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特別企畫】健康,從生活習慣開始

健康,從生活習慣開始 ◎溫純芳(行動基因生技公司臨床衛教師) 許多人有這樣的經驗,去看病時,除了會拿到批價單和藥單外,常常還多了衛教單。說實在的,衛教單內容有些寫得有看沒有懂,多為醫學用語,有些則看似簡單卻不容易執行。例如,現代人常見過度使用智慧型手機造成的視力問題,衛教單說明要防止眼睛疲勞,在閱讀、使用電腦等近距離用眼時,應多眨眼,且30~40分鐘要休息遠望,讓眼睛肌肉能適時放鬆。再來,常見的三高問題衛教單,教我們烹調儘量採燉、烤、滷、清蒸、水煮、涼拌等方式,飲食原則為少糖、少油、少鹽、高纖;要養成運動習慣,每天30~60分鐘,每週4~6次……。這些看似簡單,執行起來卻不容易,美食當前加上親友慫恿,減肥永遠是明天的事。 在教會幾乎都有家庭禮拜的經驗,主人家擔心兄姊晚餐沒吃飽,也擔心自己準備的不周到,聚會前就想著該準備什麼好呢?一定要跟上個禮拜的會友準備的不一樣吧?若想到牧師要來,更是不能漏氣!所以大家都準備得非常豐盛,有鹹食、甜點、飲料,若是在部落,還會有糯米飯、山海產等。一整桌食物,本來在節食,這時候不吃一點,也對主人家不好意思!為了避免如此,教會應該推動簡單飲食就好。 正如保羅先生在羅馬書7章18~19節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現代人的疾病大多是慢性病,國家衛生政策花很多資源在防治,慢性病不僅影響患者自己的身體、心理、靈性及社會關係,也影響到家人,甚至國家醫療資源分配。回想20幾年前在台東馬偕醫院工作,內科病房的護理師通常具備一種特別的能力──從群族辨識疾病的種類。在住院的病患中,只要看到阿美族,就知道中風居多;排灣族是痛風;布農族是肝硬化……。當時這看似好玩的猜測,確實排解一些繁重的工作壓力。但多年過去了,根據最新出爐的原住民族人口及健康統計年報資料,顯示原住民死亡年齡平均數與全國相比,還是相差10.3歲,顯見原住民和平地之間仍存在醫療資源的差別。 多年前到新加坡的數家醫院參訪,不約而同地,每家醫院代表人都說,健康是每個新加坡人的責任。一開始我心裡很納悶,問領隊為什麼?他說:「健康當然是自己的責任啊!新加坡看病除了家庭醫師轉介(就醫分級制),到公立醫院比較便宜,可是要等很久!要快就去私立醫院,但是很貴!」參觀病房時,我心中答案已解開。新加坡的健保病房約10~15人一間,沒有空調,只有天花板上的電扇。當然護理人力比,也跟自費或自行負擔較多的病人有差別。因此,新加坡人認定健康是自己的責任。 在醫院,常會聽見病人說:「身體是我自己的啦!你不要管。生病了我自己處理……」生病,真的是一個人的事嗎?到醫院做電腦斷層、手術、聽報告……,難道都不需要家屬陪同嗎?更不用說後續治療的照顧了。所以,我都會再三提醒癌症病人與家屬癌症追蹤的重要,「不要醫師沒有幫忙預約,就不回診喔!要記錄回診日期,健康是你的責任。」有些病人會因為有吃藥控制,或是手術和化療完成,或者滿有信心上帝會完全醫治他,就慢慢地將飲食、生活習慣回復到原來的樣子。病識感的建立很重要,沒有認知到疾病對身體的傷害,就無法妥善管理。上帝不也希望我們擺脫舊我嗎? 網路上各種健康飲食多如牛毛,我只建議:儘量選擇在地、無毒或有機的原型食物,並自己烹調,少吃加工食品。不僅食物必須重視,生活作息與壓力調適也是影響免疫力的因素,空氣、水與陽光更是活命三寶。正如廣告所說:「今日不養生,明日養醫生。」要健康,必須從建立良好生活習慣開始。 【牧者的保健哲學】 怎麼活怎麼動──我的飲食與運動 文圖◎吳明漢(台南大專中心牧師) 我是一個不吃飽飯就沒有飽足感的人,因此常以有沒有吃足夠的飯,作為這一餐是否滿足的判斷。雖然我不愛甜食,但體型似乎一直沒瘦過,印象中最胖的時期是國小六年級,那時身高不足150公分,體重卻逼近80公斤。 ◆重新理解身體的生活規則 關於飲食與運動,我是到了年近40歲才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出現警訊。其中最困擾的是,除了體型肥胖,還有肌力明顯消退。2016年,在台南大專中心封牧後,體重更接近90大關。在大專服事,幾乎每年都在寒暑假營會結束後生病。我以為跟著大學生上山下海,身體應該會像他們一樣保持年輕活力。但事情並不像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2016那年,除了發覺我的體重不受控外,更受打擊的是,竟然打不開以前很輕易就能打開的巧克力醬罐頭。我知道身體已經出問題,因為肌耐力消退及體型變胖,我長年的背痛問題也到達極限。我必須對生活習慣做出改變,於是我開始閱讀與實踐各種身體健康的最新知識,最後決定開始「增肌與減脂」。 ◆增肌與減脂的理論和實務 增肌和減脂不就是減肥嗎?當然不是!增肌不是為了減肥;減脂也不是為了減肥。增肌和減脂,都是為了健康。因為減肥不一定帶來健康,而健康卻會連帶解決肥胖與肌力的問題。於是為了增加肌肉力量,我開始認識有氧和無氧運動的差別,並且高效能地運動而非盲目地運動。而為了減少身體的脂肪,我學習低醣飲食的方法論,並在現實生活中實踐。 更重要的是,我認清自己對身體的無知,重新學習「血糖」「糖化血色素」及「胰島素抗性」等知識。會如此針對性地學習這些知識,是因為我的家族長輩們大多有糖尿病的問題。我一直以為,糖尿病是因為嗜吃甜食的人才會罹患的疾病,後來才明白,糖尿病是一種會造成全身器官集體衰竭的疾病,除了家族遺傳因素,還有飲食習慣的影響。 ◆拒絕大量澱粉飲食,提升高效能運動 要健康,先從飲食習慣改變做起。我不再以高醣化的食物為主食,米飯、麵食、麵包即是高醣化(大量澱粉)的食物。醣不一定是糖,但糖一定是醣,「醣類」是碳水化合物這類產糖食物的通稱。我的主要飲食不再高醣化,逐漸以大量蔬菜和優質蛋白質取代,若每一餐進食比例以10等分區別,則4等分蔬菜(蔬菜也是碳水化合物,為方便說明區分出來)、4等分蛋白質加2等分醣類食物。當每一餐的醣類低於2等分時,這樣的飲食方式被稱為「低醣(碳)飲食」,低醣飲食能穩定用餐後的血糖數值。 「低醣飲食就是不吃飯嗎?」這是我在執行低醣飲食時最常被問及的問題。當然不是!