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藝術

文化藝術

時間之謎

&nbsp ◎楷父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傳道書3章1節) &nbsp 幸福的時陣 我毋知時間是啥麼 悲傷的時陣 我毋知時間佇叼位 時間無聲 亦 行路 是隱形的神祕客 &nbsp 總是時間一重一重吃我的身軀 互我的皮漸漸皺 肉慢慢消蝕 它啃我的骨 互我患著骨質疏鬆症 &nbsp 我給時間講:chioto mateh─稍等咧 毋過它是臭耳兼睛瞑 毋管我去死 直到有一日 我互時間勒死去 進入天國永遠無時間彼時 我才知 我一直攏是惦佇時間裡

試探

&nbsp◎林瑞隆 約但河的冷水澆醒了我沉睡的靈魂 決定拋棄一切 走進空曠無人的荒野 以絕對的孤寂從新開始 &nbsp 那無比的邪惡力量向我宣戰 意圖否決我的意志 剛領受的神聖頓時成為沉重的十架 原來衝突與掙扎是我心靈 必須背負的重擔 而曠野的淒涼貧瘠 不就是生命的實在? &nbsp 豈知時間流逝如此之快 四十日匆匆過去 面對的是體力不支的空腹 變個麵包來吃不算過分 但為何要變? 不能再撐一下嗎? &nbsp 餓昏了的頭 幻想自己如有翼之天使 從高處躍下亦將全身而退 但為何要跳? 需要這樣證明自己的身分和能力嗎? &nbsp 這苦練莫不是要與神聖連結? 但,與神聖連結 豈非為得天下人? 那惡者進前來 溫柔誘惑 以王者之姿又宣告:我是此世之王 拜我吧,這一切都是你的 但,為何要拜得一切? 這世界豈非原本就屬我的? &nbsp 若果生命目標即在此 這四十日正如一場幻夢 先祖們不就是栽在曠野虛度四十的年日 為何重複在我身上而無所超越 然,超越不就是神聖? 但,超越如是之難 喔,主啊,憐憫我、助我 因為我是無法超越的軟弱 惟其有?在我之內 我在?之內

文話文化7-7:溫暖的距離

&nbsp與白人學生共事幾個月之後,我仍然不習慣會議一結束,所有人立刻鳥獸散的情景;不過,我也逐漸接受這就是美國人的行事風格──他們就是這麼乾脆俐落,重視個人也尊重他人的隱私,非必要不會有私領域的接觸,即使他們可能對我這個「唯一」的國際學生夥伴感到好奇。 去年12月,我們最後一次的會議改成「酒吧聚會」,旨在讓大家突破私領域,免得都快過完一學期,彼此還這麼有距離感。更不要說我這個亞洲來的,早就覺得我們除了公事以外,就只剩下冷風填補彼此空蕩蕩的距離,沒有一絲人情溫暖。 「酒吧聚會」當晚,我興致勃勃地攜家帶眷,3個人搭著公車,冒著冷風和細雨終於抵達「黑狐狸」酒吧。有鑑於本人過去豐富的酒吧樂團演出經驗,只要現場沒有人碰毒和吸大麻,幼兒出席應該也無妨,更何況我們是包場,無需擔心閒雜人等。不過,遺憾的是,看來只有我這樣想,並沒有其他幼兒出席,在20、30、40歲的叔叔、阿姨們之間,2歲的小女Lili成了最年幼的出席者。 當然藉著這個場合,大家才終於了解,「啊,原來她結婚了。」或是「原來他死會了。」當然對於我的OS可能是:「原來她有小孩了。」我似乎看到卸下心防的一群美國人在認真地社交著。不過,對於我們亞洲人而言,還是少了一項重要的媒介,那就是食物。我似乎聽到有人小聲地抱怨免費的食物不夠,或是食物放置的位置太偏僻云云;當許多人高雅地拿著酒杯小酌,高談著自己目前的生活vs.專業及非專業領域時,先生華仔則盡責地替我們母女狩獵食物,深怕出手太晚就沒了。一位或許希望遇到俊美帥哥的寂寞芳心,幸或不幸地在這個浪漫酒吧之夜跟我們同桌,礙於人潮擁擠,又不好意思立刻轉台,正苦思該如何跟身旁的2歲幼童講上兩句話。「嗨!妳好可愛啊!」「妳的衣服好漂亮啊!」只可惜Lili最感興趣的不是這位漂亮的阿姨,而是牆上花花綠綠的裝飾品,以及盤子裡的食物。 要離開的時候,我想主動跟幾位同事道別,我一喊他們,幾個人都同時回過頭來,加上身旁的人也來湊熱鬧,Lili又再度成為焦點。「這是妳女兒嗎?」我正在想可以秀什麼她學過的英文時,沒想到Lili竟指著一個胸前頗為偉大的阿姨,大聲地說:「ㄋㄟ ㄋㄟ!」「這是英文還是中文嗎?這是什麼意思?」華仔露出尷尬的微笑,幾個人紛紛堆起笑臉湊過來問,我一時之間竟不知該怎麼回答,事後想起來,早知道應該不急不徐說:「喔,那是『妳很漂亮』的意思!」 這些一點一滴的小事逐漸拉近我跟同事的距離,其實,他們真是同時有距離、也有溫暖的好夥伴! &nbsp(本專欄到此告一段落) &nbsp

