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

外國宣教師來鴻白士文與白施惠的請安

親愛的台灣朋友們: 很開心能藉此機會,在蘇格蘭向你們問安。我們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服務看似是很久以前的事,可是在記憶中,一切的人、事、物,仍如此生動鮮明。 蘇格蘭教會的宣教會在1977年派我們到台灣,起初我們在台北進修語言,於1979年搬到花蓮,開始在玉山神學院任教。我所教的內容大部分是聖經學,施惠則在英文系任教。她除了教授英文外,還很榮幸能與田信德牧師一起從事翻譯工作,幫忙將聖經初稿打成太魯閣語。我們在1996年離開玉神回到蘇格蘭,我在離格拉斯哥53英哩左右的一個農村地區,牧養3間小教會,服務至2003年才退休。 我們育有3個小孩,Susan、Mark、Benjamin,也許你們當中還有人記得,他們小時候在花蓮念書的情況,當然他們已經長大成人了。 Mark有兩個男生,Susan育有一位小男孩,Benjamin目前還沒有小孩。我們還有一個15月大的孫子Connor,及一個3歲的曾孫女Sarah,他們兩個令我們十分忙碌。&nbsp 我們很享受退休生活,並且熱心參與教會活動,施惠在教會裡擔任長老,我有時會講道。我還喜歡畫畫、閱讀、和寫作,不只用英文寫作,也用多利安文寫作,這是蘇格蘭東北的方言。 我們很榮幸能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同工一起服事,我們必須說我們所得到的,遠超過我們所給予的。在一個陌生文化的地方居住,讓我們的經驗與眼界開闊,也令我們更加認識自己。在我們許多朋友中,特別有2位,我深深覺得欠他們一個感謝,他們是我在玉山神學院時認識的楊啟壽校長,和圖書館館長高明仁。 我很想念我的學生們,我與他們感情濃厚,因為他們讓我的生命更加豐盛。我們得知有些學生繼續深造,有些已經在教書,還有其他人在原住民的教會服事,他們令我感到十分驕傲及欣慰。這封簡短的信件,帶著我們的愛、感謝,及對你們的祝福。(編譯/簡心怡)

假宗教名行暴力 挪威屠殺事件舉世震驚

【蔡聖欣編譯】一直以來被世人稱為淨土的北歐,其和平寧靜在7月22日的2場恐怖攻擊事件後變調。每年會舉行諾貝爾和平獎頒獎典禮的挪威首都奧斯陸,22日下午發生政府大樓爆炸,現場滿目瘡痍。過不多久,在鄰近奧斯陸的小島烏托亞(Utoeya),由工黨舉辦的青少年夏令營遭喬裝成警察的男子開槍掃射,毫無防備的青少年措手不及,死傷慘重;2場攻擊共造成77人死亡。 聽聞慘案發生,才剛離開奧斯陸的普世教協(WCC)總幹事戴維德(Olav Fykse Tveit)表示,摯愛的祖國發生如此憾事,他感到無比哀傷。他呼籲,在這樣的時刻,挪威需要國際社會的團結及全球教會的代禱,盼望在未來,挪威仍是個開放且愛好和平的國家。 世界信義會聯會(LWF)的會長約南(Munib A. Younan)和總幹事楊格(Martin Junge)事件後,也致函挪威的教會表達慰問,指出聯會為挪威的人們代禱,祈求其勇氣不被哀傷擊倒。 梵蒂岡天主教亦透過教廷國務卿貝爾托內(Cardinal Tarcisio Bertone)傳達祝禱,希望挪威的人民在心靈上能夠團結、抵抗憎恨和衝突,並且能毫無畏懼的替下一代塑造一個彼此尊重、團結,並且自由的未來。 犯下這兩起可怕屠殺事件的兇手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是一名土生土長的挪威人,他在社交網站臉書(Facebook)的個人檔案上敘述自己是「保守的」「基督徒」。行兇前,布列維克在網路上發表了一份長達1500頁的宣言,內容提到一個人若和上帝建立個人的關係,那他就是宗教上的基督徒;但對於像他或其他相信基督教是一個文化、社會及道德等等的平台的人,他們也算基督徒。因布列維克自稱基督徒的言論,讓不少媒體稱他為「基督教基要主義者」或「基督教激進分子」。 對此,基督教界則同聲譴責兇手所犯下的惡行,並且強調,真正的基督教不可能會去支持這麼兇殘且毫無道德的行動。美國福斯新聞台(Fox News)主持人奧瑞利(Bill O&amprsquoReilly)也對媒體大肆報導兇手是「基督徒」感到驚訝,他表示,任何信主的人都不可能會犯下這樣的罪行,或許這個人自認為基督徒,但絕對不是個真正信奉基督教的人。 世界福音派聯盟(WEA)國際副總幹事高登(Gordon Showell-Rogers)則在該聯盟的官網上聲明,全球福音派基督徒譴責這樣的罪惡,並非常厭惡如此暴行竟假借基督之名來進行。(資料來源:WCC News, LWI, CNN, Christian Post) &nbsp

