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

葛理翰度93歲 發表第30本新書

【蔡聖欣編譯】受到全球教友景仰的佈道家葛理翰牧師,於11月7日歡度93歲生日,並且他的第30本著作《接近天家》(Nearing Home)也將在同一個月份出版。 葛理翰牧師在這本最新著作中,分享他人生經歷的省思,還有隨著年歲增長所累積的智慧。葛理翰表示,在他過往的人生中所學到的,都是要如何以一個基督徒的身分死去,但卻沒有人可以教導他,該如何經歷晚年的生活。因此,他想把在這個階段所領受到的,與眾人分享。 在過去1年中,除了專注在寫作外,葛理翰牧師也相當重視與家人共享的時光。他說,一個人可以留給後世最棒的禮物,不是錢財或是任何物質的東西,而是品格跟信仰。在經歷60年的佈道人生後,葛理翰牧師現在盡可能的把時間留給家人,同時,他也鼓勵眾人應當這麼做。 此外,葛理翰也持續關心世界上各個角落所發生的事情,時常瀏覽新聞並與工作人員及家人討論時事。另外,靈修禱告這段與神親近的時間,也是他每天優先擺上的事情。 談到未來,葛理翰計畫出版更多的著作與眾人分享他的經歷,希望能有機會透過網路來佈道。他表示,他相當期待在這個階段仍繼續回應呼召,來成就神所要做的工。(資料來源:Christian Newswire)

宣教師力寧安的請安

平安!我是力寧安(Linda Elliott),出身於英國長老教會(PCE,我到台不久,PCE已併入聯合歸正教會URC),1971年來到台灣。當時我才25歲,剛開始是助產士身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遇到醫院行政人員比爾(Bill Rice),他介紹我到彰化基督教醫院支援社區健康照護計畫。我與3位護士主要在鹿港、王功和二林等地進行居家護理和社區健康服務,有時週末也會和醫師到山地義診。1976年,上述事工開始有台灣人接手,我就返回英國了。台灣改變了我的人生,我很感謝上帝讓我經歷這些事。回到英國後,我開始培訓醫護人員,並半工半讀神學,1996年我被任命為約克夏郡和聖海倫斯的全職神職人員。 2007年退休後,我就搬到威爾斯北部。我很喜歡沿著海邊或高山散步,現在我正在學威爾斯語,每個星期有兩次的語言課程。我還在許多教會主日證道,在不同地方教會扮演不同角色,並召集國內負責關心海外宣教師的團體,以及自海外來英國的宣教師,如鍾淑惠牧師。兩年前,我也與大會的議長一起拜訪馬達加斯加的教會。我住的房子不大,但有個小花園,我在園裡也種了一些菜。我的家人多分居英國各地,不過,我們仍盡可能找時間團聚。退休的日子雖忙碌,但我非常享受這樣的生活! 代禱事項: 1.請為我們威爾斯的聯合歸正教會代禱,我們的規模小需要更多教會領導者;2.為我們在馬達加斯加的姊妹教會禱告,目前他們正處艱困的時刻。(編譯@中,輕佻戲謔地公開審判可蘭經;並在宣判可蘭經的罪狀為「煽動謀殺、縱容強姦及恐怖主義」之後,當眾予以焚燒! 此件被當事者視為尋常言論自由的宗教行為,顯然未獲西方主流媒體關注。但焚燒可蘭經之舉,經網際網路流傳,在保守的阿富汗伊斯蘭教世界卻開始累積抗議的動能。3月21日,阿富汗總統卡薩伊(Karzai)致電美國政府,要求起訴瓊斯與沙普的褻瀆罪行;而在阿富汗的坎達哈(Kandahar)及加拉拉巴德(Jalalabad)等大城市,也陸續傳出群眾示威抗議遊行,並與地方政府的安全部隊多所衝突,造成多人死傷。4月1日,則在馬薩爾•埃•夏立夫(Mazar-i-Sharif),發生群眾在週五的清真寺禮拜後,群情激憤地攻擊聯合國及北約組織──象徵西方基督教勢力的駐地辦事處,殺害了至少8名的聯合國辦事處員工,及4名尼泊爾警衛。 對於發生如此慘烈的暴動襲擊事件,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官方聲明中,除了代表美國人民「對死難受傷者及其摯愛的親人,致上最深沉的哀悼與慰問」以外,也對暴力血腥予以嚴厲譴責。而多位美國朝野及教會領袖,包括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約翰•凱瑞參議員(John Kerry)、美國教協總幹事金納門牧師(Rev. Michael Kinnamon)、美國福音派聯盟(NAE),皆點名痛批瓊斯牧師焚燒可蘭經的激進挑釁,「撩撥起一群忿怒的暴民,發狂攻擊無私奉獻的盡職公僕,與無辜的第三者」,「令人無法置信並痛徹心扉!」 知名的福音派牧師約翰•派博(Rev. John Piper),援引英國學者安德魯•華爾滋(Andrew Walls)的基督教傳播史研究,評論在穆斯林面前焚燒可蘭經的行徑,其文化意義與在美國動輒焚燒聖經──被視為言論自由之表現,截然不同。在穆斯林面前「焚燒可蘭經」,幾乎與在基督徒面前「將基督救世主釘十字架」無分軒輊。假若對基督徒而言,將基督救主釘十字架,是一種「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嚴重挑釁;對於同為上帝子民的穆斯林,焚燒其宗教聖典可蘭經,果真是實踐耶穌要門徒「愛人如己」的誡命? (資料來源:CP, ENI, CN, BP, NCCUSA) &nbsp &nbsp