心之歌頌2:七十七個七

&nbsp克利斯‧奧格斯特 ◎Jason Shong 主耶穌對饒恕的教導:愛鄰舍、愛仇敵、愛人如己,確實是一項艱難的成聖習題,卻也最能彰顯我們愛神的心,因為饒恕就是靠主得完全的果效。 愛錯定義、愛錯方式、愛錯對象,就是家庭悲劇的開始,因為這樣的「愛」並不是真愛,錯誤的決定只會帶來傷害,家庭將從此萌生仇恨的種子。我們大多數的時間,都是依憑自己的想法去愛人,無論是夫妻之間還是父母與孩子之間。在這離婚率居高不下的年代,基督徒也常常選擇世俗解決婚姻問題的方式,到底哪裡出了錯?與其說我們對「人性」不夠了解,不如說我們認同了「人性」,卻對「神性」的可畏變得一無所知,我們失去了「透過神來愛人」的信仰價值。基督徒應當追求「愛神所愛、恨神所恨」的生命,因為神喜悅,學會愛那些你本該愛而沒去愛的人,也學會愛那些你本不願意愛甚至憎恨的人。但也因為神憎惡,學會恨那些你原本喜愛的罪。 歐美福音音樂的年度盛事──金鴿獎,2011年的最大贏家克利斯‧奧格斯特(Chris August),以專輯《就在不遠處》(No Far Away基石音樂)獲得5項提名,奪下了最佳藝人、最佳男歌手及最佳歌曲等3項年度重要獎項。克利斯是一個善於說故事的創作型歌手,他的音樂受到一般大眾喜愛,最大原因就是他直白的情感表述,分享人生中經歷到的掙扎,而這些掙扎並不是出於無病呻吟,而是每個人生命都可能遇到的困境,因此引起許多人的共鳴,當然,歌曲都是以「基督」的觀點做為最後的解讀。 他最令人感動的作品,就是收錄於《就在不遠處》的年度最佳福音歌曲〈7x70〉(70個7次),內容深入淺出,表述了克利斯年幼時因父母離異受到的忽略與傷害,還有他在成長過程中如何透過信仰不斷地去除心裡的苦毒。故事從克利斯年幼居住至今的老房子開始,歌詞以第一人稱的方式,展開與父親的對話,接著是內心自我省思的對話,最後做出令人感動的結論:「如果70個7次就是我得救的代價,那麼我願意努力學會饒恕。」最後故事的主題仍舊回到這間老房子,但卻是完全不一樣的局面,因為他第一次擁有正確的愛──饒恕。 期望透過這首抒情歌曲,讓我們重新省思,我們明不明白什麼是愛?我們忽略了多少愛?我們又應該如何去愛?最重要的是,如何做才能彰顯神的愛? 〈70個7次〉(中文譯詞) &nbsp 從我出生的那天起,我就一直住在這間屋子裡 它見證了我的快樂,但絕大部分是傷心欲絕的我 它見證了嘶吼爭吵如何使一個家庭分崩離析 它就像前排座位的觀眾,見證了我心中所有的破碎 &nbsp 還記得我跑到走廊的盡頭,玩著捉迷藏 我並不知道自己正在找尋一個會注意到我的人 我感到孤單,也從來沒人發現到我 這些都足夠讓你明白我的痛 只是正當我要學習如何愛你的時候 你讓我又開始懷疑了 &nbsp 70個7次,如果這是正確的,我會放下 我以為會持續痛苦著,但卻因著饒恕找到了出口 70個7次,就在今晚有從天而降的醫治 學會了放下一切過去,所有傷口都將被包覆 &nbsp 已經記不得你讓我失望多少次 但無論你有多少重要時刻不在我身邊,我現在很好 上帝拾起了我的心,幫助我度過難關 並且光照我的心,告訴我還有一件事情必須去做 那就是原諒你,是的,我原諒你 &nbsp 70個7次,如果這就是我得救該付出的代價 70個7次,如果這是正確的,我會放下 我以為會持續痛苦著,但卻因著饒恕找到了出口 70個7次,就在今晚在這棟房子裡被醫治 學會了放下一切過去,所有傷口都將被包覆 &nbsp 從我出生的那天起, 我就一直住在這間屋子裡&hellip&hellip &nbsp (Youtube官方MV連結:youtu.be/n5-Q1zAhqpA)

濕地列傳2:藻礁不要說再見

&nbsp千年海岸的愛與死 &nbsp ◎廖靜蕙(環保記者)  植物造礁千載難逢 桃園縣新屋鄉永安漁港北側,每當低潮線時,一片完整的礁體顯露,礁體間生機盎然。此地地質資料一直記載為珊瑚礁,直到1998年台大海洋研究所教授戴昌鳳調查時才發現,這片礁體是由珊瑚藻為主建造的生物礁,推估至少歷經7000多年才形成,國人由此開始認識藻礁。 桃園海岸是由珊瑚藻類等造礁生物遺骸建造而成的生物礁,造礁的首要條件是固定的底質,而桃園台地沖刷下來的大卵石及礫石恰好是適合的底質。這種生物礁每年都會因造礁生物附著生長後留下石灰質而增加礁體。有別於珊瑚是以骨幹造礁,藻礁是植物造礁,每年一層一層慢慢長,累積速率很慢,速度遠比不上珊瑚造礁。 然而,當我們得知這片珍貴藻礁的存在時,它已因工程、工業污染而奄奄一息,僅剩桃園縣觀音海岸的小飯壢溪口至新屋溪口間,有寬達500公尺、長約4公里的完整藻礁尚存一線生機,最近當地居民積極連署拯救千年藻礁,為後代子孫留住珍貴資產。 在新北市石門區的白沙灣、三芝鄉的淺水灣及屏東縣恆春的風吹沙等地也有面積大小不一的藻礁分布,基質及成因卻不盡相同,在屏東縣恆春風吹砂的珊瑚藻礁,同樣也因為環境條件較佳,還很活躍,但規模遠小於觀音這片藻礁。  漁場兼海岸防線 新北市石門區外海的老梅藻礁,每年2月中到4月上旬,條狀石槽上布滿石蓴與滸苔藻類,形成獨特地景。只是隨著炎炎夏日到來,這些藻類開始褪色,並自石槽上脫落,露出深褐色基底的火山礁岩。美麗的景象是綠藻附生在岩石上造成,但嚴格來說,不能稱為藻礁。 藻礁提供底棲生物生存空間,和珊瑚礁一樣珍貴。但要看珊瑚礁,往往得潛水,而藻礁以及悠游其中豐富的底棲生物,只要站在岸邊就可看得到。世居新屋鄉永興村的村民提到這片海時,充滿不捨的情感,這裡曾經是一個豐富的漁場,漁民搭著舢舨船就可以捕獲上萬斤的魚,因為如此豐富的魚獲量,才有現在的永安漁港。 藻礁的生物多樣性不可估量。台灣從熱帶的珊瑚礁海域過渡到亞熱帶非珊瑚礁岩海域,藻礁的存在讓海洋環境更多樣化,學者在一塊20~30公分的藻礁裡就可以發現好幾門生物。 除了生態系扮演的角色,經過數千年累積的藻礁,也是台灣西部海岸變遷的證據之一。可由一層一層的珊瑚與綠藻的剖面來研究海岸或氣候的變遷。 去年311日本大海嘯後,巨大堤防無力擋住海嘯的侵襲,台灣幾次天災,也證明人造堤防阻擋不了大自然。而在海岸千年守候的藻礁卻具有消波的功能,是天然的海岸屏障,可說是守護台灣國土的第一道防線。  被污染的傷心海岸 但曾幾何時,這片美麗的海岸卻讓居民掉眼淚,不但常見的魚種、魚群消失了,還常出現紅色的海水,有如陰陽海。大型開發案包括港口闢建、工業區廢水排放或開挖工程造成沈積,已使大園新街溪與老街溪間的海岸藻礁不再生長。觀音、新屋外海的藻礁是不是也會步上後塵? 2001年,先是觀塘工業區正式動工,進入藻礁海岸填海造地,為了觀塘港打混凝土地基,不知損毀多少藻礁。台電大潭火力發電廠突堤則直接切割藻礁;中油天然氣管線偷跑等於又在傷口補一刀;好像嫌這樣不夠,為了預防大潭電廠突堤效應產生的海岸退縮,水利署第二河川局又在周邊蓋一道堤防,並投擲消波塊,讓藻礁只剩一口氣。 此外,觀音與大園工業區工業廢水排入海中,讓藻礁無法生存,也讓海洋生物受害。環保署雖於2008年2月查獲業者未依規定處理廢水並違法繞流排放,並提起行政訴訟,追討業者不當利得1億3000萬元,包括工業局、聯合管理中心也連帶處分,但纏訟多年,至今勝敗未分,然而海洋生態受的傷害,遲早有一天回到人類身上,輸贏早有定論。  全民串連搶救藻礁 觀音、新屋外海這片藻礁,有學者認為具有世界遺產潛力,2008年林務局依《文化資產保存法》列冊追蹤,桃園縣政府原可依此公告為暫定自然地景,但3年多來以各種理由推拖,毫無作為。直到最近幾次立法院召開公聽會,加上居民發起一連串搶救行動,縣政府才改口自籌千萬預算劃設保護區。今年,居民為這片僅存的藻礁命名為「觀新藻礁」,串連全民關心。 藻礁記錄了台灣地理及氣候的變遷,也是許多海洋生物的生活空間,並兼具消波防洪的功能,7000年以上的珍貴資產是否在我們這一代走入歷史?答案,正握在我們每個人手中,請參加「搶救觀音藻礁,請桃園縣政府盡速公告為自然保留區」網路連署:campaign.tw-npo.org/sign.php?id=2012032608164800。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台北石門鄉老梅及基隆和平島可以看到整片礁岩長滿綠色藻類,卻和桃園海岸的藻礁不同。(攝影/劉靜榆)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台北石門鄉老梅及基隆和平島可以看到整片礁岩長滿綠色藻類,卻和桃園海岸的藻礁不同。(攝影/劉靜榆)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原來藻礁岩石上也有彈塗魚!(攝影/潘忠政)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司氏酋婦蟹。(攝影/劉靜榆)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觀音、新屋鄉居民發起串連活動,要求政府盡快劃設保留區。(攝影/呂東杰)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中油在桃園縣觀音海岸進行天然氣地下輸油管工程,直接在藻礁上開挖,挖出的土方又覆蓋在另一側藻礁上。(攝影/劉靜榆)

