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靈修

生活靈修

湛藍天堂──印尼龍目島

文圖 &nbsp◎&nbsp小松鼠 &nbsp 峇里島一向是印尼觀光的代名詞與遊客心目中的首選,但擁有1萬3000多座海島,身為全世界最大的群島國家印度尼西亞,還有許多獨具特色的島嶼,等待遊客體驗。就在峇里島東方僅僅40公里處的是另一座火山島──龍目(Lombok),近年來逐漸成為印尼旅遊的新興景點。  淳樸悠閒&nbsp龍目島 龍目島觀光資源開發較晚,保留了更多的淳樸鄉村生活與自然景致。加上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能在同一座島上享受潔白沙灘與海岸風光,又能深入印尼第二高峰林查尼火山(Mt. Rinjani)探索山嵐美景。與峇里島逐漸商業化的觀光產業相比,龍目島上幾乎不見團體觀光客的蹤影,在島上更能優閒漫步,貼近印尼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 身處世界最大的伊斯蘭教國家,峇里島居民自古以來篤信印度教,孕育出獨特的峇里印度教文化。早年峇里島王國強盛之時,鄰近的龍目島就成為峇里島侵略的目標,信仰伊斯蘭教的原住民薩薩克人(Sasak)與從峇里島移居的峇里人成為龍目島上的兩大族裔,島上的文化也揉合了峇里印度教、伊斯蘭教與薩薩克人的傳統信仰,形成另一種特殊的龍目文化。其中已有500年歷史的Sade村特別經過規畫整理,開放給觀光客參觀,讓我們有機會能一窺薩薩克人的生活。全村有150戶人家,參觀村落需付費由村民進行導覽,避免過度的觀光影響了既有的居民生活。這裡沒有販售廉價大量生產的紀念品商店,但旅客可以直接向村民購買自家手工製作的藝品及織品,除了可以實質改善居民的生活,也避免過度的商業觀光摧毀居民既有的生活型態。  傳統家屋&nbsp農村味 Sade意思為「穀倉」,村中可見許多的高腳茅草屋。薩薩克人將作物儲存於高腳屋上,草屋與4支柱腳間以斜邊的圓盤收頭,一方面在結構上更能支撐重量,另一面能防止鼠輩爬上穀倉作怪。中間挑高的部分再搭起木平台,就成了閒暇休息最好的發呆亭。居民邀請我們進入傳統民家中參觀,傳統房屋構造多是地面混合乾牛糞及稻殼夯實的泥土,草編牆壁再加上茅草屋頂建造而成。踏入屋內的前半是平地,多用來做廚房或客廳用途;後半墊高約1公尺,就是家中較私密的臥房部分。村民生活尚未引入現代生活用品與家電,屋裡除了傳統生活用具外,鮮少有家具的陳設。廁所及澡間設置於屋外,幾戶共用一處,只有公共集合場及村長家,才見得到水龍頭及幾盞燈泡。多數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著簡單自然的生活,看著薩薩克人臉上燦爛無憂的笑容,真讓我們這些城市俗羨慕呢! 龍目島四面圍海,本島上就有多處適合水上活動的海灘,但喜愛衝浪或潛水的遊客,多半前往本島西北方的3座小島:艾爾島(Gili Air)、美諾島(Gili Meno)和德拉娜安島(Gili Trawangan)遊玩。  衝浪浮潛&nbsp隨己意  從龍目島搭船出發,航程30分鐘即可抵達德拉娜安島;島長3公里寬2公里,騎腳踏車約90分鐘可以繞島一圈。相當受歐美背包客歡迎的玩法是,每天早上從當地民宿出門,走幾步路就可跳進海裡游泳潛水,累了就在沙灘旁的樹蔭休息,在海邊唯一的街上飽餐一頓後,等著午後的波浪,拿著衝浪板回到海中,晚間再次回到街上找間小酒館,用食物與各地來的新朋友交流,然後回民宿就寢&amphellip&amphellip,這是完全南島式的海灘度假生活。 如果覺得太瘋狂隨意了,也可以用便宜的價格搭著馬車緩緩繞島一圈,約1小時可以飽覽不同的海濱景色,回到街上再到租用高腳屋的餐廳,點上幾道當地料理慢慢品嚐,等陽光不這麼強烈的時候再下海浮潛,海水清澈見底,水裡可見各種顏色的熱帶魚,運氣好的話還能見到海龜悠遊,環繞島岸的珊瑚礁群顏色深淺不一,非常值得下海一遊。最後等待夕陽下山,結束輕鬆的行程。 雖然我們在德拉娜安島只待了短短1天,返回龍目島時,卻已經在想念德拉娜安島的悠閒自在。3天2夜的龍目島小旅行接近尾聲,該用什麼來回味紀念呢?當地人的手作品是不錯的選擇。在陶藝作坊挑了幾樣陶燒的杯盤,又在海邊向沿路兜售的村民買了幾塊花樣色彩豐富的布條及圍巾;現在家裡吃飯偶爾舖上桌布,用陶器盛上偷吃步調理包速成的印尼料理,就可以回想起旅行點滴美好。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海灣美景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龍目島沙灘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當地手工紡織的布匹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Sade村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傳統住家內部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島上的傳統料理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許多令人愛不釋手的陶藝品 旅遊資訊 &nbsp ◆遊在龍目島:可在峇里島當地旅行社洽詢至龍目島的包套或半自助行程,龍目島上幾乎看不到計程車,先委託代定包車司機為佳。 龍目島至艾爾島、美諾島和德拉娜安島3小島:碼頭每日船班請參考網站www.gili-fastboat.com/ ◆吃在龍目島:印尼食物常以油炸處理,加上使用許多香料及辣椒較容易上火;不過,熱帶島嶼盛產多種水果,多吃正好均衡一下,特別的蛇皮果、山竹、紅毛丹、波羅蜜、榴槤等,值得一試! ◆買在龍目島:與漫天喊價的峇里島比起來,龍目島不合理的交易較少,不過購買藝品或飾品還是需要殺價,特別推薦用當地養殖珍珠做的飾品,價格比其他地方便宜了3~5倍。 &nbsp &nbsp &nbsp