DADT廢止 同性戀議題再掀波

【吳銘恩編譯】2010年年底,美國參眾兩院之期中選舉前夕,眾議院多數的民主黨通過一項法案,要求廢止18年軍方禁止同性戀者公開告白其性傾向的法律。在250票贊成,175票反對之下,美國眾議院通過廢止「不問不答」(Don&amprsquot Ask Don&amprsquot Tell, DADT)法案,並將該法案送到參議院二讀。然而,此項法案,在今年遭參議院共和黨黨團2次冗長審議,意圖翻案,以維持現狀。 所謂的「不問不答」政策,係1993年時,經由保守派議員與柯林頓總統多次折衝,而獲得通過的一項折衷案。面對著長久以來,國會及軍方反對出櫃同性戀者服勤的禁制令,當時的柯林頓總統主張,應將此禁制令予以廢止。自此,美國軍方與國會的立場改變:在仍舊維持禁止出櫃同性戀者公開值勤的同時,也禁止軍中的長官詢問調查部屬是否為同性戀者,即使明知部屬的性傾向為何,亦不得為之。 不過,對於此項政策對同性戀者人權的諱莫如深,同性戀支持者則日感不耐,因此多方主張應予中止。 支持「不問不答」政策之人,則於民主黨修法予以廢止之後,表達對宗教自由的關切。有超過60位退休軍中牧師,聯名寫公開信給美國總統歐巴馬及國防部長蓋茲,警告一旦廢止「不問不答」政策,將會使得軍中袍澤所深信的宗教信念,面臨被邊緣化的危機。 這些反對廢止「不問不答」政策的人認為,變更「不問不答」的傳統政策,對軍中牧師可能的影響,不僅在於他們所能夠傳講的內容,也會影響他們諮商協談時的建言;廢止法案會使得士氣受到打擊,因為那些虔誠的軍中牧師及同袍,會自覺變得像種族歧視主義者的一般偏執狂妄。 浸信會西南神學院的基督教倫理學教授克雷格‧米契爾(Craig Vincent Mitchell)則提出強烈譴責:「廢止『不問不答』的政策,無異是對同性戀的背書!」「如此主張的統治階層裡之前衛份子──我們的政治家、法官們,儼然是在道德上具英雄反叛色彩的社會工程師。在背書同性戀時,他們大部分人皆未曾當兵,他們的孩子也不必;然而他們卻須依賴穿軍服者的保護。」 全美同性戀者工作坊(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Task Force)的執行長,瑞雅.凱瑞(Rea Carey)則稱呼廢止不問不答政策是「一項無與倫比的勝利」。對瑞雅.凱瑞及她的同志而言,他們所企盼的是將「不問不答」政策廢止,作為邁向其他領域──包括婚姻──的墊腳石。人權組織的弗萊德‧賽滋(Fred Sainz),在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的時候說:「如果你能夠為你的國家打仗並且犧牲,絕對沒有理由說你為什麼不能獲得完整的人權,包括與一個同性戀伴侶結婚的機會。美國人將會自然得到此項結論。在擁有婚姻的權利上,我們不必多置一詞!」 (資料來源:Baptist Press, Christian Post, Time, etc.)