成作注目看上帝?人

&nbsp──故黃聲宏醫師對咱&ecirc啟發 ◎陳柏壽 &nbsp 對New York參加聰美姊紀念基金會主席黃聲宏醫師&ecirc葬式轉來以後,心情真沉重,怨嘆這世間好人hiah-n?緊就回歸天家,怨嘆生命&ecirc無常。雖然知影上帝用伊&ecirc自由kap伊&ecirc意志teh統管這世間,但是這擺我猶原感覺怨嘆。 黃醫師平常無啥愛講話,雖然伊&ecirc老爸黃理鰲醫師k?伊號做「聲宏」,伊講話卻真細聲。20幾年前認識伊以後,伊就是一位良師益友,時時指導、鼓勵、安慰我。20幾年前,我為伊&ecirc老爸做無教會主義形式&ecirc葬式以後,無想到今仔日t?同這間「?鄉台灣教會」,kap兄姊做伙欲送伊轉去,心內非常m? 甘。 黃醫師&ecirc大姊是黃聰美醫師,嫁h??日本醫師伊籐邦幸,倆人結婚以後,就sio-chh?a去尼泊爾&ecirc山內,為散赤人做日本基督教團海外醫療傳道&ecirc事工,做20外冬,生6個囝。轉去日本以後,聰美姊每個月為台灣獨立聯盟發行&ecirc《台灣青年》奉獻3萬圓日票將近20冬,攏無出伊&ecirc名。為著記念這種恬恬無私奉獻&ecirc台灣女性精神,阮設立「聰美姊紀念基金會」,用眾人奉獻&ecirc錢來發行《台文通訊》,目前這個網站(www.chhongbi.org)欲將過去500幾本唯一存t?世間&ecirc《台灣青年》雜誌灌入去網站,欲將chiah-&ecirc豐富&ecirc台灣人&ecirc精神資產,留落去、流傳落去,h??咱經過chiah-&ecirc資料,得著新&ecirc啟發,奮起台灣人獨立運動&ecirc意志kap行動。黃聲宏醫師一直是基金會&ecirc主席。  注目看上帝   真正&ecirc以色列人 起頭主耶穌teh招學生&ecirc時,看著拿但業khi? t?樹仔腳teh偷看伊,耶穌叫伊出來。伊問耶穌,你怎樣識我?耶穌講:「你khi? t?無花果樹腳&ecirc時,我已經看著你啦!」「看啊!這個人就是真正&ecirc以色列人!因為伊&ecirc心內無詭詐。」(約翰福音1章43~51節) 耶穌講&ecirc「以色列人」m? 是指通常&ecirc猶太人,猶太人對雅各開始就含有詭詐&ecirc成分。耶穌講&ecirc「以色列人」是講「Ish-roeh-el」,就是講「目睭看著上帝&ecirc人」&ecirc意思。所有目睭會當看著上帝&ecirc人,攏thang叫做「以色列」。黃聲宏醫師就是一位「真正&ecirc以色列人」。黃醫師靜靜khi? t?無花果這欉生命樹&ecirc下面看耶穌,就h??主認著伊是一位心靈謙卑、清氣、安靜&ecirc上帝&ecirc囝。黃醫師真正是一位心靈&ecirc目睭看會著上帝&ecirc人。不但按呢,耶穌講伊&ecirc目睭會看著天開,看著天使t?天梯起起落落。 咱&ecirc目睭豈有法度看著天門開開,看著天使t?天頂地面起起落落?我想有可能。我想咱m? 免等到肉體離開這世間,就有法度看著上帝&ecirc天梯kap靈魂世界&ecirc天使。人&ecirc構造分3部分:頂面&ecirc靈,是創世以來直接kap上帝牽做伙&ecirc部分,就是咱台灣人所講&ecirc「舉頭三尺有神明」仝款意思;第2部分叫做魂,伊包括思想、感情kap意志;第3部分就是咱看會著、摸會著&ecirc肉體。人t&uacute著死&ecirc攻擊以後,伊&ecirc靈直接轉去上帝hia,伊&ecirc肉體回歸地面&ecirc大自然,但是伊&ecirc魂並無hiah-n?簡單就結束。 咱人&ecirc思想、感情kap意志,是人存在第一明顯&ecirc所在。伊一世人&ecirc心願、愛情、記憶、思想、抱負,攏親像一台咱厝內&ecirc電腦,這台電腦是上帝電腦總部&ecirc末端機,咱一生所講過&ecirc話、所想過&ecirc代誌、所做過&ecirc行為,所有幼年&ecirc經驗,所有孩童時代看過&ecirc草花kap田野,所有&ecirc歡喜kap目屎,所有&ecirc悲哀kap熱情kap希望,一點一滴,甚至咱家己已經b?記tit &ecirc代誌,嘛攏存t?這台末端機內面。上帝&ecirc電腦總機就親像美國國家&ecirc電腦總部,是國家整個&ecirc頭腦。國家電腦總部若是故障,咱t?銀行chhun偌濟錢,「phah!」一聲攏會消失,國家&ecirc重要資訊、軍事機密,「phah!」一聲,攏會失蹤。但是,咱一生&ecirc記錄,t?上帝&ecirc電腦內,永遠b?失蹤,上帝會k?咱記ti&acircu-ti&acircu、記kah清清楚楚。Chiah-&ecirc資料就是咱靈魂&ecirc DNA,kh?g t?上帝「魂」&ecirc寶庫內面。Chiah-&ecirc DNA會經過咱肉體&ecirc後代傳落去,嘛會經過魂&ecirc作用,繼續影響咱地面&ecirc社會,繼續t?環境世界中存在,繼續擴散,繼續執守t?世間。  台 灣 獨 立   未完成&ecirc心願 黃醫師猶未完成&ecirc意志kap心願,上重要&ecirc部分就是「台灣獨立」。「台灣獨立」是黃醫師真重要&ecirc魂&ecirc組成因素&ecirc一部分。以前這個部分t?伊&ecirc頭殼內面時時有掛慮、有衝擊、有鬥爭,chit-m&aacute m? 免啦,這部分&ecirc魂已經得著解放啦,m? 免koh經過人&ecirc肉體&ecirc頭腦&ecirc束縛啦,已經飛到天頂啦,已經得著自由啦!伊這部分&ecirc「魂」,因為無koh受著肉體&ecirc阻擋,顛倒變做koh-khah完美,koh-khah直接,koh-khah活動,koh-khah有影響力,有完全&ecirc自由。 肉體&ecirc頭腦將伊&ecirc台獨思想反映出來&ecirc,不過親像一個「鏡」,不過是一個「形而上」&ecirc受動&ecirc「 觀念」ni?-ti??。但是這?思想,進入「 魂」&ecirc世界以後,會變做一個實存&ecirc存在。混沌&ecirc思想、抽象&ecirc觀念,會變做清楚、實在&ecirc體,存在t?上帝&ecirc世界內面。人&ecirc肉體雖然變老,雖然破病變歹看,但是進入死亡&ecirc門以後,伊&ecirc靈魂會變真s&uacutei。死是h??靈魂變做美麗&ecirc過程,死是靈魂淨化&ecirc過程。每人去到彼個世界,攏會變做真s&uacutei &ecirc人格,變做真完全、真成熟、真理想&ecirc人格&ecirc存在。彼種美麗m? 是肉體狀態有法度表現&ecirc美麗,世間一切&ecirc矛盾對立,t?彼所在攏得著統一;但是伊&ecirc人格&ecirc思想、感情、意志&ecirc特質,t?彼所在猶原無改變,不過是受純化。 T?上帝&ecirc世界內面&ecirc「台獨」思想,不但是黃醫師&ecirc思想、感情、意志&ecirc「魂」&ecirc綜合&ecirc實存,koh-khah是一種非常淨化、美麗&ecirc魂&ecirc目標kap動力。這個實存&ecirc魂是超越陳腐&ecirc語言,無受肉體kap物質&ecirc拘束,超越現實世界&ecirc禮儀、衝突kap鬥爭,超越朋友kap敵人&ecirc分野。這種意識&ecirc魂已經升到最高&ecirc位階,是能動&ecirc、絕對自由&ecirc、絕對歸依t?上帝&ecirc世界&ecirc存在。伊已經m?...