放下恨怨,罕見癌得醫治

  ◎林曉萍(台中中會沙鹿教會會友) 記得以前每每只要看到電視新聞裡的主播報導著某某政商名人得癌、抗癌甚或是離世的消息時,內心總是揚起一陣莫名的恐懼與擔憂。害怕自己會不會有一天也得癌。現在,報導裡當然也少不了這些新聞,但是這時先生總是會說:「恭喜妳!妳已經遠離得癌的恐懼了!」而我也會接下去說:「對啊!因為我已經得癌了!」一陣玩笑聲中,其實「癌症病友」這個名詞已經陪伴我度過近3個年頭了,而我知道上帝的醫治與保守也一直在我生命中。 2009年的9月,在學校的一次例行性體檢中,護士問我:「要不要多加個2100元做個血液癌症篩檢?」我心裡想反正都已經抽血了,就順便吧!1個月後報告出爐了,表單上面出現了紅字──CEA指數超出標準值,建議回診做進一步的診治。只記得那一天,手腳一直不停的顫抖,無法上課,整天心思不寧,因為我知道CEA是有關於大腸、直腸癌的指標。我想應該不會吧!因為我還年輕才32歲,而且還有4歲和2歲的女兒,如果我生病了誰來照顧她們?一堆的疑問、恐懼與不捨佔滿了整個思緒,心頭好酸啊!之後透過教會長老陳宏猷醫師的轉診,我在光田醫院做了大腸、直腸鏡檢查,隨後再做胃鏡、胸部超音波、X光片。回診時,醫生說:「檢查結果正常,如果不放心可以自費做正子造影檢查。」於是接著在12月24日聖誕節當天做了正子造影。 聖誕節這一天,檢查結果出爐了!在做完最後頸部超音波後,醫生神色凝重的告訴我,得了「甲狀腺癌」。經過4個多月漫長的檢查、等待與內心的煎熬,現在終於知道答案了。我滿臉淚水的禱告上帝說:「上帝啊!為什麼是我?我才32歲耶!我還有2個可愛的女兒,我還有好多好多事沒有完成!」 因為我沒有饒恕原生家庭? 就在處理好學校的事務等待開刀的那幾天中,有位教會的長輩請先生提醒我,她說:「有時候生病也許是罪的因素!」我張大眼問先生說,「為什麼?」先生說,「是因為沒有饒恕。」頓時間,在我的腦海裡浮現了一句話:「饒恕我的原生家庭。」原來,我一直認為父母親欠我一句道歉,欠我一個對不起。因為在成長的過程中,我感覺受傷很深,不但沒有得到應有的關心與照顧,直到結婚、生子,父母親的反應也是冷冷淡淡。我不懂我這麼努力念書、保持好成績、做個乖小孩,在老師眼中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如此的認真、負責,但為什麼就是得不到他們的關愛?難道是我做錯了什麼嗎 ? 父母親在我國二時,就長期在中國經商,一年回來3、4次,每次停留5、6天,在台灣就只有我和妹妹互相照顧。對於兩個國中女孩來說,要處理自己生活當中一切的瑣事、課業壓力與打理三餐,這是多大的壓力啊!老師對我們的評語總是會有「獨立、自主」這些字眼,殊不知這是多少的無奈與委屈所磨練出來的呀!每每朋友若是談起心中的這塊角落時,不自覺的自己就會像是隻刺蝟般武裝自己、隱藏自己的感受,假裝堅強。 我對他們從小到大的漠不關心感到生氣、對他們不忠的婚姻關係生氣、對他們為了要向我借錢所編的謊言感到生氣,這十幾年來的怨恨、生氣與恨怒累積在我的身體裡,我怎能不生病呢?我嚎啕大哭,我求上帝赦免我的罪,我說:「主啊!求?原諒我對我家人這10幾年來的怨恨和生氣,求?赦免我的罪,我才能學習如何原諒他們,求?救我脫離這罪,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 上帝要作工,不給魔鬼留地步! 就在開刀前3、4天,我主動打電話給在中國的媽媽,跟媽媽說明生病且需要開刀的事後,媽媽叫我10分鐘後再打電話給她。我問為什麼?她說,不要管這麼多,她要我向一個人說明病情。頓時間,我的身體從腳到頭起了一陣的雞皮疙瘩,我知道她要我跟她所信奉的一位乩童說話。在我表達不願意,且在長達20幾分鐘的溝通後,我說:「媽!妳放心,我信的上帝會醫治我的!」媽媽聽到我堅持不要後,她說:「那妳只要向那個人發個聲音就好了。」先生察覺有異,在旁使眼色,要我再次堅決表達不要的意願。最後掛完電話後,先生才神情緊張的說,「那是魔鬼在阻撓上帝要做的工,我們一定要堅信上帝會施行拯救。」 上帝真的對我很好!預備了兩位如天使般的牧師、牧師娘在這段時間的陪伴與代禱,更預備了開刀房內擁有專業技術的醫生與護士天使們為我處理掉身體內部的壞細胞。我還記得當時被推進手術室時,我們的會友雅婷看到我們,她主動且親切的走了過來,牧師跟她交代「曉萍就請你們多幫忙了」,當下覺得上帝這奇妙的安排真是神奇,且祂真的知道我的軟弱與需要,因此〈我有平安如江河〉這首詩歌,便陪伴著我進入開刀房。 感謝上帝的保守,手術過程中我只覺得睡了好舒服的一場覺。醒來後,又因媽媽不斷摸著我的臉,說出「我真的擔心死妳了」這句話,讓我好高興喔! 化療還是放療?上帝自有帶領 手術後,面對接下來的治療,該是做化學治療還是放射線治療,醫生的說法有兩種。主刀醫生說只需要做放射線治療,血液腫瘤科醫生說必須做化療。怎麼辦才好?身為病患的我,好像在做一場賭注般,到底該相信哪一位醫生?正在憂慮、煩惱時,心頭湧出了一句以前曾經背誦過的經節:「你們要安靜,要知道我是神。」我在心裡禱告說:「是的,主啊!安靜我的心,當我不知道如何走下去的時候,求聖靈指示我當如何行。」在醫學科技如此發達的現在,面對許多疾病,人類的才能其實仍是有限的。面對生命,終究仍須回歸到創造生命萬物的造物主身上,才是唯一的方法。更何況我得的是罕見癌症,據三軍總醫院的醫生說,「10萬個人中大約會有5個人得到」的髓質癌。 終於在第2次到內湖三軍總醫院時,核醫科主任醫生說,願意讓我試試看身體內殘餘的癌細胞會不會吸收碘131。在往返台北、台中數次後,醫生對我說:「恭喜妳!妳可以做碘131放射線治療,不過依據過去專業判斷,妳這一類型的癌症是不會吸收碘131的,真是奇妙!」我深刻知道這不是奇蹟,這是上帝的醫治。 挫折使我與上帝更靠近 我仍然清楚記得,在一次從三總返家的途中,我問先生:「你猜?為什麼上帝會醫治我這種罕見癌症?」先生搖搖頭,我說:「這是上帝要讓我知道,全能的上帝連罕見癌病都醫治了,更何況是我心中那塊小小受傷的心靈呢!」 如今,生病到現在已經快3年了,我努力地修補與父母的關係,學習饒恕與遺忘的功課。這場病讓我和媽媽之間的關係變好了,也讓我對生活、生命有了另一種不同的領悟。「我從前風聞有?,現在得以親眼見?。」因為真實的感受到上帝的醫治與憐憫,因此更加體悟到上帝的同在。現在,面對每個月的抽血檢查與追蹤,雖然指數上上下下,心情也跟著起起伏伏;但,就是因為這些遭遇的挫折,讓我跟上帝的距離更靠近了,所以我相信這是另一種化了妝的祝福,不是嗎? 感謝所有為我代禱的家人、教會弟兄姊妹、長執,特別是牧師、牧師娘,還有我最親密的天路伴侶──延道,因為我知道你一直無怨尤的為我做所有的事,更不斷的鼓勵我、為我打氣、禱告。我堅信只要單單地相信上帝,神在我身上所做的美事,也會臨在每一位相信祂的人身上。更感謝上帝,在我生命中奇妙的作為,祂會一直帶領我和我的家人,也期待有一天,我的原生家庭也一起蒙福。 感謝神!哈利路亞!願一切的榮耀、讚美都歸給真神上帝!

