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特別企畫】耕耘硬土唱秧歌

馬可福音4章8節提到,種子若是落在好的土壤裡,長大成熟後便可結實纍纍,收成30倍、60倍,甚至100倍!那麼,種子若是落在硬土呢?且看兩位牧者真實的耕耘、牧養紀錄,憑著基督的愛,相信定會高唱豐收之歌。

【特別企畫】找尋明天的答案──談低碳飲食

今年是生態關懷者協會(TESA)成立20週年,TESA與多個單位於4月世界地球日至6月的環境關懷主日之間,在濟南教會舉辦「關懷我們的家園系列講座」,主題涵蓋RCA工殤、環境運動、社會責任、能源轉型、低碳生活等。本報特別整理講座內容,邀大家同來關心。

【特別企畫】呼召青年,遍地開出文字的花4-4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大專鑑於文字事工人才的栽培、對大專事工的反省及未來文字事工的規劃,計畫整理大專委員會歷史資料,因而在2018年誕生了總會大專的文字事工人才培育計畫。此人才培育計畫由台北大專兩位工作者、傳道師林琬婷與吳祈得共同執行。2017年11月,此計畫先行培訓工作坊。文字事工培育計畫與台灣教會公報社共同合作,並交付《台灣教會公報》連續4期刊登。此為第4期。

【特別企畫】呼召青年,遍地開出文字的花4-3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大專鑑於文字事工人才的栽培、對大專事工的反省及未來文字事工的規劃,計畫整理大專委員會歷史資料,因而在2018年誕生了總會大專的文字事工人才培育計畫。此人才培育計畫由台北大專兩位工作者、傳道師林琬婷與吳祈得共同執行。2017年11月,此計畫先行培訓工作坊。文字事工培育計畫與台灣教會公報社共同合作,並交付《台灣教會公報》連續4期刊登,此為第3期。

屏東足球小將赴日競技 靠主恩上加恩 力上加力

由內獅國小、高士國小牡林分校與佳冬國小12歲男童組成的屏東縣足球隊「屏東FC」,遠赴日本「足球王國」靜岡,於8月11日到17日期間代表台灣參與第32屆清水盃(Shimizu Cup)全日本少男少女足球大賽。其中內獅國小足球隊在今年屏東縣運獲得冠軍,取得代表隊選拔名額,故本次聯隊12名足球小將,就有7位內獅國小足球隊員。

呼召青年,遍地開出文字的花4-2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大專鑑於文字事工人才的栽培、對大專事工的反省及未來文字事工的規劃,計畫整理大專委員會歷史資料,因而在2018年誕生了總會大專的文字事工人才培育計畫。此人才培育計畫由台北大專兩位工作者、傳道師林琬婷與吳祈得共同執行。2017年11月,此計畫先行培訓工作坊。文字事工培育計畫與台灣教會公報社共同合作,並交付《台灣教會公報》連續4期刊登,此為第2期。

呼召青年,遍地開出文字的花 4-1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大專鑑於文字事工人才的栽培、對大專事工的反省及未來文字事工的規劃,計畫整理大專委員會歷史資料,因而在2018年誕生了總會大專的文字事工人才培育計畫。此人才培育計畫由台北大專兩位工作者、傳道師林琬婷與吳祈得共同執行。2017年11月,此計畫先行培訓工作坊。文字事工培育計畫與台灣教會公報社共同合作,並交付《台灣教會公報》連續4期刊登,此為第1期。