低醣飲食可以吃到飯,甚至什麼都能吃,因為重點不只是選擇進食的種類,更重要的是分量。低醣飲食即是將主要大量進入身體的食物,有意圖地刻意選擇蔬菜(不包括澱粉類蔬菜)及優質蛋白質(非精緻加工的蛋白質)。這種飲食方式在美食之都台南,真的相當不容易! 至於高效能的運動,即徹底學習與實踐最新的運動知識。進入牧職的工作後,我常因為太過忙碌而找到完美的藉口不去運動,事實上運動對身體的重要性應該是讓人思考:「我們該在什麼時間做什麼樣的運動」,而不是「我需不需要運動」。正確使用「我們該在什麼時間做什麼運動」的思考,我稱這樣的運動方式為高效能運動。這是一種善用時間與空間的運動方式,若以最典型的方式舉例,我認為「波比跳」相當值得作代表,因為這是隨時隨地都可進行的全身運動,讓人沒有藉口不去運動。 高效能運動不是將運動視為打球或跑步,高效能運動是正視自己身體的需要,決定如何分配有氣運動與無氣運動的時間與進行方式,並刻意改造自己的生活空間與習慣,持續且自律地進行自主身體鍛鍊。 ◆以身體的健康為年歲的冠冕 我的飲食與運動,是在繁重的機構牧職生活裡體會出來的,其中需要相當大量的閱讀與實踐。我改變了飲食習慣以及運動方法,也直接影響我對牧職工作的方法與方法論。 上帝讓我們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所以我們應該是活得越久越有恩典可以見證才對。重視身體的活(飲食)與動(運動),便是美好的年歲冠冕。盼望我們可以在正確的飲食習慣及運動裡,以有限的生命與健康的身體來見證上帝的恩典。 【重拾健康的筆記】 生病是恩典,健康是行動 文圖◎王麗鐘 當知道自己罹癌,要經歷長約一年的化療及雙標靶治療,面對不可知的療程,及未知的效果,內心有很多的不確定感。若不是有堅定的信仰,真是沒辦法在每次治療時仍保持信心。因為相信上帝的恩典夠用,罹癌及治療的過程,其實是感謝主的,因祂的恩典無限美好,甚至總是超乎所求所想。 走過治療的路,如今病理報告已證實重拾健康,雖然所受的苦不少,但這場病對我其實也是提醒。感謝上帝的醫治與帶領,我心讚美主的大能,也願成為主恩典的美好見證者。 生病,讓我檢視自己過去的生活型態與健康觀念,多數是因過去沒有太顧惜自己的身體,或是忙碌無序的生活造成。諸如,享受吃很多愛吃的東西,卻都吃錯,也缺乏正確的保健觀念。手術後,個案管理師建議我參加癌症營養特別門診。經由營養課程,在健康及飲食觀念上被調整許多過去缺乏的飲食觀念。 營養師的叮嚀,提醒自己也分享筆記給大家參考。很多觀念也許大家都知道,重點在於有沒有「行動力!行動力!行動力!」(很重要,所以說三次)對吧! 摘要營養師叮嚀筆記重點如下: *睡眠:40歲後,人體機能進入退化期,代謝變慢,細胞修護功能也變差,不要再熬夜,因為每個熬夜,都是折損身體,使細胞受損,足夠的睡眠是修護細胞的機會。每天11點前準備睡覺,最好能睡前30分就上床保持安靜,遠離手機或電腦,培養睡覺氛圍,此時默想神的話語最好,是親近神最佳的時刻。不要看手機,因為那會使腦部活躍,無法真正休息。 *飲食:話說身材是在廚房養成,健康是從吃進的食物造成的。要注重營養,每天三餐定時、定量(用餐盤最好),不過分依賴澱粉的熱量,五穀飯比白米飯優,不吃精緻澱粉或再製食品。吃原型食物,吃好油(富含中鏈脂肪酸MCT椰子油、Omega 3及亞麻仁油、酪梨油等都屬好油),食物不過度調味,避免不了外食,也儘量以此原則,偶而需聚餐也沒關係,選擇以原型食物為主的餐,其實並不困難。避免過度攝取碳水化合物。 *水分:水是維持生命的重要元素,每天喝足夠量的水,不喝含糖飲料。喝水真的太重要,耶穌也用水比喻永生,祂說自己是活水,喝祂的人永遠不渴。永生的水我們要喝,維持我們生命的水也要喝足夠喔!喝溫的白開水最好,每日水量大約以體重乘以30~50cc估計。以60公斤為例,一天的水分要補充1800~3000cc,我因為有化療藥物要代謝,每日大約要喝2000~2500cc,喝水方式是分次喝,每次喝500cc,小口小口在10分鐘內喝完,一天分5次喝水量就夠。但若有腎臟病的人,必須聽從醫生的建議,這點很重要喔! *情緒:每天保持愉悅的心情,情緒穩定,不抱怨,凡事感謝。正如聖經教導基督徒要喜樂,平靜安穩,愛人如己,是同樣的意思,可見聖經真理在不信的人中也能被認同。一個心情常保愉悅,有正確的信仰的人,對生理、心理都有正強的能量,生命也會有能力。 *運動:要有適度的運動,每週至少三次,每次30~40分鐘,不拘運動形式,只要有流汗、感到心跳的有氧運動都可以,流汗排毒、心跳加快就會開始燃燒脂肪,不一定要去健身房做重量訓練,衡量自己的身體狀況適度就好。能持續就是有效的運動。 生命是上帝賜我們的禮物,健康是恩典,雖然生命的長度由祂掌權,但在我們還擁有生命的每一日,都要好好顧惜自己的身體與靈命,這樣我們才能有健康的身體、好的體力為主做工啊! 希望大家都能活得健康活得好,每年定期做身體健康檢查也很重要喔!按著營養師的建議,顧及營養均衡少外食。可為自己試作簡單食譜,分享如下: 早餐 水煮蛋、自製漢堡肉餅、水煮蔬菜3種 製作方法 水煮蛋:選新鮮有機蛋,水滾後放入6個蛋,煮7分鐘熄火,置入涼開水中即可。 漢堡肉餅:牛、豬絞肉各半,加入洋蔥、胡蘿蔔、少許白胡椒、洋車前子粉(增加粘稠度)混合食材、加入少許褐藻糖、海鹽混合後,將食材摔打出肉的筋度,按自己需要做成肉丸狀冷凍,要煎時解凍後壓平,兩面煎熟即可。 水煮蔬菜:準備各式蔬菜,將水煮滾後,把洗切好的蔬菜入鍋,加點油、少許鹽,煮熟(不要煮過久)撈起瀝乾,分裝入保鮮盒,要吃時拿出組合即可。為了方便準備,可一次煮三餐的分量。 午餐 水煮蝦、涼拌褐藻、水煮蔬菜5種 製作方法 水煮蝦:新鮮蝦子去除沙腸,水煮滾後放入蝦子,蝦殼轉紅即煮熟,起鍋前可加入少許米酒去腥。 涼拌褐藻:新鮮褐藻買回後,以冷開水沖洗幾次瀝乾水分,以薑絲、碎蒜末、甘甜醬油、冷壓橄欖油、少許水果醋、少許褐藻糖,想吃辣也可加一點辣椒。所有材料拌勻放入冰箱,吃之前再拌一點冷壓白芝麻油(香油)即可。 晚餐烤雞腿、水煮涼拌豆干 / 彩椒燉蛋、水煮蔬菜2種 製作方法 烤雞腿:雞腿依自己的喜好調味後,放入預熱的烤箱,烤到全熟。 彩椒燉蛋:彩椒選對切兩半,將兩個蛋加約100cc的雞高湯(或雞精)在碗中打勻,加入少許海鹽、白胡椒粉(不加也可),將蛋液倒入彩椒中放入電鍋,外鍋半杯水蒸熟即可。

