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特別企畫】喊出春天,唱出希望

1995年開辦的「春天吶喊」(Spring Scream,簡稱春吶),是台灣歷史上最悠久的大型音樂祭,也是台灣規模最大的國際型音樂藝術文化展演活動。那幾乎是大學校園裡的流行音樂社團每一年必要參與的盛會,時間以4月分的春假為主

【特別企畫】禱告的人生

「到底要怎麼禱告啊?」每次禱告,都覺得困難重重,很難有穩定的禱告生活,馬約翰牧師最新著作《禱告──豐盛生命的泉源》出版上市,內容充實,又容易理解,分享關於禱告的真諦,說明為什麼要禱告?禱告的姿勢怎麼擺?什麼時間禱告最合適?地點要選在哪?這些關於禱告的疑問,書中都能提供讀者一些想法,希望透過本書讓每位想學習禱告的人,透過與神的對話,得到豐盛的生命。

【特別企畫】我們真的要跟她們說聲謝謝!

剛過完闔家團圓的假期,許多人已重回工作崗位。然而,有一群人為了生計,忍受與家人長期分離的煎熬,來到人生地不熟的異鄉工作,他們是移工。本期透過一個個看護移工的故事,要真心對她們說:妳是我們的姊妹,謝謝妳飄洋過海,照顧我們的家人!

傳承記憶 見證美好恩典

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教會歷史委員會、台灣教會公報社三方共同合作出版《賴永祥文集》,全套共7冊,分為教會篇、歷史篇、資料篇三大部分。2018年12月《賴永祥文集》第一、二冊付梓成書,2019年1月5日上午於台灣教會公報社舉辦新書發表會,正式向讀者介紹這部與台灣教會與歷史息息相關的重量級著作。

婦女人才訓練 以馬忤斯路上經驗以馬內利

1月10日至12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婦女事工委員會於中華電信學院高雄所舉辦全國婦女人才訓練會。今年以「在以馬忤斯路程,經驗以馬內利」為主題,除了希望婦女們明白自身受造的美好,也能效法耶穌基督關懷世人的精神,參與性別暴力防治,並成為受害婦女與兒少的安慰者、保護者。今年大會報名情形非常踴躍,長老教會旗下27個中會與族群區會皆派員參與,有超過270名學員。本文將以專題報導形式呈現各講題與節目內容。

【特別企畫】過一個減法的好年

農曆春節即將到來,對於許多人而言,這是家庭團聚也是朋友相聚的日子。因為平日彼此分離,久違的聚首,好好的吃頓飯、聚個餐有其必要。但曾幾何時,我們只在意怎麼歡樂,而忽略了所有消費的內容,將為環境帶來什麼影響。

聖詩教育 音樂中體驗信仰教導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2009年出版之《聖詩》(俗稱新《聖詩》),是1900年以來台灣本土編輯之第6代,華語翻譯版將於今年發行。新《聖詩》之前,第5代聖詩則是1964年出版,時隔45年,新《聖詩》多了哪些特色?會友們的使用體驗又是如何?台灣神學研究學院副教授陳琇玟受訪時談到新《聖詩》幾項特色,也分享聖詩教育的經驗與心得。