全球水患不斷 亟需關心及援助

&nbsp【蔡聖欣編譯】2011年全球因暴雨導致水患的國家不斷增加,以7月便開始面臨淹水危機的泰國為例,問題非但沒有減緩還持續擴大。洪災至今奪走373條人命,全國有26個省受波及,堆起沙包應戰的首都曼谷也失守。另外,當地各大工業區也進水,廠商損失難以估計,電子產品及汽車零件等等的供貨及價格可能皆受影響。 世界展望會表示,至少有60萬名孩童在泰國洪害中受災。展望會除了發放食物及必需品外,也開放2處兒童收容中心;展望會將持續救助工作,但也憂心水患過後傳染病的流行。基督教救援協會(Christian Aid Mission)也表示,這場洪災的救助工作可能需要持續好長一段時間,他們呼籲全球信徒及眾教會伸出援手,協助災民走過這段艱辛的日子。 另外,颶風及熱帶低氣壓也在10月為中美洲帶來驚人暴雨,北從墨西哥南至哥斯大黎加皆受波及,其中以薩爾瓦多最嚴重。國際救援組織教會共同行動(ACT)會員之一的世界信義會聯盟(LWF)說,這次災難更甚1998年颶風米奇帶來的災害。他們已發放給將近上千個家庭所需的衛生用品及食物。NGO組織克里斯沙基金會(Foundation Cristosal)副會長伍德沃牧師(Rev. George Woodward)表示將持續關注,並提供受災地區急難救助、飲食及醫療協助。(資料來源:ENI, ACT, CT, Christian Aid Mission, BBC)

流浪漢講員 傳遞寶貴信息

理查‧黑德里克喬裝四處傳教 &nbsp喚起社會關心孤單弱勢者 【蔡聖欣編譯】冬季的一個早晨,美國佛羅里達浸信會學院(The Baptist College of Florida),學生們正趕著要上8點的課;校園一角的涼亭裡,卻有個留著凌亂長髮、衣著怪異的流浪漢睡在那兒 。 那時佛州正遭第一波寒流侵襲,因此,有1位學生告訴這個流浪漢可以去學生中心避寒,另1位學生則送上熱咖啡跟食物,還跟他聊了幾句;後來,還有1個教授跟2名學生拿了福音單張給這個流浪漢。然而,有的學生及教職員則是看了這個流浪漢一眼,就隨即轉身離去;甚至有1位教職員基於安全理由,要求他離開。後來,有2名學生邀請這個流浪漢一同參加10點的禮拜,他接受了邀請,並且跟其中1位學生坐在禮拜堂的後排。 這場師生大禮拜就如往常般充滿著詩歌與敬拜;但是,就在校長湯瑪士‧金臣(Thomas Kinchen)還在介紹講題「海外宣教」時,坐在後排的這個流浪漢大聲問道:「那本土宣教呢?」聽到他的發問,校長便邀請這個流浪漢上台發表看法。 就在那個時候,台下所有人都難以置信地聽著這個剛剛還睡學校涼亭的流浪漢,引用聖經經節分享對一個失落的世界的想法,包括耶穌所說的:「當你們做在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頓時,台下聽眾態度完全轉變。 這個流浪漢謝謝校長給他機會,取下眼鏡,對大家說:「我並不是真正的流浪漢,而是你們一看到我的外表,就覺得我是。其實,我是個商人,剛剛坐在我旁邊的美麗女士則是我太太,而她身旁則是我們的機長,在這場禮拜結束後,他將載我們飛往德州華茲堡的西南浸信會神學院(The Southwestern Baptist Seminary)。」 這位特別的講員,其實是設計過相當多標誌及十字架的理查‧黑德里克(Richard Headrick),一直以來,他努力讓更多失落及被社會拒絕的人們可獲得關懷。黑德里克說,他跟妻子一直從事這樣的流浪漢傳教方式,他們喬裝並出現在教會、大學院校及神學院;但讓他難過的是,14年來,只有20個人向他傳過福音;而且,明明身旁來來往往的人很多,但對於那些人來說,黑德里克彷彿是不存在的。不過,他這天相當開心,因為這個早晨有3個人跟他分享福音。 最後,黑德里克提醒在場的眾人說:「孤單跟被拒絕都會使人覺得很難過,但是同時也讓人更容易了解,為什麼耶穌在十字架上心碎而死。」(資料來源:Baptist Press)