痛苦的議題,溫柔的底蘊

評論:〈我們在天上的父〉 欣見《台灣教會公報》於3139~3144期連載〈我們在天上的父〉,以「受苦基督的追隨者」寫出對底層社會具有深度關懷的作品。文中洋溢著對弱勢的同情,以及與哀哭的人同哭的牧者心腸,帶領讀者將視角深入到痲瘋病人的童年與家庭,立體的呈現生活的艱難、隔離的痛苦,以及除了疾病以外種種人生處境的糾葛,最後不得不在痛苦的質問中面對上帝。 追隨基督,關懷受苦之人 林昌華牧師的文筆優美,節奏不疾不徐。文中有很多精采的段落,例如上說話課時,明雄的想望是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意指「正常的家庭生活」;黃樹枝得知兩個孩子罹病而不得不隔離,心中的茫然失措&hellip&hellip這兩段描寫非常自然生動。還有,美華生子後的憂鬱,作者用含蓄的筆法,先在婚前以父親的角度提點美華,讓讀者看到明雄的沉默與不擅言詞,再以明雄的角度側寫出少婦的困境,也是很出色的文字。文中處處表現出作者圓融的人生歷練與成熟的筆調,雖然表達痛苦的議題,卻有著溫柔的底蘊,隱含著終極關懷、對永恆的信心強度。 作者一開始所描述的「苦路」,是一條繁忙的市井,人人有自己汲汲營營的目標,十字架在嬉笑聲中被忽視、輕賤,沉重的背負者,顯然不準備辯解。從而開始了明雄的故事。故事接下來從牧師與長老的探視開始,當時明雄已經罹患精神分裂症。 作者選擇從童年開始介紹主角出場,以全知觀點描述明雄的一生,敘述角度深入到樹枝、明雄以及素娥的內心世界。一路依時間順序說故事,只有在「新家庭」的段落,出現一小段黃樹枝回憶孩子離家的感受,算是倒敘;整段故事主述者完全隱藏。 作者所描述的主要人物阿雄與阿娥非常懂事,他們在父親眼中是「可愛識代誌的囝仔」,過早成熟,互相禮讓,連吞喝燉煮著綠色青蛙的苦藥都不反抗,與小說一開始描寫單純老實的黃明雄「如果說要找一張最單純和老實的臉孔,阿雄一定可以當之無愧」互相呼應。過度美化的人物素描,表現作者極力幫底層社會小人物發聲的急切。文中對於教育的僵化也有隱約的指控,對基督教醫療下鄉的貢獻稍有著墨,這些都表現了寫實的企圖。 故事從「離散」、「挽救」順暢地展開,「轉折」則以幾封信和短暫的相聚交代過去,作者讓這一段故事停止了發展,所有的人物內心都空白,直到「新家庭」出現。美華的出現,樹枝心底的踏實感,提供了非常好的細節,然後新家庭卻出現大逆轉,明雄的人生發生了令人驚異的不幸事件,他不能明白妻子為何自殺,小家庭頓時破碎,這樣的張力是小說中非常重要的高潮。 作者讓明雄被動地接受命運安排,似乎是被沒有方向感的命運所操弄的一枚棋子,從「有時候遠方的自我取笑己身自我的幼稚無知和愚蠢,這時候己身自我只能無力的辯護」等字句,可知明雄的內心自責很深,人格開始分裂。 喪妻的巨慟中,童年罹病的傷痕浮現,更形成自責的壓力,「這個鄉下人又染上痲瘋病怎麼配得上美華啊,所以她選擇這種神奇的方式離開你」、「終於心靈發生了無法回復的撕裂」,全知觀點引導讀者看見明雄在審判台前自我定罪,終究走上悲劇的結局。 做為主述者的「牧師──我」再度出現,是在「永別」的一段,明雄死於吃飯時,死因離奇。樹枝仔住到芥菜種會的老人院,而孫子送到育幼院去照顧,樹枝仔在2年後心臟病突發過世。只剩下阿娥了,故事這才結束。 苦難問題,帶到上帝面前 作者揭開社會貧困的一角,似乎在幫他們控訴,也幫上帝說話,「黃家只是台灣社會一個弱勢貧困的家庭而已,所以他們的經歷不會引起太多的關注;然而上帝看到也聽到了他們所流的每一滴眼淚,每一聲的悲泣。」作者期待答案,牧者心腸令人動容,就像生來瞎眼的人是因為罪而受咒詛嗎?耶穌否認,而作者說:「耶穌在說完這話以後,就親自醫治這位生來就瞎眼的人;我只是個普通人,當然沒有能力改變黃家所經歷的苦難啊!」 面對倖存者阿娥,作者也不禁喟嘆:「為什麼上帝讓美華和明雄以那種方式離開世界,為什麼上帝允許這個剛建立,看起來充滿生命的家庭,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煙消雲散。說實在,我不知道。」至此,作者已經將苦難的問題帶到上帝的面前,一種神聖而敬虔的位置了。 作者著力於描寫苦難的接踵而至,小人物招架無力,掙扎求存而非搏鬥爭勝,因而明雄的人生充滿悲苦,所以作者在文後的「反思」中肯定上帝的愛,說:「從愛帶來的盼望讓他們有力量克服生命的苦難。」似乎在小說中找不到足夠的支持。 「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這樣的真理我們在小說中看不見答案,文中沒有一絲得勝的喜悅或自信,故事本身沒有提供安慰的力量,而是在牧者後續的信息中提出。 小說一開始說:「如果人生有遭遇到約伯一樣的問題無法得到解答,非得見到上帝才能了解,阿雄的人生遭遇就是如此。」其實有很大的企圖。小說最後說明了明雄的死,接著又提到樹枝的死,由於只剩阿娥,作者說:「這十幾年來,阿娥的問題一直縈繞在我的心裡。」所以主述者是以阿娥的角度發出「約伯之問」。但阿娥到底問了什麼呢?故事中有一大段阿娥是缺席的,我們只看到她進了樂生療養院之後似乎就淡出故事結構,後來結婚生子,也買了房子,平靜地過著日子。她的疑問會是個怎樣的問法呢?因為故事不是從阿娥的角度描述,所以在這個思考上有了斷層。 如果段落的安排稍做改變,明雄因妻自殺自責過深,加上童年罹患痲瘋病遭隔離而有了心靈上的缺憾,因而承受不住打擊,罹患了精神分裂,故事便在此將場景拉回到「初見」探視的一幕,由主述者的角度提出「約伯之問」,也許這樣更能突顯主題,不必畫蛇添足地去交代明雄與樹枝的後事。 人生問題,非得有結論? 這是一篇非常清楚「讀者是誰」的文學創作,作者預設坐在禮拜堂裡的教會群眾就是讀者。文章以一首「苦路」詩開頭,以「反思」結束。「反思」的長度超過1000字,在全文占重要比例,以文字風格而言,這一段完全脫離故事描述,像是一篇短講。小說之所以存在,似乎是為了讓講道詞可以從容不迫的出場。也許因為這篇小說要揭櫫的主題是一個約伯的疑問,那樣痛苦的心靈似乎在世上找不到足夠的安慰,所以需要傳道人出面說明。 一個沒有人能回答的問題,是不是一定要有結論呢?文學本身是不是能提出答案或省思?在教會的文字中,本文不失為一篇令人激賞的佳作,但我期待帶著感染力和思考深度的文學,能單純以文學創作的姿態發生,文學不一定為講道而服務。文末訓誨式的宣講如果能融化在小說的鋪陳中,將文字營造的感動留給讀者,更深、更廣地思考人生,那麼每一個被感動的心靈終將面對上帝。 (作者為資深編輯,「為成人說故事」讀書會導聆人,曾獲竹塹文學小說獎)