終結吳鳳神話 拉倒銅像30年

【陳逸凡專題報導】12月31日下午,「終結吳鳳神話30週年紀念活動」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鄒族區會逐鹿教會舉行,許多當年在街頭為原住民權利打拚、流血流汗的老戰友再次齊聚一堂。台南行動教會及高雄市戴振耀農業關懷協會特別號召群眾包了3輛遊覽車前往,嘉義中會亦準備豐盛餐食招待遠道而來的客人。 1988年12月31日,玉山神學院學生與城鄉宣教運動(URM)第9期學員共同把嘉義車站前的吳鳳銅像拉倒,雖有多人在行動中遭警察毆打至頭破血流,事後並被移送法辦,但隔年教育部宣布從課本刪除吳鳳的故事,吳鳳鄉亦改名阿里山鄉,殖民者捏造、傳播並且對原住民傷害極深的「吳鳳神話」終於成為歷史,該行動亦成為台灣原住民抗爭運動史上的經典之役。 逐鹿教會牧師石明雄講道時,分享自己國小期間演出吳鳳戲劇的荒謬經驗,以及後來參與原住民運動的心路歷程,也特別向30年前拉倒吳鳳銅像的弟兄姊妹致謝。他表示,拉倒吳鳳銅像後,還有更多的苦難在原住民運動的道路上等待,就像走過紅海後,還需走過曠野,才能進到迦南地。他用以斯帖的故事勉勵眾人,繼續勇敢在不同的時代做自己應該做的工作。 紀念活動中,除了播放當時拉倒吳鳳銅像的珍貴紀錄片,亦請來當事人現身說法,有人已是教會牧長、亦有人擔任政府官員,回想當年,仍不禁激動哽咽。為了讓紀念活動更具意義,特別追思在白色恐怖時期遭槍決的鄒族菁英高一生,並由其子高英傑獻唱鄒族傳統歌曲,突顯這不僅是鄒族蒙難,更是共同的受難史。 當年籌劃拉倒吳鳳銅像行動的黃昭凱表示,該行動只能算「割稻尾」,早在行動前幾年,台灣原住民權利促進會(簡稱原權會)等團體就已開始籌備相關抗爭,訴求將吳鳳鄉改名阿里山鄉、教育部刪除吳鳳相關教材,也曾於1987年9月9日發動前往吳鳳銅像前抗議,只是政府遲遲沒有動作,最終引爆拉倒銅像行動。 當年許多社會運動成員都遭到監視,為了避免走漏風聲,因此拉倒吳鳳銅像行動僅以暗號通知少數人參與,主力為URM學員與玉山神學院學生。甚至在行動之前,多數人仍不知道具體計畫內容,僅知道要在特定的時間於某地點會合。當日上午也因拉斷繩索宣告計畫失敗,直到下午,趁警力鬆懈再次突擊,才一舉拉倒吳鳳銅像。 當年親自爬上銅像的排灣中會聯山教會長老丹耐夫‧巴基克禮(華進光)、在上午行動中負責開車的泰武教會牧師孫子貴、在第一線以女性優勢擋住警察的萬安教會牧師稜樂曼‧導穌努克、莎卡蘭教會牧師田天財、阿美中會高寮教會牧師馬撒歐‧尼卡爾,及多位見證人皆到場分享參與拆除行動的初衷與始末,本期新聞專題,將依照這些見證者的分享,重現歷史現場。 突破虛構歷史神話  爭取原民自主權利 【陳逸凡專題報導】30年前擔任台灣原住民權利促進會會長、現任原住民族委員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親自出席紀念活動,有感而發說:「果然還是只有長老教會能夠做到這樣的事情。」他表示自己當時因為不是URM學員,1988年12月31日拉倒吳鳳銅像行動中,並沒有受到邀請,而是在事後接到記者訪問,才得知「吳鳳銅像已經被拉倒了!」 夷將‧拔路兒分享,兒時覺得身為原住民非常羞愧,「我們被教導,原住民是非常野蠻的民族,竟然殺死這麼偉大的吳鳳。甚至到了就讀中學時,都想盡辦法不要讓人知道自己是原住民。雖然近視才100度,還刻意戴上厚重眼鏡,遮掩臉龐深邃的輪廓。」 