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身分的追尋 消失的台灣平埔族

為想探尋自己的凱達格蘭族(Ketagalan)血緣,紀錄片導演陳金萬18年前開始著手拍攝《凱達格蘭的天空下》,用影像記錄凱達格蘭族(平埔族)三個部落:北投社、塔塔悠社、三貂社,發現凱達格蘭族的衰微、消失,除與台灣公共建設發展有關,也與這幾百年來外族統治,導致屬平埔族之一的凱達格蘭族,語言、文化、宗教大量同化下,幾近消失殆盡。

【特別企畫】走進客家文學花園

本期內容:壹.台灣客家文學特色   貳.一個Holo妹客話書寫ke感言  叁.分「阿姆話」ke花開滿ngài-nên腳下ke土地 (相片提供/倩履仁、黃恆秋、陳慕真)  客家文學小知識:客家文學是台灣文學重要的一部分,清領時期,即有落籍台灣的客家文人,以漢文書寫台灣人文地理。日治時期推行皇民化政策時,台民紛組詩社復興華夏文風,六堆、桃竹苗及台中地區的客家文士亦不落人後。迨國民政府遷台,反共戰鬥文藝風起雲湧,台民則以鄉土意識與高揭「台灣文學」來應對,客籍作家更積極參與。20世紀中葉,隨著廣播電視台的興起(註1),台灣客家社會面臨極大的文化衝擊,傳統客家庄生活方式快速轉變,價值觀也隨之改變。承載客家文化的客家語迅速流失,客家認同面臨危機。不少客籍作家躬逢其盛,將此段客家生活反映在作品中,成績斐然。  壹、 台灣客家文學特色  ◎黃恆秋(客語作家、客家文學研究者) 文學是人生的反映,客家人有自己的文化與語言,有自己的獨特生活習俗,自然就會用各類方式將客家生活的點點滴滴保留下來。流傳在客家地區的客家諺語、童謠、山歌、故事等,稱為客家民間文學,文人用詩詞、散文、小說等所呈現的,則是客家文學創作。 客家文學在台灣歷史社會的發展,經過學者專家的研究與調查,發現下列客家文學表現如下:  客籍作家的文學典型 綜觀近代台灣文學史,客籍作家在台灣文學的位置確實不容忽視,從古典文學時代的吳子光、丘逢甲、謝頌臣、陳保貴、賴江質等,到台灣新文學的賴和、龍瑛宗、吳濁流、呂赫若、鍾理和、林海音、林柏燕、杜潘芳格、鍾肇政、李喬、黃娟、吳錦發、藍博洲等,其創作背景均離不開自己的鄉土及客家情懷。因而客籍作家對整體台灣文學的貢獻,引起研究者的特別注意,其成就遠高於客家占台灣的人口比例。 客籍作家在台灣文學成為一種典範,例如有「台灣新文學之父」雅譽的賴和,雖其創作以閩南語為主,但本身是彰化的饒平客裔。居住於新竹北埔的龍瑛宗,初登文壇即以〈植有木瓜樹的小鎮〉的日語小說在日本獲獎;而跨越語言障礙的客籍作家吳濁流,以《亞細亞的孤兒》總結了台灣的殖民處境及徬徨,其後創辦《台灣文藝》雜誌,提倡本土文學,成立吳濁流文學獎基金會,培育許多鄉土文學作家。居住桃園龍潭的鍾肇政則是台灣第一位完成大河小說《台灣人三部曲》的作家,堪稱是台灣文學界創作力最為旺盛的偉大文學家。又如有「倒在血泊裡的筆耕者」之稱的鍾理和,是台灣南部六堆客籍鄉土作家的代表;《寒夜三部曲》的李喬是苗栗客家人,以自己熟悉的鄉土及客家風情,寫下壯闊的小說史篇,可說是引領了百餘年來台灣文壇風騷(註2)。  鄉愁:土地認同的思戀 探討客家文學,會發現有深厚的土地認同特質。客家族群移墾來台的過程,由於威脅到當地人或殖民者的土地與資源,始終處於關係緊張的生存狀態,初到該地的客家人,只能在人煙稀少的高地丘陵,開山打林,或在平洋所在,當佃農維生,客家人因而對土地充滿了渴望與情感。 從日治時期發軔的台灣新文學運動,歷經外來政權的打壓與社會經濟型態的劇變,許多客家作家堅持以自己的筆,為生養他們的土地寫下動人的篇章,這些作品忠實記錄了民眾艱困的生活,反映血淚交織的悲歡歲月。鍾理和筆下的美濃;鍾肇政的龍潭、大溪;鄭煥、黃娟筆下的楊梅;江上筆下的頭份、獅潭;李喬小說裡一再出現的番仔林──都是他們先祖血汗拓墾、日夜養育他們的土地,順理成章地以客家族裔的觀點來耕耘鄉土,成為那個時代奮鬥故事的最佳寫照。  抗爭文學的意識與精神 藉文學表達強烈抗爭的意識與精神,以吳濁流的小說最為典型。