耶穌從席位上起來,脫了外衣,拿了一條毛巾束腰,然後倒水在盆裡,開始替門徒洗腳&hellip&hellip。這些細微的動作,代表耶穌是以僕人的樣式為學生洗腳,然而,祂一點也不擔心,如此僕人般的服事,會貶低自己的身分。洗腳是最基本、最卑微的工作,但是耶穌卻讓這個動作成為最神聖的服事。 透過「洗腳」,耶穌要門徒,包括我們知道3件事:1.服事需以愛為出發點,而且是絕對的愛(包含對猶大);2.真正的服事是可以在主裡彼此潔淨的,主的服事是為了讓門徒得潔淨;3.只有絕對的屈身,才能達到真正的共融,在共同體裡建立真正美好的關係。 耶穌為門徒洗腳,最終的目的是什麼?「你們也當彼此洗腳!」主怎樣服事我們,祂要我們也怎樣彼此服事;主怎樣潔淨我們,祂要我們也在祂救贖泉源裡彼此饒恕;主怎樣接納我們,愛我們,恩待我們,祂要我們也彼此接納,彼此恩待。 主說:「你們既知道這事,若是去行,就有福了。」    默想:我們是否曾以各種形式為別人洗腳?我們是否真正肯為家人、配偶、兄弟姊妹洗腳? 4 月22日(週五)受難日 約翰福音18章1節~19章42節 假裝不認識主 「耶穌知道將要發生在祂身上的一切事,所以上前問他們:『你們找誰?』他們回答:『拿撒勒人耶穌。』耶穌說:『我就是。』&hellip&hellip看門的女孩子指著彼得,說:『你不也是那個人的門徒嗎?』彼得說:『我不是!』」(約翰福音19章4~5b,17節) &nbsp 在今天的經文中有一個很鮮明的對比。當猶大、羅馬兵與聖殿警衛浩浩蕩蕩來到客西馬尼園要捉拿耶穌時,耶穌很清楚地告訴他們:「我就是!」這讓一堆人「退後倒在地上」(5節)。後來,當使女問彼得是否是耶穌的門徒時,他竟然回答:「我不是!」 沒錯!耶穌被捉拿的時候,彼得經歷了一場「被認為與耶穌同黨」的苦難,他當時正進行著良心的爭戰。問題是,彼得不是信誓旦旦地要跟隨耶穌到死嗎?為什麼一下就崩潰了呢?是因為包括彼得在內的所有門徒,都仍「不明瞭」耶穌的榮耀是必須犧牲的榮耀!只有耶穌知道,所以祂說:「我就是!」毅然決然地往前大步邁進;耶穌也知道人的限度與軟弱,所以祂預言了彼得的不認。按路加福音記載,當彼得第3次不認耶穌時,耶穌轉頭看了他。 各位,我們明瞭耶穌的旨意嗎?我們明瞭基督徒該有的堅持與勇氣嗎?當我們惋惜彼得3次不認主時,我們又何止3次不認主呢?內心沒有主、遇上不公義之事時,扮作看不見、犯罪&hellip&hellip,每一項都是在不認主。我們的神,每一次都在為我們的背棄感到傷心;祂期望人們的回轉、倚靠和尊重,只要我們懂得在羞愧無力時尋找神的憐憫,祂正轉頭看我們──正如耶穌轉頭看彼得一般。 女兒曾經問了我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爸爸,猶大出賣耶穌,彼得3次不認耶穌,為什麼他們2人的結局有那麼大的不同?」我回答:「因為彼得看到耶穌看了他,所以悔改了;猶大頭也不回地走了,所以他滅亡了。」    默想:我們明瞭耶穌的旨意嗎?我們明瞭基督徒該有的堅持與勇氣嗎?我們是否曾與世界一起烤火取暖(18章18節),而否認了基督? 4 月23日(週六)墳墓日 約翰福音19章38~42節 暗暗的門徒 「這些事過後,有一個亞利馬太人約瑟向彼拉多請求,准他把耶穌的身體領去。(約瑟是耶穌的門徒,只因怕猶太人的領袖,不敢公開。)彼拉多准了他的請求,約瑟就把耶穌的身體領去。」(約翰福音19章38節) &nbsp 「我能為耶穌做些什麼?」約瑟心中悲傷地想著。「我曾跟隨耶穌,只不過作為三合林(Sanhedrin),是猶太公會的一員,所以不能公開承認,但我還是尊敬他啊!現在他死了,我至少也要幫他安葬吧!啊,對了,找尼哥德慕,他跟我一樣跟隨過耶穌,他一定可以幫忙的。」 2個膽怯又大膽的猶太有錢人私底下找了彼拉多,將耶穌的身體領了去。他們珍而重之的用混合著沒藥和沉香的香料,並且用細麻布仔細地包裹了耶穌的軀體。「主啊!」約瑟含著淚說道:「我只能為你做到這樣了,這樣是合乎我們猶太人傳統的。」他們動作很快地將耶穌的身體輕放在原為約瑟自己開鑿的新墳墓中,因為一旦太陽下山,安息日就到了,就不能再動作了。臨走前,他們望了望守在外面的婦女們,然後將大石頭滾到墓門口&hellip&hellip。 4本福音書中都詳細記載了耶穌的安葬。我們知道是誰把耶穌的屍體由十字架上取下的,也知道祂的身體如何被包裹,放在哪裡,包括詳細位置甚至主人的名字。這代表耶穌的受難、死亡與安葬是絕無疑惑的事,看似一切都終結了。但是,這樣詳細的記載更是為了顯現出復活的確實性──耶穌真的死了、確實葬了,而後3天榮耀復活了! 暗暗作門徒的約瑟,可能無法想像耶穌真的能復活,所以他按他的認知將耶穌「合乎傳統規定地埋葬」了。萬世皆傳訟他的勇敢與善心,但是他就缺了那麼一點「信心」。暗暗的門徒終究只能做到「安葬耶穌」。各位,做為基督徒,我們是跟隨主多一些,還是與世界妥協多一些?&nbsp    默想:我們是「暗暗的門徒」嗎?我們的所作所為是「合乎禮數」地葬了耶穌?還是歡欣雀躍地與主同復活? &nbsp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