一直到就讀大學,開始有學者質疑吳鳳故事的真實性,夷將‧拔路兒才意識到吳鳳的故事有可能是假的、是神話。1983年他與數名大學生接受林濁水等黨外人士的鼓勵與資助,實地到阿里山田野調查,經過3天訪問,發現對於吳鳳的敘述,原住民觀點與課本寫的完全不一樣。他們將這次田野調查編寫成《高山青》雜誌,除了記錄當時訪問內容,後續也展開一系列抗爭活動。 除了1985年的抗議活動,1987年也有3波抗議運動。當時成員在鄒族區會嘉山教會寫好抗議布條,9月9日到嘉義縣政府抗議、隔天到教育部抗爭,時任教育部長的毛高文同意從小學教科書中拿掉吳鳳的故事。不過,夷將‧拔路兒強調:「吳鳳鄉改名為阿里山鄉最關鍵的行動,還是1988年12月31日拉倒吳鳳銅像,在拉倒銅像隔年的3月1日,政府就宣布改名。」 夷將‧拔路兒指出,「30年後,我們還有一個工作沒有做完,就是串連1983年到1988年間的抗爭活動,包括參與者的口述歷史,做成完整歷史紀錄。」他表示,原民會將致力促成此事,把珍貴歷史記錄下來。 承辦本次活動的嘉義縣阿里山社區關懷協會理事長、鄒族族群區會樂野教會牧師安淑美表示,自己是最早參與抗議吳鳳神話的原住民運動人士之一。當時還是戒嚴時期,她正就讀玉山神學院,每次回到阿里山的部落,就會有警察前來關切,宣稱前來「戶口調查」,她心中雖有疑惑,卻不懂為何如此,家人也都十分擔心她的安危。 直到某日,一位擔任警察的親戚好心告知,原來安淑美和一群一起參與原運的夥伴都是警察口中的「要員」,派出所早已特別做記號,在安淑美的名字上面點紅點。當時就是如此風聲鶴唳的時代。安淑美表示,原住民運動需要傳承,包括傳統領域的問題,原住民還在努力爭取,「權利永遠不會自己從天上掉下來,都是要努力爭取才能得到。」 回憶現場歷史時刻  自助天助終獲成功 【陳逸凡專題報導】根據黃昭凱所撰寫的回憶錄,1988年上午,孫子貴擔任第一波拆除行動駕駛,拉斷了數條鍊條後,不得已宣布「今天行動到此為止。」在警察監督下,URM學員及玉山神學院學生轉往民進黨嘉義市黨部休息。中午時分,有一小隊人馬佯裝前往加油站,卻轉往購買電鋸及鋼索,準備徹底拉下吳鳳。 正午時分,突擊部隊帶著電鋸返回現場,躍上基座開始鋸馬腳,此時一位交通警察發現狀況有異,連忙通報勤務中心,大批警力再次往現場集結。此時的民進黨嘉義市黨部為吸引警察注意,正大鳴大放的開著檢討會,一名志工突然匆忙奔入通報火車站現場警察又開始抓人,眾人立刻起身火速趕往車站。 由於早上行動中,宣傳車的後視鏡已被打壞,因此改由較熟悉車況的曾俊仁駕車。車輛綁上鋼索後,卡瓦斯拿著套索緩緩走向基座,在眾人掩護協助下,突然一躍,閃過包圍員警人牆並跳上銅像基座。空間狹窄又看不見雕像的狀況下,套索一甩正好準確套中吳鳳的脖子,在宣傳車上的黃昭凱大腳一跺,示意曾俊仁開車。 說時遲那時快,已遭鋸斷兩隻馬腳的雕像應聲倒地,吳鳳的頭在落地時還撞壞了一部停在現場的摩托車,眾人在狂喜之餘相擁痛哭,圍觀群眾也大聲鼓掌叫好。然而警察一擁而上,開始對卡瓦斯拳打腳踢,並將宣傳車擋風玻璃砸個稀爛,把駕駛曾俊仁拖出來毆打。數人被帶回警局,卡瓦斯倒地不起,被熱心民眾送往醫院。 由於該座銅像是由獅子會捐贈,並不構成毀損公物罪,開庭時,大批牧師前往聲援,玉山神學院全體師生亦發表聲明,呼籲關心原住民生活困境及尊嚴。卡瓦斯受審時,刻意以族語回答,審理法官林勤綱也特別聘族語翻譯,兩個月後宣判無罪。 