海上居民 保護網如何觸及

根據勞動力發展署統計,截至2019年8月底台灣的外籍漁工有1萬2264人,可是僅有4755人投保勞保。一場南方澳跨海大橋坍塌事件,讓大家開始關注外籍漁工不堪的生活處境,到底還有什麼麼面向值得大家一起來關心、探討?本期新聞專題邀請讀者一同深入回顧近年來台灣社會與漁工議題相關的新聞及討論。

銀得新生命 打造樂齡教會

每年10月第一主日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訂定的「松年事工紀念主日」。有鑑於台灣社會高齡化趨勢,總會早在1984年就成立松年事工委員會。如今台灣已進入高齡社會,2018年3月,台灣65歲以上老年人口數,正式超過14歲以下幼年人口,預估2025年老年人口比率會達到20.6%,進入「超高齡社會」。而對此社會趨勢,總會於2017年9月成立「一領一‧新倍加宣教運動推動中心」高齡關懷事工小組,專責規劃、宣導及推動教會高齡關懷事工。

【特別企畫】心靈的戰場──一場信仰的拔河

 神主牌仔並不是偶像 ◎盧俊義(退休牧師)  每當談到「神主牌仔」這種代表祖先命脈傳承的牌位,對於信耶穌的人,想必有許多不同的觀點和意義,特別是對初信者,尤其是對家族中的長子而言,感受必定更加切身且深刻。 在我個人的認知中,早期宣教師來到咱台灣,會要求決志相信耶穌並要接受洗禮者,必須除「偶像」。而在他們的認知中,這種代表著祖先的牌位也是一種偶像,因為一樣是供奉在神明桌上,且是擺放在神明像的右邊。同樣是在牌位前放有小小香爐,加上人們會在向神明像上香後,移位到祖先牌位前做相同的舉動,就是點香舉拜,有時也會對祖先牌位說幾句話。特別是家逢女兒要出嫁的喜事時,在出嫁前就會先向代表祖先的牌位上香,然後向祖先報告說某某孫女要出嫁,祈求庇護、祝福,而娶媳婦入門時也是一樣。因此,早期宣教師認為咱台灣人是將祖先看作和神明等同,於是在進行除偶像時,也同時將祖先牌位一併除掉。甚至有的人在除神明像時,會拿柴刀當眾劈成兩半,之後,也將神主牌仔照樣砍劈,然後丟進火堆裡焚燒。這在我看來簡直是非常殘忍的手法。 ◆劈神主牌損傷人心  這種「除偶像」的舉止,在咱早期台灣社會往往會造成很大的困擾。我不敢說排斥基督教的原因都跟這種儀式有關,但我覺得我們可以換個角度去想、去看這件事。假設有個家庭是整個村落中唯一信耶穌的,當他們決志要信耶穌受洗時,教會信徒都去參加,然後將這些神明拿出來在家門口用柴刀劈,看在左鄰右舍的眼中,自己所崇拜的神明竟被如此處置,心中會做何感想呢?早期的村落中,幾乎彼此都是親戚,甚至是同家族的至親住在一起的聚落,這時有一個人,特別是有長子身分的人,因為要信耶穌而決定拿起柴刀,將神明像連同神主牌仔劈下去,想想看,親眼目睹這一幕的至親,心中感受會是如何?即使不是長子,看見信耶穌的人這樣對待神主牌仔,恐怕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可想而知,此後必會有許多厭惡的話語、排斥的流言在村落中流竄,且很快就會傳播到鄰近村落去。 如果我們稍加注意,就會發現長子家中供奉的神主牌仔後面,必定有一張紙黏在上面,黏的地方甚至留有烙印以防假冒。這張紙其實就是族譜,很清楚標明一代一代的祖先名字。若是將此神主牌仔劈開,又將其丟進火堆與那些被劈的神明像同焚,看在村落親人眼裡,心裡自是非常悲痛。他們會認為若不信現在這個神明,要換另一個神明也可以,將神明送回去廟裡即可,但祖先不能換,也無法換啊!而這一劈、這一燒,等於是在當眾宣告要與祖先切斷關係了!這也難怪為何有許多家族將決定信耶穌的親人稱作「背祖」,會痛恨到極點,嚴重者甚至會將其逐出家族名單,拒絕來往。 ◆留下族譜保存文化  因為有這樣的了解,我牧會以來,打從關山開始到嘉義西門,以及到後來上台北東門牧會,遇到這種要信耶穌而決定除神明像的例子,我都會在舉行「潔淨禮拜」後,將神明像帶回教會。至於神主牌仔,我都會建議該信徒將之保留下來,即使不是長子,我也會這樣建議:由於長久以來在神主牌仔前燃香,導致整個牌位都已被燻得很黑,原本的金色字也會有一層煙的油脂。我會建議該家長設法將之整理擦拭乾淨,然後重新將牌位上的字體修補金漆。最好再用一個新玻璃框將之保存,或是直接放進客廳玻璃櫥櫃明顯的地方,可以清楚看見。有信徒問我是否可以在神主牌仔前點一盞燈?我也說「沒有問題。」特別是身為長子的,我都會告訴他們,那份族譜一定要好好保存著,不要撕下來,那是我們的文化,且是非常重要的遺產。 我不認為過去宣教師或牧師在家族面前拿柴刀劈所謂「偶像」之神像是正確的做法,傳道者最好的方式就是用袋子將之帶回教會處理。這至少是對不同信仰者一種最基本的尊重。相對來想,若有原本信耶穌的人,後來放棄而改信其他宗教,也用相同方式拿柴刀劈家中的十字架、十誡匾額或耶穌畫像等,我們心中又做何感受? ◆垃圾場的耶穌十字架  我的好友生前在台南妙心寺當駐寺弘法的釋傳道法師,有一天打電話給我,說他的信徒是台南市環保局的清潔隊員,在垃圾堆中發現一支十字架,上面有耶穌的「神像」,他說那應該是重建禮拜堂時被拆掉的廢棄物。他的信徒不敢將之丟棄在垃圾掩埋場,特地送去他那裡。傳道法師說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或許我會知道該怎樣處理。我說拜託,一定要替我保存下來,改天我會去台南帶回來。傳道法師說:「明天我親自送上去給你。」於是隔天,我印象相當深刻,那是一個禮拜五晚上的查經班時刻,傳道法師請徒弟特地開車載他來到台北東門教會,他走上禮拜堂樓梯,我跑了出去,他是雙手捧著用氣泡紙包裝得很妥當的耶穌像十字架,小心翼翼地交到我的手中。臨走前,還雙手合十,深深地向著我捧在手上的耶穌像十字架一鞠躬後才離開。他知道我在帶查經班,不打擾,說他要回去了,然後又驅車回台南。我感動到眼淚掉下來,現在這支有耶穌的十字架就放在我家客廳,我珍惜著。 ◆省視內心真正的偶像  什麼是「偶像」?我們通常都會說那些非基督教信仰中的神像,包括神主牌仔都是。其實,使徒保羅的話很值得我們深思,特別是傳道者更需要注意,他說:「無可懷疑地,淫亂、汙穢,或貪婪的人(貪婪等於拜偶像)絕對不能成為基督和上帝國的子民。」(以弗所書5章5節)同樣的經文也出現在歌羅西書3章5節。不是民間宗教那些看得見的雕刻神像才是偶像,我們內心的貪婪就是。如果一間教會有貪婪的行為,不要忘記,那就是在拜偶像,不是在敬拜創造生命的主上帝。  神鬼附身vs.精神疾病 ◎蔡尚穎(台北醫學大學精神科教授) 在臨床醫學的觀念上,人會有各種不同的「症狀」,但有症狀未必罹病,集合多種症狀的臨床表徵稱為「症候群」,若針對症候群進一步檢查,達到影響正常生理或社會功能,區別診斷後才會成為某種「疾病」。以常被誤診的憂鬱症為例,多數自認憂鬱症的患者,其實可能是因為外在壓力因素引起的憂鬱「症狀」而已,未必是已經罹患疾病。 因此,本文將以這個觀念來探討「神鬼附身」(Being possessed by demons or evil spirits)現象,這種現象未必是一種疾病,但可說是一種不尋常的症狀,可視為一種精神狀態(state),若搭配其他症狀且達到影響功能,才歸類為精神疾病。因此分為精神症狀與疾病來看這一現象。 與宗教信仰有關的神鬼附身 最常見的是「解離狀態」,這是從古迄今在各種不同宗教都會有的現象,隨著文明化的進展,發生的頻率會逐步下降。在台灣常見的乩童扶鸞、神明起駕就屬之,乩童起駕神明附身,精神醫學上可以歸類為一種解離狀態。