走過來時路

這幾年來,我回應上帝的呼召,到各地去宣教,回首與不同文化相遇,體會上帝創造的美,也更堅定我成為基督精兵的心志。 ◎蕭幸美(哥斯大黎加台福教會傳道) 記得當我在小學5年級,上主日學的時候,剛好老師講到上帝對亞伯蘭呼召的故事,老師告訴我們,要為各處的宣教師禱告。當時我很好奇,為什麼那些宣教師,可以像亞伯蘭一般,離開他們的本地、本族、父家,往上帝所要指示他的地去?到異地去,文化最大的差異,就是需要去學習當地的語言和生活習性,究竟是什麼力量的驅使讓他們願意這麼做?因此我開始對他們特別敬佩,嚮往將來長大向宣教師看齊,夢想著我也可以去上帝呼召我的地方。 宣教夢想   有志者事竟成 小時候想成為宣教師的夢,並沒有因為年齡的增長而淡忘,於是在初中階段,就說服母親讓我去學一技之長,不管是音樂、烹飪及美術,都興致勃勃地拜師學藝,預備有一天可以給神使用。為了圓我的夢想,有一天我的母親,很努力地為我安排暑假到親戚開的產房實習,去見習如何為產婦接生新生兒。她認為很多窮鄉僻壤的地方,都需要助產士幫忙接生。當時我還是很青澀的少女階段,第一次看見血淋淋的嬰兒,從撕裂的產道拉出,忽然天旋地轉,眼前一片昏黑;這事差點讓我的夢想打退堂鼓。上帝憐憫讓我學習到,上帝不斷地對約書亞說:「不要怕,我與你同在,我要幫助你,我要賜給你力量,我絕不撇下你,也不離棄你。你要堅強,要勇敢。」因著神話語的安慰,我變勇敢,沒有退縮。 為了能夠上山下海,我開始訓練自己的體力,住校期間每天長跑,將自己訓練成愛好運動的選手。大學時代,參加了各種宣教機構舉辦的短宣團,也和醫學院的學生一起宣教,到澎湖及蘭嶼或原住民部落做醫療傳道。剛開始,我都不知道如何配搭服事,只是會搬桌椅、掃地、掃廁所,後來學會影印、發傳單及帶團康,到學會編排教材、寫劇本、變魔術、做投影及講課;從菜鳥到老鳥,打雜清潔等基本項目,並沒有因此省略,反而每次到一個新的地點,為了減少給接待單位負擔,我們會提前去整理居住的場所,離開的時候,也希望為下一個短宣隊著想,留下好的印象,整齊乾淨地離開。 文化差異   學習適應接納 我就讀神學院時,有一個必修的宣教課程,教授帶我們一群學生從美國去波多黎各,做兩個月跨越文化的學習。教授在出發前,要求我們先研讀當地民俗風情、歷史文化、地理等資訊;其他如語言、氣候、通訊、兌換金錢、資源應用等,讓我們在緊急應變措施有備無患。常常出去宣教的人說「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很多文化上的隔閡,是百聞不如一見,令你難以想像。宣教的高難度不是語言的障礙,乃是用對方的眼光,來看待他們的文化,才有完全的接納,可以欣賞人與人之間不同之美。 我們有時候也會有先入為主的想法,但若能入境隨俗,或者願意保持開放的心,那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重於一切,如此一來,很多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像是有一回去法國拜訪世界最早設立的聾啞學校,後來在香榭大道遇到那個學校的學生,我不會法語,他們會用英文筆談,居然可以用國際手語來溝通,回來美國後,還利用視訊一直保持聯絡。語言和文字並不是造成人與人的距離,多了一種語言,多了一些國際朋友,更可以欣賞多元文化是上帝所創造的美。 又如88水災過後,我們到滅頂的小林村上面那瑪夏原住民區,鼓勵他們並與他們同住,在災區看到原住民津津有味地吃著飛鼠,也盛情的請我們吃,我們當中有人問:「為什麼要吃這麼恐怖的東西?」原住民年輕人回答:「不會啊,很甜美、很可口啊!它們是吃植物長大的喲!」事實上,水災後道路不能通行,連菜商的貨車,都不願意冒險上來,族人們凡物公用,食物很快就吃盡,如何可以餵飽將近20戶重建家園的人家?這些都是上帝所賜的嗎哪和鵪鶉啊! 2010年受命到美國南達科他州,與美國原住民蘇族印第安人相處,他們很熱情地款待我們,用他們採收的野藍莓和野櫻桃來製作果汁。雖然印第安姊妹為了買食物,要走上幾小時的路到鎮上,但每當客人要離開時,她們絕不會讓你空手離開,一定會讓你有足夠的食物和飲料在路上。我在美國印第安人的家庭裡,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ldquo Watecha&rdquo,就是「要記得拿食物離開」,他們會拿袋子給你裝食物,因此&ldquoWatecha &rdquo就是他們文化的一部分,在那裡不會因為別人對我們的慷慨,來浪費食物。 在南美洲,國家非常開放,許多少女都穿得非常清涼,但是當地也有民風淳樸、民情保守的教會,負責的傳道人對與我們同去短宣的年輕人穿短裙上台有意見,我只好趕緊帶著姊妹們去買長褲和長裙。短宣中,有時候並不了解對方的需要,而一味給予我們覺得應該給的東西。耶穌對於來尋求幫助的人說:「我可以為你做什麼?」這提醒助人者要和被助者有好的溝通。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總會想問為什麼會如此做?或是想要去說服改變對方,其實文化沒有好與壞,只有不同。 為主出征   化心動為行動 耶穌說:「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約翰福音4章35節)又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章18~20節) 願意為主宣教的人,就好像當兵的戰士,經過磨練與出操,進而隨軍隊出任務。他們是將心動化為行動,有委身的器皿,都是神所祝福的精兵。

帶福音與祝福到國際

&nbsp◎魯噶.瓦旦 (泰雅爾中會國際教會傳道師) 在玉山神學院裝備的期間,讓我最深感恐懼的日子,就是畢業的那一天。畢業典禮或許是許多同學所期待的日子,但我卻是盡可能去逃避這個日子的來到,因為我害怕牧會。我認為自己的人生歷練、服事經驗及才能都很有限,甚至總覺得自己不夠了解整個教會生態,因此在神學院裝備期間,一直反覆的休學又復學,跟上帝角力近12年後,我帶著膽顫心驚的心情降服在上帝的命令下,畢業於神學院並受派到教會。 在抽籤之前,我不斷向上帝懇求:讓我到最小型的教會去牧會,給我兩、三個會友就夠了,沒有謝禮也沒有關係&hellip&hellip。我深怕個人經驗及能力的限制,把堂會的教勢牧得直直落,所以我害怕到堂會。倘若去到小型教會或許就比較沒有退步的空間,甚至即便退步也不容易被人發覺。雖然我做這樣的懇求,存這樣的心念,但是抽籤的結果卻讓我來到了堂會──國際教會。 我常在想,教會受派是個嚴肅的呼召,上帝怎麼可以在這樣的時間點開我玩笑呢?我怎麼可以受派於堂會呢?雖然有許多的不願,但身為僕人的我,也只有順服於主子上帝。得到抽籤結果後,我一直想透過他人的經驗,來尋求更多牧會的法寶,正巧就在派任典禮那一天,擔任講道的牧者就在講台上對我分享他牧會的經驗,牧師說:「在我牧會數十年的歲月中,我只用一個方法在牧會,這方法就是──禱告。」確實的,在神學院雖然聽授許多牧會的策略與方式,但各樣的方法中,唯有「禱告」才是最基本、最重要、最有能力及最有果效的牧會方法。牧會不是依靠才能、不是依靠自己,而是要依靠上帝的能力,我們必須透過禱告來尋求上帝的旨意、能力與智慧,在上帝的旨意及話語中服事教會。 歷經這數月的牧會,朋友及家人常會問我:教會人數有沒有增長?會友喜不喜歡你&hellip&hellip?我想這些問題都是愚蠢的。花了數年的光陰在神學院裝備,為了來到教會服事拋家棄子,難道這樣的裝備和犧牲只是為了要得到會友的喜歡嗎?教會的存在,是為了人數的增長嗎?盼望自己不會落入這樣的迷失。 這幾個月來的服事中,讓我深覺得上帝並沒有在開我玩笑,而是藉此開啟我服事的道路,開啟我服事的信心和眼界。國際教會是個族群多元的有機體,會眾大都來自不同的原鄉部落,但我們卻可以因著主耶穌基督,一齊在教會同心參與服事。在服事的過程,難免與長執在觀念的溝通上發生角力,但角力過後,彼此還是要帶給彼此祝福,就如雅各與天使角力過後,仍是要求天使給予祝福。願教會兄姊同心與努力,讓國際教會成為社區的祝福。也期許自己更加願意的「用領導者的角色來學習牧會,用學習者的態度來領導教會」。 &nbsp