小角色大意義  化解隔閡 丹耐夫‧巴基克禮(排灣中會聯山教會長老) 【陳逸凡專題報導】丹耐夫‧巴基克禮說,自己小時候就讀平地的小學,校內只有少數原住民學生,每次走進學校就會遭受異樣眼光。讀到吳鳳的故事後,很多同學放學時會在路旁的甘蔗園埋伏,伺機準備攻擊,想看看原住民同學是不是真的跟課本上寫的一樣。吳鳳事件帶來的屈辱,讓他的身心靈受到非常大的傷害。 丹耐夫說,這件事情一直伴隨在他的成長中,無論是求學過程或者進到社會,他的人生始終伴隨著陰影。直到參加URM課程後,情況才有所改變。他與一起拉倒吳鳳銅像的卡瓦斯,一起就讀玉山神學院,也是非常要好的同學,平常就會一起去打獵。行動當時,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瘦小的身形是怎麼爬上高大的銅像上,只知道有一股力量,也就是一起行動的URM同學,把他支撐上去。 丹耐夫說,他與卡瓦斯一起鋸馬腳的時候,心裡非常緊張,因為四周都已經被制服及便衣員警包圍。儘管如此,可是他心裡還是覺得非常榮耀,因為參與在台灣原住民歷史中重要的一刻,感動無以言表。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跳下銅像後被警察忽略。當時警察只鎖定了卡瓦斯,抓起來就是一陣痛毆,他則被一部不認識的計程車載去躲起來,閃過了警察的追緝。 丹耐夫相當感動,有這麼多行公義、好憐憫、謙卑與神同行的平地漢人同工、牧者、社會運動者一起支持參與。他謙虛表示,自己在行動過程中只是小角色,但能成就改變整個社會環境,化解彼此之間的隔閡與仇恨,這是大家所期待的。 寧犧牲不低頭  只求尊重 孫子貴(排灣中會泰武教會牧師) 【陳逸凡專題報導】雖然因為感冒身體微恙,孫子貴仍堅持抱病前來參與紀念活動。他說在原住民社會時常遺忘這段歷史,卻是原住民族人實實在在用血跟淚換取尊嚴的過程。 孫子貴在第一波行動中負責開車,用鐵鍊綁住銅像催下油門,鐵鍊卻一再斷裂,4個警察圍上來抓住他的手腳,還好當時URM的女同學很快衝上來圍住他,警察不敢妄動,成為最好的擋箭牌。 「這些女同學非常強悍,她們根本不害怕,就是要衝上來擋住警察。」孫子貴印象仍十分深刻。他說,拉倒吳鳳銅像的行動過程是血淋淋的,事實上,這並不容易,但是支撐他做這件事情有兩個理由: 第一是在神學院所受到的教育,聖經很清楚講述「人的尊嚴」,他心裡很清楚每個人都有其價值,每一個人都是上帝用祂的形像造的,必須尊重每一個人的尊嚴,這件事一直銘刻在他的心中。 第二個理由,是原住民的未來。當時孫子貴已有兩個女兒,他想起自己從小因為身為原住民受到社會歧視,他希望子子孫孫能恢復應有的人性尊嚴,社會不可以輕看原住民族,如果沒有這次的行動,恐怕歷史就沒有辦法改變,下一代族人仍無法被台灣社會看見。 「用一種犧牲的態度,就是不怕死、就是一定要把吳鳳的銅像拉下來。就是這種勇氣,讓我們面對惡勢力的時候絕對不會低頭。」孫子貴感謝上帝賞賜的勇氣與智慧,讓所有的URM同學用愛台灣的心,來為這片土地的尊嚴、民主、自由繼續努力。 看見歧視痛苦  挺身支持 黃玲娜(行政院勞動部專門委員) 【陳逸凡專題報導】黃玲娜說,1988年12月的某一天,突然接到黃昭凱的電話,通知她在某個時間點前往黃昭凱住處集合。由於當時夥伴之間彼此信任,加上大家遭到監聽,所以電話中也沒有明講到底是要做什麼事,但是她接到指令後,立刻從宜蘭出發前往台南,與大家會合。 回憶參加活動的初衷,黃玲娜說那年夏天參加URM課程,對她的人生帶來很大的轉變。