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特別企畫】長幼手牽手, 美學藝術齊步走!

從出生以來,孩子透過聲音、色彩、肢體的伸展……,認識自己、體會人我之間的關係,渴望觸摸到上帝的真善美,這是一段人生自幼及長,不止息的旅程。 本專題透過相關工作者的經歷,邀請讀者認識生命與美學藝術的連結,歡迎長幼手牽手共舞、共讀、透過肢體表達心聲。

青年看公報 為老店注入新活水

來自蘇格蘭的宣教師巴克禮在35歲時創立「聚珍堂」(今台灣教會公報社),隔年印出全台灣第一份報紙《台灣府城教會報》(今《台灣教會公報》)。這份報紙除了因戰爭及禁用台語白話字而短暫停刊之外,至今仍持續出刊不輟。

【特別企畫】因她的愛,綠葉成蔭子滿枝

古老鄉鎮的福音橋梁 淡水教會重光幼稚園和老師們 ◎蘇文魁(淡水教會長老) 砲台埔幼稚園的建立與再辦 1882年創設於淡水砲台埔的牛津學堂,一直是台灣北部教會宣教與教育的重鎮。因清末淡水是條約港,外國機構在此享有條約的特權,並能持有不動產。但日本領台後條約港就不復在,且淡水港也逐漸淤積沒落,港埠地位為基隆所取代。因此,1911年北部教士會議決定將宣教中心由淡水移往新時代的首都台北。 設教於牛津學堂的神學院,也因此在1914年遷往台北雙連臨時校舍,牛津學堂則在當年4月作為淡水中學臨時校舍,直到1925年新校舍八角塔竣工,舉校遷入為止。而牛津學堂在1931年再度成為神學院校舍,一直到1937年二度回台北校舍。此間,牛津學堂一直為教士會所有。 教士會乃是1905年五位宣教師來台,加入吳威廉夫婦的工作後,由這些加拿大宣教師所組成的。主要機能在負起教會的全部責任,並且共同計畫將來的建設和發展。 淡水當時仍有極多教士會成員,如興辦淡水中學的偕叡廉夫婦,女學校的金姑娘、高姑娘、黎姑娘、吳師母等。教士會就以牛津學堂和婦女義塾(婦學)基礎,在砲台埔辦幼稚園,師資由宣教師和聘請的三位日本幼教老師擔任,這可能是淡水最早的幼稚園。校舍在牛津學堂旁的平房,淡水教會信徒王萬福和郭中立也是當時學生。 九一八事變後,日本對英美的感情逐漸惡化,教士會經營的機構成為日人脅迫奪取的對象,淡水中學和女學校在1936年8月終為日人所接收。而翌年2月,孫雅各牧師在北部中會代表教士會,將其所管理之台北神學校及婦女義塾兩校,轉讓北部中會選派之理事會經營。到1940年時局更惡化,宣教師相繼離台,砲台埔頂之幼稚園就停辦了。到了10月,教士會通知北部大會,將所有財產及事業,無條件讓與北部長老教會。 這時偕叡廉師母向教士會建議,將教士會所辦之幼稚園設備全部贈予淡水教會,希望淡水教會繼續經營,因幼稚園規模不像神學校和婦學,淡水教會足以勝任而為經營主體。這些備品有鋼琴一部、用椅數十,和不少教具,及現款2000元。 不料,卻因而引起北部大會「護產風波」,指控淡水教會奪取北大私產。此事,最後以汪宗埕牧師出示教士會所簽署之讓渡證明,才得以解決。後來,幼稚園因為老師辭職而停辦,隨後又因為戰爭開始,就沒機會再辦。 戰後,社會日趨穩定,淡水鎮內不少耆老,常向汪牧師建議再開辦幼稚園,因淡水人士頗懷念戰前宣教師所經營的幼稚園。當時淡水教會的經濟狀況雖不好,但仍於1946年毅然再開辦,在決定名稱時,因考慮到這是淵源於戰前教士會辦的幼稚園,而命名為「重光幼稚園」。 老師委身幼教,重光聲名遠播 當時聘請一位日治時代幼稚園師範畢業的老師負責,由汪昭昭和汪翼翼老師輔助她,但不久,這位老師因其先生工作關係必須移居他處,而辭去教職。眼看就要停辦的時候,偕叡廉先生的長女安蓮小姐得到這消息(偕先生於1947年1月回到台灣),就表示願意奉獻於這項工作,後來大家才漸漸明白她在加拿大時,已經是一位資深的幼教老師。剛開始,幼稚園只上半天課,安蓮老師下午獻工於淡水教會,指導青年和兒童唱歌。 由於安蓮老師是獻工,減輕了幼稚園經營上不少壓力。後來,兩位汪老師也自願獻工於下午工作,開始下午班的課程,由於全天課程,和幾位老師的奉獻精神,以及安蓮老師新穎的教學方式,而外國老師在當時也有極好的形象,重光幼稚園越來越茁壯,並且名聞淡水。只是當時的幼教仍未被社會重視,辦幼稚園是教會的社會使命,談不上營利,甚至經常得為它付出。 1947年聖誕節,淡水教會在禮拜堂舉行了聖誕晚會,節目由主日學、青少年和重光幼稚園表演,內容包含舞蹈、演劇、歌唱和其他藝能表演,這些節目內容和表演道具都由安蓮老師設計和張羅。節目進行得有聲有色。當晚淡水民眾、家長、學生和教會信徒將禮拜堂擠得滿滿的,節目欲罷不能,進行到午夜12時,觀眾仍不散去而且掌聲頻頻,這種空前絕後的盛況,給予戰後的教會和重光幼稚園很大的鼓舞,「重光」也因此聲名遠播。 