新芽生長的條件

&nbsp以賽亞書27章1~6節 ◎王貞文(台南神學院老師) &nbsp 2010年,台南神學院學生會對「南神團契」所提出的年度標語是「破繭而出」;2011年則是「新芽」。這裡面有深深的期待,就是要突破困境,要從看似死去的,失去生命的狀態裡,認出生命的跡象,感受到聖靈吹拂進入我們這個團體的新力量,並帶著這樣的希望來奮鬥。 破繭而出,需要全副的力量,盡力一搏,種子的發芽也是一樣。當我們看到樹木按季節吐出嫩芽,我們看為美。但更動人的,是看到被砍伐的大樹,怎樣在傷口處冒出驚人的美麗新芽,嫩綠,清新,凝聚著老樹百多年的生命力。 然而,若沒有人盡力保護,刀釜還是會襲向這美麗的新芽,鳥獸蟲豸都可能來傷害這脆弱的新生命。所以,在受託來帶領這一次的開學禮拜時,我決定要分享的信息,就是這新芽生長的先決條件。 一、獵人與果農 讀先知以賽亞的話,可以看到上帝怎樣為祂所定的日子,為祂的子民奮戰。以賽亞書27章1節,我們看到一個獵人上帝,一個戰士上帝,揮刀與「利畏亞堔」(Leviathan)戰鬥,那是鱷魚般的怪物,在肥沃的河邊沼地肆虐,還有海中的巨怪,不受控制的巨龍。鱷魚、巨龍,象徵混亂、不受控制、充滿破壞性的勢力。它可能是一個國,一個文明,一個經濟與軍事的強勢者,一個帶來毀滅,令人畏懼的力量。它也可能是我們內在的幽暗,波濤洶湧翻騰不已的內在深淵,一個帶來毀滅的內在自我。 獵人上帝為我們爭戰,祂在我們四圍,祂也進入我們內心,將所有帶來晦暗恐懼的巨大力量一盡除去,為我們贏得了一個生存空間,建造了一個園。 這就像創世記當中,上帝分開混沌的深淵,建造了一個有光,有水,有陸地的生存空間,讓生命在其中孕育成長一樣。創造的故事裡,上帝為人準備的生活空間,是河流所圍起來的園。 在這裡,我們也再一次看到「園」這個主題出現了:「當那日有出酒的葡萄園,你們要指著這園歌唱說:我耶和華是看守葡萄園的,我必澆灌,晝夜看守,免得有人損害。」(以賽亞書27章2~3節)上帝以照顧園子的果農的形象出現,祂時時刻刻都在照顧著這個園,殷勤的澆灌。所以,這個園成為流出喜樂之酒的葡萄園。 這就是我們的新芽能夠生長的先決條件。我們的上帝為我們出了多麼大的力啊!在被人類文明的鐵蹄踐踏,被戰亂與劫掠毀滅的大地上,上帝以獵人的形象,為人重新奪得生存的空間。在染了血而不再為人效力的土地上,上帝以辛勤的農夫的形象,為祂的子民看守照顧葡萄園。 二、荊棘與上帝之戰 但是在上帝重新創造之際,土地冒出的新生命,仍是有善也有惡。有菜蔬米糧生長的地方,荊棘、蒺藜也會來爭地。創世記裡,人要被趕逐離開上帝的園之際,上帝宣布了人未來的命運,男人必須汗流滿面,才能從地裡得到食物;而地也要長出蒺藜荊棘,讓人的生存增加許多困苦。希望之芽的生長,是備受威脅的。這似乎是人的命運。 但是,令人驚訝的是,以賽亞所經驗到的上帝,竟跳進人的命運裡,出手干涉。祂親身面對蒺藜荊棘的挑戰。上帝不再趕逐人離開祂面前,讓人孤單地面對的命運,不再只是罪有應得的人類去面對他自己有限生命;和生命裡的困苦。上帝親自涉入了這樣的命運。祂不帶任何憤怒,顯出祂的能力,勇往直前地去焚燒荊棘。 這是我們所景仰與嘆服的上帝:充滿力量的,不被情緒所左右的,除去危害生命的力量,彰顯公義的上帝。因為愛祂的子民,除去了那原本的咒詛。 但更精采的上帝形象還在後面:上帝有能力焚燒,有能力毀滅,有能力清除,但是第5節說:「不然,讓他持守我的能力,使他與我和好。願他與我和好。」希伯來文的聖經中,這一再重複的「和好」的詞──Shalom,Shalom,應該還響在你我耳中。上帝願意讓荊棘認識、保有、持守祂的力量!上帝願意和荊棘和好。 被火焚燒的荊棘,卻依然保持蒼翠的生命力,這是摩西在曠野中與上帝初次相遇時,所見到的意象。這個上帝,擁有毀滅的力量,卻願意那被祂所焚燒的生命,繼續保持生命力,甚至得到祂的力量! 原來,上帝不只照顧看守祂的葡萄園,保護脆弱的新芽。祂也不只充滿勇氣地進前,去與荊棘爭戰。真正顯出祂是上帝的,不在大火烈焰裡,乃是那讓荊棘與祂和好的,至善的意志。那是在米甸的曠野呼喚摩西的聲音,是給疲憊的以利亞重新得力的微小聲音。 讓我們在這樣的上帝形象裡,去看我們的定根,我們的發芽,我們的開花,我們的結實。 三、發芽開花與結果 台南神學院的校訓「主曰非爾選我、乃我選爾、命爾結實而實恆在,則託我名求父者可賜爾。」是約翰福音15章16節:「不是你們揀選了我,而是我揀選了你們,並且指派你們去結那常存的果實。你們奉我的名,無論向父親求什麼,他一定賜給你們。」的淺文理翻譯。經文告訴我們,受召是要來結出那「不朽壞的果子」(恆在之實)。然而在時代挑戰下,在國家前途危機中,在土地與社會受傷累累的狀況下,我們似乎走到充滿迷霧的地帶,對這樣的應許懷疑著、困頓著,連看見新芽的生長的希望,都說得很卑微,很小聲。 其實,以賽亞宣講上帝話語的時代,上帝的子民也一樣是如此地沒有信心。當時,大帝國的勢力不可敵擋,如大蛇大龍,如滔滔大海。而社會敗壞,人心幽暗,奸佞當道,小人橫行,如荊棘蒺藜,塞住了善意的生存空間。面對這些令人灰心的狀態,上帝的僕人說出了將來的異象:上帝的審判與刑罰確實會來到,各國各民都要為此付出代價。但是,先知的話語沒有停在毀滅與審判的信息,因為這一切,是為了重新再創造,創造一個生命可以從頭學習與上帝建立關係的世界。 我們要在那樣的世界裡體會上帝,體會祂怎樣為我們爭戰,怎樣細心澆灌,怎樣以公義和愛,馴服了荊棘,顯出祂無比的力量,又為了我們的緣故,將敵對者變成與祂和好的。 在這樣的上帝的包圍保守下,我們才有能力集中所有的生命力,在傷口處冒出新芽。願這新芽充滿對上帝的認識,越來越像祂。於是我們也成了獵人、園丁、燒除荊棘的,又被賜予那夠和荊棘建立和平,在荊棘的威脅中自在生活,榮神益人的能力。 我們能開花結實,不是因為我們有力量結出生命的果實,乃是祂為我們事先預備了道路與生命,又讓我們通過祂的愛子,能以兒女的身分,真真正正地認識祂,並且因這樣的知識,越來越像祂。帶著這樣的信心,讓我們迎向前面的路。 讓我們同心禱告:「充滿愛的上帝,願?的愛子耶穌基督身上滿溢的愛,豐富地流入我們每一位師生身上,賜福我們,幫助我們成為以基督為首的一體,又能互相聯絡合適。願?在我們學習、實習、生活忙碌之間,賜下屬天的寧靜,在心靈枯乾之際,願?重新賜下?的豐盛與甘美之愛。」(講於台南神學院開學禮拜) &nbsp &nbsp