她從小跟著父親參加黨外人士的政見發表會,民主思想很早就在內心萌芽。她反省,雖然這片土地上的漢人和原住民從小一起生活,雙方卻有很多的不了解。 每每回想起當初的感受,黃玲娜仍忍不住哽咽。在URM上課時,很多原住民同學提到從小遭到歧視的痛苦,讓她覺得若不能為原住民朋友做些事情,良心非常過意不去。 「過去我們接收的很多觀念,對原住民有刻板印象,這些東西對原住民的一生來說都是很大的痛苦,所以很多人不願意讓人家知道自己是原住民。」黃玲娜回憶,有位URM女同學是太魯閣族,她說她最大的優勢就是「長得比較白,不像原住民,可以騙別人說自己不是原住民,避免許多歧視。」 黃玲娜表示,有機會參與終結吳鳳神話的運動,與原住民弟兄姊妹站在一起,用自己的肩膀充當樓梯,讓原住民同學爬上基座扳倒銅像,對她來說,這是很大的衝擊。根據黃昭凱的回憶,在卡瓦斯被警察毆傷送醫期間,因擔心卡瓦斯的安全,黃玲娜還志願前往擔任看護。黃玲娜說,從政後曾經手原住民相關事務,這段經歷是她與原住民朋友間很重要的信任基礎。 感謝主不離棄  繼續帶領 田天財(排灣中會莎卡蘭教會牧師) 【陳逸凡專題報導】田天財說,就讀玉山神學院時,即參與台灣原住民權利促進會。他對原住民議題的關切,是來自於母親的教育,「不要受到外來勢力的影響」。他的外公是排灣族頭目,在日治時期就受到迫害,因言談間不滿日本入侵台灣,就被人密告,導致入監服刑3個月。這段經歷讓他深刻體認到,「外來政權就是這樣子,所以我們必須要反抗!」 牧會後,田天財仍會騎著摩托車到處聽演講,參與大大小小社會運動,包括還我土地運動被冠上妨礙公務的罪名,心中寧死也不願土地被奪去,感謝上帝沒有離棄他,一直堅持到現在。他認為就算不是民進黨執政,也必須不斷整合,要喚醒大家不退縮,在台灣繼續努力,彰顯台灣的主體意識。他很感謝能參與拉倒吳鳳銅像這個行動,盼望上帝繼續保護、帶領台灣的原住民。 走上十架之路  以愛行動 稜樂曼‧導穌努克(排灣中會萬安教會牧師) 【陳逸凡專題報導】稜樂曼‧導穌努克表示,1984年從台灣神學院畢業後,就到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任職。她當時還不是傳道人,在總會上班時,遇到總會總幹事高俊明牧師的出獄感恩禮拜,高俊明為了愛與公義的謙卑身影,帶給她很大的鼓勵,也令她產生了勇氣,開始參與很多社會運動,包括還我土地、拯救雛妓、台灣獨立、農民、勞工等運動,「上街抗議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 當時一群朋友相約參加URM課程,稜樂曼也很自然的一起參與。她記得拉倒吳鳳行動前一晚,牧師林宗正以耶穌所說「你們應當如此行來記念我」勉勵大家,「十字架之路,就是愛與受苦的路」。 稜樂曼說,雖然已經決定勇敢行動,但是大家心中還是很緊張。一想到明天之後不知道還能不能見到面,忍不住相擁、落淚,好像明天就看不到家人與朋友,只能彼此勉勵「神與我們同在」。 稜樂曼說,當時社會運動警察追人時,女生會奮不顧身往前阻擋。警棍雖然不長眼,卻不會毆打女生,反而警察會叫她們閃開,當男同學被打時,女同學都會勇敢趨前阻擋,然而沒有受到女生保護的人,就在被痛毆一番後逮捕。「為了愛與公義,基督信仰給我們很深的勇氣參與運動。」行動落幕10年後,稜樂曼回到部落擔任牧師,為了原住民的正義繼續禱告行動,也把漢名「張春玉」改回排灣族族名,她並向過去的老戰友介紹自己現在叫做稜樂曼牧師。