當事人的意識狀態會與本人現實環境有所隔絕,言行舉止可能也隨之改變,通常維持的時間不會超過24小時,但會再發生,此現象也會有群體效應,導致周遭相關的人也受影響,而進入相同的解離狀態,稱為「集體解離或集體歇斯底里」。 聖經撒母耳記下第6章,記載大衛在約櫃回到以色列的慶祝活動中,只在腰間包一條麻布盡情跳舞,事後其妻米甲說:「以色列的王今天真夠體面了!他像個傻子似的把自己暴露在臣僕們的婢女面前!」由此窺知,大衛王的行為似乎有異於常態,尤其在這場慶祝活動中,因此我推測或許他當時處在解離狀態,雖然沒有附身現象。 通常與宗教有關的神鬼附身現象,會在較未開發的社會或社經階層較低的人發生。近來在台灣也傳出,青少年去玩鬼屋的密室逃脫,發生集體鬼附現象,這是一種群體解離現象。在中南美洲天主教地區可能是以聖母馬利亞附身呈現,在非洲巫毒教部落可能是以惡魔附身呈現,尤其面臨戰亂的青少年或女性族群更易發生。 此外,俗稱「鬼壓床」的睡眠癱瘓,也稱為一種夢魘狀態,通常發生於夜間睡眠時,在半睡半醒狀態下,自覺清醒,但四肢卻受控制如被壓床般無法動彈,以致伴隨極度恐懼或偶有幻覺經驗,因此被誤以為鬼附身。此現象好發於一般人生活壓力大時,所呈現的睡眠障礙。 與腦部疾病有關的神鬼附身 由於腦部負責神經與精神的運作,所以再分為腦神經疾病以及精神病,因此神鬼附身只是其中一個症狀,若還合併其他症狀,導致生理或社會功能退化就屬於疾病。 腦神經疾病:最主要是癲癇症。馬可福音記載耶穌曾經趕鬼,該小孩會倒在地上、口吐白沫、牙關緊閉與全身僵硬,甚至掉落水中或火中無法控制,但發作後昏睡即好(馬可福音9章14~26節)。以現代醫學觀之,應是典型的癲癇發作,當時醫學知識有限,所以用鬼附來解釋。 但是目前易被誤認為神鬼附身的癲癇,與聖經中記載的發作型態不同,通常個案仍有意識,但是行為舉止會不同於原本習慣,有奇怪的舉止,甚至會有暴力犯罪行為或合併幻覺。因此發作時,外人看個案會覺得像是被附身,個案本人也會自覺無法自我控制,通常持續時間不超過一天就會自動緩解,因此容易被誤以為神鬼附身,但仍會不定時復發。這種出現以精神行為舉動異常的癲癇發作,主要導因於腦部顳葉不正常放電,通常可以藥物治療預防再發。 重大精神病:有兩種疾病容易產生神鬼附身的症狀。 1.思覺失調症(舊稱為精神分裂症):這是最常見有「被附身」症狀的精神病。個案常會自覺被附身、思考被入侵、想法與行為被外力控制,無法按照自己的意念行事。另外,患者常有聽幻覺的症狀,因聽幻覺的內容常是以第二人稱命令或批評其言行,因此個案會誤以為是神鬼的聲音或附身。思覺失調症的神鬼附身症狀發作後通常持續較久,不會在24小時內完全消失,如果沒有治療應會持續而慢性化。若加以治療可以明顯改善,但有些仍有殘餘症狀。 然而要注意的是,這類個案可能由於現實感障礙,若基督徒罹患此症,但家屬或照顧者過分強調上帝與撒但的信仰內容,有時候反而會讓急性期個案對症狀與信仰的關係發生混淆。因此,若談及宗教議題時,要視個案的現實感與當時理解能力而定,以免個案曲解聖經或教義的內容。 2.雙極性情感症(俗稱躁鬱症,簡稱雙極症):有些個案在躁期常會特別對宗教或政治有興趣。若與宗教有關,會覺得自己有超能力可與神佛溝通,因此出現類似神佛附身通靈的症狀與行為,此外伴隨心情過度愉悅、精力旺盛、睡眠需要度較平常減少,言行舉止也會變得過分活潑或誇大,個案因判若兩人,且言行涉及神佛,所以也會被誤以為神鬼附身。但其躁症症狀隨著接受治療,通常神佛附身的症狀會消失,其若有附身現象通常相對於思覺失調症較短而輕微。 基督徒如何看待神鬼附身現象? 首先應該區別是狀態或者病態,假若除了神鬼附身症狀以外,無伴隨其他症狀,也未影響其本身的生理或社會功能,則應比較傾向某種宗教或文化導致的狀態。若只是一種宗教文化所致的狀態,我們應該以尊重彼此宗教的態度先包容之。如果當事人苦於這種狀態或者周遭人受此狀態影響,我們應該先以「疼厝邊」的信仰來關懷他,讓他漸漸可以擺脫這種狀態。這樣的狀態未必要透過醫療改善,需要更多的心理與社會支持。 如果是合併其他症狀且已經影響正常生活的精神或神經疾病,目前的醫療科技通常能治療,透過藥物或其他治療方法,都能改善病情。不宜僅以宗教原因來解釋此現象而延誤或不去就醫,導致病情惡化或慢性化。然而,精神或神經疾病,因為來無影去無蹤,不同於其他生理疾病可以有很確定的檢查發現,所以病患更是勞苦揹重擔,也需要更多人接納與支持。由於這是一場長期的抗戰,所以也要祈求上帝,賜給病患好好接受治療的決心,這也是改善病情很重要的因素。  當基督教與他宗教相遇──以使徒保羅為例 ◎王博賢(政治大學宗教所博士) 作為一個宗教學研究的基督徒,最常被邀請的講題不外乎與基督教相關,曾經有人邀請我專講使徒行傳某一章節,那時我還反問對方:「你知道我是宗教學專業的耶!沒有搞錯吧?」 在談及民間信仰或認識一些常見的台灣神明時,我往往都會先問該群體或團契,知不知道附近有哪些宮廟?拜哪些神明?通常答案多是:「不知道」我就會回一句:「真是好基督徒!」許多基督徒喜歡說宮廟是拜偶像,甚至受到後靈恩運動影響的基督徒會說,那些是「黑暗的權勢」、「撒但的詭計」。 但這對我們的宣教有什麼幫助嗎?能幫助我們更愛人嗎?諸宗教的相遇(encounter)在今天是一個不可迴避的事實。我們或許可試圖從聖經中來看看與他宗教會遇時,可用什麼方法使上帝國的宣教更為有效。使徒行傳17章22~34節或許就是個最經典的例子。 保羅站在亞略巴古當中,說:「諸位雅典人!我看你們凡事很敬畏鬼神。我到處走走的時候,仔細觀察你們所敬拜的,發現一座壇,上面寫著『獻給未識之神明』。你們所不認識而敬拜的,我現在向你們宣告:祂是創造宇宙和其中萬物的神……因為祂已經定了日子,要藉著祂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並且使祂從死人中復活,給萬人作可信的憑據。」眾人聽見死人復活的話,就有人譏誚他;但有幾個人依附他,信了主。 在保羅第二次宣教旅行中,他把作為一個新興宗教的「基督教」帶到當時世界三大文化中心之一的希臘城市──雅典(Athens)。初到雅典,其實保羅的處境跟現代的我們真的很像,他進入了雅典城,所見處處都是鬼神塑像……。 然而,保羅的宣教理念卻比我們成熟許多。保羅是一位知識分子,同時也是一個真實遇見耶穌的基督徒,作為一個基督門徒,他非常堅持自己的立場。他知道希臘文化博大精深,但他同時也知道如何用希臘社會人士所聽得懂的語言來宣揚基督的福音。他的態度溫和,字面上看不出半點責備,他先肯定希臘宗教文化之價值「凡事很敬畏鬼神」,欣賞希臘的異教文化。懂得從中找出對話(dialogue)的接觸點,就是這種敬畏精神!然而卻又能強調基督教的特色,就是我們所信的是「復活的福音」!這樣的對話縱然不是讓大家馬上歸信,但是也有效的將耶穌基督真理宣揚出去,因此「有幾個人依附他,信了主」。 我們可以推測,保羅相信我們的「福音」足以滿足「希臘文化」中間所擔心的「未識之神」的缺漏,這樣的信心是大的,是一種對自己所信有把握、有肯定的精神展現!在他的所言中,他不畏懼使用希臘的異教文化,將我們避之唯恐不及的「黑暗權勢」作為基督福音宣揚時的媒介。福音之大而可畏,讓它可以與任何民族的宗教文化「相遇」,而後從彼此的對話中使人了解福音的內容,以致引導人歸信基督。 從世界諸宗教存在的現象看來,基督教不是世上僅有的宗教,而是眾多宗教中的一個。況且,相對於多數宗教的淵遠流長,基督宗教出現迄今尚不足兩千年。我們是一個獨一神教,為此,相遇就是必然,我們可以選擇衝突的相遇或是和解的相遇。使徒保羅給了我們一個很好的示範,以致最終「有幾個人依附他,信了主!」

