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就

潔淨之火

上帝看我們不是看外在,而是看內心。有些東西藏在內心深處,若非經過試煉,無法顯露出來,往往在經過現實環境的考驗之後,我們生命的本相才會顯露出來。當以色列人進到瑪拉,那地的水是苦的,他們沒有水喝就發怨言。人為什麼會發怨言?很多人都認為是環境的關係,但其實是我們裡面有問題。我們有些傷害、苦毒累積在生命裡面,當我們面臨現實環境的考驗,這些內在的問題就顯露出來。上帝容許環境的考驗臨到我們,是因為祂知道我們生命裡面有許多問題需要被處理和醫治。

建造共生團契

這幾天通過網路與小學同學再次聯繫,看著大家的通訊錄時,發現一件令人感到驚訝的現象,多數同學都出國留學,定居在海外工作。當時就讀的學校屬於都市裡的明星小學,如今回想起來,幾乎從讀哪間小學就可以決定孩子未來的發展路線了。

【舉目向山】有另外的心志

當我們有另外的心志,決心不跟隨這世界的價值觀,主上帝就要為我們行大事。

從古倫神父的新書談親職教育與教會宣教

古倫神父(Anselm Grün)是德國著名的靈修導師,在過去的12年中,他不計薄酬(只有德國講師費的三十五分之一),五度風塵僕僕地搭經濟艙到台灣做環島宣教與培靈之行。他殷勤地造訪台灣的後山,並與尚在興建中的嘉義林子內心靈故鄉靈修營祝福加油打氣之熱心,連我們在地人都自嘆弗如。

【舉目向山】大地屬上主

大地是上主所創造,祂創造與供應萬有,人類不過是負責看守與管理的大地管家。我們應該怎麼做,讓世界朝上主所喜悅的方向?

上帝的使命

我之前嘗試從文本(text)和處境(context)的相互作用來看待使命(the mission)與教會宣教事工(the missions),並使用我個人經歷去描述它。當上帝的文本(text)和處境(context)之間進行的互動成為我個人存在的經歷時,就產生種種議題:一部分是自我認同(self-identity),另一部分是自我決定(self-identification)。這引起更進一步的問題,一方面是忠實於自我,另一方面是形成自我。這兩個是形影不離的;它們必須分辨,但又不可分割。當我拿著我的日本護照,我必須住在日本的處境下。但問題是,我如何在處境中達成自我認同──因為上主把我放在那裡──能在此時或隨時,去發現並維持我自己的自我認同?

【舉目向山】用心傳承,同心建造

本週適逢總會事工奉獻主日,盼眾教會以禱告和奉獻來關心總會,並期待總會除了對外繼續關心國家時政、社會議題;對內應有更具體、針對各項時代議題而研擬的宣教策略,透過好的傳承,讓整體教會、機構得到提升與成長,成為上帝所重用的器皿,繼續扮演先知的角色,帶領台灣邁向新時代的挑戰。

【舉目向山】愛鄰國如同愛自己國家

宣教不只是基督徒人數增長,而是讓上帝的愛能夠讓更多人看見。關懷亞洲多元處境下的宗教對話、族群和平,也是宣教一環。

跳脫利益和權力的誘惑與框架 4-4

眾所周知,權力的腐化與濫用是人類社會和歷史中各種不公義和傷害的源頭。對習慣於競逐世俗權力的政治團體或社會群體,這當然是司空見慣的事。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近30年來,連長期反對國民黨威權政治且對民主運動貢獻甚力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也面臨本身體制腐化和權力濫用的危機。

跳脫利益和權力的誘惑與框架 4-3

2017年,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和世界信義宗聯盟(LWF)共同草擬《威登堡見證》(Wittenberg Witness),在謙卑、懊悔、告白之後,他們期待並渴望一個「更新的想像力」(renewed imagination)。也就是說,WCRC與LWF承認,對未來教會的景象和可能性是開放且尚未知曉的,就像保羅在羅馬書8章說「並不知道要如何禱告」,他們不知道要如何期盼、夢想、想像、辨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