無聲的吶喊

作者回應〈我們在天上的父〉的書寫基調 ◎林昌華 1993年,甫自神學院初畢業的筆者受台北中會分派,進入位於樂生院的聖望教會服事。樂生院和教會的環境極為優美,卻也曾是滿溢恐懼與淚水的所在。受派遣前,對於「樂生院」的認識可謂一片空白,而對漢生病的知識來自1973年美國電影《惡魔島》(原名Papillon,為法文「蝴蝶」之意)中的故事。影片中遭到構陷入獄的主角(史提夫‧麥昆飾)逃離惡名昭彰的海島監獄(俗稱「惡魔島」),流亡途中曾登上住民皆為漢生病患的孤絕小島。由於主角的態度開放,在那裡受到島民的熱切接待,也豐富供應他接續航程所需的食物和飲水。帶著這樣的記憶和了解,筆者開始在教會服事。2年的派遣結束後,更決定繼續留在當地服事,成為教會的首任牧師,在那裡度過我生命中寶貴的7年時光。 2555個日子裡,筆者參與他們的歡笑與憂傷,也深深感受到,溫和情感和情緒表達只是外在表象;事實上,他們每個人的靈魂深處,吶喊著對己身苦難遭遇的悲嗆和無奈。「牧師,我告訴你,這個世界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健康者』,另一種就是我們這些『患者』了。」教會長老以淡然而不慍不火的語調,平緩的表達他對生命的看法。當時年輕的筆者,無法立即感受到這些出自教會長老的話語,其實是在一切的眼淚和期待枉然後,接受無情現實之下,對上帝無奈的抗議。現在筆者已了解,但是當年的情誼只能在記憶和文章中回味了。 〈我們在天上的父〉是筆者第二度嘗試書寫聖望教會中7年的生命經驗,第一篇〈風箏〉寫的是在苦難擊打下,追求盼望的生命意志(該篇以筆名刊登於2007年4月10~11日《中國時報》人間副刊)。自知對象不同,兩篇文章採取相當不同的寫作方式。〈風箏〉以虛構的故事情節和文字表達自己;〈我們在天上的父〉是為教會裡喜歡讀故事的基督徒而作,所以在故事講完後,不免以牧師身分寫下這十數年來對黃家苦難遭遇的思索。另外,和〈風箏〉純粹虛構故事不同的是,〈我們在天上的父〉是真實與回想交織的生命經驗,而筆者在書寫過程中,也儘量降低想像虛構的篇幅,因為筆者認為故事主角的生命經驗,已足以述說苦難的鞭傷。故事當中留下部分應發揮卻平淡處理的段落,的確降低了故事的張力,但這是此篇小說書寫基調下不得已的「留白」。 一切的傷痛與哀傷之後,日子終將回歸平淡與平靜。而「約伯之問」該由誰道出,明雄、樹枝、阿娥,或者黃家3人?他們3人在故事中的角色有隱有顯,隱含的是筆者對黃家生命經驗的了解,在本文中筆者選擇不當全知的撰述者,只是黃家記憶片段的過客而已。