天國的文化

馬太福音20章1~16節 ◎鄭浚豪(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傳道師) 耶穌經常透過比喻來說明關於天國的事情,如馬太福音20章1~16節所提的葡萄園工人來講論天國。葡萄園的財主從早上到下午,甚至在收工前的一小時都還在招攬工人進入到園區工作;如果按時發放工資,理所當然的是越早來到的所領的工錢就相對的較多,但是事情的發展卻不是如此。因為,園主給每一個人的錢是一樣的,想當然爾是會招致其他人的埋怨。 倘若這是在台灣,一定會上新聞版面,這可是資方剝削勞方。這等不公義的事情,用現代的形容詞來說,這些早到的工人就好像「窮忙族」。但是耶穌在這當中所要表達的信息是要跟我們說些什麼呢? 1.上主的立約 經文的「約定」是公義的形成。這個概念對於猶太人來說並不陌生。其表現的態度是正當且公平,不會因為任何人改變每天給一塊錢幣的原則。在這裡表示上主對世人的態度亦是如此。換句話說,人類是在上主的立約中經驗到公義的作為,在公義的作為裡體驗到上主的愛。 2.工人的抱怨 工人的抱怨反映出對園主的不滿情緒。理由在於他以為不公平,園主豈可忽略先來後到的問題。但是,園主提醒他們不要忘記起初同意一天一塊錢的約定。人在這當中不感謝上主,卻質疑上主的作為怎麼會如此荒謬。在此,突顯出人的抱怨往往是忽略真正的主權都在於上主。 3.主權在上主 最後,園主向工人提問說:「難道我無權使用自己的錢嗎?」這是關係主權的確定。再者,工人的抱怨是來自於忌妒,對於上主的恩典以為可以是討價還價。上主就像園主,用同樣的條件接納每一個人,並且用寬厚的恩典來對待他們,這卻使領受的人都覺得驚奇。 上主的愛與公義是  天國的文化 從經文脈絡會發現到有趣的信息,也就是關於「天國的文化」。上主的愛,不論是誰,在市場的、在路上站的都有份領受。天國的文化中,上主的愛是無條件的,是不分階級、不分身分、不分尊卑的愛,而且還是不分大小先後的愛;上主的愛是寬廣的。上主與每一個人的約定,是照樣屢行其承諾。 此處的公義是上主的信實,公義讓愛有了深度,可以明白經驗到每個人都是在上主的公義中得到上主的賜福。總而言之,葡萄園工人的比喻闡明天國的文化,即是充滿著愛與公義的特質。相對而言,這是在尊主為大的信仰中感謝祂對我們的愛與公義。這樣的信息在台灣的實況中,挑戰著我們,特別是大選甫畢,整個社會氣氛、外在結構──政黨之間的互動與內在心靈──個人情緒的寧靜,都必須要面臨「重建」,其中所關注的是新當選的總統和國會民意代表是否能夠實踐出愛與公義。 進一步來說,選後的社會不要淪落彼此的對立,而是要把在選前侃侃而談的政見落實,在社會各階層實踐公平正義,讓支持的人更加肯定、讓不支持的人能夠認同。換句話說,天國的文化可以在實況中表現出來,這就是在地上如同在天上一樣。 屬靈的愛與公義讓台灣有  真、善、美 其實,要把天國的文化落實在社會是很不簡單的,並且還會遭受到抱怨的回應。但是,耶穌的比喻也讓我們提早感受到天國的本質。因此,當把天國的文化活出來的同時,可以帶來如何的轉變且突破現在台灣社會的困境呢?有3點一起來彼此勉勵。 1.天國文化帶來社會的真實感 社會要有真實感是必須有愛的力量與公義的作為。這是人際之間互信的基礎,這是人對上主的信仰所經驗的內容。天國的文化影響整個實況。當告白在地上如同在天上的同時,這即是承認天國文化是我們一輩子所在意的,讓生活在社會的當中可以有真實感,進一步的讓信仰在我們的人生中更有意義。 2.天國文化帶來社會的善良感 不論是自己本身還是教會團契小組,就是要把天國文化在社會中實踐出來。一旦這個社會因為信仰有了公義的轉型,那麼其外在結構就會有公平正義;一旦這個社會因為信仰有了愛的溫暖,那麼其內在心靈就會有平安喜樂。天國文化帶給社會的善良感是生命從罪惡中被釋放的關鍵所在。 3.天國文化帶來社會的美好感 社會的美好感是人類生命的成熟所表現出來的。人的生命不成熟是被罪惡所壓制而沒有成長。唯有從信仰的內容出發,宣告上主是我們的主,才能在這當中將所有的惡逐出生命,讓公義和愛來解放被罪的綑綁。簡單來說,天國的文化所帶來社會的美好感是整個實況的改造和轉變。 願聖靈親自澆灌在台灣各角落,讓公義與愛能夠充滿和感動每個人。從其中來活出天國的文化,讓真、善、美的意義連結於我們的生命,進一步來朝向上主的神聖,在生活中見證我們就是天國文化所形塑出來的上主子民。 &nbsp 舉目向山祈禱會 奏樂 宣召:你們要感謝上主,宣揚祂的偉大;要向萬國述說祂的作為。你們要歌唱頌讚祂;要述說祂所做奇妙的事。你們要榮耀祂的聖名;願所有尋求上主的人都歡樂。(詩篇105篇1~3節) 聖詩:新《聖詩》308首 〈阮欲唱歌來謳咾〉 祈禱:慈悲憐憫的上主,因著?對每一個人的約定,使我們在無時時刻中,都可以經驗屬靈的平安與喜樂。當我們在新年過完之後,我們用祈禱作為許多事情的開始,我們每一個人要謙卑地在神的面前宣告,?是我的救主我的倚靠。願上主的旨意使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得到成就,因為我們相信在主的聖名裡將會永遠得勝。阿們。 讀經:馬太福音20章1~16節 信息:天國的文化 祈禱 1.為自己祈禱 親愛的主,當我以感恩的心過了屬於台灣人的新年之後,所要面對的是繼續回到工作崗位(重返校園讀書、其他計畫)。願上主?保守我的心思意念,可以專心在自己的職分上,繼續讓所作所為都能榮神益人。尤其懇求主保守我的身體健康,能夠抵禦寒冷的天氣,在聖靈的圍繞中可以溫暖身心靈的需要。阿們。 2.為家庭朋友祈禱 恩典的主,因著?對我們的應許,使我們的家庭與朋友都蒙?的眷顧。在家庭中有許多的長輩、平輩與晚輩,教會內外的朋友。相信主的仁愛與公義都會成就在他們的生命,讓他們可以與主相遇來認識上主的奇妙。同樣,我們也為還在慕道的家庭或朋友代禱,願聖靈親自動工讓他們看見神的美好,可以在上主的時間裡決志信主。阿們。 3.為教會牧者 上主我們的牧者,我們眾人開口祈求?帶領每一間教會、每一位牧者都能經過死蔭的幽谷而不怕災害。願上帝的旨意可以使教會在這個社會中彰顯出仁愛與公義;願上帝的安排可以使牧者在這個環境中勇敢不退縮。我們知道,教會與牧者都是上主的帶領,因為我們確信?,屬天的恩典與慈悲將與教會和牧者同在,直到永遠。阿們。 4.為國家社會祈禱 創造台灣的上主,有?在台灣掌權,使我們永遠確信公平正義不會在國家社會中消退。台灣剛透過選舉,人民用選票選出新的總統與國會議員,不論每個人是否可以接受這結果,但願上主的仁愛與公義臨到,讓台灣可以透過每次的選舉看見自己要進步與成長。同時,特別在這時刻,求神興起每間教會,在選舉後的社會中作為和解的使者,讓福音可以廣傳每個角落,來表明我們是對台灣的疼惜。阿們 5.為新倍加運動祈禱 感謝主,有?的施恩賜福,我們推動新倍加運動已經有許多的成果。透過施密特牧師、古倫神父、葉明翰牧師與林俊義教授的分享,讓我們在實踐宣教6面向的廣度與深度都讓台灣的社會有很大的感動。求上主讓這份感動可以化為行動。今年,總會要進一步推行門徒培育訓練手冊,可以進一步讓慕道友得到造就,讓信徒可以更深入的學習。願主大大賜福在宣教的所作,也悅納每位參與其中同工的付出。阿們。 唱詩:新《聖詩》536首〈天頂大開恩典的門〉 殿樂 &nbsp