WCRC經濟與社會公義研討會

&nbsp教會資產管理方式應支持弱小貧窮者 &nbsp 【盧悅文編譯】教會應該如何管理自己的財產?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與約翰諾克斯普世改革宗中心(John Knox International Reformed Center)3月底針對年輕神學家,合辦為期3天的「經濟與社會公義」研討會,瑞士經濟學家Edward Dommen,31日在會中主張,教會應該以「支持幫助弱小貧窮者」方式作為資產管理的方式。他認為,教會一定要將其資源用在製造產品與提供服務,以支持自足。 本身是貴格會信徒的Dommen為退休的經濟學教授,他針對教會如何在改革宗與經濟價值傳統中,對自身資產進行管理的問題上,提出上述主張。他認為,教會應該將財富用在減輕困擾,至於預測分紅及投資在衍生性商品上,則對經濟無任何好處。他同時呼籲,教會在資產管理進行投資時,應以聖經教導為投資原則。例如,確保教會投資的對象,會將投資所得利益公平回饋給勞方,會對生態與勞方誠實負責,而非在法律允許範圍內竭力盜取,也不是過度追求利益。 該研討會有來自非洲、亞洲、加勒比海、歐洲與太平洋等區域近20位代表參加,分享議題包括:移民對當地居民的影響、氣候變遷,及全球化經濟不公義等3大議題。約翰諾克斯事工委員會主席、WCRC神學幹事Douwe Visser表示,這個會議主要目的是激發實際的行動,「我們要求與會者思考其教會,如何在當地的脈絡下討論這些議題。」 在討論移民如何影響到歐洲教會的生活,Bossey神學院教授Amele Ekue指出,宗教信仰對社會整合的重要性,在歐洲移民經驗的研究上並未受重視,導致整合分析上只有單一面向評估。在移民經驗研究上忽略此面向,也表示移民在新的國家中對新型態宗教傳達方式的貢獻反而被低估了。「移民是文化與宗教轉型過程的一部分,」Ekue表示,「移民教會經常對我表示,他們對將歐洲社會再次改變成為基督教文化富有相當的使命,因為他們認為歐洲人缺乏信仰。」 &nbsp