吳濁流,本名吳建田,新竹新埔客家人,17歲入總督府國語學校師範部,先後任教員及記者多年,1935年處女作〈水月〉發表於楊逵創辦的《台灣新文學》,1941年赴大陸,太平洋戰爭前返台,光復後任教於台北,獎掖後進,提倡文藝,被譽為台灣文學的巨人。 吳濁流介於日治時代及台灣光復(二次大戰)後的文學世代,他對台灣文學的貢獻,一是創辦《台灣文藝》,倡導新而鄉土本位的文學意識,二是寫作饒富自傳意味的《亞細亞的孤兒》《無花果》《台灣連翹》等作品,標榜「孤兒棄子」的台灣人命運,造就了台灣文學傳統與良知,也為在野文學的立場作了極佳註解。 吳氏所表現的不妥協個性,有無法屈辱的情操,有殖民枷鎖下掙扎的痕跡,也創造了台灣新文學裡以土地與命運糾葛為題的一個寫作範例。  客家婦女形象的雕塑 客家文學的另一項特色是客家婦女形象雕塑的典範。傳統客家女性有所謂四頭四尾的美德,即「家頭窖尾」「田頭地尾」「灶頭鍋尾」與「針頭線尾」。這種形象呈現在客籍作家鍾理和、鍾肇政與李喬筆下的平妹、奔妹與燈妹身上。如此這般塑造婦女形象的手筆,將充滿美德的女性特質一一描繪,在文學作品中自然流露出來。 客家婦女形象的雕塑,在鍾理和筆下的客家女性表現出堅韌和勤奮的精神,鍾理和以接近自傳式的敘述方法,細膩又生動地刻劃台灣南部客家婦女的生活情境。台灣的客家族群歷經惡劣的環境與主流力量的排拒,延續過去族群遷徙的歷史記憶,一再強調女性扮演的重要角色,客籍作家將客家婦女不讓鬚眉的精神,以新的藝術形式──小說──詮釋出來,似乎更貼切、更具說服力(註3)。 註釋: 1.台灣本土化運動廣播電視台的興起,有寶島客家廣播電台、新客家廣播電台、客家電視頻道等設立,電子媒體廣受歡迎。 2.見彭瑞金,1991,《台灣新文學運動四十年》之論述,台北,自立報系出版社。 3.請參閱張典婉,2002,〈台灣文學中客家女性角色與社會發展〉,世新大學社會發展所論文,以及羅烈師之導讀(哈客網/學術研究館/成果論文/論文導讀)。 ------------------------------------  貳、一個Holo妹客話書寫ke感言  ◎Chhang Ngâ-yì(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台灣語文學系博士)  用阿姆話創作ke堅持 Ngài(我)係Holo妹,自細he̍t(住)thê(在)Holo社區。Ngâ(我的)屋下人全部講Holo,無半個人講客。客話係40歲以後,ngài去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讀第二個碩士學位ke時節chang學ke。該樣時台南神學院ke曾昌發牧師到成大教客家語文ke課程。雖然這毋係系所規定ke必修抑係必選課,總係ngài盡想愛學。 曾牧師係ngâ客話ke啟蒙先生。佢用羅馬字來教,因為ngài有白話字ke基礎,故所以通過羅馬字來學客話就盡kiak(遽,快)。當時成大台文所排斥台灣阿姆話(â-mê-fa 母語)ke研究,thê án(恁,那麼)無「友善」kê環境中,客話課成做少數ngài可以快樂學習ke場合。一學期過後,ngài就用客語羅漢並列ke方式,寫一篇探討客家女詩人阿姆話詩作ke論文,過在研討會用客話宣讀。這算係ngài ke第一篇客話書寫。 感謝上帝賞賜邱淑華姊成做ngài ke「客話貴人」。淑華姊毋單淨大力幫助ngài學習,還同ngài建立久長ke姊妹情。到今ngài-tên(我們)聚會都講客話,過用客話羅馬字寫email同line。淑華姊還帶ngài去六堆ke客庄行liau(chhit-thô),去客家教會做禮拜,聽客話講道,認識客人牧者同朋友。Ngài初寫ke客話詩打幫佢做第一位讀者,then-sú(幫忙)ngài修改。經過佢ke鼓勵,ngài開始發表客話作品,承蒙客家前輩無棄嫌,pûn ngài得獎幾下擺。過後ngài去考客語認證考試,通過中高級,接等取得高雄市中小學客語教師證書,實在榮幸ô。 創作對ngài來講,親像呼吸、食飯án(恁)自然,不論係藉nai種(哪種)語言。