原住民教會──小牧童大使命

&nbsp排灣中會玉泉教會:扶路客牧師&nbsp 恩賜,是一生的責任 「他必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群,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懷中,慢慢引導那乳養小羊的。」(以賽亞書40章11節)6年前,扶路客(Vuluk)剛受派至排灣中會玉泉教會時,面臨兩難,因玉神同時有意延攬他作教師,但在一次靈修中,這段經文讓他明白上帝心意,而婉拒母校邀請。幾經禱告下,更放棄赴英、美深造,以及擔任台東馬偕院牧部主任及總會幹部的機會,為的是當個忠於上帝、以恩賜服事部落的好牧人。 對扶路客的決定,曾有人笑他傻,但他說:「這不是放棄,而是擺上。」深信上帝預備一切。他的來到,為教會幾近停擺的事工注入生機。為改善兄姊過去彼此的關懷僅止於僵化的主日禮拜,他推動「家庭祭壇」小組,200名會友依住家鄰近原則分組,由長執帶領,每週五於各家庭展開聚會,活化牧養方式,提升會友的緊密度,期盼像初代信徒一樣彼此相愛、樂於分享。 學青、社青、青少年分成3個小組,也解決青年團契在過去傳統模式下,因年齡層廣、學經歷迥異。聚會內容難達每人需求的問題;教會也引導年輕人建立正確價值觀。「年輕人與父母平時在家就不常互動,若在教會也如此,可不行。」扶路客說,近來母語、華語禮拜將恢復合併,鼓勵會友依家庭入座,各年齡層獻詩的「家庭式禮拜」,使聚會更添溫馨與和樂。 此外,扶路客深諳美術設計、部落文化、行銷、音樂等,見教會老舊,兄姊渴望建新堂,2008年便打造饒富排灣文化及神學意涵的原民化教會,成為地方觀光、教育新地標。他還貢獻設計專長,美化公共空間,如教會周圍以果樹製作的路燈;義賣手工藝創作,造福族人;協助推動文創產業,運用人脈,為有意創業者引介資源。談及致力身心靈牧養的使命,扶路客感謝神,更感謝前玉神院長楊啟壽牧師的那句話:「恩賜不是只有感謝,恩賜是種責任。」改變他一生。 扶路客期待,將教會發展為敬拜、宣教、教育、營地、聖樂等多功能基地;在他與師母許惠珍成立「陶壺詩班」、進行專業訓練後,青年已可用美妙歌喉頌讚神、到醫院安慰病人,青年事工是今年重點事工,需眾教會懇切代禱。(採訪/林家鴻,相片提供/扶路客)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玉泉教會以學青、社青、青少年3個小組,為不同階段的年輕人建造信仰。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代禱事項 1.教會發展為敬拜、宣教、教育、營地、聖樂等多功能基地。 2.陶壺詩班的專業訓練,以及能到各地服事人。 3.年輕人的信仰建造。 &nbsp 泰雅爾中會加拉教會:亞馥‧誒宥牧師 在山上,鞏固靈命共同生活&nbsp 座落於拉拉山檜木區山腰上,卡拉部落以務農為主,是一個20多戶的迷你聚落;居民多為基督徒,泰雅爾中會加拉教會自1950年於此設立,從竹製禮拜堂、木造禮拜堂,到現在方舟造型的特色建築,一路陪伴族人經歷生活點滴。亞馥‧誒宥(Yabu Eyo)為加拉教會現任駐堂牧師,自2004年起,在此服事已9年多。 亞馥‧誒宥表示,加拉教會是他的母會,回顧過去,牧者對於事工推展的重心多在教會內部,對於社區的關懷較少,但他看到村民在經濟上的壓力,便思索是否能盡一己之力改善部落的就業與收入問題;因此,他推動社區營造工作,並創立台灣原住民部落多元永續關懷協會作為對外行政窗口,藉著設立工作站提供就業機會,以此改善村人的生活。 「社區事工的推展一開始不太順利,首先是村民們的不信任,而且有因為資源平均分配上的困難,先從信徒的生活改善做起,引來了許多反彈和謾罵的聲音。不過從第2年開始,我就決定將所有的資源釋出,歡迎每個有意願的人都來參與及討論,大家接受度提高,不僅帶來實質的經濟改善,也吸引許多青年熱情參與服事,甚至受呼召去神學院接受裝備。」亞馥‧誒宥簡單說明社區事工的發展歷程和成效。 對於未來,亞馥‧誒宥期望社區能自主拓展觀光產業,讓社區朝永續發展的方向邁進。對他而言,讓未信主的族人信主,已信的族人能更多的認識神、鞏固他們的靈命,皆是不可或忘的重要任務。 「對我而言,我希望生活和信仰兩者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因此在未來希望能建立一個『生活信仰化園區』,大家共同生活,一起追求生活與靈命上的豐富,這是很需要大家為我們代禱的地方。」此外,亞馥‧誒宥還提到,方舟禮拜堂的建堂貸款仍有150萬元待償還,以及讓青少年更多的委身在教會,為神所用,也都是他會持續努力之處,邀請大家共同關心守望。(採訪/林稚雯,相片提供/亞馥‧誒宥) 代禱事項 1.建立生活信仰化園區,讓族人在生活與靈命上一同成長。 2.方舟禮拜堂建堂貸款仍有150萬元待償還。 3.青少年更多的委身、願意為神所用。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加拉教會座落在拉拉山檜木區山腰上,部落裡的孩子純真可愛。 &nbsp 高雄原住民學生中心:里安.達那比瑪牧師&nbsp 在平地保有獵人的沉著 血液裡頭帶著獵人的沉著,祖先們打獵之前不可放屁、不能打噴嚏的禁忌,都轉化成了他不可偷懶、不能放棄的服事性格。這天高雄原住民學生中心的主任牧師里安.達那比瑪,一如往常地開著車,從位於高雄市區的學生中心前往台南的Nanuwan團契帶領聚會,這是一個台南各大專院校組成的原住民團契;9年了,雖說是高雄原住民學生中心的輔導,但里安關懷的範圍包括台南、燕巢、旗山、大寮、高雄市區;雖說是主任牧師,但專職的學生工作者就只有他一個人。 有別於一般教會,里安牧師面對的是一群2年到4年就會和他道別的大專學生,因此從2003年台南神學院畢業,分派到這份照顧出外人的學生工作,他便執著於和時間賽跑,每個禮拜車輪不斷地轉轉轉,他甘之如飴。 「腿短也是上帝的形像!」他用布農族的幽默表示,帶學生最重視他們的族群認同、信仰生活與品格,鼓勵他們在專業知識的紮實,當然也要讓學生注意時事的脈動。「我們的學生經過聚會之後,會反省為何自己無法講母語、會主動要求接受洗禮、會關心社會處境,所以88水災後就立刻動員到旗山去協助救災。」不過,他也感慨學生往往因為需要打工賺取生活所需,因此在他輔導的團契,總人數約160人,每個禮拜平均出席,只占了所有學生的一半。 里安在資源侷限的狀況下,努力的顧守這群10年後將成為原住民教會菁英的學子。這天受邀前來Nanuwan團契的講師,分享的正是原住民的困境分析,里安的安排就是不讓他們迷失在地平線,而忘了部落的需要。學期間的聚會、基要真理查經班、家庭禮拜、安排大專生和部落青年互動,讓他們更有自信,不會因為以受欺壓者角色與平地人相處,反而產生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學起平地人的不良習慣,甚至宗教信仰,而是看到他們用原住民的天真善良,帶了好些平地學生來聚會。 