奧運正名公投 做伙喊出台灣

【陳逸凡專題報導】曾3次代表「台灣」參加運動競賽的前奧運國手紀政,於7月17日下午召開「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記者會,邀集體育界出來發聲,強調「以台灣名義參加奧運,體育界很在乎」。 今年5月4日,中華奧會突然收到國際奧會來函表示,國際奧會得知台灣正推動正名公投程序,於今年5月2至3日召開執委會討論,決議不予核准任何名稱的改變。細究緣由,竟是中華奧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前國際組長姚元潮4月去信國際奧會,建議國際奧會透過中華奧會警告台灣政府,停止改變原中華台北參賽名稱的公投程序。 姚元潮曾在自己的臉書上,把寄給國際奧會的信函原稿公諸大眾,指出台灣是中華民國的一部分,沒有得到聯合國承認,台灣不是國家。該信函還指出,台灣參加奧運的名稱是長期問題,直到1981年在洛桑協議,簽署以「中華台北」名稱參賽,才解決問題。他在信中建議國際奧會,透過中華奧會向台灣政府發出國際奧會不予核准更名的警告,以防止日後中國奧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與中華奧會之間可能發生諸多糾紛。目前姚元潮臉書已湧入大批抗議聲浪,並關閉。 紀政在記者會上表示,如果公投通過,卻被國際奧會否決更名申請,那麼2020年東京奧運,台灣的代表隊就只能繼續沿用自1981年開始使用的「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名稱參賽。然而若是台灣東京奧運正名公投通過,政府就有履行公民意志的義務,以後每屆都必須向國際奧會提出申請。她表示,1960、1964、1968年奧運,台灣代表團都是以「TAIWAN」被介紹出場,競技場的看板上,我國選手的國家名稱是「TWN」。記者會上,紀政與體育界人士一字排開,大聲疾呼「讓連署通過」,呼籲民眾參與連署活動。紀政說:「我們的名字,我們在乎;讓世界聽見台灣。」 然而,紀政也因投入此次公投提案站上第一線大量曝光,遭到許多惡意的批評及扭曲,讓她深感痛心,紀政已於8月1日再次發表公開聲明,表明自身立場,並宣布日後不再接受媒體訪問及出席相關活動。 在東京奧運正名公投第二階段連署活動中,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也是協辦單位之一,總會教社籲請牧長踴躍設置公投連署站,並在總會網站上公布相關訊息,以及連署書的電子檔供教會下載。本期新聞專題專訪發起「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連署總部,以及投入連署站運作的志工,並介紹台灣人參與奧運的歷史。 專訪公投召集人沈清楷  月底前衝刺35萬連署書 【林宜瑩專題報導】「用Taiwan最能符合國際奧會憲章規定:隊名要最能符合傳統與領土範圍。」東京奧運台灣正名行動小組召集人、輔仁大學哲學系副教授沈清楷表示,這次東奧正名公投連署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台灣體育代表隊能以「Taiwan」隊名參與國際賽事,尤其是2020年東京奧運;他說:「現在台灣產品都標榜Made in Taiwan,台灣國人多數都自稱是台灣人,『Taiwan』已是最大公約數,是大家公認最能代表台灣的名稱。」 沈清楷直言,現在執政的蔡英文政府在面對中國打壓時,只能寫寫聲明稿、發一篇憤怒宣言或請求國際幫助,可是在國際現實下,最有正當性的,就是用人民的集體意志表達台灣人民要以台灣之名參與國際賽事,如此才是最能說服其他民主國家的方式,這樣的民意才能作為政府最強大的後盾! 沈清楷說,中國對台灣的打壓不會停止,甚至會更加激烈,因為中國要以他們覺得對的方式來框架台灣人的意志,「他們允許我們,才能做;他們不允許,我們就不能做。