無共樣ke語言會形成無相同ke語音意象同結構,非常ke趣妙。總係,曉得羅馬字後,書寫Holo話、客話就加盡多利便。從這過後,ngài就放棄華語創作,雖然用華語書寫容較易得著功名利祿。 戰後,國民黨殖民政權將佢tên(他們)ke語言華語欽定做「國語」,me(也)係獨一ke官方語,過強逼學生仔講。華語/中文係中華漢人霸權(Chinese-Han hegemony)最顯明ke表徵。相對ke,在台灣存在久遠,同台灣土地、人民密切連結ke本土各族群母語反轉越來越衰微,怕在幾十年之間就會無thet lê。係準通過華語/中文來造就個人ke「成功」,sa(卻)pûn ngài-tên ke阿姆話死thet,致使台灣人ke文化根源斷絕,按呢,ngài又有麼個榮耀、歡喜nê?肯亞作家Ngugi wa thiong’o堅持用佢ke阿姆話創作。佢sṳt(曾經)問ke-têu(該兜,那些)只用頭擺殖民語文創作ke非洲作家:「做麼個(為什麼)ǹg-tên(你們)認為用殖民語文創作án-ngiòng(恁樣,如此)理所當然,用自家ke阿姆話創作sa立場án軟弱,搖擺無堅定?」成做sṳt pûn(曾被)外邦殖民ke台灣人需要特別警醒,殖民霸權ke洗腦功效在殖民者離開後,猶原繼續運作,宰制被殖民者ke心靈。  拯救台灣人ke阿姆話 客話成做台灣本土ke一種族群母語同民族語言。雖然客話毋係ngâ阿姆話,毋過做一個台灣語文ke研究者,除了關心自家ke母語,ngài me有責任來學習、保護其他ke台灣民族語言。加多一個人來學客、講客、寫客,客話存活ke機會就增加一息。真正ke多元文化毋係嘴唇皮講溜thin-thin(定定,而已),還包含行動,在日常生活中ke實踐。 新約使徒行傳第二章記載,聖靈降臨該時,親像「火舌ke形è」落thê耶穌眾門徒身項,佢tên就pûn聖靈充滿,去到無共樣ke國度鄉里,分別用在地語言來傳福音。可見多元語言文化係上帝ke祝福。台灣本土各族群ke阿姆話me係上帝賜pûn台灣人phông-phai(豐沛)ke恩典。 155年來,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原本有母語宣教ke傳統,sṳt將聖經翻譯做白話字同其他族語,在主日學教羅馬字,吟聖詩、做禮拜me使用阿姆話。另外一個PCT ke光榮傳統,就係反抗強權ke勇氣,其中蓋多抗爭同阿姆話有關。Thê日本時代,長老教會毋驚日本政權禁母語ke壓制,堅持用Holo話做禮拜。1970年代國民黨政權sṳt搶奪Atayal(泰雅)語聖經、聖詩,沒收台語羅馬字聖經,經過長老教會大聲抗議,引發國際注意。總係,阿姆話同反抗精神這兩種長老教會ke信仰特色這下sa漸漸失落,實在蓋遺憾。今晡日講阿姆話毋會過pí迫害lê,長老教會sa thèn-tén(跈著,跟隨)世俗同殖民政權ke價值觀,緊來緊華語化,無去反省語文霸權洗腦ke遺毒,無形中me變做有份害台灣人阿姆話衰退、消滅ke共犯。故鄭兒玉牧師sṳt愐著長老教會漸漸忽略阿姆話,屈從華語霸權,sa在公開講演ke時忍毋he̍t緊噭(哭),責備「最有台灣意識的長老教會出著歹囝孫?」Ngài me有同感。今下客家教會做禮拜,客話緊講緊少,華語緊講緊多,ngâ目汁水me thê目珠底碌碌轉。回想客家阿姆話女詩人杜潘芳格sṳt講過:「無客家話,就無客家人!」真è係先見。蓋多有台灣意識ke人欠缺母語意識,顯見台灣人ke文化自覺同自信還無la-pái(夠擺),這me會變成做台灣建國ke大障礙。 其實長老教會可以成做台灣母語復振ke基柱、帶領台灣語文轉型正義ke米該雅。有一句客家名言:「寧賣祖宗田,莫忘祖宗言」做得詮釋做,阿姆話ke精神遺產還較贏物質ke祖產家業。盼望大家發揮客家「咬薑啜醋」ke硬頸精神,學習彼此ke族語,拯救台灣人ke阿姆話。 -------------------------------------  叁、分「阿姆話」ke花開滿ngài-nên腳下ke土地  ◎陳慕真(國立台灣文學館助理研究員) “Yâ-sû oi ngài ngài...