「學生出外,最主要就是讓他們有家的感覺。」為了讓學生們在假日能夠一起睡、一起吃,里安一家在9年內搬了4次家,不斷找尋足夠容納學生聚集的空間。至今學生中心與住處仍是租賃的,他真的好期待能固定下來,別再飄泊不定。(採訪/方嵐亭,相片提供/里安.達那比瑪) 代禱事項 1.學生中心有自己的建築物供學生聚會。 2.增加專職同工。 3.原住民教會主動提供旅外的大專生名單。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國際家庭日公益活動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蘭嶼文學營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西美中會玉成教會:柯伊諾.拉斌牧師 結構再造,阿美族人在台北 &nbsp 「市中心的都市原住民教會,受到漢化的影響比原鄉教會深,跟隨而來的,就是世俗化,缺乏信仰根基。」西美中會玉成教會牧師柯伊諾.拉斌(Kino Lafin)說,愈是接近都市中心的原住民教會,信徒信仰根基已經不再像從前原鄉遷居都市的前人一般深厚與虔誠,原因是都市發展快速,打散了都原部落生活型態,於是被迫散居的族人漢化嚴重,也使得教會不再是會友生活與文化的中心,世俗化因此接踵而至。 族人因為經濟因素紛紛選擇搬離教會生活圈,都原教會傳道人該如何牧養?柯伊諾.拉斌的答覆是,基礎信仰不停教導以外,組織則改以牧區牧養結構,雙管並行。 柯伊諾.拉斌指出,信仰基礎的造就內容必須切合生活實際,除了透過講道耳提面命以外,刊載週報更是有效工具,並且調整教會制度,除了長老教會法規所既定不能更改的結構長執會外,增加猶如部落型態的牧區組織,雙管齊下,以凝聚散居外地的信徒,繼續以教會為中心的生活模式。 玉成教會位居南港科學園區附近,原本的部落生活早已被都市型態打破,距離教會最遠的會友位於基隆山坡。從2005年駐堂迄今的柯伊諾.拉斌,協助教會發展出27個小組,依地域劃分6個牧區,各由1位長老負責週間聚會與牧區事工計畫,也能牧養到位於基隆的會友。 「各牧區要在每年10月提下年計畫,沒有計畫的,絕對拿不到預算。」柯伊諾.拉斌坦言,現行長老教會行政制度,已造成多數教會發展目標與各團契、小組方向不一的狀況,結果預算編列浮誇或無法有效利用;但長執會若由牧區產生,可以有效發揮預算功能。 面對未來,柯伊諾.拉斌說牧區的結構將再造,計畫將阿美族的「年齡階級」概念納入牧區,「阿美族會是弱勢,原因出在『年齡階級』已經瓦解。」因都市發展導致會友散居他方的玉成教會,透過教會組織改造,逐步帶領會友回到部落樣貌的聚會型態,除了堅固信徒的信仰根基,也企圖注入部落結構的文化根基,再造玉成的都原教會風華。(採訪/邱國榮,相片提供/柯伊諾.拉斌) 代禱事項 1.教會由於樓層高沒有電梯、禮拜的聲音影響鄰居,需要有新的聚會地點。 2.教會到50週年時有50個小組。 3.教會需要更多成熟的小組長牧養組員。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玉成教會雖位於台北南港科學園區,仍努力保有部落樣貌的聚會型態。 &nbsp 守護原住民信仰建立認同與自信 &nbsp ◎歐蜜‧偉浪(長老教會總會原宣幹事) &nbsp 原鄉部落面對勞動人口大量外流、產業蕭條、隔代教養、失業問題、財團大肆開發、法律限制原鄉土地利用、教派、黨派及既得利益者不斷侵蝕部落&amphellip&amphellip,種種問題造成族人對部落產生嚴重的信心危機與共識問題。在這氛圍中,教會內部也跟著與部落外部情境起了相對的變化──「分離式的信仰生活」,簡單地說「生活是生活,信仰歸信仰」。這種分離式的信仰,加上極度個人又保守的信仰態度與生活模式,教會的教導無形中呈現個人得救和功利及偏狹的信仰觀。而教會牧者服事態度及聖經神學教導與詮釋,更是影響教會發展的重要因素。 遷移至都會區的原民族人所面臨的問題,除了居住及工作高度不穩定之外,昔日原鄉強有力的部落集體支持系統瞬間消逝後,面對來自於現實社會強大競爭及擠壓,羸弱的個人承擔不起這一波波巨大的衝擊,於是心靈的安慰與陪伴越發顯出急切需要性。在一本《變臉中的「印地安」人》書中提到:「白人的價值觀和我們的價值觀差距甚大。我們原住民認為群體、合作、分享、謙虛是可貴的,而白人則重個人主義、鼓勵侵略性、一切以金錢物質為上,因此要在白人社會中生存,就得用他們那套方式,像我從小就知道和白人相處,謙虛是沒用的,一定要據理力爭,越有侵略性,人家越肯定你、尊重你。」這一股扭曲、變相的部落族人集體性格,是否正快速地在「白浪(泛指漢人)」社會中加速沈淪與失落? 過去,原住民形成聚落是依傳統制度及環境資源和人口條件自然地遷移定居,不論聚落數多寡,大聚落或鄰近部落面對較弱小聚落的困境與需求,會自然地跨部落支援與陪伴,並適時地協助。談到這裡,目前原鄉不少小型教會是不是可以彼此聯結並善用有限的人力及物力,評估鄰近小型教會整合的可行性? 另一個問題筆者認為極其重要,就是恢復、建立部落族人的自信心與尊嚴。我們必須不斷強化自我身分的認同,那是上帝給予我們每一個不同族群美好、特殊又尊貴的身分。所以,我們必須要剛強壯膽,認同自己的身分及母體文化,好讓我們不致於流逝在極度世俗、個人、現實的金錢與權力的競逐中,弱化我們部落及族群身分的認同。 在《集體失憶的年代》一書提到:「凡是拋棄使自己變得能幹、適應力強及有身分認同的那些價值的文化,必將變得孱弱、空洞。唯有堅決維護導致該文化的性格和興盛的背後價值觀,才能避免這種危害。」這裡強調,一個民族若失去族群的認同與記憶時,那該族群所有的根基也將朝向萬劫不復的命運。誠如該書提到「當一個種族逝去記憶的深淵變得太深太舊時,要想向下探尋是徒勞無功的。」 現任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張德謙牧師向筆者勉勵時提到:「教會要提供原住民族可持續性的力量,除了信仰,教育也是極為重要。」猶太經典《塔木德》有一句話說:「一個不重視教育的民族,是一個沒有前途的民族。」又說:「如果你擁有了知識,那你還缺少什麼呢?如果你缺乏知識,那你還擁有什麼呢?」為了不使原住民成為失落與迷失的民族,教會更不能獨立於集體社會之外,原住民教會更應該反省,面對原住民遭受長年來無盡的掠奪與剝削,加上國家結構性(制定惡法)的暴力造成貧窮苦難的部落族人,教會如何奢談靈魂自由與幸福?相對地,教會若能在信仰有深刻地反省,更需要保惠師聖靈的保守與內住,特別賜予每一位原住民牧者、長執同工及全體信徒,具有屬靈智慧、愛心、憐憫以及無比的信心與勇氣。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拿伯的葡萄園