其實這樣是很傷害台灣的自由民主精神,也違反了國際上所認定基本人權的價值。」 沈清楷坦言,當中國施壓致使東亞青年運動會遭取消後,東奧台灣正名公投網路連署量一下子就暴增10倍,中國此舉確實對東奧正名有幫助,可是他認為,就算沒有推動東奧正名公投,中國仍會持續打壓台灣,因此他認為兩者間完全無關。 沈清楷強調,東奧正名公投就算通過,台灣代表團也不會逕自改名,還是要向國際奧會提出申請,假使獲准通過就可正式正名為「Taiwan」,假使未獲通過,則是維持「中華台北」名稱,根本沒有所謂違反國際奧委會國際憲章的問題,我國選手權益也不會因此受到損害,更無所謂不可參加比賽的情事。 截至目前,東奧正名連署已超過9萬多份,其中由各政黨繳交的連署書只有幾千份,沈清楷認為,這足以證明在沒有政黨奧援下,民間力量還是滿蓬勃的,但要趕上年底的公投綁大選最後期限,讓中選會有花時間進行審查、確定成案,可能還要55天,若是從10月23日往前回推,這次東奧台灣正名公投連署第二階段活動,就必須在8月29日送出。 沈清楷說,既然中國打壓東亞青年運動會,期待台灣國人好好在這次東奧正名連署上,展現一下我們的公民集體意志,在8月底前再衝出20萬份有效連署書,盼望能在8月底衝到35萬份。 熱心志工輪班值守站點  和平展現台灣人民意志  【陳逸凡專題報導】聞名全台的金得春捲、富盛號碗粿就位於台南市國華街與民族路的交叉口,每天都有許多饕客慕名前來,如今更多了一道「道地台灣味」的風景線,「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台南連署A站」就設立在此,每個禮拜六、日上午9點到下午2點,都有熱心志工在此服務。 「台南是我的故鄉,台灣是我的國家,我一點都不懷疑。只要坐下來1分鐘,放輕鬆簽個名,就可以表達自己的立場。」連署站的現場播放著志工鄭彥凱所錄製的簡單廣播,音量不大,卻鏗鏘有力。連署站掛著自製的中文、英文、日文布條,插上以台灣造型發想設計的鯨魚圖樣旗幟,幾乎不需要任何遊說,就有路過民眾陸續坐下來加入連署,態度堅定且目標明確。 在連署攤位上,掛著日本友人贈送的支持布條,以及一條寫有「台灣就是台灣」的毛巾,反而引來民眾極高的詢問度,甚至想要掏錢購買。不過鄭彥凱笑著說,「這款毛巾是非賣品,只送不賣,只要能夠募得100份連署書,就免費送你一條!」 除了錄製廣播,鄭彥凱也運用攝影專業將連署站的運作影片放上網路與眾人分享,果然不意外的引來中國網友的謾罵,甚至威脅「想要獨立,就要有戰死的覺悟!」鄭彥凱認為,站在信仰的立場,其實也應該為中國的領導人及人民禱告,讓他們的心能夠理性柔軟,「我感受到他們心理扭曲所受到的壓力,動不動就要殺人放火,一個正常人格的人,不會這樣想。」 鄭彥凱表示,和平連署是一種民意的展現,可以透過層層把關的機制來呈現,不管支持或不支持這次的連署,他認為都沒有問題,支持者可以坐下來連署,不支持的人也可以講講自己的論述,這表示台灣是一個可以自由表達意見的社會,意見不同完全不是問題,「如果中國對自己的國家有自信,根本就不用透過暴力來威脅別人。」 「今年同時有十幾個公投議題在連署,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包括以前反對公投的團體,這次都提案加入公投的行列,希望展現群體的意志。」鄭彥凱認為這是一個好現象,包括以前反對公投的政黨,如今都已經接受公民透過投票表達集體意志的方式,「不管正名過不過,我都很珍惜台灣的現況,透過民主的方式來表達」。 台南連署A、B兩站,是由7個平常志同道合的夥伴所設立,在得知連署活動後,即向台北總部申請設站,表達支持意願,總部隨即寄來旗幟、背心及連署書,7個好友隨即動起來,「過去沒有做過,一開始有一點恐懼,但是把桌子椅子擺上後,面對不斷走過來連署的朋友,我反而是被激勵的一方,這些朋友很肯定的坐下來就寫了。」