新年你要追求什麼

&nbsp馬太福音19章16~22節 ◎陳清芳(美國北維州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新年開始,我們常立志改掉舊有壞習慣,求有意義、更美好的人生。我們的目標常是放在看得見,能感受到,甚至是能擁有的實質。但保羅教導我們:「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哥林多後書4章18節)耶穌更是警告我們:「你們要謹慎自守,免去一切的貪心。因為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路加福音12章15節) 馬太福音19章的故事,也出現在馬可福音10章17~22節、路加福音18章18~23節,從這3處經文,得知故事主角是位少年人、是位富有的官。年紀輕輕的他,似乎已擁有人生夢寐以求的財富和地位。到底他還想要追求什麼? 他來到耶穌面前,問了耶穌3個問題:「我該作什麼善事才能得永生?」「什麼誡命?」「我還缺少什麼呢?」耶穌雖然沒有直接回答問題,卻給他清楚的指引,其中2次用「你若要」來回答,挑戰他的決心。我們是否要把追求生命之主,遵守祂的誡命,並跟隨耶穌作為我們新年追求的目標,也對我們追求意志的挑戰。 追求 &nbsp豐盛的生命    少年人問「我該作什麼善事,才能得永生?」耶穌回答「只有一位是善的」。追求永生是正確的,也問對了人,但他誤以為靠著努力與好行為就能得到永生。生命或永生是上帝白白賜給人的,人只要藉著信,就可以得著。耶穌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信的人有永生。」也說:「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我來了,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認識上帝才有永生,愈認識上帝,生命就愈豐盛。 「認識」在希伯來人的觀念中是用關係來表達,不只指知識的層面,就像我可以讀許多名人所寫的書或文章,因而認識或進一步了解這些人,但與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因他們不認識我,無法幫助我解決困難。上帝說:「看哪,我將你銘刻在我掌上。」(以賽亞書49章16節)神學家巴刻說:「我認識神,這件事本身並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祂認識我。」上帝完全地、清楚地認識我們,但上帝與我們的關係,是根據我們願意敞開自己多少,祂就接納我們多少。加爾文說:「只有真正認識人(包括自己)的人才認識上帝,只有真正認識上帝,才能真正認識人(包括自己)。」 在新的一年開始時,我們不只要勤讀聖經,認識上帝,也要讓聖經成為一面鏡子,常常光照我們,認識自己,我們就會仰賴上帝的恩典,追求那善者上帝本身,甚於上帝的恩賜。宣道會創始人宣信博士(Albert B. Simpson)在1874年寫了〈祂自己〉這首聖詩,說到:「前我要得福祉,今要得著主;前我要得感覺,今要主言語;前我切慕恩賜,今要恩賜主;前我尋求醫治,今要主自己。」追求恩賜的主應該要勝於追求主的恩賜,才是正確的。 從前有個聰明的皇后,有一天她的丈夫對她說:「明天起,我要與妳離婚,不過在這皇宮裡的任何東西,哪一件妳看為至寶的,可以任由妳拿回去。」那天晚上,皇后要求皇帝與她最後一次同宴,在宴席中皇后把丈夫灌醉,然後請人用轎子將他抬回她的娘家去。次晨,皇帝酒醒後,發現自己竟然沒有睡在皇宮裡,便詢問旁邊的皇后。皇后回答說:「你不是說我可以拿皇宮中任何一件我看為至寶的嗎?你就是我的至寶!」皇帝嘉許其聰明,與她攜手再入宮廷。有了丈夫,他的一切也都屬於她的。 有了上帝,我們就同時能夠享受祂賜的一切。讓我們對上帝有信心,讓祂豐盛的生命充滿我們,我們就能擁有豐盛的生命。 追求 &nbsp美好的生活    耶穌對少年人說:「你若要進入永生,就當遵守誡命。」意思是要有美好的生活,就當遵守誡命,「就是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當孝敬父母。」耶穌所列舉的誡命是十誡中談到與人的關係,和利未記19章18節的「當愛人如己」。 上帝賜下十誡完全是出於愛,生活裡遵守十誡是起碼的要求,更要遵守「愛人如己」的誡命。人若不是真愛上帝,他無法愛人如己,若不是愛上帝過於萬物,他無法行出真正良善的事。約翰一書3章16節:「主為我們捨命,我們從此就知道何為愛,我們也當為弟兄捨命。」進一步在4章7節提到:「親愛的弟兄阿,我們應當彼此相愛。因為愛是從上帝來的,凡有愛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並且認識上帝。」保羅也說:「凡是真實的、可敬的、公義的、清潔的、可愛的、有美名的,若有什麼德行、若有什麼稱讚,這些事你我都要思念。&amphellip&amphellip你們都要去行。」(腓立比書4章8~9節) 今日世俗的愛已被扭曲、功利化,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有條件的愛,許多人以為他們彼此相愛,到頭來卻發現不過是互相利用,達不到目的就由愛轉為恨。有個故事這樣記載:在一個繁忙的早晨,大約8點鐘的時間,醫院裡來了個80多歲的老紳士,要拆除大姆指縫線。他說要趕快,因為9點還有約。醫生問他:「您還要去看另一位醫生嗎?」他說:「沒有,我要趕去療養院與妻子一起吃早餐。」醫生知道他的妻子罹患失智症。「如果稍晚一點,她會不會擔心?」「她已經不知道我是誰,也不認得我已有5年了。」他一臉坦然,醫生吃了一驚,問道:「即使她不知道您是誰,您仍然每天早晨去&amphellip&amphellip」。這位紳士微笑著說:「她不會知道我是誰,但我知道她是誰啊!」 就是這種真愛,這就是我生命中嚮往的。真愛既不是肉體的,也不是浪漫的,真愛是全然接受對方的現況、在改變中的現況,以及預料中和預料外的未來。新的一年,我們要追求上帝的愛,讓上帝的愛充滿我們的內心。我們有了這種愛,才能愛人如己,我們與人的關係才能和睦,自然就有美好生活的見證。 &nbsp 追求 &nbsp跟隨主耶穌     耶穌要求2件事:變賣一切分給窮人,和跟從祂。這2件都不是輕易的事。要作耶穌的門徒,條件是嚴苛的,耶穌說:「你們無論什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加福音14章33節)撇下不是放棄某些東西,讓自己更聖潔,也不是苦刑或苦修,而是因為聖潔的呼召,內心樂意放下一些喜好,為世人的好處,做出更多貢獻。守財奴擁有許多錢財,他雖積蓄錢財在地上,卻叫許多人受苦;撇下一切,賙濟窮人的人,是積財寶在天上,使饑餓的人有東西吃。物質雖是損失,心靈卻是豐富的,如耶穌所說,「施比受更為有福。」撇下不是離棄,而是能分辨何謂重要的原則,是甘心樂意為福音和基督的緣故而犧牲。 跟隨主耶穌就是學習主耶穌的事奉,事奉是人生責任的承擔,是願意犧牲自己和與人分享基督的生命。耶穌說:「人子來,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我們要成為服事的門徒,家庭、教會和社會都是服事的工場,並丟棄愛慕世界的心。約翰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裡面了。」(約翰一書2章15節)我們的服事如畢德生牧師所說:「真正偉大的服事來自愛、禱告和品格,也要對聖經經文的委身,和對聖靈的順服。」願我們緊緊跟隨主耶穌的帶領,成為祂所喜悅的忠心門徒。 &nbsp &nbsp 耶穌在曠野拒絕魔鬼在物質、神蹟與權勢上的3樣試探,卻是今日人們所渴慕、所追求的。若花了一輩子為這些而努力,為它而活而生存,結局就會像傳道書1章2節所說:「虛空的虛空,虛空的虛空,凡事都是虛空。」物質的富足,並沒有使人生活得更佳美。當今世代物質的享受,反而使生活更惡化。喜樂除去愛,就是享樂主義;聖潔除去愛,就是自義自滿;宣道沒有愛,就是帝國主義;合一沒有愛,就成了專制。 有一首〈生命〉的詩,這樣說:「你不能決定生命的長度,但你可以控制它的寬度;你不能左右天氣,但你可以改變心情;你不能改變容貌,但你可以展現笑容;你不能控制他人,你可以掌握自己;你不能預知明天,但你可以利用今天:你不能樣樣順利,但你可以事事盡力。」豐盛的生命與生活不是由物質造成的,乃是以基督為中心的生命與生活建立起來的,活出有信、有愛、和有望的人生。 這位少年得志的官員,渴慕要得到更完美的人生,在得到答案時,卻憂憂愁愁的走了,因為他的產業很多。什麼是你的產業?它使你裹足不前嗎?使你放棄正確永恆的追求嗎?&nbsp &nbsp &nbsp