信仰扎根 家庭與教會扮要角

【蔡聖欣編譯】雷克勒兄弟電影工作室(Leclerc Brothers Motion Pictures)今年推出新影片《分道揚鑣》(Divided),內容敘述近年來年輕基督徒離開信仰的人數越來越多;為尋找答案,電影工作者菲利浦‧雷克勒(Philip Leclerc)訪談幾位牧師、青少年事工專家及年輕人。這部片將近60分鐘,雷克勒的結論是,年輕人之所以會離開信仰,是因為當代的青少年事工並非建基於神的話語,而是人的想法。影片中也提到主日學與青少年團契的問題,除了以年齡分組不妥外,主日學及青少年團契本身並非來自聖經的教導。 《分道揚鑣》想要傳達的是,人們應該照聖經所教導的,所有家庭成員一起讚美神,而不是分開敬拜, 父母是被賦予使命要以聖經的教導來養育孩子,協助他們靈命的成長,而不是交給主日學及年輕的同工們。這部片最後的結論是,這樣年齡分組的教導方式就是年輕人離開教會的原因,教會應該摒除分齡敬拜的方式,讓全家人真的一起敬拜神。 雷克勒兄弟電影工作室也架設了這部影片的網站,供網友們上網觀賞(dividedthemovie.com)。不過,自從網站開放後,該片探討的內容及結論隨即引起很大的爭議。有的基督徒認為,該片確實提出相當值得深思的問題;但也有的人覺得,該片的內容過於偏頗,不看也罷。曾擔任教會副牧,目前則致力於撰寫小組查經教材的寇爾本(David Colburn)就對《基督日報》(Christian Post)的記者表示,年輕人的確需要常與家人聚集並一同敬拜神;但是,在團契中與年紀相仿的同伴互動也很重要。在參與團契時,年輕牧師及同工們的牧養並不是搶走了父母親的工作,而是使年輕孩子的靈命更加豐富。寇爾本更指出,若硬將這些孩子塞進其他年齡層的崇拜中,反而才會促使他們離開教會。 紐奧良浸信會神學院(New Orleans Seminary)的青年教育教授傑克森(Dr. R. Allen Jackson)則表示,這部影片是以反對青少年團契的觀點來拍攝,他也對該片的結論不表贊同;但是不可否認的,影片中確實點出一些目前教會界所面臨的問題。他說道,青少年事工的確需要父母的參與,因此,對教會來說,輔導父母來協助他們的孩子信仰扎根,更是刻不容緩的事。 美國親子互解中心(Center for Parent/Youth Understanding)的創辦人穆勒(Walt Mueller)也表示,這些離開教會的年輕人在靈命成長上碰到的阻礙有很多,而缺乏父母(尤其是父親)的參與,確實是其中一個因素;但他認為,這部影片在問題分析及結論的部分仍有很大的不足。穆勒談到,在敬拜神方面,我們的確不應有年紀上的分別;但是在某些時候,分齡有其必要性,如此才能用最適合的方式協助不同年齡的孩子靈命成長。(資料來源:Baptist Press, Christianity Today, Christian Post)