南蘇丹獨立 教會盼和平

【盧悅文編譯】南蘇丹和北方的蘇丹歷經50年戰亂後,7月9日正式脫離蘇丹成為獨立國家,為全球第193個國家,其人口約970萬,其中75%成人是文盲,多數人每日收入不到1美元。因獨立後仍面臨嚴重衝突問題,聯合國將派7個部隊在此維安;普世教會也極度關心南蘇丹的和平。 早在6月30日,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總幹事尼歐米(Setri Nyomi)就針對蘇丹反對勢力間減緩對立的協商有所進展發表聲明,表示對協商有正面進展感到欣慰,同時也認為目前當務之急是讓雙方立下得以維持和平的條約。另外,南蘇丹的教會領袖則於國家正式獨立、首任總統馬亞爾迪特(Salva Kiir Mayardit)就任翌日,7月10日禮拜中,帶領人民向上帝獻上感恩。而普世教會協會(WCC)總幹事戴維德牧師(Rev. Olav Fyske Tveit)亦致函馬亞爾迪特,表達全球基督徒的關心與相挺。 由非洲聯盟(Africa Union, AU) 發出新聞稿表示,蘇丹反對勢力同意在南北蘇丹間建立一個非軍事的緩衝區,AU此舉是企圖減緩南蘇丹於6月9日發表即將獨立的宣言後可能帶來的緊張情勢。過去不久,蘇丹南部柯多方高原及藍尼羅邊界省份發生的衝突,已造成平民死亡及財產毀損。 尼歐米在這份發給WCRC所屬230個會員教會的聲明中,鼓勵所有會員教會為蘇丹和平進程持續禱告。蘇丹長老教會及蘇丹非洲內地教會,是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在非洲66個會員教會的其中2個會員教會。尼歐米呼籲,所有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的所有會員教會及相關區域協會,特別為蘇丹的人民代禱,並能主日禮拜中,特別挪出一小段時間為南蘇丹在宣布獨立後的國家和平轉型期及為南北蘇丹的人民禱告。除了禱告,同時也必須有實際行動,因此尼歐米呼籲各教會領導者用各種可能的方式來確保這個和平進程。以下是聲明全文: 「在7月9日與南蘇丹一同歡欣慶祝正式獨立之際,我們同時呼籲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所有會員教會及區域協會一同在7月3日與10日期間為蘇丹代禱。我們知道過去有不少人不斷為這個受苦的國家持續代禱,在此我們依然請你們繼續這個代禱行動。 我們特別希望在7月3日與10日這兩個主日禮拜中,能特別挪出一段時間為南蘇丹在宣布獨立後的國家和平轉形期及為南北蘇丹的人民禱告。 7月9日是南蘇丹的正式獨立日。我們感謝上帝有一個新的國家在這個世界誕生,同時也祈求這項舉動能夠為蘇丹人民承受超過50年的動盪不安帶來長久的和平。 但在過去幾週我們也為在南北蘇丹邊境發聲的衝突感到不安。特別是南部的柯多方高原地帶有不少殘酷攻擊平民的行為,而這些不人道的行為皆與蘇丹武裝部隊及相關軍人有關。在本月(6月)初我們也接獲不少用來安置難民的家庭、學校及教會都曾遭到毀壞的消息。對此我們感到憤怒,同時也將發出我們的不平之聲反對各種形式的暴力。我們希望在此獨立時期以及獨立之後,類似的暴力事件不再發生,並讓和平得以降臨。 此外,我們也要求我們的教會領導者竭盡所能、利用各種機會為南蘇丹的和平與公義及為蘇丹境內各種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民能和平共處發聲。這意味著與相關政府部門聯繫,要求他們揭發死亡以及毀壞力量的可怕,同時支持任何可以帶來生命、和平以及公義所作的各種努力。」(資料來源:WCRC、ENI)