面對不支持的朋友,頂多只是講兩三句風涼話就離開,鄭彥凱認為這樣很好,不同立場的表現都趨於理性,這是台灣慢慢走向進步的表現。 台南連署A、B站的設立,是透過當地里長協助,於公共空間設站。A站開設時間為每個禮拜六、日上午9點到下午2點於國華街與民族路交叉口;B站開設時間則為每個禮拜六、日下午3點到晚上7點於國華街與友愛街交叉口,兩個站都是由同一組工作人員運作。 這樣的分配,是因為台南連署站志工觀察到人群上午大多集中在永樂市場一帶的點心攤,享用台南在地美食,下午逛街人潮則往國華友愛商圈移動,在人力有限的狀況下所做出的規劃。鄭彥凱分享,「連署很像一場運動賽事,選手就是要盡力,輸贏只是結果,唯有盡力才能把實力完全展現出來,也才能感動觀眾。」 第二階段正名公投連署  全台長老教會火力奧援 【林宜瑩專題報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是東京奧運正名公投活動協辦單位之一,總會教社早在今年5月就發函到全台教會,籲請牧長能踴躍設置公投連署站,並在總會網站貼上相關訊息,以及連署書的電子檔供各教會下載印發。 總會網站上可以直接下載連署書,並公告各地教會設置公投連署站的相關詳細資訊。目前共設置46個連署站點,共有103間教會、5間機構、6個委員會一同參與東奧正名公投連署。直至7月20日止,已有120間教會將3899份連署書寄回總會教社。 因8月底前必須完成35萬份的有效連署書,從6月開始,民視也在各節新聞中以跑馬燈方式,呼籲台灣民眾踴躍參與東奧正名公投第二階段連署活動;7月開始,更是以告急方式加強跑馬燈的宣傳,內容也提及長老教會是共同發起者之一,全台各地長老教會皆可索取連署書。 總會網站上有關東京奧運正名行動的說明中也明白指出,該活動符合長老教會歷年來關於國家前途的主張,並依據第62屆總會常置委員會第4次會議報告事項第7條接納辦理。長老教會與17個公民團體共同發起東奧正名公投連署活動,主要是為了要求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 IOC)及東京奧運會組織委員會等相關單位將「Chinese Taipei」正名為「Taiwan」。 公投程序分兩階段:第一階段門檻,中選會已經於今年3月24日通過。第二階段連署成案門檻約需28萬份,主辦單位期待8月底前達成40萬份;全國性公投提案連署書可以連結至總會網站上,下載後影印使用。若有教會願意設置公投連署站的,也可聯絡教社委員會或上「長老教會教會與社會委員會」Facebook粉絲頁告知,主辦單位會寄送連署包一份,內有台灣鯨魚關東旗、連署書、打卡版等物品。 總會教社幹事林偉聯呼籲地方教會參與東奧正名公投連署活動,要是遇到民眾前來索取,也盼望能到總會網站上下載連署書並提供給他們連署。他說,若我們能抱持善待鄰舍的態度加以接待,這會是傳福音的好機會,也是實踐長老教會信仰告白的具體行動。 專訪濟南教會幹事李俊緯  藉機傳福音轉化刻板印象 【林宜瑩專題報導】因民視電視台以跑馬燈宣傳可到全國長老教會索取東奧正名公投連署書,7月中開始,許多民眾就跑到七星中會濟南教會來索取。 濟南教會幹事李俊緯說,來索取的民眾第一時間就表達對長老教會的肯定與感謝,不過也有人反應說,他跑了好多間長老教會都沒有,還好跑到濟南教會有索取到東奧正名公投連署書。 「辛苦了!讓你白跑了那麼多趟!」當李俊緯這樣回應時,原本有點抱怨的民眾也覺得被安慰到,似乎心中的不舒服也因此稍微和緩了許多。李俊緯說,其實濟南教會全職同工的人力也不是很夠,可是看到民眾如此熱情地前來索取,確實感受到大家對此事的重視。 李俊緯說,其實長老教會分布全台灣,若是讓民眾能就近拿取東奧正名公投連署書,這樣的規劃與想法真的很好,可是比較困難的是,每間教會對此活動的態度不一,也許是牧師長執的關係,有的教會甚至不感興趣,導致一些民眾白跑,「這樣真的很可惜!因為當這些民眾前來教會索取連署書時,也許是他這輩子第一次踏進教會裡來。」 