安蓮老師協助重光幼稚園一年半之久。為加強重光教學,安蓮老師和偕叡廉先生曾派汪昭昭老師到廈門學習幼稚教學一年,後因局勢惡化才回淡水。在重光創辦階段,安蓮老師不僅從旁協助教學,甚至回國後還一直奉獻,達10年之久。 重光幼稚園就由兩位汪老師負責教學,張金波牧師之女張珠蘭也一度參與協助。當時是由教會小會負責,並組董事會管理,園長為汪宗埕牧師。後來昭昭老師被偕先生所聘,專門處理偕先生夫婦的庶務工作,因他們夫婦開設「查經室」和發展小基隆和興化店佈道工作。 之後,淡水地區的純德、福幼幼稚園陸續設立,彼此有了競爭。規模和教學方式也隨時代成長,如六○年代購買三輪腳踏式娃娃車,1976年購買廂型車為娃娃車,送幼兒上下課。 幼兒聽見福音,信仰得啟蒙 重光幼稚園是淡水教會和社區非常重要的橋梁,特別在民風守舊的古老鄉鎮,是非常不容易接觸的管道,這些非信徒子女,因此聽遍聖經故事、唱聖詩,也會唱〈謝飯歌〉等。每到聖誕節幼兒表演聖誕歌舞、演聖誕劇,家長(大部份未信者)、幼兒、老師、園長(牧師)同聚教堂,興奮的唱〈平安夜〉,教會幼稚園的效果一覽無遺。到今日,仍有不少新歸主者提到這段難忘的時光,並以此為信仰的啟蒙時刻。 此間,汪翼翼老師一直負責幼稚園的工作,淡水教會的信徒一直是幼稚園的老師來源,如蘇淑玉、雷淑麗、徐如齡、高碧雲、陳紀嫻、蘇淑芬、黃芸芸等,都曾是重光的老師。 1979年汪老師退休,園務由蘇淑玉老師負責過一段時間,直到她任教於小學,教學主任則由郭純美老師升任。到了80年代,辦幼稚園已成社會熱門工作,且有利可圖,不像60年代是做為社會使命。淡水地區國花等較具規模的幼稚園紛紛設立,並相互競爭。而且政府也開始重視定法令管理,無論是師資、設備、經營主體都有嚴格的標準。 因此,後來趙信 牧師對重光幼稚園的教學、經營和管理做了大幅的改進,而且在其任內建了「馬偕紀念大樓」,為重光幼稚園建立了一個相當優良的教育環境。而這棟大樓十分之一的經費由幼稚園提供。 1981年,郭純美老師取得小學教員資格而離任,由美蘭老師升任負責。 1992年,當重光幼稚園舉行第44屆畢業典禮時,已有教員7人,學生145人,司機與工人3位,娃娃車兩部,幼稚園則歸長執會直接管理。 重光幼稚園第一屆畢業生,都是祖父母級的人了,「校友」也遍及淡水。然而,這並不是最值得驕傲的,應該記念的是當年宣教師對社會的使命,在砲台埔辦了如芥菜種般的幼稚園,到如今已綠葉成蔭子滿枝。「重光幼稚園」本身就是見證了。 台灣最早期看護士及助產士 李拱阿嬤的一生(*註:拱,應為艸字頭拱) ◎黃伯和(長老教會牧師) 從福音出發,關懷社會底層 台灣的近代醫療史,與早期基督教的宣教師來台宣教工作,有密不可分的關聯。初代來台的宣教師,大多選擇以醫療做為與在地民眾的接觸點,把福音宣揚與疾病醫治緊密結合。因此,19世紀在歐美發展出來的西式醫療,在宣教師的引介下,逐漸在台灣普及。台南的新樓醫院成為台灣首創的西醫診所,隨後北部的馬偕醫院、中部的彰化基督教醫院也都為當地民眾帶來醫療的福音,並有效開展了基督教在台灣的宣教。 近年來,由於國際交流頻繁,台灣的醫療水準在醫界、學術界許多學者專家的努力下,已在國際上占有一席之地。醫院設備、醫師專業和護理師的養成都有了長足的進步,制度也頗為健全、規範嚴謹。但是不可否認的,在台灣的醫療水準走到今日這個階段之前,許多台灣教會的信徒透過追隨宣教師宣教、服務的腳步,成為醫師助手,無執照的看護士或助產士,在社會底層默默的幫助病患以及需要幫助的人,一方面有效印證了基督福音為人帶來的祝福,一方面也填補了西式醫療在台灣發展一段很長的過渡時期。這些早期的助理醫師、看護士、助產士,可說都是從福音關懷出發,以愛心助人彰顯神愛為目的的使者,值得我們記念與褒揚。 受信仰薰陶,誓當耶穌幫手 剛於2018年9月7日在新樓醫院去世、享壽98歲的李拱女士,就是台灣第一代看護士及助產士的最佳典範之一。 李拱生於主後1920年12月9日。父親李条是第一代基督徒,務農,為這第四女兒取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名字。她上有三個姊姊,下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母親李軟春是第二代信徒,其父以製黑糖為業,李軟春早年就讀台南長老教會女學校,畢業後留校擔任助教,是當時少數不纏足的女性。由此可見,其父親為人之開明。而李軟春就讀長老教會女學校的經歷,也影響了她的後代生涯發展的取向。 