【特別企畫】普世夥伴,同行宣教之路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現在共有13位國外宣教師,分別差派至英國、日本、馬來西亞、泰國、緬甸等地。他們有的關心、照顧當地台灣留學生的信仰生活,有的受當地教會託付,關心少數族群宣教,有的與當地教會合作,從事特別宣教工作,當然也有一些是關心已隸屬當地合作教會的台裔教會。這些宣教師都是長老教會與當地教會在共識下差派,宣教事工也長期穩定進行,宣教師本身成為促使雙方教會交流互動的重要橋梁。 普世夥伴,同行宣教之路 ◎陳澤胤 說到「宣教師」,許多基督徒腦海中浮現的景象,大概就是來自先進國家的教牧人員,前往落後未開發的叢林披荊斬棘開拓新局面,把科技新知、信仰文化帶進落後部落,帶給他們生活大幅進步。的確,19世紀至20世紀中葉所謂「海外宣教運動」,眾多西方宣教師的故事就是如此。 然而,20世紀中葉的宣教,有了很大的轉變。二次世界大戰後,原本受殖民統治的亞太、中南美,由於「民族自決運動」紛紛獨立,脫離殖民母國的基督教會亦逐漸自立,帶有解放色彩的第三世界神學隨之大放異彩,基督教中心逐漸向非西方世界轉移。 隨之而來,差傳及宣教的觀念亦有重大轉變,慢慢從殖民主義式的「上對下」宣教,轉而成為「對等合一」的夥伴宣教。因為世界各地多已建立教會,既然彼此都是基督的肢體,應當在基督是唯一元首的信念下,成為彼此協調、互相同工的身體,而非擴張自己的「宣教領土」,或在別人的事工範圍開拓自己的事工。所以,宣教師的差派不再是「派兵出征」「開疆闢土」的概念,而是合作,派人前往協助當地基督教的事工,並建立深厚的夥伴關係。 當然,在這種前提下,差派宣教師就不是單方面看見異象就展開行動,而是透過許多協調產生共識,才促成一個長遠的合作計畫。更多時候,並非差派教會想怎麼樣宣教,而是尊重當地教會長期服事所看見的福音需求,而發展宣教事工。 因此,作為一個參與普世基督教的主流教派,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差派國外宣教師至國外的合作教會時,就是秉持這樣的原則。與國外教會正式簽約外,也必須有派遣宣教師的協議,在雙方有共同異象時,才在彼此尊重互惠的原則下,簽訂備忘錄、遴選宣教師,正式派遣宣教師與對方合作。所以,現在普世教會稱呼派駐國外之宣教師,更常以「宣教夥伴」(Partnership in Mission,PiM)或「宣教同工」(Mission Co-worker)來稱呼。 以現況來說,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現在共有13位國外宣教師,分別差派至英國、日本、馬來西亞、泰國、緬甸等地。他們有的關心、照顧當地台灣留學生的信仰生活,有的受當地教會託付,關心少數族群宣教,有的與當地教會合作,從事特別宣教工作,當然也有一些是關心已隸屬當地合作教會的台裔教會。這些宣教師都是長老教會與當地教會在共識下差派,宣教事工也長期穩定進行,宣教師本身成為促使雙方教會交流互動的重要橋梁。 先前有位英國聯合歸正教會(URC)牧師訪台,面對教勢急遽下滑的英國教會,他們相當感謝我們持續差派宣教師,即便宣教師是牧養當地台灣留學生及台裔移民,但許多台灣移民將會是他們教會未來發展的基石,所以這不只是關心台灣旅外信徒。當我們分享早期西方宣教師在台宣教故事,也贈予相關的繪本及動畫DVD時,他們更是雀躍!因過去他們少有機會知道這些故事,而這些翻譯成英文的繪本、動畫,就是他們信仰教育的切入點──讓孩子透過先人的故事,喚醒心中福音的種子,也建立起跨越時空的生命連結。對過去100多年前來台宣教的母會,我們如今能關心、回饋,甚至付出力量將福音傳回他們的國家,這種主裡一家、持續同奔天路的關係是多麼美妙! 普世教會間有一句話這麼說:「如果你要走得快,那就自己走;如果你要走得遠,那就一起走。」(If you want to go fast, go alone. If you want to go far, go together.)雖然有時要在維持關係中發展宣教事工,會因必須尋求共識、調整腳步而略顯緩慢,但這樣才能發展出長遠的關係。願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與眾多合作教會,持續在上帝國宣教中同行,在主愛中彼此扶持,攜手共同成長,繼續寫下長遠而感人的宣教故事。 不論過客或住民,在團契是一家人 英國曼徹斯特  文圖◎鍾淑惠 在英國這12年來,見到許許多多青年學子懷抱理想抱負,遠赴他鄉學習、磨練。最開心的莫過於透過查經班、團契聚會、詩班前往英國地方教會獻唱,舉辦屬於台灣的文化節慶活動,看見這群青年與上帝、與人、與受造世界建立親密合宜的關係。