九二一20週年 台灣社會重新站立

本期新聞專題透過訪問與回顧,深入了解台灣的教會與社會如何走過震災後20年,重新復甦。

【特別企畫 】聖餐的本土神學意涵

相片提供/林家鴻、陳韋鑑、林婉婷、柯家茵、扶路客 聖餐的本土神學意涵 ◎王崇堯(台南神學院院長) 轉化逾越節家宴的意義 聖餐,是基督宗教最具共通性的聖禮。它源於耶穌在橄欖山上被補的那天晚上,與十二門徒共進偤太「逾越節家宴」的「最後晚餐」習俗。逾越節是記念上帝將偤太人從強權的埃及帝國解救出來。逾越節原本事件雖然敘述了埃及人的長子被殺,及遵守上主命令的偤太人塗抹羊血於門框上,而使天使逾越,全家得救,但耶穌卻將原始「逾越節家宴」的驚慌,及避免殺害(甚至殺害他人),轉化為自己在十字架上被殺害前「最後晚餐」的再生祝福。 「逾越節家宴」象徵著上帝將偤太人從壓迫的埃及解救出來,同樣「最後晚餐」也象徵耶穌將拯救人類,不僅從塵世中的壓迫解救,也從死亡的權勢釋放。「逾越節家宴」飲用分享的麵包及酒,象徵著上帝賜予偤太人新生應許的活力泉源;同樣在「最後晚餐」,耶穌將麵包與酒說成自己的肉與血,也象徵著上帝將賜予人類新生命應許的活力泉源。而且,耶穌也要祂的門徒繼續以同樣的方式來分享麵包與酒,以此記念祂在十架上的救贖及再生應許。 聖餐禮儀的歧異與意涵 然而,這樣的聖餐禮儀雖被眾教會遵守實行,但卻因著歷史的進展與教義的歧異,而引發不同爭端。天主教會由於堅信上帝恩典具體於聖禮,而使聖餐中的麵包及酒,必須經由正統使徒傳統的教會(大公教會),及一位被大公教會賦予「聖職」的神甫手中祝福過後,才有「恩典」效用。而且聖餐中的「餅」與「酒」也會引起神祕變化,而成耶穌血肉的「化質」,即基督真實的血、肉於餅、酒之中。 16世紀宗教改革時,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雖然對上帝恩典提出新的看法:以「唯有聖經」所應許的「因信稱義」對抗「大公教會」所保證的「聖禮」,並以「人人皆祭司」取代經由「神甫聖職」的直達天聽,但是路德對「聖餐」的看法,仍以一種神祕方式闡述,即基督臨在那未曾改變的餅與酒中的「合質」說。 另一位宗教改革者慈運理(Ulrich Zwingli),試圖以「象徵」來解說聖餐,他努力尋求出路,但最後仍原地踏步。因為當一種活生生與日常生活有關的飲食文化被象徵性地化約成一個抽象的宗教教理時,原先與生活飲食作息相關的活力,就被抽離。於是不管是化質說、合質說或象徵說,最後都與人們的生命情境無所關聯。 事實上,「逾越節晚餐」有兩個象徵意涵:一是顯而易見的飲食文化意涵(literal meaning);另一是隱含在飲食文化背後的生命意涵(latent meaning)。試想,耶穌的傳道生涯不就是常以日常生活顯見的事物,闡釋人生隱含的重大哲理嗎?如野地百合、空中鳥兒、房子根基及節慶飲食等。以筵席裡的麵包、酒來隱喻生命救贖,代表著上帝的救贖「道成肉身」,落實於人們的生活情境。 台灣米食文化如何和聖餐連結? 話說回來,基督宗教裡的「聖餐」又該如何與台灣人的「飲食文化」關聯呢?試想台灣人日常生活中的「米食文化」,似乎也涵蓋著兩個象徵意涵:一是滋養我們身體成長的飲食文化意涵(literal meaning);另一是隱含在米食文化背後的生命禮俗,與一年四季循環的節慶意涵(latent meaning)。 台灣的「米食文化」,其實與台灣人的「生命禮俗」及「歲俗禮俗」息息相關,呈現著台灣人年年的生養不息。從出生滿月的「油飯」慶生、婚姻習俗中的「大餅」、筵席中的「米糕」歡祝,到喪禮「腳尾飯」的祭祀及喪禮後的共餐;或是一年四季中的春天插秧播稻、等候春雨灌溉,夏天除草施肥,秋天收割碾米,到冬天年節歡慶,無一不與米稻有關聯。 春天播稻之際,以米飯、米糕或草仔粿、紅龜粿於清明祭祖,祈求祖先保佑這一年的米稻能豐收。夏至農忙之時,也不忘以糯米包粽謝天,迎接端午,農閒龍舟競賽。秋收之際,動用全村大小人力相互協助收割,同享「割稻仔飯」,由此團結社區相互守護;中秋之時也以月餅、米食共度佳節。直至冬天到來,年關接近,家家戶戶也以米食製作成年糕慶祝,期許年年高升,並以米釀成米酒歡度年節。甚至延至元宵,吃到湯圓,才算結束年節。可見,「米食文化」的吃喝是與台灣人日常生活中的生命情境密切連結。 台灣人的「米食文化」也可由日常生活的語言得知,如:「食飽袂?」意謂請安問候;工作視為「飯碗」,好的工作當然就是「鐵飯碗」了。對沒出息的人視為「米蟲」,而倚賴女性或他人來養活的人稱為「吃軟飯」。另外,在台灣的小吃文化中,很多食物也與米食有關,如米粉、碗粿等。可見,台灣人的「米飯」與「米酒」顯然已經滲入台灣人的社會生活,在大自然的四季循環中供養我們,也成為台灣人感謝上蒼的心誠祭品,如同偤太人生活中的「麵包」與「葡萄酒」一樣,無可取代,是生活中必備的食物及年中節慶儀式裡必備的謝天祭品。 因此,能否以台灣人的「米食文化」作為本土聖餐的象徵轉移就值得討論:如元宵時聖餐可用湯圓、端午可用肉粽、中秋以月餅為用、春節的則用年糕等。宗教社會學者彼得‧柏格(Peter Berger)認為,宗教是人類建構的「意義世界」,從中人們尋求安身立命、超越生死。因此宗教是重要的「提醒者」或「醒示者」(reminders),且深植在其禮儀活動中。宗教儀式衍生兩種功能:必須做的事(dromena)及必須說的事(legoumena),由此喚醒參與者,藉此「歷史記憶」來衍生「連續性」(continuity)。若基督教的聖餐是信仰的必須做的事,那麼台灣的教會要如何以必須說的事,才能經由「歷史記憶」衍生繼續不斷「處境化」這個「連續性」的使命?值得我們深思。 主賜筵席 共享神聖團契 ──聖餐禮拜中普世音樂的應用  ◎陳琇玟 禮拜中唱聖詩,不只唱出旋律,更同時學習歌詞蘊含的意義。唱聖詩是身(聽、唱聲音)、心(感情及悟性)、靈(在信心裡宣告)全人的投入。宗教改革家加爾文認為,聖餐是恩典的記號,上帝藉愛子耶穌基督對我們的愛與救贖,經由餅與杯呈現在我們面前。聖餐時吟唱詩歌,既默想耶穌救贖的愛、赦免、信實,透過相應的音樂配合歌詞,幫助我們理解抽象而不能觸摸、不可見的真相,讓我們表達無法用言語表達的情感。 2009年版《聖詩》(2019年4月華語版《聖詩》也已出版),收錄許多詞曲都有新意的普世聖餐詩,選5首和大家分享。 第360首〈教會若一塊圓桌〉 〈教會若一塊圓桌〉第1節的英文歌詞原文:“The church is like a table, a table that is round. It has no sides or...