李拱生性節儉,讀國小時為了不讓鞋子在石子路上磨損,會脫下鞋子赤腳走路上學。在父母親信仰的薰陶與影響下,17歲時經母親安排到新樓醫館學習醫護工作,從手工製作紗布、消毒到開刀房擔任醫師助理,開始接觸醫療與護理經驗。後來又到講習所讀書,歷經5年受訓成為助產士。講習所結業後經介紹到新營糖廠醫務室擔任護士工作。雖然做護理及助產士工作,李拱的信仰仍是把醫護助人的工作當成領人歸主的媒介與機會,一生關注於如何領人認識上帝。 有一天,她夢見一人用力挖掘一大片龜裂乾枯的土地,非常辛苦,頓時她想起那人就是主耶穌。這個異象讓她經常思索,要如何作耶穌的幫手。這個當耶穌幫手的夢,讓她一輩子心繫福音事工,一有機會就想著如何把人帶到耶穌面前。這也讓她一輩子直接或間接開拓了至少三間教會,鼓勵無數人追求福音救恩。 在擔任助產士期間,她有個機會到台南東河拜訪親戚,發現在這窮鄉僻壤沒有教會,當地信徒只能聚集在她親戚家做禮拜。她乃興起召聚信徒在當地開拓教會,舉辦主日學校,從事基督教教育來傳播福音的想法。她繼續到處從事助產士的工作,一面幫人接生,一面專注在東河地區招呼信徒,從事主日學教育並傳揚福音。後來信徒人數逐漸增加。她的表弟為她建了一棟房子讓她居住,她除了把自己父母接來同住外,也將住處用來作為聚會場所。這房子後來就成為東河教會的前身。這是第一間從她的服事延伸出來的教會。 後來,有一位東山衛生所的李醫師邀請她到東山當助產士,她便將東河的聚會所交給在教會擔任長老的父親負責。自己轉到東山後仍一面幫人接生,一面傳播耶穌基督的信息,得到當地信徒支持,奉獻兩間房舍供她住宿並作聚會場地。而這個地點也就是後來東山教會的所在。這是和她助產士生涯相關建立起來的第二間教會。後來因父親年紀老邁,健康不佳,加上母親也患了青光眼,視力逐漸喪失,她乃決定把父母帶回故鄉照顧,前後十數年。 直到雙親都百年後,她才在朋友介紹下,與台南望族侯家結親,結束48年單身生活。嫁入夫家後,她的最大希望仍是想把這個望族帶領來認識耶穌,接受福音。丈夫擔任紡織公司總經理,公司常進口日本布料加工做成衣。她則從公司購買布匹轉售,試圖自力更生。後來在丈夫的協助下,在安和區蓋了一所幼稚園與兩棟房子,一方面經營幼稚園,另一方面也利用幼稚園空間,開始招呼臨近信徒做週間聚會與查經小組,慢慢的也發展出一所小型教會,後來因故搬到奇美醫院附近並改名為南台教會。這些都是她一輩子用心插柳,柳樹也成蔭回報的果實。 丈夫去世後,李拱成為獨居老人,卻仍念念不忘福音事工。常常招待傳道人,開放自己住處作為聚會場所,協助福音傳揚,同時也熱心參加教會聚會活動。1995年新樓醫院記念重建10週年慶典時,還特別邀請李拱阿嬤回到醫院接受表揚,並在重建10週年慶特刊中刊出她的老照片及回憶文。回憶文中,提到17歲那年(1936年1月1日),母親帶她坐火車到台南新樓醫院報到,受到棟姊(看護婦)慈祥的照顧,以及結識同寢室的一位大她四歲女神學畢業的度姊的經過,以及醫院生活的點滴。 晚年看似貧乏,深信上帝恩典多 李拱是位和藹可親,敬虔愛主的姊妹。一生歷盡生活波折,兩袖清風。晚年因執著無貪的信仰見證,放棄夫家的所有財產繼承,而淪為低收入戶的獨居老人,依靠政府救助、慈善機構送餐。然而,她卻甘之如飴,從無怨言。她信仰堅定,平和隨緣,清心寡慾,竟然因為政府的救助金累積成存款過多,而遭取消低收入戶身分改為中低收。然而每次見到,她都仍是笑臉迎人,從不口出惡言。晚年,當她借住的房舍被收回售賣,無處可去時,她也沒有半句怨言。帶她去看過幾家安養院,每問到入住費用,她都搖頭說,這是有錢人才住得起的,落寞的回車上,一路無語的讓我們載回去。她平靜交託,面對危機不動聲色,似乎周遭的人都比她還緊張,為她擔憂,她總是淡淡的回應,上帝安排到哪裡都可以。 當她病危住院,我們開始試圖聯絡與她相關的親友,赫然發現有那麼多姪甥輩受過她的照顧。幾乎她的兄弟姊妹都有孩子在小時候住到她那裡,接受她的關照。她擔任助產士,翻山越嶺幫人接生,她開拓教會,一心以傳揚福音為職志。老來她一無所有,卻讓所有接近她的人感受溫馨。她看似貧乏,上帝卻給她豐富。為了她的安置,我們踏破鐵鞋、尋找關係,屢遭挫折。哪知上帝在所預定的時間,恢復了她的低收入身分,為她安排了環境、愛心最完善的老吾老院。上帝的旨意最美善。 在她人生末後那段日子,我們小信的人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她卻無憂無慮,任憑上主帶領。在新樓醫院安寧病房的最後歲月,她沒遭受痛苦。雖然有時呼吸急促,喘不過氣,最後上帝讓她安詳睡去,滿有平安,盡是祝福。