金融交易稅可以用來克服貧窮

【陳惠雅編譯】面對全球化越來越投機和扭曲的金融市場交易,所導致的國債與經濟泡沫化問題,德國的兩大教會堅決主張,應將籌畫中的金融交易稅部分拿來做為對付全球化貧窮問題之用。德國教會與發展聯合會議的主席,芬柏格主教(Bernhard Felmberg)和于斯滕主教(Karl J&uumlsten),一致呼籲教會要團結一致,支持歐盟對金融市場抽取交易稅金的做法。 歐盟在9月提出一項建議,擬要對全歐徵收交易稅,以便對金融證券市場的投機交易有所限制。這樣的稅金每年可帶來550億歐元稅收,歐盟執委會主席巴洛梭(Jos&eacute Manuel Barroso)如此表示。這項新的稅制將在2014年1月1日正式上路,並在歐盟27國施行。根據執委會的想法,這些稅收的收入理當由布魯塞爾和所有的歐盟國家一起分享。 「如果我們的國家和歐洲聯盟都是建基在基督信仰和人道的基本價值上,那麼我們對整個世界對公義的需求、對人權,以及對貧窮的選項也需承擔一份責任。」芬柏格主教和于斯滕主教如此形容。這裡指的是要承擔照顧那些無端陷入貧窮困境者的責任,這些人根本與目前發生的金融和債務危機無關,但他們卻深受其害。日前在華爾街和遍及全世界的反貧窮運動,就是針對不公平的經濟制度所發出的人民怒吼。教會如何回應經濟運作的不公義與貪婪而不正確的投資心理,的確需要從制度與心靈面做全面的檢討,提出建設性的行動參與策略,積極影響金融與經濟體系。這是一般教會比較缺乏的關心面向,但在全球化的經濟運作架構中,卻是教會必須面臨的挑戰,教會無法在經濟問題上繼續噤聲不語。 在寫給聯邦議會代表團的主席時,2位主教特別建議,在即將到來的跨越黨派的預算協商中,可以將金融交易稅的部分收入用在克服貧窮問題和擴大德國對第三世界國家的發展救助工作。在可見的未來,金融交易稅將帶來一筆巨大的稅收,這樣,原本訂定佔0.7%國民所得的公共發展救助金額,就可以從這筆稅收中支取,不需要排擠其他國內的政府支出項目。(資料來源:EKD)

宣教師力寧安的請安

平安!我是力寧安(Linda Elliott),出身於英國長老教會(PCE,我到台不久,PCE已併入聯合歸正教會URC),1971年來到台灣。當時我才25歲,剛開始是助產士身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遇到醫院行政人員比爾(Bill Rice),他介紹我到彰化基督教醫院支援社區健康照護計畫。我與3位護士主要在鹿港、王功和二林等地進行居家護理和社區健康服務,有時週末也會和醫師到山地義診。1976年,上述事工開始有台灣人接手,我就返回英國了。台灣改變了我的人生,我很感謝上帝讓我經歷這些事。回到英國後,我開始培訓醫護人員,並半工半讀神學,1996年我被任命為約克夏郡和聖海倫斯的全職神職人員。 2007年退休後,我就搬到威爾斯北部。我很喜歡沿著海邊或高山散步,現在我正在學威爾斯語,每個星期有兩次的語言課程。我還在許多教會主日證道,在不同地方教會扮演不同角色,並召集國內負責關心海外宣教師的團體,以及自海外來英國的宣教師,如鍾淑惠牧師。兩年前,我也與大會的議長一起拜訪馬達加斯加的教會。我住的房子不大,但有個小花園,我在園裡也種了一些菜。我的家人多分居英國各地,不過,我們仍盡可能找時間團聚。退休的日子雖忙碌,但我非常享受這樣的生活! 代禱事項: 1.請為我們威爾斯的聯合歸正教會代禱,我們的規模小需要更多教會領導者;2.為我們在馬達加斯加的姊妹教會禱告,目前他們正處艱困的時刻。(編譯/涂藟薺) &nbsp &nbsp