信仰=環保+行動

聖餐,是每個基督徒信仰生活中都會經歷的重要儀式。然而在重新經驗耶穌寶血洗滌人性罪惡的時刻,一個又一個用完即丟的塑膠聖餐杯,卻成為環境的沉重負擔,甚至可能危害其他物種的生命。

【特別企畫】Mizoram山城上的璀璨之光

撒蜜哪‧以使馬哈善(中布中會事工幹事)  相片提供/法法‧滿寇寇 多數人或許曾看過新娘戒指上的璀璨鑽石,但你可曾見過鑲在山壁上、滿山遍野的「鑽石」呢? 中布中會牧傳會於2019年10月9~18日前往印度長老教會(PCI)米佐蘭姆大會(Mizoram Synod)參訪與文化交流。當我們一下飛機,搭車翻山越嶺下車後,呈現眼前的不是荒山遍野的蒼涼,而是飛閣流丹沿著山壁而建,閃耀著璀璨光彩。當地人的信仰生命,正如主的新婦手上配戴的鑽石般閃亮,見證了耶穌所說的話:「你們是世界的光。建造在山上的城是無法遮蓋起來的。沒有人點亮了燈去放在斗底下,一定是放在燈台上,好照亮全家的人。同樣,你們的光也該照在人面前,讓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來頌讚你們在天上的父親。」(馬太福音5章14~16節) 這個地方,位於印度東北部的米佐蘭姆邦(Mizoram)。米佐蘭姆邦人口109萬1014人,識字率91.33%,當地主要民族為米佐族(Mizo people),官方語言為米佐語及英語,首都位於艾藻爾(Aizawl)。 感謝上帝,在曾經來台灣宣教長達20年的印度宣教師蔡達華(Zaidarhzauva)牧師和牧師娘蔡文綺(Sapvengi)協助聯繫下,促成中布牧傳會參訪米佐蘭姆大會(Mizoram Synod)之行,團員有中布副議長全建生牧師、牧傳會會長田啟榮牧師、6位牧師、1位事工幹事、4位傳道師及5位師母,共16人參加。 此行目的有二,首先是探訪1987年受世界傳道會(CWM)差派來台宣教長達20年的牧師蔡達華、牧師娘蔡文綺。蔡牧師當年原本要派至泰雅爾中會在宜蘭的學生中心服事,泰中期待CWM的宣教師能提供金援、資源及福音的雙福事工。不過,這與當時CWM的合作宣教策略不同。CWM為讓蔡牧師夫婦在台宣教工作順利,希望他們能先學習華語。由於當時的原住民教會,禮拜中使用華語的教會很少,而中布久美教會因族群多元而常於禮拜中使用華語,正好符合需要,因此他們夫婦就受派到久美,這也開啟了中布中會與PCI米佐蘭姆大會的美好關係。 蔡牧師夫婦在久美2年後,轉至台中的都市原住民教會協助福音工作,常到市區的中山教會參與禮拜,也首次在中山教會用華語講道。1994年,因高雄的海員/漁民服務中心需要宣教師協助國際事工,蔡牧師又受聘為機構牧師。期間,他常到排灣中會鳳原教會禮拜。在聖靈感動下,鳳原教會於1997年聘蔡牧師在此牧會。1999年,蔡牧師又因事工需要,兼任海員/漁民中心的機構牧師。2001年,蔡牧師受聘於排灣中會佳義教會,開始在佑昌福音站的開拓工作,最後於2012年6月從排灣中會退休返鄉。 此行第二個目的,是參訪米佐蘭姆大會的福音工作。在米佐蘭姆邦,有高達87%人口是基督徒,多數屬長老會或浸信會,但仍有少數人信奉佛教和印度教,少數民族查克瑪族則信奉混合印度教和萬物有靈的南傳佛教。當地米佐族人,幾乎都信奉基督教。 米佐族和台灣的布農族人相似,傳統信仰也是一神論,認為人死後有一個地方可直通天堂,生前很會打獵、很會工作的,就能到天堂。所以,當初基督福音傳入米佐蘭姆時,米佐族人很容易就接受這位獨一真神。 此行,我們透過米佐蘭姆大會人事部的安排,不僅列席參加大會的會議,也參訪大會事務所、4間教會、2所當地學校、1間醫院、1所神學院與習藝所,還有當地2間非長老教會的宣教機構。期待透過此次參訪的文字和影像紀錄,提供台灣眾教會在組織改革上走向更整全之借鏡,以建立更完善的海外宣教與培養宣教師之機制。