見微知著 探討台灣基督教發展

【陳逸凡專題報導】台南神學院/南神神學院與日本東亞基督教交流史研究會3月8至9日假南神舉辦「東亞脈絡中的台灣基督教史」國際研討會,多位台日學者在會中發表研究成果及主題演講,活動第二天安排與會者參訪新樓醫院及數間具宣教歷史意義的南部地區教會,期盼透過東亞地域基督教史的研究,促進台日交流。 韓裔日籍的東亞基督教交流史研究會會長李省展表示,東亞基督教交流史研究會成立於2013年,由不同國籍背景的研究者共同參與,雖然每個人有不同的研究主題,但都發現以國家為中心的基督教歷史研究逐漸走入困境及僵局,如何超越國界進行研究,帶領亞洲基督教史研究走出曠野,這就是研究會成立的宗旨。 李省展指出,在這樣的背景下,東亞基督教交流史研究會每兩年一次走出日本,在東亞各地舉辦國際研討會,期盼以研究與交流為中心,進入東亞社會,加強人與人之間的聯繫,學習各地的基督教意識,共同推進基督教歷史的研究。 南神院長王崇堯牧師在致詞時表示,17世紀荷蘭人在台灣的宣教,主要是希望台灣的人民能夠荷蘭化或基督教化;1895年日本進攻台灣時,台灣人選擇抵抗,台灣的基督徒卻被認為是支持日本的,麻豆教會因此有19人遭到殺害;日本統治的末期,因為皇民化之故,把所有的宣教師都驅逐出境,在南神任教的女宣教師林安姑娘遭驅逐後,最終死於日軍在新加坡的集中營,現在南神女生宿舍慕林館就是為了記念她。 王崇堯指出,國民黨來到台灣後發生二二八事件,包括基督徒在內的台灣菁英遭到屠殺,岡山教會牧師蕭朝金也是其中之一,但是當時的《台灣教會公報》沒有說一句話;戰後台灣出現第一位台灣人南神院長黃彰輝,今日南神的基礎就是在他手上建立;後續包括黃彰輝的處境化神學、宋泉盛的出埃及神學、1970年代南神校友高俊明牧師帶領教會追求台灣獨立、1980年代南神發展本土神學,都值得思考基督與文化的關係,歡迎與會者一同體驗這些發生在台灣的歷史。 本次國際研討會精采內容,詳見以下專題報導。 台灣基督教三波發展潮 鄭仰恩│台灣神學院教會歷史學教授│ 【陳逸凡專題報導】台灣神學院教會歷史學教授鄭仰恩以「基督教在台灣」進行主題演講時指出,台灣的基督教發展約略可以分成三波:第一波是17世紀荷蘭殖民者來到台灣;第二波是19世紀長老教會及天主教會的宣教師來到台灣;第三波是二次大戰結束後,中國基督教隨著國民政府來到台灣,改變了台灣教會生態。 第一波 〉〉〉〉〉〉〉〉〉〉〉〉 台灣在16世紀前,是原住民的世界,僅有少數來自日本及中國的移工,直到荷蘭及西班牙殖民者17世紀為固守貿易路線,才有主權國家進入台灣。這段時期代表著「國際加爾文主義」的發展,跨越歐洲進到亞洲,不僅在台灣,也在印尼、斯里蘭卡、日本等地發展。 荷蘭統治時期的宣教,主要是針對西拉雅族、新港社等,透過巡迴傳道、建立學校、教導羅馬字等方式宣教,後期亦有設立神學院及翻譯聖經,採政教合一方式進行,是一段帶著殖民者面貌的歷史。直到鄭成功進攻台灣之後,荷蘭人遭到驅離,基督教文化也漸漸消失,台灣基督教進入沉默的兩個世紀,僅存在西拉雅人的記憶當中。 第二波 〉〉〉〉〉〉〉〉〉〉〉〉 19世紀,西方宣教師大量前往第三世界宣教。1858年《天津條約》開啟台灣港口,宣教師便在租借地展開宣教工作。首先抵達台灣的是天主教道明會神父,在民眾的排擠下,在屏東萬金留下重要的天主教基地,維持著重質不重量的宣教模式,整體來說並無重大的發展。 英國及加拿大的長老教會宣教師分別在台灣南部及北部宣教,他們大部分都有蘇格蘭的背景,整合蘇格蘭啟蒙運動及奮興運動,為台灣帶來了現代化的開展,宣教師藉著醫療、教育、文字傳播等方式在台灣進行宣教。 當時的醫療宣教師馬雅各、萬巴德等,帶著先進的醫療技術,為台灣帶來很大的影響與衝擊;非醫療宣教師,例如巴克禮、馬偕等人,則藉科學方法結合信仰與自然科學,帶來新知識。 除了創辦神學院,也創辦中學及女子教育,希望破除台灣社會迷信、啟蒙心智,遂成為清末日治時期社會菁英的搖籃。根據牧師明有德統計,日治時期畢業於教會中學的醫師約200位,牙醫師100位,律師、老師與牧師也有200位。 1926年,日本聖潔會及中國真耶穌教會來到台灣,為台灣教會生態帶來改變,當時很多長老教會的信徒被吸引到真耶穌教會。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設教50週年時,則出現本地教會自立的呼聲,帶動了台灣教會的成長。 日治末期,軍國主義興起。1930年代末期,皇民化等運動逐漸壓迫到台灣教會,中學教育成為箭靶,引發「神社參拜」問題,教會學校若不帶學生參拜神社,則不被文部省(即教育局)承認,畢業生就無法進一步接受高等教育。 此時台灣教會接受文部省的解釋,即「神社參拜是超宗教的活動,主要是為了激發愛國心。」是為了生存的權宜措施,包括長榮中學、淡江中學師生都前往神社參拜,牧師也被集體送往精神養成所,反映了當時「傳道報國」的意識形態。這段歷史以今日的眼光來看不宜過度苛責,應回到時代精神來看待。 第三波 〉〉〉〉〉〉〉〉〉〉〉〉 二戰後,台灣接受國民政府託管、二二八事件爆發、國民政府退守台灣,台灣經歷了最大的政治波動,直到1950年代韓戰爆發,台灣被納入美國防禦系統中,局勢才趨於穩定。此時原本在中國宣教的物資與人力都來到台灣,幾乎所有世界上具有代表性的教派都在台灣出現,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也進行了倍加運動及新世紀宣教運動。 1950年代中期,台灣的基督教可分成六類:一是二戰前就在台灣的長老教會、聖教會(原聖潔會)、真耶穌教會;二是戰後的天主教會,戰後中國主教團帶著非常多資源遷到台灣;三是歷史上的主流教會,包括路德會、衛理公會、聖公會、浸信會,以中國來的政治難民做為服事的對象,也被稱為「國語教會」;四是歷史上的小派傳統教會,如循理會、門諾會、安息日會等,是以講華語的教會為主;五是中國本地自創的教會,如召會(原聚會所)、靈糧堂(原靈糧世界)等:六是因為語言問題而新建立的教會,如國語禮拜堂等。 