看著他們從對上帝感到陌生,到用新的眼光看待世間的人事物,這過程就好比看著自己的孩子成長一樣,令人深深感動。 我有幸在12年前被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差派到英國,參與以台灣留學生為主的華語學生宣教事工。我們的聚會活動多元,與夥伴教會緊密連結且互動互助,在快速變遷的社會環境中,我深深感受到21世紀多元的宣教應與時俱進。宣教不僅止於讓人接受基督教,更是真實讓信仰與生命深深連結。 多年前,一位青年從台北到曼城實踐她的留學計畫,當年她向上帝祈求完成學業,並找到人生的伴侶共組甜蜜家庭。我們陪伴也見證上帝讓她所求一件件圓滿達成,然而,結婚並不像童話故事在美好中結束,現實生活才是家庭信仰生命新階段的啟航。今年初,這對甜蜜夫妻接到噩耗,他們的大女兒被診斷出患有罕見疾病黏多醣症,病童平均壽命是20歲,身高平均僅有110公分。因為骨骼脆弱,怕撞、怕摔,除了要擔心頸椎受傷,也要擔心胸腔內臟受壓迫而影響生長、呼吸。更可怕的是,目前臨床可用的藥物屈指可數,療效也不盡理想,龐大的醫療費用對這年輕的家庭也是極其沉重的負擔。夫婦孤身在海外,除了需要費心照顧病童生活起居、就學及就醫外,還要照顧另一位未滿週歲的小女兒。然而,在這一切不幸中,這對夫妻對上帝沒有抱怨,而是順服。 感謝上主奇妙帶領,多年前我們為學生配偶家屬成立的家庭團契,此時發揮了很大的功效。團契就像一個大家庭,不分是不是基督徒,不看是哪個領域的專業,大家互相幫忙照顧妹妹,分擔爸爸、媽媽陪伴黏多醣姊姊治療的辛苦,送餐給一整天在醫院治療、回家來不及做晚餐的爸爸、媽媽。 陪伴過程中,我們在在經歷上帝奇妙作為。例如治療黏多醣症的醫院在全英國僅有3家,其中一家就在曼城。而黏多醣症第四型一款新藥在4年前通過臨床測試,剛剛於兩年前上市,廠商免費提供他們5年治療所需。因著他們對上帝的信,對孩子的愛,感動了許多周遭的朋友。也由於他們,我們一起更多認識黏多醣這個病症,並一起支持英國黏多醣協會的募款。 身為宣教師、學生、青年的牧師,不僅需要陪伴學生經歷學習的高低起伏、水深火熱。畢了業之後的求職路,還有籌備婚禮、養胎、坐月子、生養小孩的經驗分享,包括全家庭的信仰生活旅程,都需要陪伴牧養。感謝上主,讓我們從各地來到曼城讀書或工作,不論是過客或是住民,不管來自哪一個國家,有什麼不同的語言或文化,在團契我們都是一家人。我們都是蒙上主所愛的人,是生命共同體,而且生活在一起,見證上主創造的美好、耶穌基督救贖的珍貴和聖靈智慧的大能。 有一位今年在伯明罕拿到研究所學位的畢業生,從小就去主日學,跟著基督徒爸媽參加各樣教會活動。但是他在高中時期離開教會,遠離上帝。他用自己的方式生活,以自己的能力爭取海外留學的機會。 熱心教會服事的爸爸、媽媽希望他去教會,也期待他到英國伯明罕留學時可以參加團契。新的學期,因為伯明罕週五團契輔導的協助關心,他為了答謝而去團契露臉,之後參與次數卻是5根手指可以算得出來。過完聖誕節、元旦和農曆年,他卻更頻繁出現在團契聚會。他說,上主再次觸摸他的心,他知道上主是保護他的生命主宰,他謙卑回到上主面前,讓祂再次塑造他。忙完論文,結束課業,他預留時間協助團契招生及新學年的迎新。他分享自己信仰生命的改變,知道要謙卑與上主同行,尊主為大,讓聖靈引領。 宣教不是只針對沒有聽過耶穌基督、不認識上主、不知道聖靈的人,將福音傳給他們。也是邀請每一個人謙卑與主同行,承認自己需要救主耶穌,願意讓聖靈引導。英國的學生青年宣教,不侷限在曼城與倫敦兩個團契。從台灣各地去到大台灣6倍的英國各個學校,許多父母期待孩子可以去團契教會,有上主保守,也有教會牧長兄姊的照顧關心。這並非一個宣教師可以做的事工,期待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支持差派更多宣教師到英國。除關懷學生青年,更可到凋零的英國教會見證又真又活的上主掌權我們的生命,主耶穌與我們生活一起,聖靈保惠師讓我們堅定信仰愛神愛人,直到永遠。 時  間:2006~2018年 合作單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英國聯合歸正教會和世界傳道會 服事對象:台灣或華語留學生、社會青年 地  點:曼徹斯特院牧中心、倫敦Lumen教會 在龍批尼公園佈道,得人如得魚 泰國曼谷 ...

【特別企畫】在地老化,成功又幸福

教會投入關懷老人長照事工,除了促進健康照顧, 更藉由信仰帶來正向影響,使松年朋友可以在地老化, 並在成功老化的過程中,對生命有幸福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