願上帝在米佐蘭姆山城上所照耀的光,及當地信徒鑽石般的寶貴見證,能促進福音在台灣拓展,也成為台灣教會向外宣教的助力。 2019中布中會牧傳會 參訪印度米佐蘭姆大會之行 10月9~11日 啟程與波折 傍晚,我們一行人從桃園機場出發,晚上抵達香港機場轉機飛往加爾各答,10日凌晨2點多抵達加爾各答機場,入住飯店。不料,預計當天下午1點飛往倫格普伊機場的飛機,因當地濃霧無法降落,只好掉頭返加爾各答。我們被迫再待一晚,導致整個行程延遲一天,原訂10日在PCI米佐蘭姆大會會議中的表演,也臨時取消。 11日上午,我們再次搭上飛機,並帶著忐忑的心不住禱告。感謝上帝,不久終於在當地時間下午4點多順利抵達倫格普伊機場,也平安搭車開往靈修會館下榻處。 10月12日 參加大會會議 上午,中布牧傳會列席參加米佐蘭姆大會的會議,並代表請安報告、獻詩與交流。此行,有機會了解PCI的組織、制度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的異同。 米佐蘭姆大會的教會有1100多間,信徒數3000人以上為大型教會,1000~2000人屬中型教會,500~1000名屬小型教會,信徒總人數約60萬人,牧師卻只有400多位。因此,每個牧師至少得同時牧養2至3間教會,若在偏鄉或山區,甚至需同時牧養4到5間教會。在如此艱辛的牧養工作中,PCI為讓牧師能專心牧養、講道、施洗和主持聖餐的工作,教會行政工作交由長老負責,甚至長老也都具備講道與教導聖經的能力。 在組織上,PCI由上而下分別設有總會、大會、中會、區會與教會。在大會組織中,有8位幹部:議長、書記、總幹事1名、副總幹事2名、財務人員2名,人事人員1名,其中3位幹事必須於任期滿時選舉,選舉方式由大會安排代表投票,而非大會的正議員投票。 牧師就任方法也與PCT不同,每逢12月大會會議期間,PCI會統一舉行牧師就任感恩禮拜,並由大會安排牧師去某間教會牧養,而非由地方教會聘牧和舉辦就任感恩禮拜。牧師的任期也不同,一任為5年,不得續任,除非有特殊因素,比如神學院的牧師任期滿5年仍可續聘。在事工方面,近年大會的關注議題是關心青年牧養,特別是有關毒品氾濫所導致的問題。 在制度中,筆者認為值得台灣教會學習的是,PCI強制規定傳道師必須受派至有牧師的地方教會進行團隊事奉。傳道師任期一任為3年,期滿即可封牧。最令人敬佩的是,PCI實施同工同酬的謝禮制度,牧者謝禮由大會統一撥發,也就是不論牧者在大型教會牧養,或在小型教會牧養,謝禮大致一樣,只會因學歷及年資而稍不同。例如,一個擁有博士學位和另一個碩士學位的傳道師,前者會較多一些。這樣的謝禮制度,使PCI的牧者避免因謝禮多寡而陷入競爭的試探,也使不論大型或小型教會,都能藉由公平且完整的團隊事奉得到最好的牧養。 10月12日 參訪門徒訓練中心 這一天,我們前往蔡達華牧師夫婦退休後開拓的門徒訓練中心(Discipleship Training Institute,DTI)參訪。蔡達華牧師擔任院長,師母蔡文綺在此擔任語言老師,教導中文和英文。DTI以聖經、語言、宣教、社會福利等課程裝備青年,已有上百人從這裡畢業,到各地區為上帝國服事。 10月13日 參訪3間教會 適逢主日,我們一行人參加Dawrpui教會的成人主日學,並觀摩該教會的兒童主日學。下午,接著參訪Khatla教會,晚上則前往蔡達華牧師的母會Mission Veng教會,並由全建生牧師講道,彼此勉勵。 10月14日 參訪學校、習藝所、宣教師培訓中心 上午,我們參訪PCI在艾藻爾設立的兩間學校,其中一間為女子學校。當地學制是高中畢業後,先進學院4年,接著大學,最後是研究所。從全印度來看,米佐蘭姆就學比例曾一度居冠,當地更有約800人考上印度的外交官,可見教會重視教育,帶來美好成果。 下午,我們到大會所屬習藝所參觀,其前身為神學院。