這些教派在1950~60年代快速成長,長老教會的宣教運動也很成功,150萬中國政治難民,加上在台450萬居民,在不安政治氛圍中,提供教會成長沃土,這與韓國教會在韓戰後成長的經歷類似。然1965年後,由於社會、經濟穩定成長,教會的成長也趨於停滯。 戰後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原住民教會。據統計,1945年時約有3000位太魯閣族基督徒,到1960年代,原住民中已有10萬名基督徒,超過半數的原住民都是基督徒,被稱為「20世紀的神蹟」。 戰後,長老教會組織總會,並加入普世教會組織,為後來的政教關係帶來變數。戒嚴時期的台灣,表面上社會安定,但因為二二八事件,社會底層卻是充滿不安、害怕與憤怒。當時有批宣教師帶著台灣人勇敢思考未來,前後有30位宣教師被列入黑名單並驅逐出境。最早把關懷社會思維帶入神學教育當中的,就是在台南神學院教書的杜佐治牧師、台灣神學院則有唐培禮牧師。 1970年代中華民國被驅逐出聯合國、與美國斷交等政治危機,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發表三個宣言,成為民主化非常重要的聲音,1977年〈人權宣言〉喊出「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後來陸續發展出處境神學、鄉土神學等;同時,也有一群保守基督徒,指責教會參與政治。 1980年代,從韓國、新加坡、北美洲傳來的靈恩運動開展,衝擊著台灣。當長老教會被認為具有政治特質的教會時,帶有靈恩特質的真耶穌教會成為另一個「非政治性」本土教會的選擇;在都市化的教會中,則以靈糧堂、行道會、真理堂為代表;原住民教會也興起一波靈恩運動。近期則以轉型正義、新生代公民力量崛起、台灣與教廷的關係、台灣與中國教會的關係、同志族群與同婚,為基督教所面對重要議題。 巫文化對當代宣教挑戰 童春發│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語言與傳播學系榮譽教授│ 【陳逸凡專題報導】東華大學原住民民族學院語言與傳播學系榮譽教授童春發在發表「復振攸關傳統巫文化運動對當今教會宣教的挑戰」時質疑,原住民喪失自我意識及文化認同過程,基督徒是否也扮演一定的角色?教會應該要更深入閱讀原住民族的歷史經驗、文化價值、環境倫理,以致跟族人在當今的文化社會實況中有正向的對話空間。 所謂「傳統巫文化」,是現今學術界所使用的漢字語彙,「巫」在排灣族的語言中,意思是「靈媒」或「靈的關係」,事實上沒有一個適當的漢字可以表達。而復振傳統巫文化的趨勢,是一種文化生命延續的運動。 過去人類學、民族學學術界,針對巫文化進行研究,然而近來狀況有很大改變,原住民成立了「巫學校」,訓練了巫師與祭司。很多原住民菁英撰寫碩士或博士論文來研究自己的宗教信仰。 原住民族在日本及國民政府統治期間,自我意識與文化認同不斷被壓縮,將來究竟會不會歸零死亡?還是會創造有生機的歷史?教會要扮演什麼角色?這是宣教需要思考的重要議題。目前教育部開始製作原住民的教材,文化部也開始保存原住民文化資產,原民會也在立法保障原住民傳統文化資產。過去120年來原住民被壓迫的真相,教會不能不嚴謹看待這段歷史。 童春發指出,近日中研院民族所進行巫文化的研究,他也參與其中,就是想要謙卑的認識自己原住民的文化,更要謙卑的重新思考做為基督徒及文化詮釋者的立場及角度。 原住民從不同介面試圖找回失落的文化資產、復振文化知識系統。透過巫師學校訓練,有好幾位受封為巫師的人都具有碩士學歷。基督教神學研究及傳統神學研究並行,是目前原住民正發生的事情。童春發反思,在基督教神學院當中,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正在研究傳統文化的宗教信仰?我們的困難在哪裡?必須注意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發展趨勢。 東華大學教授巴奈‧母路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卻在長期研究後,成為阿美族的巫師;排灣族的包惠玲是台東大學碩士,也是一位巫師,還有許多例子證明受過學術訓練的人選擇擔任巫師。巫文化與基督教如何展開對話?彼此之間是否真的有那麼嚴重的衝突?這是教會必須面對的問題。 東亞基督徒的流動交往 王政文│東海大學歷史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陳逸凡專題報導】東海大學歷史系副教授王政文分享「東亞基督徒的流動與交往:日治時期台灣基督徒在東京的活動」時表示,自己研究1865~1945年的台灣基督教史,主要是針對「改宗:如何變成一個基督徒」,另一個重點則是研究基督徒的形象、身分認同、日常生活改變及社會網絡。 王政文指出,過去多以宣教師做為台灣基督教史的主體,是不是也有可能以信徒為主體書寫基督教史?初代信徒生命的抉擇、面對信仰的掙扎,以及改宗的生命歷程究竟如何?跳脫傳統福音史觀的框架,重視被忽略的底層族群與信徒。透過蒐集族譜、洗禮簿、信徒名冊及教會檔案等各地的資料,王政文試圖開展台灣基督徒史書寫的可能性。 在1899年,台灣總督府制訂了「官費內地留學」政策,並陸續擴大適用,很多台灣留學生透過「台灣協會」(1907年改名東洋協會)提供諮詢及入學指導,赴日留學生數逐年增加,1912年在東京蓋起台灣留學生宿舍「高砂寮」,許多發起台灣民主社會運動的留學生都聚集於此。 根據統計,1919至1926年,台灣的留日學生已由一年36人增加至一年151人。王政文表示,過去研究已經注意到台灣留學生的政治及請願運動,也注意到他們深受日本思潮影響,卻沒有注意到相關活動者之間的信仰背景,有很強的基督信仰連結。 