神學院長肯定賈柏斯引領前瞻 提醒把主權交託神

【蔡聖欣編譯】台灣時間10月6日早上,蘋果公司於官網上宣布前執行長賈柏斯(Steve Jobs)病逝,得年56歲。 在世人眼中,賈柏斯是個設計師,是個創新者,同時也是個要求完美的領導者。以前,只要談到科技,一般人就覺得是一些電腦工程師才懂的內容,而且就算有說明書,也不容易看懂。但是由賈柏斯領軍的蘋果公司,卻讓艱澀的東西不僅變得時尚,也容易親近,不管使用者是5歲還是95歲,都能運用自如 。 賈柏斯的成功跟奮鬥歷程,被廣大世人崇敬著,他於2005年在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上的演講,更被很多人視為座右銘。在演講中,他談到罹癌的心情,說:「死亡可能是生命中最棒的發明,它是生命轉換的媒介,它送走老人並替新人們開道路。而現在,這些新生命就是你們。但是,很快地,你們也會變老,被送出人生的舞台。」他並說:「你們的時間有限,因此要為自己活,不要浪費時間為別人而活。」 然而,《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的網路主編克勞奇(Andy Crouch)曾在今年初就賈柏斯所引領的旋風有所提醒。他指出,像賈柏斯這般信念,是屬世的信念,是個人的信念。現今,很多的人被這樣的信念包圍,堅信要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和直覺,才會成功。並且,他們也變得若非親眼所見,否則不會相信任何事。人們或許不靠食物跟水還能撐個幾天,但若沒了希望,恐怕幾秒鐘都撐不過。克勞奇更說,若不倚靠有根基的信仰,僅靠著個人的信念,很快就會像這些日新月異的科技產品一樣被淘汰掉。 對於賈柏斯所帶來的影響,改革宗神學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的新任校長當選人密爾頓博士(Dr. Michael A. Milton),在10月6日則談到,上帝給每個人不同的使命,也許大眾所知道的賈柏斯不是基督徒,當然在他生命的最後,也許有不同的決定,但這點我們無法確定,因此也不便多做評斷。密爾頓以羅馬帝國為例指出,上帝藉由興起羅馬帝國,建立四通八達的交通系統,因此保羅和無數的耶穌的門徒可以前往各地傳講神的信息。同樣的,上帝興起賈柏斯的蘋果帝國,透過賈柏斯的產品,如iTune等,將福音傳到世界各角落,就算是最不友善的地方,也可以認識上帝。 他指出,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曾報導,賈柏斯是個帶領世界的前瞻者,但賈柏斯也沒法參透的,是上帝要透過他來成就的事。密爾頓為這樣的使命,感謝上帝將賈柏斯帶到這世上,並且將賈柏斯及他的家人交託在上帝的手中。(資料來源:Christianity Today, Christian Newswire) &nbsp

牧師焚可蘭經引報復

美主流教會領袖批瓊斯挑釁行徑 &nbsp宗教自由界限再度受關注 【吳銘恩編譯】2010年,美國911事件10週年屆滿前夕,打著尊崇記念911受難者,並反對在世貿中心現址(Ground Zero)興建清真寺的名義,由佛羅里達州甘尼斯維爾郡的泰瑞‧瓊斯牧師(Rev. &nbspTerry Jones)所發起的「焚燒可蘭經日」活動,幸經歐巴馬總統的嚴重警告、國際社會的強烈抗議,及教會朝野領袖的積極奔走,終於使得瓊斯牧師以亞伯拉罕受命停止獻祭兒子以撒自況,在最後一刻懸崖勒馬。 然而,意識形態的衝突引信並未就此拆除。當人們僥倖地以為,此事在時間流轉中,自然會被淡忘而不了了之時,不甘寂寞的瓊斯牧師與另一位傳道人韋恩‧沙普(Wayne Sapp),則在今年3月20日的一場私辦的諷刺行動劇中,輕佻戲謔地公開審判可蘭經;並在宣判可蘭經的罪狀為「煽動謀殺、縱容強姦及恐怖主義」之後,當眾予以焚燒! 此件被當事者視為尋常言論自由的宗教行為,顯然未獲西方主流媒體關注。但焚燒可蘭經之舉,經網際網路流傳,在保守的阿富汗伊斯蘭教世界卻開始累積抗議的動能。3月21日,阿富汗總統卡薩伊(Karzai)致電美國政府,要求起訴瓊斯與沙普的褻瀆罪行;而在阿富汗的坎達哈(Kandahar)及加拉拉巴德(Jalalabad)等大城市,也陸續傳出群眾示威抗議遊行,並與地方政府的安全部隊多所衝突,造成多人死傷。4月1日,則在馬薩爾‧埃‧夏立夫(Mazar-i-Sharif),發生群眾在週五的清真寺禮拜後,群情激憤地攻擊聯合國及北約組織──象徵西方基督教勢力的駐地辦事處,殺害了至少8名的聯合國辦事處員工,及4名尼泊爾警衛。 對於發生如此慘烈的暴動襲擊事件,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官方聲明中,除了代表美國人民「對死難受傷者及其摯愛的親人,致上最深沉的哀悼與慰問」以外,也對暴力血腥予以嚴厲譴責。而多位美國朝野及教會領袖,包括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約翰‧凱瑞參議員(John Kerry)、美國教協總幹事金納門牧師(Rev. Michael Kinnamon)、美國福音派聯盟(NAE),皆點名痛批瓊斯牧師焚燒可蘭經的激進挑釁,「撩撥起一群忿怒的暴民,發狂攻擊無私奉獻的盡職公僕,與無辜的第三者」,「令人無法置信並痛徹心扉!」 知名的福音派牧師約翰‧派博(Rev. John Piper),援引英國學者安德魯‧華爾滋(Andrew Walls)的基督教傳播史研究,評論在穆斯林面前焚燒可蘭經的行徑,其文化意義與在美國動輒焚燒聖經──被視為言論自由之表現,截然不同。在穆斯林面前「焚燒可蘭經」,幾乎與在基督徒面前「將基督救世主釘十字架」無分軒輊。假若對基督徒而言,將基督救主釘十字架,是一種「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嚴重挑釁;對於同為上帝子民的穆斯林,焚燒其宗教聖典可蘭經,果真是實踐耶穌要門徒「愛人如己」的誡命? (資料來源:CP, ENI, CN, BP, NCCUSA) &nbsp &nbsp