習藝所不僅提供符合在地需求的技能培訓,更提供信仰造就課。想成為習藝所老師,條件很嚴格,必須神學院畢業才有資格。每天課程開始前半小時是靈修時間,透過讀聖經、禱告及信息分享,幫助學生的靈性成長。每禮拜五課程結束前,也會安排禮拜,由學校老師或外聘講師分享,並藉由讓學生參與,裝備學生成為事奉者。 下午,我們前往拜訪隸屬其他教派的宣教師培訓中心;晚上,則和艾藻爾長老教會青年團契一起聚會,在主的愛中彼此交流。 10月15日 參訪大會事務所、醫院、神學院 上午,我們參訪米佐蘭姆大會事務所,PCI由上而下分別設有總會、大會、中會、區會與教會。在大會組織中,有8位幹部:議長、書記、總幹事1名、副總幹事2名、財務人員2名,人事人員1名。 下午,參訪大會所屬的綜合醫院(Synod Hospital, Durtlang),它同時是一所護理學校,1928年由威爾斯長老教會設立,透過醫療來傳道,而後1957年交由米佐蘭姆大會管理。該院目前是當地最大的私立醫院,有355床病床。院長說:「期待將來我們的畢業生也有機會到台灣實習或服務。目前醫院建築老舊,也缺乏儀器設備,期待20年內能順利完成新建設,並添購新儀器,請你們為我們禱告。」 離開醫院,我們又前往艾藻爾神學院(Aizawl Theological College),該神學院包括神碩、道碩、文碩及博士班學生,共有120名。參訪時,神學院院長對我們說:「我們非常歡迎台灣的基督徒來這裡就讀,也期待將來PCI的神學院能和PCT的神學院有更進一步交流學習的機會,如交換學生或交換講師。所以,當你們回台灣,請務必向你們的總會報告,我們非常誠心歡迎台灣的神學生來此學習交流,並希望我們兩國教會的關係越來越好。」 10月15日 文化交流之夜 晚上在靈修會館進行「文化之夜」,米佐蘭姆大會聖歌隊隊長說:「我們的關係從1987年持續至今。不同的是,這次是完整團隊前來,有牧師、傳道師、幹事,甚至師母參與其中,希望這美好關係不要中斷,也期待未來PCT跟PCI的關係越來越密切。」 對台灣2020年初的大選,米佐蘭姆大會總幹事也關切地說:「前陣子,我們得知中國對台灣的打壓,我要你們知道,在印度有很多教會為台灣禱告,因為在印度,我們同樣也因為中國而遇到一些困難。但耶利米書33章3節記載:『你求告我,我就應允你,並將你所不知道、又大又難的事指示你……』讓我們彼此勉勵,不要看地上的政府,而要仰望天上國度,如果中國壓迫台灣的基督徒,你們就要呼求上帝,仰望上帝,因為祂一定會幫助你們。也請為你們為印度的基督徒禱告,我們也會為台灣的基督徒禱告,讓我們一起拓展上帝在地上的國度。」 10月16日 參訪印刷廠、全印度使徒宣教中心 這天,參訪PCI所屬印刷廠,早年威爾斯的宣教師透過羅馬字拼音幫助米佐族人記錄自己的文學、認識聖經、教會並設印刷廠出版福音書籍。就像早年英國宣教師來台,除了設神學院培育傳道人,也創辦台灣教會公報社幫助一般信徒,可見文字傳道事工的重要。 接著,拜訪全印度使徒宣教中心(Apostolic Indian Mission)。中心總幹事說:「我們是全國性宣教機構,蔡達華牧師在此當主任。雖然我們整年度預算只有500萬盧比(約250萬台幣),辦公室空間也狹小,但目前我們共有40位宣教師,當中有一位是米佐族人,其他39位是印度人,因為可以用當地印度語向印度人傳福音。」 這一晚,是此行最後相聚的時刻。我們與大會幹部及當地教會領袖共進晚餐,惜別祝福。當地同工勉勵說:「希望將來能有更多事工的連結與交流,我們也會為此持續禱告。」「希望未來上帝可以給我們更多機會,來建立更好的關係。」「我對你們感到敬佩,因為你們此次來訪了解我們的教會及宣教的工作。我相信,上帝一定有更大的計畫,要我們印度的基督徒跟台灣的基督徒在全亞洲共同來宣教。」這樣的分享交流,正是此行最大的收穫!  