1920年成立的「新民會」,創始成員中,蔡培火、郭國基是北部長老教會信徒,顏春芳、黃周(黃醒民)、劉明朝是南部長老教會信徒,黃呈聰是真耶穌教會信徒,林攀龍於留日期間受洗,他們都是基督徒,這群留日的台灣菁英也帶來台灣思潮的改變。 事實上,1910年台灣留日基督徒學生就在東京成立「東京高砂基督青年會」,舉行家庭禮拜,主要成員包括陳清義、偕媽蓮牧師夫婦、台南神學院派至明治神學院深造的潘道榮等人。1927年成立「東京台灣基督教青年會」,最終發展成「東京台灣教會」。 王政文說明,從東京台灣基督徒的人際網絡中可以發現,他們在台灣的上一代可能就已有情誼,前往東京求學時,也會在教會弟兄姊妹的家中借住,可以看見彼此的連結,對於近代日本與台灣的關係等方面,都有不少重要的影響。 蔣氏對台教會三大影響 曾慶豹│輔仁大學哲學系教授│ 【陳逸凡專題報導】輔仁大學哲學系教授曾慶豹主講「《基督徒必然是反共的》——蔣介石的護教反共論述」時指出,蔣介石辭世時在遺囑中強調,自己追隨總理革命,也是追隨耶穌基督的,儘管人們懷疑這份遺囑是宋美齡的意思,卻已無從追究。 曾慶豹指出,對基督教而言,蔣介石在台灣有三件重要的事:第一是修訂《荒漠甘泉》、第二是促成亞洲基督教會組織「亞洲基督教護教反共聯合會」、第三是跟牧師周聯華間的微妙關係。 蔣介石落腳台灣後,前期經常在受難週講道,主要講中國大陸同胞遭受苦難,後來改在復活節講道,講的是重獲統一與復興。蔣介石認為當時《荒漠甘泉》的翻譯版本不好,於是找了專家重新翻譯,並親自批改,其中還會出現「收復江河」等字眼,成為軍中思想教育教材「革命精神修養日課」,每個月第一篇都改由蔣介石親自撰寫,把反共視為跟魔鬼的戰爭,好幾位將軍因此信基督教。 其次,蔣介石推動護教反共組織,主要是受到美國基要派基督徒麥金泰影響。麥金泰成立反「普世教協」(WCC)的組織「萬國基督教聯合會」(ICCC),在韓國等地推行反共護教運動,讓蔣介石留下很好的印象,指派親信成立「亞洲基督教護教反共聯合會」,麥金泰還獲頒國防部勳章。 至於周聯華,雖被外界認為是「總統牧師」,但與蔣介石之間的關係其實不如想像中密切。周聯華起初擔任婦女祈禱會牧師,後來受宋美齡邀請,定期前往凱歌堂講道,並非真正擁有「總統牧師」的頭銜,跟蔣介石也無特別互動,甚至還曾遭特勤單位列為黑名單。總統府的便條籤中,就指稱周聯華因為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及WCC的關係密切,有親共的嫌疑。許多人可能想對周聯華不利,但他因微妙的身分獲得保護,關鍵人物應該就是宋美齡。周聯華在全台巡迴佈道時,宋美齡因擔心他遭遇不測,還要求他每天打電話報平安。 曾慶豹指出,過去有一群基督徒非常崇拜蔣介石,認為他不僅是領袖,也是上帝的使者。在蔣介石誕辰百年追思會中,有一群人在十字架上掛上國民黨徽以茲懷念,這些忠黨愛國的基督徒還曾計畫在濟南教會現址興建蔣中正紀念禮拜堂,最終因風聲走漏遭反對而作罷。 教會社會關懷發展變遷 王昭文│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專案研究助理│ 【陳逸凡專題報導】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專案研究助理王昭文分享「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社會關懷的變遷」時指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150多年前由英國的宣教師建立,引進近代思想,最初宣教目的就是讓教會能站立在台灣,以醫療、教育及社會救濟來幫助本地人,然而1970年代卻高度介入政治議題,進而發展出社會關懷。 王昭文表示,這種變化一方面與普世教會神學走向有關,普世教協(WCC)推動教會合一運動,長老教會牧師黃彰輝很早就參與其中,WCC的神學潮流認為,教會對和平及公義有責任,這些想法逐漸出現在長老教會中;另一方面則與台灣內部興起民主及黨外運動有關。 以對二二八事件態度的改變及平反運動的參與為例,1947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教會與所有台灣人民一樣害怕,不知道如何是好。當時有許多受害者是長老教會的信徒,包括岡山教會牧師蕭朝金、民報社長林茂生、鳳林教會張七郎長老等,未經審判就遭軍隊殺害。蕭朝金的遺族最終離開教會、甚至有教會拒絕受難者在教堂內舉辦告別式,一直到40年後二二八和平日運動的發起,長老教會才成為重要的推動者之一,並於1989年積極參與設立全台灣第一個二二八紀念碑的設立。1990年,長老教會率先對二二八受難家屬發表道歉聲明,為當時沒有好好照顧二二八受難者及遺族而道歉,承認教會的愛心誠然不足,無法勝過懼怕。 王昭文分析,教會態度轉折關鍵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所發表的三個宣言,提出「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概念,成為國民黨眼中的敵人,也遭受其他教派信徒的挑戰,質疑長老教會參與政治的立場。1985年長老教會發表了〈信仰告白〉作為回應,確立「釘根本地」「通過愛與受苦成為盼望記號」的立場。 當美麗島事件之後,長老教會與黨外運動的關係越來越密切,甚至連《台灣教會公報》都曾遭查扣,引起台南教會大規模遊行抗議,最終成功把報紙要回來。從對二二八保持沉默,到第一線打破沉默參與二二八平反,王昭文認為關鍵就在於,1970年代長老教會對社會的衝撞之後形成新的信仰告白及社會關懷模式,過程與台灣民主化的歷程同步,在人權、台灣認同及社會公義上積極表達教會立場。  