馬約翰牧師的請安信

基督耶穌的僕人馬約翰,寫信給住台灣眾聖徒,願恩惠平安從我們的父神,並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 台灣是美麗寶島;從太魯閣到台東,凡有氣息的都在讚頌萬物的造物者;人們熱切的歡迎,溫暖出外人的心。台灣,彰顯出基督的生命。雖然回美國已經2年,但對台灣的掛念與疼愛不減。我很感謝上帝,在你們當中,看到你們在未信主者面前活出基督的樣式,你們的事工大大激勵我,使我徹底改變。我也很感激台灣人的愛心、熱情款待,以及在服事中的友誼。 我現在服事的教會,每週有5堂禮拜,所以常有機會講道,我也會和敬拜團一起安排多元禮拜。我們教會很重視宣教,常到海地、肯亞、墨西哥和美國山區等地,以主耶穌之名服事。每個月在主日敬拜前,年輕人會去幫忙供應早餐給無家可歸的街友。我也很榮幸能至當地3所大學協助,並為台灣碩士生開辦查經班。為了保持中文實力,我每晚睡前都會讀中文聖經。 提筆寫這封信給你們時,讓我想到使徒保羅。我要以保羅勉勵腓立比人的話來鼓勵台灣的弟兄姊妹:「我每逢想念你們就感謝我的神,每逢為你們祈求的時候,常是歡喜的祈求。因為從頭一天直到如今,你們是同心合意的興旺福音。我深信那在你們心裡動了善工的必成全這工,直到耶穌基督的日子。」 小檔案&代禱事項 馬約翰牧師(John McCall)是美國長老教會牧師,1996∼2009年來台灣宣教,曾參與東排中會和比努悠瑪雅呢族群區會服事,之後赴台灣神學院任教,擔任靈性形成中心主任。在台期間常四處講道,拜訪教會超過400間。目前,他在北加州威斯敏斯特長老教會(Westminster Presbyterian Church)當主任牧師,該會信徒約2000名。馬牧師心繫台灣,常為台灣的福音事工代禱,求上帝加添信主人數;為台灣教會禱告,求上帝讓教會愛心與智慧兼具,服事有能力。他也請大家為其傳道同工、長老、服事團隊代禱,願他們在服事中有力量、愛心、智慧,把福音帶給社區和更多地方的人。也請為其關懷外籍朋友的事工代禱,特別是服事的學校有許多外籍學生。(編譯]富,而在紐約發起「佔領華爾街」運動,已延燒全球。其中,佔領倫敦交易所的抗議行動,從10月15日開始已為期4週,一群反財團的示威者,在倫敦著名的聖保羅大教堂前聚集抗議,警察本想阻止,但教會領袖表示無此必要。而這段期間,該教會牧師費雪(Giles Fraser)、戴爾(Fraser Dyer)及主教諾爾斯(Graeme Knowles),也為此先後請辭。 另外,對歐美債務危機一波接一波,梵蒂岡教廷正義與和平委員會10月24日也召開記者會,公布「全球公眾主權下的國際金融改革」報告,呼籲國際經濟活動中心必須建構在眾人的福祉上。梵蒂岡建議,應成立有道德的跨國中央銀行,伸張普世利益;同時建議對金融交易徵稅,以促進全球發展;對有助實體經濟的良性銀行,政府應予補助;要讓經濟再次運轉需要道德,並以人民為中心,期望看到一個以經濟、社會及精神方面為主的願景。 10月聚集在倫敦聖保羅大教堂前的示威抗議者,主要訴求是全球金融市場體制,並反對財團圖利。示威者有些戴著面具,有些搖著旗幟在聖保羅教堂外紮營,並在教堂台階上表達他們對銀行及金融機構的不滿。面對示威者,教會除了歡迎他們一起參與主日崇拜,在其不影響遊客及教友的前提下,允許其繼續示威。 聖保羅教會法政牧師兼發言人費雪,率先消除緊張氣氛,表示樂見人民用和平方法來表達意見,他並要求警方離開,因為他覺得沒有維安的需要。其中1位曾擔任財務分析師的示威者說,費雪牧師的回應,迅速讓氣氛和緩下來,並化解警方與民眾可能爆發的衝突。另1位示威者則說:「聖保羅教堂歡迎我們,我們可在此談論金融機構、政府及財團如何壓榨平民百姓,並發表因應之道。」費雪也因支持抗議民眾,辭去教會職務,以示負責。教會方面,因抗議群眾過多受影響而關閉,高層原擬採法律行動驅散群眾,不過11月1日決定,對佔領教堂2個多禮拜的抗議者,撤銷法律行動。教會方面表示,希望一切和平解決,這也是自二戰以來教堂首次關起大門。 對於這波抗議運動,《今日基督教》反省指出,也許反對者希望看到一些銀行家被抓進監獄;但我們面對的政經架構是如此寬鬆,就算銀行家在投資市場損失上億,造成世界經濟動盪,卻也不構成犯罪。許多人都將矛頭指向經濟衰退,及美國與世界經濟的互動;然而,實際問題在於人心貪婪和錯誤抉擇。我們一起製造現今的社會問題,也需要一起面對。路加福音12章15節說:「你們要謹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貪心,因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是我們最大的提醒。 面對全球金融亂象,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總幹事尼歐米(Setri Nyomi)則強調,21世紀的教會應和正義之聲結盟;並說,加爾文反對所有源於金錢的社會壓迫,他若還在世,也會參與「佔領華爾街」運動。 全球對資本主義的抗議,除了美國紐約華爾街,還包括德國柏林、法國巴黎、奧地利維也納、義大利羅馬、日本東京及台灣台北。(資料來源:ENI, CT, CP, WCRC News, The Guardian)