【特別企畫】台灣近代文明的面容﹝100年銀行史番外篇﹞

◎照片提供/本版相片除特別註明,皆取自維基百科。 銀行裡的文學家 ◎林佩蓉(台灣文學館研究員)   2019年,台灣銀行、第一銀行成立滿120年,兩甲子的歲月裡,台灣銀行是國家經濟的指標,也是人民儲蓄的大水缸,重要性不言而喻。 銀行除了與人民的生活息息相關,銀行員本身也是讓人可求一頓溫飽或實踐理想的工作。有幾位知名的台灣文學家,皆是一邊撥打算盤、敲打計算機,一邊振筆疾書、妙筆生花,寫下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 在台灣銀行成立滿120年之際,我們可以回望作家筆下的銀行員面貌,以及作家如何從事一份可領固定薪資的正職工作。對於作家而言,相較於寫作,銀行工作可謂是「副業」。 台灣銀行伊始 1895年5月,日軍登陸台灣,台灣進入日本統治時代。日本政府一方面在本國宣揚帝國主義並實際展開擴張行動,一方面在殖民地台灣實驗。從人口調查到經濟制度,日本將本國制度整理成一個個模組,到殖民地來施行。 1897年3月,日本國會通過《台灣銀行法》,同年11月,成立台灣銀行創立委員會,展開籌備台灣銀行的工作。1899年6月,株式會社台灣銀行成立。儘管台灣總督府竭力邀請台灣仕紳參與,但台灣人對這樣官方主導設立的銀行並不是那麼放心,於是後來由台、日資本家另行發起,創立了台灣貯蓄銀行。 台灣貯蓄銀行如其名,是以經營存款業務為主的銀行。最初3000股的股份中,超過2000股由11位發起人持有,而且都是日本人,其他的餘股則由一般大眾認購。 根據1899年11月25日的《台灣日日新報》報導,當時林本源、李春生、辜顯榮、王慶忠、陳浴、李秉鈞、陳志誠等台灣重量級商人、地主都認購了股份。1912年銀行合併時,板橋林家和李春生兩位股東甚至晉升為大股東之列。可見隨著時間發展,台灣籍資本家日漸熟悉銀行體系,投入更多資金於銀行業,促成台灣金融資本的流動。 這兩家銀行突顯了一個事實,即日本作為殖民者,仍必須與殖民地的地方資源整合,借力使力,才能建立帝國在地化的版圖。 銀行員樣貌 在殖民地的銀行裡,銀行員的工作是什麼樣態?根據民視「台灣演義」在2015年拍攝的影片,資深銀行員的回憶是:坐在醒目櫃檯的,以日本人為主。無庸置疑的,日本統治者根深蒂固視台灣人為次等,普通的台灣人只能忍氣吞聲工作。 台灣文學作品深刻地描述了這些情景。新竹客籍作家龍瑛宗(本名劉榮宗),在幾部經典的作品裡,刻畫了這樣的情形。 1930年3月自台灣商工學校畢業的龍瑛宗,經學校老師佐藤龜次郎介紹進入台灣銀行任職,4月即被調往人生地不熟的南投分行。這樣的調度對龍瑛宗的身體與心理造成了負擔,一向內向的他,在使用日語、福佬語及客語轉換上遇到困難,以致被銀行的經理斥責:「不會講台灣話的台灣人在銀行沒有用,即刻辭職好了。」在龍瑛宗撰寫的〈斷雲〉中,他化身為主人翁杜南遠,經受語言的差異及日人有意的操弄,雖感冤枉也只能忍氣吞聲。為了生存下去,人生充滿血淚及寂寥,持續往前的動力,就是文學了。 藉文抒懷 另一部讓龍瑛宗揚名日本文壇的作品〈植有木瓜樹的小鎮〉(パパイヤのある街),主角陳有三是會計員,隱忍現實中對台灣人不公的待遇,心懷夢想卻不斷被殘酷事實打敗。龍瑛宗獲獎後,日本文壇相關報導裡,多評論此作品具現實性且質樸,作者情感纖細。龍瑛宗發表談話時則提到,這部作品的創作核心是想呈現台灣知識分子的面貌,及此族群承載的社會、經濟方面壓迫,藉由薪資階級(職等、薪水)、婚姻(聘金制度、早婚、婚姻買賣)等,描繪既比上不足又不願意比下墮落、身處社會中間層的苦悶生活。 〈植有木瓜樹的小鎮〉的主人翁陳有三,被好友戲稱為「可憐的光頭唐吉訶德」。陳有三砥礪自己要走文官之路,視為立身處世之道,卻受到同伴間的質疑:「你還是個理想主義者。做學問,就是自學勉勵創造自己的生活。可是衝破那充滿苦鬥的難關而勝利之日時,等待你的是什麼?」 追求更高的理想,是當時台灣知識分子在窘迫情境裡生存的力量與依據。陳有三被好友嘲諷:「從前的人單憑獨學力行便可立身處世,但現在還有人抱著這種古色蒼然的理論和理想,不得不說真難能可貴啊!」「在二十歲、內人十九歲那年結婚,現在才剛到三十,小孩卻已經多達五個,老么現在患著肺炎,所以這個月又是紅字,但實際上薪水遲遲不升,就是現在也低得不像話,生活費越來越高,真受不了。」 貧困的氛圍中,日常生活中的痛苦指數不斷攀高,該如何是好?種種有形無形的逼迫,將陳有三的夢與理想推到黑暗的角落,直到社會主義青年林杏南的長子出現。 林杏南長子僅僅23歲,他依然願意相信:「面對這個陰鬱的社會,就要以正確的知識來看清歷史的動向,不要陷入徒然的絕望和墮落,必定要正直地活下去。」這樣的信念是否紮實打進陳有三日趨軟弱的內心,成為這部小說餘音繞梁、引人無限思想的結局。 小說之外的真實生活,龍瑛宗為了一頓溫飽而工作,即使懷著當全職作家的夢想,也沒有條件真的實踐。現實的困境、經濟的需求,陳有三身上有作者投射自己的影子。 反映真實人生 1946年為躲避戰爭,自中國廈門飄洋過海來到台灣的劇作家姚一葦,也是一位銀行員。他在詩作〈乙亥新正整理舊稿因賦〉(1995年)中如此自述己身: 闔扉無事過新年,贏得閒身理舊篇。 拂去塵埃還面目,莫生意樹養心田。 少時妄作乘風夢,投老徒存買棹錢。 幸有虛懷能自惜,不留汙跡在人前。 這是姚一葦晚年的感慨。銀行是職業,文學是事業,有了事業賦予的志趣和理想,才沒有變成金錢的奴隸。姚一葦的一生與銀行員的生活相繫,36年的銀行員生活,交織他一生的文學,孕育他在文學世界中擁有古典與現代交融的眼光與智慧。 日本殖民帶來近代文明,許多建設造就台灣邁向近代化社會,然而被殖民者的工作權利、尊嚴,並不在這些所謂的進步中被關照,掌權者以自己為尊,藐視一切造物主創造人所賦予的自由、平等之權利。龍瑛宗等人用筆記錄,將真實生活中的感嘆、掙扎、困境與盼望寄予作品,發展出鮮明的角色,讓讀者遙想、記憶、省思。 註:資料參考「台灣銀行」、「台灣貯蓄銀行」維基百科。 台灣民間企業的現代化 1895年,日本依據《馬關條約》占領台灣。21年後,即1916年4月,台灣總督府出版了一本權威性的《台灣列紳傳》,收錄獲得配戴紳章的1000多名台灣人,除詳列每位傳主生平,並記載部分富紳當時的身家財產。 該書雖全然未列出板橋林家家族,但由當中記載已隱然可以看出當時全台的五大家族。由其他資料查知,全台最富有的家族,一直非板橋林本源家族莫屬,排名第二則為霧峰林家,第三為台北李春生家族,第四為高雄陳中和家族,第五為鹿港辜顯榮家族。事實上,板橋林家及鹿港辜家,事業主要集中在台北市。我認為,兩年之後,當基隆顏雲年、顏國年兄弟與日商三井合資成立台陽鑛業株式會社後,顏家快速茁壯,於是成為全台第六大家族。 民間銀行興起 1915年12月18日,新高銀行在台北市成立,台灣民間企業開始踏上現代化之路。新高銀行係日治時期台灣第一位留美學經濟歸國的學人李延禧所設立,他是台灣第一代基督徒、第一位思想家與貿易商李春生之孫。 新高銀行創立時,資本金50萬日圓,1918年增資至200萬日圓,1920年更急遽增資至800萬日圓,成為全台第二大台資企業,僅次於華南銀行。華南銀行為1920年1月9日由板橋林熊徵集合上海、福建、廣東、香港及南洋眾多資本家成立,資本金1000萬日圓。 新高銀行最大股東為台北李春生家族,其次為板橋林家及台北主要茶商如陳朝駿、李萬居、郭春秧等。當時北台灣茶業蓬勃發展,主要市場在南洋,尤以印尼為盛。因此,新高銀行的成立,在促進當時台人南洋貿易上厥功甚偉。 新型企業創立 1920年是台灣企業發展至為關鍵的一年。除了前述全台第一大民營企業華南銀行成立外,另有兩家新型大企業成立,一為日治時期獨一無二、僅此一家的產物保險公司「大成火災海上保險株式會社」;一為以促進南洋貿易發展為目的而成立的「南洋倉庫株式會社」。這三家當時為全台最大的民營企業,都在1月成立,主要股東涵蓋了全台六大家族,可推論當時台灣人正順勢利用日本政府的南進政策積極作為。 大成火災海上保險株式會社於1920年1月10日在台北市成立,是李延禧與日人益子逞輔苦心籌備成立的新興企業,資本金為500萬日圓,由李延禧父親李景盛任取締役社長(董事長),最大股東是李春生家族。其他主要股東有板橋林家的林熊光(第二任董事長)、林柏壽;霧峰林家的林獻堂、辜顯榮家族的辜皆的、陳中和家族的陳啟貞;台北著名茶商陳朝駿、吳文秀、郭邦光;米商吳澄淇;台北郭廷俊、張家坤、淡水洪以南、新竹鄭肇基、台南許廷光等名人。之後,基隆顏國年亦加入取締役(董事),成為日治時期全台唯一六大家族均參與投資的企業。該公司投資人中,先後擔任台灣總督府評議會會員的更有李延禧、林獻堂、許廷光、顏國年、陳啟貞、郭廷俊、林熊光等,彰顯李延禧實對台灣早期產業貢獻重大。 南洋貿易熱絡 1920年1月15日,南洋倉庫株式會社也於台北市成立,資本金同為500萬日圓。這是以林獻堂為首成立的另一新興企業,由林獻堂任總理,顏國年任副總理;林熊徵、上海盛重頤(中國首富盛宣懷五男,林熊徵夫人盛關頤之兄長)、新加坡江孔殷、王文達等任取締役;簡阿及爪哇(印尼)顏鴻儀任監察役後;南洋茶商郭春秧任顧問。 南洋倉庫主要目的為促進台灣與南洋間貿易,是林獻堂一生中最早、最主要的事業之一。資料顯示,南洋倉庫的成立,應是為了配合當時成立未久、以南洋貿易為主軸的全台最大貿易商──振南貿易株式會社。 振南貿易係1919年8月6日在大稻埕成立,資本金50萬日圓,由台中州富商蔡蓮舫出任取締役社長,張舜臣出任專務取締役,林獻堂、林熊徵、顏雲年及辜顯榮等則出任取締役。從兩家公司的投資人重疊,可看出林獻堂實居主要地位。 文化啟蒙奮起 另外,從台灣文化及政治啟蒙運動而言,1920年亦是至為關鍵的一年。是年1月11日,在蔡惠如財力支持下,東京台灣留學生組成新民會,研討台灣所有應改革事項,以文化之向上為目的。 同年7月16日,新民會決議創刊《台灣青年》雜誌,做為台灣人民之喉舌。蔡培火剛於3月自東京高等師範學校畢業,是第一位自該學校畢業的台灣人,也是虔誠的基督徒,被任為首任編輯兼發行人。該刊成為日治時期台灣第一大報《台灣新民報》的前身。 而後於11月28日,蔡培火等台灣留日學生在東京富士見町教會開會,對當時台灣總督府諸多專制措施提出嚴厲激烈的批評。會後,主張台灣自治的台灣議會設置運動,便成為東京全體新民會員努力的目標,而蔡培火此後即積極協助林獻堂推動此運動。 經過14年的努力,最後在台灣總督府的高壓下,台灣議會設置運動無疾而終,但也把蔡培火鍛鍊成一位全台知名、熱誠的社會運動家。