&nbsp《拿伯的葡萄園》是台灣歌仔戲班劇團「重返內台」系列之四──大稻埕活戲專場其中一齣戲碼,根據舊約聖經耶洗別的故事改編,劇情敘述亞哈王娶耶洗別皇后,崇尚巴力教,殺死數百名耶和華的先知,造成天下苦旱。先知以利亞求雨,得罪了耶洗別,只得遠走他鄉。亞哈王看上拿伯的葡萄園,耶洗別為了幫他取得,巧計嫁禍給拿伯,使他被眾人用石頭打死。以利亞為此責備亞哈,最終亞哈死於戰爭,耶洗別見大勢已去,梳妝打扮登上了城樓&hellip&hellip。 今年1月,《拿伯的葡萄園》在基隆遠東劇院教會首演,是台灣第一齣以歌仔戲「活戲」即興方式演出的聖經故事,堪稱基督教戲劇的創舉。活戲為歌仔戲表演形式之一,沒有劇本、只有劇情大綱,演員即興演出,表演輕鬆、具臨場感。 此次演出,「拿伯」一角由沈花梅飾演,「耶洗別皇后」則由王秀文飾演,兩人均曾獲地方戲劇比賽優秀演員獎,精采可期。 &nbsp &nbsp(編輯室整理) &nbsp 主辦:台北市立社會教育館大稻埕戲苑、台灣歌仔戲班劇團 時間:7月8日下午2:00(2:00~2:20安排活戲導聆活動) 地點:大稻埕戲苑(台北市迪化街一段21號9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