富裕的貧窮

路加福音6章20節,詩篇34篇18節 ◎吳富仁(台南中會仁德教會牧師) 路加福音認為主耶穌直接指明,貧窮的人會得到上帝國的應許。好幾世紀以來的聖經學者,為路加與馬太間的分歧爭論,馬太在主耶穌死後35年寫下的福音書中說道:「承認自己靈性貧乏的人多麼有福啊;他們是天國的子民!」(馬太福音5章3節)是否馬太把主耶穌的教訓靈性化或輕描淡寫呢?馬太為何這麼寫呢?路加直接寫明,除了靈性貧窮之外,真正在肉身生活極度欠缺之人,才是上帝國應許的對象。到底主耶穌在山上寶訓中,主張哪一類的人,會得上帝國的救贖呢? &nbsp 貧窮人的福音 &nbsp 這2種說法差異不大,「虛心」(和合本)不代表有決心、耐心或順從,反而接近意志消沈,象徵徹底貧困的殘酷,也就是生命無所指望。耶穌居然說,那些生命裡看不見明天的太陽、徹底無望、完全貧窮軟弱的人,得以進入上帝國。對活在資本主義橫行的今日世界而言,是何等大的福音啊!衡量一個社會是否文明的標準之一,就是看它如何對待窮苦人,特別在今日世界,標準更複雜,也更容易因地而異,被稱為第三世界的國家,他們的貧窮與第一世界本質上有所差異。第三世界窮人面臨的貧窮,是最低限度的生存問題,他們經常為水源、食物,這些基本生命所需奮鬥,還常因著戰爭、官員貪污、水旱災,而讓事態顯得更為惡化。 以「世界體系理論」著稱的學者華倫斯坦(I.bWallerstein),他從全球區位的觀點,檢視資本主義不平等的分工,從早期區域性,逐漸擴大為全球規模的社會經濟制度,這也是今日我們稱為「全球化」的過程。依分工地位分為中心(第一世界)、半邊陲(第二世界)、邊陲(第三世界)3種地區及類型。邊陲提供原料和廉價勞工,中心則掌握關鍵技術與管理,獲得最大利益,而半邊陲成為中心支配的幫凶。台灣成為半邊陲的國家由來已久,我們可以說,這是資本主義發展造成的惡果,資本主義並無法像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所說的理想,那「看不見的手」使整體社會維持平衡,人類得著最大福祉。相反的,在不知不覺中,過度追求經濟發展、實現征服與獲利慾望,卻成為破壞大地環境生態、破壞世界經濟均衡的原凶。 &nbsp 失去上帝最窮 &nbsp 在台灣,雖然我們的貧窮是相對的,然而稍一不慎,當政府過度在政策上強調經濟發展而忽略民生,貧富不均便會逐年拉大,這會讓欠缺之人感覺到更窮、更痛苦、更加無望。以台北的地價為例,這像極大富翁的殘酷遊戲:佔地表為王,沒佔到的人很窮,但有可能最後佔到的人更窮(因要欠銀行一輩子的債)。古羅馬政治哲學家塞尼加(Seneca)說:「窮人不是擁有很少東西的人,而是渴望更多東西的人。」在經濟高度開發的當代社會,擁有生命中令人愉悅的事物──如房子、車子,當然還包括自由的權利,可以自由的看電影、上餐館、買品牌的衣物、出國度假,這些自由的享受,都代表擁有資本主義世界的權力。貧窮不是病毒、天災也不是意外,它通常是人造成的,不擅玩資本主義遊戲之人,會處於下風,但實際上,即使物質缺乏,卻也未必真正貧窮;我相信,這世上,唯有那些找不到自己價值,以及上帝的人最窮。在我們的這個世界,財富分配極不平均,經常無法顯出事物與人真正的相對價值,我們可以從一件微小事實窺見:一名金融服務人員的收入,居然可以超過50個護士的薪水總和,請問這兩者的服務,哪一方才是真正有價值?雖兩者都對社會帶來重要貢獻,但純以收入而言,卻不應差距如此巨大,但這現象卻活生生在這個社會上演。 &nbsp &nbsp屬於神的孩子 &nbsp 當以馬內利修女從埃及貧民窟回到法國定居時,她有感而發的寫下這段話:「這是一個令人百思不解的弔詭問題:住在開羅貧民窟的拾荒者,他們一無所有,卻總是笑容滿面;在我們富裕的歐洲,批評、責難則是司空見慣之事,我們甚至忘了最簡單的活著的喜悅。」 親愛的朋友,基督徒不應該做一個富裕的窮人──穿金戴銀卻內心空虛,我們應學著做一個貧窮的富人──以虛己,讓上帝的恩典滿溢,更深切的是,我們應該學會正視所處社會扭曲、不公義之處,並起而控告、抗議,或許有一天我們手執權力之杖,也應為這塊土地起而改變。當主耶穌在拿撒勒宣告上帝禧年來臨時,祂說:「今天,你們所聽見的這段經文已經應驗了。」(路加福音4章20節) 今日的我們,也應如此宣告:那些願意真正虛已來到主面前的,那些真正貧困軟弱缺乏的,是上帝今日要拯救的百姓,他們是屬上帝的,上帝將會對他們說:「我要做你們的上帝,而你們,是我的孩子。」我深信,這才是我們這世代真正該敲響的福音鐘聲,也是我們最深遠的夢想與盼望。 