母語教育 需你我他共同致力

根據教育部規定,國小學童從一年級開始就必須修習一堂母語課程。擁有多年台語教學經驗、今年起在高雄市文德國小擔任專任母語教師的高雄中會路竹教會會友蘇晏德,平時更會鼓勵孩子撰寫台文作品投稿,作品常見於《台灣教會公報》母語世界版面及各式台文刊物。談及母語教育的現況,他指出,現行國民小學一個禮拜一堂40分鐘的母語課程其實遠遠不足,因此老師的教學專業就顯得格外重要。

教會青年暑假怎麼過──全台暑期特色營會盤點

全台暑期特色營會盤點

【特別企畫】跨文化的宣教與牧養

從原鄉到平地 服事的路超乎想像 文圖◎亞撒臘吼臘(新竹中會中壢教會牧師) 身為泰雅爾族人,有機會在平地教會牧養,確實超乎我的想像,這一條服事的道路不是自己可安排的。在此,簡單分享我個人在跨文化宣教的心得與挑戰。 ◆牧會服事的經歷與學習  1989年6月我自台灣神學院道碩畢業,先後派駐泰雅爾中會角板教會及奎輝教會,前後9年。神讓我先回到自己的族群部落服事,學習母語、與族人生活,深化對原住民處境與使命的認識。在這段期間,要感謝父親Hola Demu(陳忠輝)牧師對我在母語與牧會的教導。 1998至2005年期間服務於總會,參與原住民教育及大專事工,學習到長老教會整體宣教事工的運作。雖然台灣福音禾場還有廣大百姓未信主,但看見在今日時代中,神正透過總會與眾教會來推動祂對我們呼召的大使命。 2005年7月,受邀到新屋教會服事,這是一間位處客庄的教會。這一條服事道路原非我所規劃,後來突破自己的限制,認知到只要是神的教會的呼聲,哪裡都可以是我服事的地方。在新屋教會服事8年,讓我看見神的愛與救恩遍及客家族群,有機會學習客家語言與文化,與客家兄姊一起生活,這真是很美的服事經驗。 在客家牧會期間,值得一提的是參與中會的服事。從客家區會升格到客家宣教中會期間,需要不斷與教會牧長配搭與整合。那時區會的規模小,但宣教熱情與動力特別強,短短幾年成長到18間教會,完成升格中會的條件,並在2015年達成20間教會目標。眾牧長的同心服事及果效,實在是令人感動的奇蹟。 2013年,受邀到中壢教會,這又是一次跨文化宣教的呼召。感謝主,在多年前就安排我加強台語能力。在神學院期間,曾有一年派在草屯教會、一年派在大稻埕教會實習。這兩間教會在我實習期間,恰好都沒有駐堂牧者,所以我必須每禮拜用台語講道,迫使我要認真學台語。我從顫抖講道到如今能從容使用台語講道,其實付出許多代價。想起那時我的講道稿到處都是紅字刪改,這都是那些教導我學台語的牧師與長老的辛勞,他們殷勤教導我一字一句的修正,藉此也向他們致上感謝。 記得1988年第一次站在草屯教會的講道經驗。那一天,我用生澀的台語講道,雖然事先練習超過30遍,但在講台上還是很緊張,結果只用15分鐘左右就講完了。禮拜後,我站在教堂門口與信徒握手道別,一位長老親切地說:「你的台語有種特別的腔調,我們都聽懂,只是……時間太短了!下次可以講長一點嗎?……」 ◆服事心態的調整與成長  1.跨文化宣教的挑戰 台灣是個多元文化的環境,雖然地理範圍小,但不同族群形塑的文化都有獨特之處。因此要在不同族群的教會服事,不能只是會說服事族群的語言,其他問題就迎刃而解,而要融入他們的文化與生活,這過程需要長時間的相處,所以牧者與信徒建立的關係格外重要。 從個人經歷來說,泰雅爾族人進入客家族群與閩南族群宣教,可說是一種跨文化的宣教模式。而跨文化宣教必然碰到一個嚴重議題,那就是「文化震撼」和「文化適應」。在跨文化溝通中,由於文化背景存在著明顯的差異。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對同一件事、同一句話、同一個動作,都有不同、甚至相反的理解。文化對人們的行為方式有極大影響,決定人的處事方法。例如,我發現同樣一件事,泰雅爾族人的思考邏輯比較直接簡單,但客家或閩南族群的思考邏輯較複雜。這種文化差異呈現在各種議會討論的過程尤其明顯,這是個很有趣的比較。 為提升溝通品質,我學習從幾個角度來思考文化差異對溝通產生的影響。包括:1.環境:即不同文化環境成長的人,會形成自身的價值觀,帶出不同對話結果。2.參與者:考慮溝通者的個人特質因素。3.語調:包括說話語氣、表情、動作等。詼諧的語氣、幽默的表情讓溝通更愉快,創造良好的作用。4.體裁:指溝通話語的類型,如詩歌、寓言、笑話、評論等。例如原住民的溝通內容習慣以歌唱、笑話、故事表達,容易創造溝通環境的輕鬆;相對在與平地教會信徒的溝通中,評論式的溝通內容比較多。 總之,愈熟悉這些溝通的差異因素,愈能與教會兄姊建立穩定的關係,即使在不同文化族群生活,都是適用的原則。 2. 擴展服事觀念的挑戰,提升牧者影響力 在這30年的牧會過程中,個人牧會觀點不斷改變與成長。在新屋教會牧會之前,牧養的兩間泰雅爾教會都是40到50人之間的小型教會,我的牧會觀自然是小教會的格局,對教會成長的概念不清楚,也沒受過教會增長策略教導,總是希望能忠心照顧教會裡的羊群就好。 直到接受新加坡三一教會GLN小組教會模式的訓練時,神將祂的心意清楚擺在我心裡,要我將新屋教會轉變成願意傳福音的教會,栽培信徒成為傳福音、教導、服事的基督門徒。這個教會觀的擴展,深深影響我的教會牧養目標與方向。尤其是挑戰我對神的委身態度,不再只是「告訴」信徒有關傳福音的知識,而自己卻沒有與信徒一同走在宣教的道路上。 基本上,我對語言的學習有一股熱情,幫助我在與人的互動上以及傳講神的話語上減少攔阻,提升服事的自信與影響力。不過,我發現有些東西是比語言本身更重要,那就是牧者的生命品格、專業能力、靈修生活、待人接物、幽默談吐、家庭生活等。這些東西加起來,都是形塑牧者的影響力,牧者影響力指數愈高,牧會的自信度自然提高。 從無聲牧養 到跨界的宣教 文圖◎羅珮文(壽山中會手語教會牧師) 曾經與幾位牧者彼此分享,談到一位傳道人從神學院畢業後,在服事經歷20年、30年、甚至一輩子,都牧養同一間教會,那是什麼樣的心志呢? ◆雅比斯,我生他甚痛苦(歷代志上4章9節)  1990年受召事奉,一踏入手語教會之門,猶如一位婦女知道自己懷孕般又驚又喜,接著開始領受孕期的變化。不會手語的我,經歷了孤單、寂寞、挫折!記得第一次參加亞州聾人基督徒宣教大會,在一片無聲的熱烈分享中,我覺得我不但是聾人,還是盲人,因為看不懂手語,孤獨漠然地處在一群歡喜熱絡的族群中。緊接著,在教會中未被聾人兄姊接納、經歷聾人朋友的指指點點,我的用心似乎未被看見而想逃離,委實不願去面對生產之痛。 但感謝我的良人──愛我的上帝,不斷陪伴扶持我,告訴我經歷生產之痛,終得喜悅之泣,我雖然不解,卻只能順服。當我逐步踏入無聲世界,發現多數人對聾人族群非但不了解,甚至誤解。聽障者並未受到家人、社會,甚至教會的關懷,因此,讓更多人了解聽障文化,致力聽、聾之間的接納與融合,也成為我的職志。 ◆天父賜福與擴張境界(歷代志上4章10節a)  在牧養手語教會的過程,父神帶著我,開始從手語的學習到會友的交通,也進入每個聾人家庭,深入了解他們,進而看到一篇篇酸甜苦辣、血淚交織的生命故事,也在其間看到上帝是如何深愛每一位聾人。我常思想禱求,我能為聾人們做什麼呢?除了成為他們的朋友、家人來陪伴著,讓他們更認識耶穌基督的愛,我更領受使命,要把這群被輕忽的聾人朋友介紹給聽人認識,因為聾人族群就在我們的身邊,他們也是這塊地土的一分子。 我很期待能成為聽、聾間的橋梁,讓彼此的意念得以暢通,讓彼此領受的福音能相隨,這就是「在地跨文化宣教」。當聽人教會能跨越無形的藩籬,才是將福音傳遍地極。 在人看來沒人沒錢的手語教會,彷彿要淹沒在教會興旺的洪流之際,上帝卻帶領我們為神學教育出版華文首本《聾人解放神學》,為眾教會能知曉如何設立聾人團契出版《手語之愛》,為台灣未聽之民能認識基督信仰編纂《台灣手語聖經辭典》,為回應上帝愛台灣聾人將出版《台灣聽障宣教百年的省思與展望》。我們也為聾人福音錄製手語詩歌、手語金句、手語靈修、手語信息、手語福音故事等4000多部影片。 此外,我們也一起到國內外各教會帶領手語讚美、見證。每每看到兄姊感動落淚,深知這是聖靈的觸動。當我們將聽障宣教境界擴及中國、新加坡、柬埔寨、馬來西亞、緬甸……,手語教會期待成為耶穌再臨前福音廣傳的無聲量帶。這無聲之愛無國界、不分聽聾,大家一同經歷神,也更願擺上自己,不再是無聲的怨嘆者。 ◆主必與我同在,保佑我不遭患難, 不受艱苦(歷代志上4章10節b)  聾人宣教確實是在地跨文化宣教,不同的族群、語言、文化……,這些都在上帝的恩典中成為我事奉的經歷。近年來,有好些無助的聽障家人,他們多是非基督徒,卻找到教會來尋求各方的協助。牧者兄姊的形影從家庭輔助、醫院探視、警局翻譯、甚至到法院聲援……,乃至我們期待能設立專屬獨居聾人的安養家園,同時也能接待無法進入社群的中年聾人、能給予聾青謀生發展的有機農場,甚至開辦由聾師為主、聽師為輔的「聾童共學」,領受一個「自立、自養、自傳」的異夢,期待給予聽障族群一個平靜安穩,也充滿生機活力,有同儕互助,既不離開聽人社群,又能擁有聽人家人呵護的天父世界。懇請眾教會為這個無聲的異象代禱。 就在回首20年點滴之際,一位聾人青年傳來LINE訊息,上面寫著:「我叫羅珮文媽媽牧師^_^」。我感動得淚眼盈眶,更感謝天父。原來經歷生產之痛、成長之路,得到的竟是喜悅萬分,眾多的兒女,是要一同奔行天路,邁向標竿的家人。原來我不孤單,我未苦守寒窯。 回顧從神學院畢業受召至手語教會到今年滿20年,我回眸一望,這是什麼樣的歷程呢?原來──這是上帝滿滿的恩典與祝福。 從都市到部落 上帝沒有開玩笑 文圖◎林蔚珈(南布中會復興教會牧師) 依然記得傳道師受派抽籤時,抽中壽山中會。當時淚流滿面之事直到牧會好幾年後,仍被中會的牧師前輩拿出來關心。為什麼哭呢?是因為當時我認為上帝真是開我玩笑。從20幾歲開始,我就領受要往偏鄉服事的異象,在神學院期間,也一直朝這方面做準備,但怎麼會抽到都市籤呢?而且是被派至大型教會──鳳山教會,後來又轉至新興教會兒童牧區服事2年。 不過現在回頭來看,上帝並沒有開我玩笑。原來,祂是要透過在鳳山與新興這兩間教會的團隊服事,鍛鍊我成為成熟的牧者,好在祂預定的時間開始跨族群的服事。 ◆打破限制,開啟更多元思考  來到布農族教會,許多人關心我在山區牧會的適應狀況。許多人問我:「妳住得習慣嗎?」在行的方面,對出門時習慣搭捷運、公車、騎腳踏車的我來說,交通的確是很大的問題。因為不論送孩子上學、去開會,都要翻山越嶺,至少20公里起跳。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只能鼓起勇氣開車上路。 語言,是大家最關心的第二個問題。但我個人觀察認為,語言不是跨族群才有的問題,是跨世代的問題。不論哪個族群的教會,都可以發現年輕一輩的傳道人在使用母語上有困難,包括台語也一樣。 有不少年輕牧者認為,不要以語言來限制福音(其實是期待傳道委員會取消族群母語考試),我個人倒認為,我願意用更流利的全布農語來講道。由於在神學院和鳳山教會擔任傳道期間,曾受嚴謹的羅馬拼音訓練,因此在閱讀布農語聖經時,很快就進入狀況。聽與說方面,除了要常與信徒聊天,每天孩子去上學之後,我也花相當多時間背布農語單字和查字義。當單字量累積到某種程度時,慢慢就可以聽懂大家談話的內容。 這樣的語言限制經驗,也促使我在設計兒童主日學課程時,有不同的思考方向。我們都希望孩子會講自己的族群「母」語,但什麼是母語?事實上,在原住民教會中,有許多跨族群婚姻,為了溝通方便,大家早已習慣講華語,連阿公阿嬤也都跟孫子們講華語。在此情況下,我們怎能在孩子們長大後,抱怨他們不會講族語?因此,現在嘗試在主日學推「沉浸式族語」教學法,重複每週聖經課程中的重要單字、語句,鼓勵孩子開口說或唱,來加深印象。 ◆在主裡連結,體現「家」的文化  布農族是彼此關係很緊密的族群,很喜歡tantugu(意思是拜訪、探訪、串門子)。但是在布農族部落中,族人不只工作閒暇時才tantugu,村中若有人過世,每個晚上大家都會輪流前往安慰探訪,一起唱詩歌、一起讀聖經、一起禱告。 印象很深刻,有一次一個喪家的孩子在告別禮拜上說:「我很感謝上帝在這個禮拜中,不只我們自己村子的人,每天都有不同教會的牧者和弟兄姊妹來陪伴我們,好像這不只是我們家的事,或村子的事,而是整個桃源區的事。」 我想這不只是布農族「家」文化的概念延伸,也是喜歡彼此關懷、分享的體現。 目前所牧養的復興教會,位於高雄桃源區,是台灣愛玉和金煌芒果的最主要產地,農忙時期和弟兄姊妹一起工作,不只讓我習得許多農業方面的知識,也看見農產品銷售上的困難與不公義。即便如此,從教會弟兄姊妹身上我仍經常訝異地看見什麼叫做「樂於分享的人有福了」。明明是不足的,但總是歡歡喜喜的接納客人來訪;甚至在辛苦籌措教會重建的基金當中,仍先多次為其他需要建堂的教會奉獻。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6章10節說:「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如同布農族人很喜歡說:「nitu pavaian,我什麼都不缺!」確實,當我們常懷感恩的心,時時連結在主耶穌基督裡,我們真的什麼都不缺。 復興教會因建築老舊,主堂目前已不克使用,預定於今年底前拆除、重建。因地處偏遠山區,工程不易,懇請弟兄姊妹為我們的建堂能夠順利關心代禱。本會信徒自產高山愛玉籽,品質優良,也歡迎教會團體接洽訂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