美聖經學者考古研究 啤酒盛行於古以色列

&nbsp【吳銘恩編譯】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天主教學校薩斐爾大學的聖經考古學家麥克‧賀曼(Michael Homan),他在知名的聖經考古評論(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2010年9/10月號期刊所發表的文章中表示,「除了可能是少數滴酒不沾的拿撒勒人跟他們的老媽媽以外,古代以色列人是大方飲用啤酒的,而且是豪飲!」 古代以色列人是否飲用啤酒?這問題為何難以釐清,主要是在古代以色列遺跡中,去挖掘並辨識何為生產啤酒的裝置並非易事;因釀造啤酒的過程與使用的工具──石臼、簸穀籃,與日常生活用來製餅的工具類似。 再者,百多年來聖經學者毫無根據的認為喝啤酒者是「粗魯的」、「古怪的」,就像有些基督徒無視史實地相信耶穌所喝的是無酵葡萄酒一般,造成古代以色列人熱愛啤酒的歷史遭到淹沒。 因此,身為考古學者的賀曼認為,&ampldquoshekhar&amprdquo,在聖經中被誤譯為「飲食」、「濃酒」、「酒」由來已久;根據語言學及考古學上的證據,應該譯為「啤酒」,以還原其真相。他表示,啤酒對古代以色列人而言,是飲食中的超級營養品,它能補充熱量、提供維生素,並且殺死污濁水質中的細菌;幾乎社會上所有的男女老少都飲用。古以色列的啤酒文化是被鼓勵、認可的,並且與宗教生活密不可分。(資料來源:ENI) &nbsp

英國王子世紀婚禮 教會扮要角

【蔡聖欣編譯】英國威廉王子與交往多年的女友凱特‧密道頓(Kate Middleton)於4月29日共結連理,這場皇室婚禮受到全球矚目,當天有數萬人湧上倫敦街頭想要一睹皇室風采,全球約20億觀眾透過各家媒體直播同步收看這場世紀婚禮。 威廉王子為英國女王伊莉莎白2世的孫子,也是王室第二繼承順位(僅次於他的父親查爾斯王子)。威廉與凱特是在就讀位於蘇格蘭的安德魯大學(Andrews University)時相識相戀;女王在婚禮前冊封他為「劍橋公爵」(Duke of Cambridge),婚後凱特則成為公爵夫人。 婚禮在西敏寺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舉行,它除了歷史悠久,更是許多皇室、偉人舉行婚禮的主要場地。前往觀禮者除了兩人的親友外,還有各國皇室成員、宗教領袖代表及名流。整場婚禮程序依照英國國教聖公會的公禱書中1966年修訂的婚姻聖禮儀式舉行,由西敏寺大教堂牧師團長霍爾(John Hall)主持、坎特伯里大主教威廉斯(Rowan Williams)證婚,而與皇室相當親近的倫敦主教查特斯(Richard Chartres)則是擔任致詞,用上帝的話語給予新人祝福。在政教分離聲浪日漸高漲的英國,這次的婚禮無疑是兩者合一的最佳展現。 在7分鐘的致詞中,查特斯主教數次提到「寬厚的愛」,婚姻相處就像上帝差派耶穌到世間對世人所展現的愛,他勉勵新人要照著上帝對世人那寬厚的愛來彼此相扶持。查特斯主教在致詞中也提到,越是奉獻自我,靈命會更加的豐富 越是在愛中能超越自我,越能接近真我,也越能彰顯靈命的美好。 蘇格蘭聖公會(Scottish Episcopal Church)監督長奇林沃思大主教(David Chillingworth)對於能參加這場皇室婚禮感到榮幸,並說道:「每一場婚禮都是充滿希望以及信任的時刻,因為在婚禮中,新人對彼此以及未知的未來許下承諾。」 但是就在全球媒體強力報導時,也有人對這樣的緊迫盯人感到遺憾,「美國偶像」(American Idol,為美國知名選秀節目)的前參賽者卡莉萍勒(Kellie Pickler)表示,婚禮是新人跟彼此及上帝立約,這麼重要也美麗一刻,應該要能好好與最摯愛的親人朋友分享,但像威廉跟凱特這樣被大批媒體與狗仔圍繞的婚禮,她真替新人們感到難過。 不過,對於卡莉萍勒的看法,威廉斯提出了不同的見解,他相信,婚姻不是單單只屬乎兩位新人,沒有人可以離群索居,對於這樣特別的婚禮,朋友和家人們聚集祝福新人的婚姻,當然,來自世界各地的擁護者們也能一同見證。 威廉斯除了鼓勵全球的觀眾收看婚禮轉播外,也呼籲大家為這對新人代禱,求上帝在他們的婚姻中賜下力量跟堅持,讓他們在接下來的人生道路上,能夠彼此扶持。(資料來源:ENI, Christian Post)