【特別企畫】美國國會前叩門的唐吉軻德

西班牙作家塞萬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 Saavedra)筆下的唐吉軻德(Don Quijote),是個矛盾的角色。有些人認為他愛作白日夢、脫離現實、盲目,也有人認為他是堅持信念、憎恨壓迫、崇尚自由的英雄。 在現代的美國華盛頓特區,也出現一位「唐吉軻德」王能祥。「唐吉軻德」這稱號原為不認同王能祥的人用來譏諷他。但王能祥不斷在美國國會前叩門,叩出了一部《台灣關係法》(Taiwan Relations Act),影響了台灣40年來的發展。

復振台灣文化 守護母親語言

2019年,是聯合國所訂定為「國際本土語言年」,更是「世界母語日」(2月21日)訂定滿20週年的日子,今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訂立的主題為「本土語言是發展、和平與和解的要素」。台灣也在1月9日公布實施《國家語言發展法》,展現保護語言多樣性的決心。本期新聞專題將介紹致力台語保存與發展的努力與嘗試,期盼喚醒更多人對母語教育的重視。

【特別企畫】高俊明的情與思

想說的話 《高俊明回憶錄》再版自序節錄 ◎高俊明 中華人民共和國於1971年10月25日加入聯合國,中華民國因而被逐出聯合國,美國總統尼克森又將去中國訪問,台灣的局勢一天比一天危急,很可能被美國出賣、被中國併吞。因此,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發表〈國是聲明〉說:「台灣所有人的人權都是上帝給每一個人的,所以台灣的人民有決定自己前途的權利。」「呼籲政府與人民更加要把握機會伸張正義與自由,並徹底革新內政以維護我國在國際間的聲譽與地位。」 執政黨不但沒有接受,對台灣人民的掌控反而變本加厲,整肅台獨分子,並派情治人員滲入長老教會嚴厲監視。因此,旅居國外的長老教會前議長黃彰輝牧師即刻邀請國際知名的台僑林宗義博士、黃武東與宋泉盛等牧師,於1972年12月25 日向全世界發表「台灣人民自決運動」宣言。其運動的目標為:1.表明基督徒對台灣人權問題的堅決立場;2.促進台灣人民在政治上自主自決;3. 為建設自由民主的台灣社會而努力。 之後,台僑領導人物與本土團體共同成立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向美國國會議員遊說:台灣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這種基本人權是上帝賦予的,也是《聯合國憲章》承認的。 長老教會第二次國是聲明〈我們的呼籲〉,起因是因為政府派警總人員沒收台語聖經與原住民語聖經,並利用各種媒體來抹黑長老教會的會友「都是叛亂分子,是共匪的同路人」。而美國總統福特又要去中國訪問,於是在1975年11月18日發表〈我們的呼籲〉有五項要求與五項建議。呼籲政府要切實保障每一個人的宗教信仰、住民的安全與權利,政府和教會互信互賴。 第三次聲明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人權宣言〉,於1977年8月16日美國總統卡特派國務卿范錫訪問中國的前一週發表。這份宣言是國民黨最痛恨的,長老教會聲明:「台灣的將來應由台灣1700萬住民決定。」又促請政府於此國際情勢危急之際,面對現實,採取有效措施,「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當時長老教會要發表這份宣言時,所有相關牧師都是冒死、拚生命共同發表的,而且幾乎每一位牧師都有寫一份「遺言」交代後事。但是這份宣言,事過境遷,居然變成台灣全體人民的共識,也是台灣的最高價值。令人不解的是:當年最主張反共的國民黨主席、高官、將軍,今日各個爭相到中國向共產黨的主席、領導人朝拜、靠攏,成為同路人! 牧師娘回憶黃彰輝牧師臨終之前,在床前告訴她說,要讓台灣人民對台灣獨立建國有共識,對民主、自由、主權和人權有了解,必須從教育奠定台灣的歷史和地理的認識,真正認知「我是台灣人」!在台灣出生、長大,要貢獻台灣,進而謀求人類共同的福利!因此,在教會、在學校,要編寫台灣真正的歷史和地理教材,不要被外來政權誤導!只知道中國,不知道台灣本土的真相! 再者,要建立新而獨立的國家,必須制定適合台灣現況的新憲法,不可讓國民黨在中國大陸制定、不適合台灣現況的舊憲法,強迫台灣人民接受、使用。長久以來,彭明敏、黃昭堂、姚嘉文、林義雄等人一直在深入研究、探討為台灣制憲的問題。我認為政府要制憲,一定要讓人民參與,才能符合林肯總統偉大而深遠的民有、民治、民享大原則。憲法條文必須讓人民都看懂、要很清楚、沒有模糊的地帶。更重要的,要用台灣人講的母語來寫,大家才能聽得懂、看得懂。 英國宣教師巴克禮牧師等人在台灣宣教的成功,就是使用台灣人的母語來向台灣人傳福音;並用20多個羅馬字母拼音來翻譯聖經為台灣話,給台灣的基督徒讀、看,所以在台灣才有人聽懂基督教的福音,看懂聖經的教導。宣教師懷約翰牧師也使用排灣族人的話,將聖經翻譯成排灣話;排灣族教會代表到英國參觀訪問的時候,也用排灣話向他們說明、討論、溝通,他們才不會白走一趟。中國國民黨來到台灣統治,不會用台語宣傳政令,所以台灣人民對模稜兩可的政令常常誤解、被打壓,得不到民心。 蔡英文總統的新南向政策,不但把台灣的科技產品帶到南洋分享,據研判,將來地球暖化、南極和北極冰山都會融化、海水暴漲,將淹沒太平洋許多島嶼,對於這些與台灣人民有血緣關係的南島語族,我們台灣也要做長遠的關懷與協助。 最後一點,我想說的話,就是在政府裡面任何政務官或事務官、公務員,如有不適任者,或不能配合轉型正義者,包括法官或律師, 應依民意的要求給予撤職、停職或辭職,以免影響政府的信譽與人民的幸福。在新政府任職的任何一個官員或公務員,如果對人民沒有貢獻,人民有權力建議政府斟酌給予解聘。總統府的資政也不是永遠不變的,政府要任用有能力為人民服務、解決問題的人來做事! 日文詩 冥想的森林 這些詩是高俊明牧師18歲至33歲所作。他在日本讀國小六年級時,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大戰期間,他深刻體驗到人生的苦難、人性的腐敗、道德的墮落、生命的短暫和死亡的恐怖。同時他也發現了自己的軟弱、無智與重罪,「我拚命的讀各種宗教的書籍,而終於18歲的某一日,我在主耶穌裡找到了罪的赦免與新的生命。」 從那時起,高俊明開始用日文寫感想或作詩,直到1962年。33歲時,他所寫的詩由賴勝烈老師譯成中文,集結出版為《冥想的森林》,陳義仁牧師畫插畫。這本詩集收集了高俊明青少年時代追求真理過程的40多首詩,以及白色恐怖時期所作的10多首詩,呈現他愛真理與愛台灣的熱誠。其中〈上帝的旨意最美善〉是1980至1984年,他受政治迫害,被捕坐牢時於獄中創作的作品,他說:「雖然是我人生中最黑暗又痛苦的時期,卻也使我深切地體驗到上帝的愛與公義,所以就作了這一首詩。」 (改寫節錄自《冥想的森林》〈中文版序〉、〈再版序〉) 香蕉的滋味 怎樣表達香蕉的滋味才好呢? 用純蜂蜜把玫瑰花香和百合花香溶合一起, 再以剛擠下的牛奶稀釋而成。 這樣形容可以嗎? 不,不!那樣反而搞不清楚了。 請吃吃看吧!這樣的話, 就必全然明瞭了。 怎樣表達耶穌的慈愛才好呢? 泉水似地湧出的愛, 太陽似地燃燒自己照亮萬物的愛, 像大地那般地吸進一切的污穢, 使野菊和堇花綻開的愛。 這樣形容可以嗎? 不,不!那樣反而搞不清楚了。 請信靠看看吧! 請繼續不斷地信靠看看吧!這樣的話, 就必全然明瞭了。 主的旨意最美善 「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以賽亞書55章8~9節) 我求主 給我一束鮮花 但 祂給我一棵 又難看又有刺的仙人掌 我求主 給我幾隻美麗的蝴蝶 但 祂給我許多 又醜陋又可怕的毛毛蟲 我震驚 我失望 我哀嘆! 但 經過許多日子 我忽見那仙人掌 盛開了許多鮮豔的花 那些毛毛蟲也變成 美麗的小蝴蝶 飄舞在春風裡 上帝的旨意最美善! (1982年6月27日寫於獄中) 朝向各各他山上 前進呀!前進! 朝向各各他山上前進! 路邊狗的喧囂吠叫,不必斥退! 義人、聖人的嘲諷,不要氣餒! 若有過失,就跪下懺悔! 但,蒙赦免之後,要立刻再向前進才好。 悔悟吧! 你的義並不存在於你心裡, 唯有,十字架上的耶穌能賜與! 朝向各各他山上 前進呀!前進! 朝向各各他山上前進! 路邊狗的喧囂吠叫,不必斥退! 義人、聖人的嘲諷,不要氣餒! 若有過失,就跪下懺悔! 但,蒙赦免之後,要立刻再向前進才好。 悔悟吧! 你的義並不存在於你心裡, 唯有,十字架上的耶穌能賜與! 前進呀!前進! 主在等候你。 即使跌倒了好幾次,也要向前進! 縱然挫敗了無數次,也要向前進! 悔悟就對了! 你的自我完成不是依靠自己的能力, 唯獨,仰賴十字架上的耶穌所賜與。 正在死亡 正在死亡, 一切都正在死亡。 即便是希望或力量、 美麗或歌唱、 生命或愛意、 幸福或喜氣。 是的,一切都是── 人生的僵局! 令人絕望矣! 唉,上帝啊!獨一的真神呀! 「復活」!請把「復活」賜下吧! 使不可能成為可能, 使黑暗變為光明, 使死亡獲得生命! 高俊明著作列表 ■購書請洽教會公報社各書房 ■教會公報社網路書房 buy.pctpress.org 《獄中書簡》 作者│高俊明 出版│人光出版社 《冥想的森林》 作者│高俊明 譯者│賴勝烈 出版│人光出版社 《台灣新而獨立的國家: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人權宣言30週年國際研討會文集》 作者│高俊明等 出版│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信仰教制與法規委員會 《高俊明回憶錄:磨難苦杯下的信仰與實踐》 口述│高俊明 整理│杜英助 出版│前衛      