「還好濟南教會牧師長執都很支持這活動,真的有很多索取的民眾親口對我說,他是第一次踏進教會來。」李俊緯還會趁機介紹濟南教會的歷史與建物,也會把基督信仰介紹給他們。李俊緯認為,這是一個福音預工的好機會,也能改變一般民眾對教會很封閉、基督徒很古板的既有印象。 台灣奧運出賽第一人 張星賢 【陳逸凡專題報導】誰是台灣第一個參加奧運的運動選手?答案要追溯到日治時期的田徑選手張星賢(1909~1989年)。 張星賢出生於台中廳塗葛堀支廳(今台中市龍井區),小學時期被足球教練發掘具有運動天賦,後來進入田徑隊,曾經練習中長跑,想不到在19歲到台北參加「建功神社祭典田徑賽」時,在1500公尺賽跑項目中落選,卻意外以三級跳遠項目奪冠,隔年參加全台運動會時更奪得三級跳遠項目金牌,取得赴東京參加「神宮競技大會」資格。 張星賢先後就讀台中州立台中商業學校(今台中科技大學)以及早稻田大學商學系,並加入田徑社。在1932年洛杉磯奧運會全日本選拔賽中,張星賢以400公尺跨欄以及1600公尺接力兩個項目獲選,成為日本代表團一員,也是第一個參加奧運比賽的台灣人。 4年後的1936年柏林奧運,張星賢再次入選日本國家代表隊,參加1600公尺接力擔任第二棒;跨欄項目則因腳傷未能入選。只可惜兩屆賽事,張星賢都未能在奧運賽場上晉級複賽。 1945年日本戰敗後,原任職於滿州國鐵路公司的張星賢輾轉回到台灣,任職於省立台中師範學校(今台中教育大學),仍致力體育發展,1947年組織台灣省田徑協會並擔任會長;1948年轉任合作金庫,並以38歲高齡代表台灣省參加全國運動會,仍奪下跳遠及三級跳遠獎牌。1989年,張星賢於台北辭世。 奧運音樂得獎第一人 江文也 【陳逸凡專題報導】第一個在奧運賽場上獲得獎牌的台灣人,既不是賽跑,也不是跳高,而是跳脫了一般對「奧運」的想像。作曲家江文也1936年在柏林奧運的「藝術競技」項目獲得奧運獎牌。當年的藝術競技項目包含了文學、雕刻、建築、音樂、繪畫等5個項目,江文也獲得音樂項目佳作獎牌及證書,除了是首位拿到奧運獎牌的台灣人外,也是首位在奧運音樂獎項獲得獎牌的亞洲人。 江文也1910年出生在日治時期的台北廳滬尾支廳小基隆區(今新北市三芝區),1914年舉家遷居中國廈門,1922年江文也前往日本求學,中學畢業後,就讀武藏高等工業學校電氣科,因喜愛音樂,課餘前往東京音樂學校分校進修,畢業後到印刷工廠任職,1932年參加音樂比賽獲聲樂獎入選,1933年再度獲獎,成為歌劇團中的男中音,其後更屢獲大獎。 1934年,江文也返台公演創作《台灣舞曲》,並以這首曲子在1936年的柏林奧運中參賽,獲得音樂類管弦樂作品組佳作,成為第一位在奧運賽場上獲得獎牌的台灣人。 1938年起,江文也受邀前往中國北京師範大學音樂系任教,先後創作許多具有中國民族風格的樂曲,並與學生吳韻真相戀,不顧家人反對與日籍原配龍澤信子離婚後再婚。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江文也喪失日本國籍,並因其親日身分被視為「漢奸」遭到逮捕入獄,出獄後重回校園任教;1957年在中國反右運動中遭到批鬥,被剝奪教學、演奏、出版的權利;1966年中國文化大革命時被打入牛棚,1969年被送往河北接受勞改,1978年獲得平反,1983年逝世於北京。江文也死前仍心繫故鄉,最後作品是母親唱給他聽的旋律編成的交響樂《阿里山的歌聲》。  

【特別企畫】談鬼說怪 7月平安

從世界上的社會文化觀察,鬼和人其實有十分緊密的關係。在台灣,農曆7月的中元普渡,除了透露人怕鬼又敬鬼的心理,更顯出基督徒傳福音、帶給人平安的重要。

第8屆Yacengecenge魯凱中會青年領袖營專題報導

本期專題配合8月1日國家原住民族紀念日,帶領讀者透過魯凱中會青年事工部主辦的第8屆Yacengecenge青年領袖營一睹原住民族教會青年的活力、需要與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