非洲乾旱飢荒 人民處境慘

【吳銘恩編譯】近月來,位處「非洲之角」──非洲東北角肯亞境內的達達阿布(Dadaab)難民營,40萬飢荒災民的悲慘境遇,婦孺與死亡拔河的不忍影像,透過國際媒體的親眼目擊,深刻地震撼世人的悲憫神經,令人不禁質疑,我們是否處身21世紀? 鎮日狂風的沙漠難民營,比起廣闊的飢荒災區,還算是幸運者,因為難民營內擁有基本的食物、營養品與醫藥照顧;然而,那些沒有媒體深入報導的災區,飢荒的嚴重程度恐怕非常人所能想像!聯合國表示,今年「非洲之角」的乾旱是60年來僅見,截至8月初,聯合國已宣告索馬利亞的南部5個地區為飢荒重災區,並疾呼國際社會挹注24億美元;但是,目前到位的資金尚不及一半。 聯合國宣布飢荒的標準是:當3成孩童處於嚴重的營養不良,總人數2成找不到食物,每天死亡的成人人數達到每萬人中有2人,或每天死亡孩童人數達到每萬人中有4人。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WFP)表示,索馬利亞的南部3個省,幾乎有1/3的人口已陷入嚴重營養不良。非洲聯盟的FEWS機構對索馬利亞南部的調查評估是,高達38%的人口處於嚴重營養不良的災難狀態!大約有280萬人需要緊急的人道救援。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轄下的全球營養連線組織(Nutrition Cluster)分析表示:這種頻仍出現的飢荒「係肇因於多年的缺乏雨水、貧瘠的農作收成、不斷攀高的食糧售價、以及經年累月的索馬利亞內戰;因而導致肯亞與衣索匹亞的食糧短缺,以及索馬利亞的大飢荒。」 基督教國際救濟會(CWS)東非辦事處的珊米‧馬托說,「無庸置疑地,我們若要扭轉一再發生於非洲的飢荒,人道救援工作須『提升等級』;目前的危機是氣候變遷影響已降臨的充分證明!」馬托解釋道,食物救助不僅是拋送麵粉袋而已,也須敏銳於不同社群的偏好與文化差異而做有效率推動,避免陷入依賴的惡性循環;此外,支援災區重建、遷徙安置,亦可降低全球氣候變遷的衝擊。 世界信義會聯盟(LWF)的總幹事馬丁‧楊格(Martin Junge),在肯亞訪視並參觀達達阿布難民營後說:「就乾旱發生至今的各界回應來說,目前各種條件並不利於信義會的事工推展。因此,需要堅持一套政治解決的方案。」楊格的觀察與省思,與西方社會的主流看法一致。英國知名的《經濟學人》雜誌,在分析索馬利亞大飢荒的原因後,非常無奈地結論說道:「經濟面的分析及飢荒的早期預警系統,早就斷言捐助者須提前行動;然而政治面的考量則建議延遲,直等一切都無法收拾為止!」(資料來源:ENI, Christian Post, CWS News, Economist)

日本教會學校協會慶百歲 面對少子化新挑戰

&nbsp【蔡聖欣編譯】在日本境內負責組織教會學校的基督教學校協會( Association of Christian Schools)於去年底歡度百年慶,但在歡樂的同時,也蒙上入學人數減少的憂慮。 該協會目前有97個會員學校,自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日本的基督徒人口成長緩慢,遲遲無法突破總人口數的1%。事實上,日本境內有不少教會學校,其中還包括了239個羅馬天主教的學校機構 。 日本教會學校協會於1910年在京都成立,最初成員是10所男子學校,當時一起抵制政府1899年訂定的國內宗教教育禁令;該協會大部分會員學校都是西方宣教團體協助建立的。 曾於1999年至2003年擔任協會理事會主席的深町正信牧師(Rev. Masanobu Fukamachi)表示:「早期的壓力來自政府,而現在所面臨的問題則是因為少子化所造成的入學人數減少,各校間為了爭取學生的競爭,以及世俗主義的影響。基督教學校應該要保持著對神忠誠的態度,敬虔的敬拜祂,時時禱告,為主作工。」 日本關西學院大學榮譽教授,先前也於2003年至2005年擔任該協會理事會主席的山內一朗牧師 (Rev. Ichiro Yamauchi) 表示:「在努力面對來自現實社會壓力的同時,我們更應該著眼未來。教會學校在這個社會存在的任務應該是教導人們要有勇氣的盼望。」(資料來源:E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