【新加坡】李孝忠:福音與文化、教會與社會

在世界傳道會(CWM)支持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派遣退休牧師李孝忠前往基督教新加坡長老大會(PCS)擔任丙級宣教師,並於2019年12月15日假台南中會口埤教會完成差遣感恩禮拜;由於PCT與PCS都是CWM會員,這次合作交流方案是由CWM全額支持,一任為期3年;李孝忠赴新加坡將於三一神學院任教,並擔任PCS顧問,負責培育訓練牧傳投入社區宣教事工。

【緬甸】廣福與薇依:不是孤軍奮戰

「2011年,緬甸軍政府採取開放態度,這是契機。」人在緬甸宣教的廣福說,當時台灣基督精兵協會與母校台灣神學院,都覺得應趁走向開放之際進入緬甸宣教,所以廣福畢業後1年,就與妻子薇依一起前往緬甸,並落腳在緬甸北方的一個小村莊裡。

【日本神戶】郭世宗:教會為所有人存在

日本神戶基督教改革宗長老會牧師郭世宗,在2019年初受派前來此地牧會,至今即將屆滿1年,對於日本與台灣社會形態、教會生態差異有許多深入的觀察。

【英國倫敦】陳郁分:挫折10次還是要爬起來

2019年9月14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派駐英國宣教師陳郁分就職禮拜在英國倫敦之律門聯合歸正教會(Lumen United Reformed Church)舉行;這是倫敦光鹽團契經歷1年多的等待後,終於有新任牧者到來。

【國內外宣道奉獻主日】宣教非殖民,而是夥伴

每年1月第三主日,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訂定的「國內外宣道奉獻主日」,總會傳道幹事陳澤胤牧師表示,由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是「教派」而不是「差會」,所注重的是整體普世教會的發展,期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差派到國外的宣教師,都能夠成為雙方教會合作的橋樑,透過參與當地教會事工、牧養教會等方式,促進教會的連結與互動,建立彼此的夥伴關係。

宣教攜手同工 跨國傳好福音

每年1月第三個禮拜,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訂定的國內外宣道奉獻主日,總會傳道幹事陳澤胤牧師表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是「教派」而不是「差會」,所注重的是整體普世教會的發展,期盼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差派到國外的宣教師,都能夠成為雙方教會合作的橋梁,透過參與當地教會事工、牧養教會等方式,能夠促進教會的連結與互動,建立彼此的夥伴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