佔領運動遍全球 抗議貪婪

【簡心怡編譯】因不滿資本主義份子大規模搜刮財富,而在紐約發起「佔領華爾街」運動,已延燒全球。其中,佔領倫敦交易所的抗議行動,從10月15日開始已為期4週,一群反財團的示威者,在倫敦著名的聖保羅大教堂前聚集抗議,警察本想阻止,但教會領袖表示無此必要。而這段期間,該教會牧師費雪(Giles Fraser)、戴爾(Fraser Dyer)及主教諾爾斯(Graeme Knowles),也為此先後請辭。 另外,對歐美債務危機一波接一波,梵蒂岡教廷正義與和平委員會10月24日也召開記者會,公布「全球公眾主權下的國際金融改革」報告,呼籲國際經濟活動中心必須建構在眾人的福祉上。梵蒂岡建議,應成立有道德的跨國中央銀行,伸張普世利益;同時建議對金融交易徵稅,以促進全球發展;對有助實體經濟的良性銀行,政府應予補助;要讓經濟再次運轉需要道德,並以人民為中心,期望看到一個以經濟、社會及精神方面為主的願景。 10月聚集在倫敦聖保羅大教堂前的示威抗議者,主要訴求是全球金融市場體制,並反對財團圖利。示威者有些戴著面具,有些搖著旗幟在聖保羅教堂外紮營,並在教堂台階上表達他們對銀行及金融機構的不滿。面對示威者,教會除了歡迎他們一起參與主日崇拜,在其不影響遊客及教友的前提下,允許其繼續示威。 聖保羅教會法政牧師兼發言人費雪,率先消除緊張氣氛,表示樂見人民用和平方法來表達意見,他並要求警方離開,因為他覺得沒有維安的需要。其中1位曾擔任財務分析師的示威者說,費雪牧師的回應,迅速讓氣氛和緩下來,並化解警方與民眾可能爆發的衝突。另1位示威者則說:「聖保羅教堂歡迎我們,我們可在此談論金融機構、政府及財團如何壓榨平民百姓,並發表因應之道。」費雪也因支持抗議民眾,辭去教會職務,以示負責。教會方面,因抗議群眾過多受影響而關閉,高層原擬採法律行動驅散群眾,不過11月1日決定,對佔領教堂2個多禮拜的抗議者,撤銷法律行動。教會方面表示,希望一切和平解決,這也是自二戰以來教堂首次關起大門。 對於這波抗議運動,《今日基督教》反省指出,也許反對者希望看到一些銀行家被抓進監獄;但我們面對的政經架構是如此寬鬆,就算銀行家在投資市場損失上億,造成世界經濟動盪,卻也不構成犯罪。許多人都將矛頭指向經濟衰退,及美國與世界經濟的互動;然而,實際問題在於人心貪婪和錯誤抉擇。我們一起製造現今的社會問題,也需要一起面對。路加福音12章15節說:「你們要謹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貪心,因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是我們最大的提醒。 面對全球金融亂象,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總幹事尼歐米(Setri Nyomi)則強調,21世紀的教會應和正義之聲結盟;並說,加爾文反對所有源於金錢的社會壓迫,他若還在世,也會參與「佔領華爾街」運動。 全球對資本主義的抗議,除了美國紐約華爾街,還包括德國柏林、法國巴黎、奧地利維也納、義大利羅馬、日本東京及台灣台北。(資料來源:ENI, CT, CP, WCRC News, The Guar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