讀經運動 建造青年真理根基

有口皆碑的「大專聖經神學研究班」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老牌營會,當初由一群教會青年主動發起籌辦,2019年已邁入第56屆。1月28日至2月2日於謝緯營地熱鬧展開,約有120名學員及近30位輔導共同參與。本屆神研班研讀經卷延續上屆未能完成的創世記。

關懷公義人權 實踐民主自由

關於公義的伸張與參與,從來就不是過去式,永遠等待更多人一起加入關懷參與。本期新聞專題列舉出值得持續關懷的大小事,包括圖博(西藏)在中國統治下的人權處境、營救台灣公民李明哲、語言轉型正義的進行、台灣的歷史經驗回顧等主題,邀請讀者以關懷取代冷漠,共同發揮改變世界的力量。

【特別企畫】聚珍講堂:獨立建國,繼續向前!

按照耶穌的生命來實行的時候,大家都是亞當的子孫,這不是兩岸一家親,而是全世界一家親,本來就都是一家人。從一家人建立萬國,萬國都是遵從耶穌來執政,你能想像這個世界還會有苦難嗎?所以我們要建立台灣國,是要讓上帝作主的國家,照祂使用權柄的方式來經營國家、分配資源,讓上帝的真理、道路以及生命,從至小到至大,每個人都能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