舉目向山祈禱會 序樂 -&nbsp司琴 主請?來 -&nbsp新《聖詩》157首〈我欣慕救主耶穌〉 -&nbsp會眾 認罪的祈禱 至大至聖的主啊!阮欲向?獻上阮的祈禱,阮知?無所不在,阮的生命欲向?獻上感謝及謳咾!阮的主啊,阮知?是創造統治阮的獨一真神,在歷史及世界運行的頂面,?施行審判及拯救。所以,人在地面上用經濟制度來管理人所了解的世界,不過,這些經濟的制度也造成社會的無平衡,阮想起真多人猶在飢餓及痛苦的內底,主啊,求?幫助阮,互阮知若呣是?賞賜,在世上圖謀攏是空空,若呣是的?救恩,就無一項通建立;主啊,赦免阮的驕傲,除去阮的愚憨,互阮知,只有?的手所做,阮才通完全,只有?容允,阮才得徛在,求?憐憫阮,導阮行?永活的路,幫助阮更加知影,?在阮所活的世界,愛阮因為?去做什麼,願阮在猶活的日,攏通在?面前,得著?智慧的光照。祈禱靠主耶穌基督的名來求,阿們。 啟應 -&nbsp新《聖詩》啟應文54篇 -&nbsp司會與會眾 聖經 -&nbsp路加福音6章20節、詩篇34篇18節 -&nbsp會眾 信息 -&nbsp富裕的貧窮 -主理 回應的祈禱 -&nbsp主理或會眾 親愛的主,幫助阮贏過阮內心的驚惶及不安,互阮知影徛起在這塊──?賞賜阮的土地頂頭,怎樣將祝福延續,無互這世間眾聲音所攪吵,主啊,求?引導,互阮知?的旨意,互阮注神看?,知?愛阮腳踏台灣,心懷台灣鄉土情,夢想?國降臨時,雖然阮會驚失落現在所享受的便利,阮驚台灣失去競爭力,總是阮更加要求討?的祝福,願?的國降臨,互阮知?真正的祝福,對阮才是上重要的,阮按呢祈禱,奉靠主耶穌基督的名來求,阿們。 吟唱 -&nbsp新《聖詩》593首 〈抵著試煉、災禍圍你真艱苦〉 -&nbsp會眾 代禱 -&nbsp會眾 一、為世界祈禱: 1.求主保護,在所有遇著飢餓、無飯通食的人身上。 2.求主引導,互在上有權力做分配的人,有特別的智慧及氣力,互&nbsp&nbsp 知影怎樣公平去面對世界情勢。&nbsp 二、為台灣祈禱: 1.求主賞賜,互台灣執政者及朝野立委官員智慧,互&nbsp&nbsp&nbsp&nbsp  通知怎樣在擬定政策過程中,對台灣的百姓社會及土地,有公義及真實的平安。 2.求主施恩,互台灣人的心,不只是追求財利及家己的利益,而是通及土地、及人作夥和好居起。 3.求主引導,互咱通真正傾空家己,在祂面前,先求祂的義及國,在台灣咱徛起的所在,真正出現上帝的公義及和平。 以公同的祈禱結束-主禱文 -&nbsp會眾 &nbsp &nbsp

保加利亞,愛 自然 和平!

&nbsp文圖◎ Yuji Miyata 譯 ◎&nbsp陳惠世 2011年9月23日我從土耳其邊界走進保加利亞,沿著哈斯科沃(Hascovo)、普羅夫迪夫(Plovdiv)、帕扎爾吉克(Pazarhzik)、別洛沃(Belovo)、科斯田尼特斯(Kostenets)、伊提曼(Ihtiman)、蘇菲亞(Sophia)、斯里伯尼特沙(Slivnitsa)、扎葛曼(Dragoman)一路走到保加利亞與塞爾維亞邊界,11月16日進入塞爾維亞。 我在保加利亞1個多月,徒步350公里、種17棵樹、到4所學校演講、訪問4間孤兒院、接受各種媒體採訪。 未進入保加利亞之前,她給我的印象是群山環繞,人們在大自然裡,養牛耕田。進入保加利亞之後,才發現她的南部是一大片平原,城鎮保留許多共產時代建造的老舊工廠。一直走到別洛沃,終於進入印象中美麗的里拉山(Rila Mountain)和羅多彼山(Rhodope Mountain),莫爾利特沙河(Mallitsua River)則在山谷中奔流。霎時間,自然景象戲劇性變化,彷彿從炎夏遽然進入深秋或初冬,山上樹群紅黃相間,真是一片美麗奇景!徒步在風情萬種的林道上,令人感到大自然的無限美好! 保加利亞南部隨處可見葡萄園,連鎮上居民家中庭園也都栽種葡萄樹。夏末秋初,正是葡萄採收期,徒步經過葡萄園,我遇見採完葡萄的農夫,他們拿各式葡萄請我。到帕扎爾吉克的學校演講時,有位學生送我自家釀的葡萄酒,並給我一種特別的蔬菜泥「Luteniza」,這是當地人在收成辣椒、蕃茄和各種蔬菜後製作而成,目的是儲存做為冬季食物。為了讓我禦寒,他還貼心的送我手織襪,讓我強烈感受到保加利亞人的溫暖。 在保加利亞的第2大城普羅夫迪夫,我受頒「城市榮譽」勳章;在蘇菲亞,我和環保水利局局長種了許多玫瑰花,並接受國家電視台採訪。短短1個多月,我能做許多事、認識許多人,這全要歸功於當地人的善心協助。即使他們很忙碌,卻仍樂意幫助我,真的讓我打從內心感謝! 保加利亞的國旗有「紅、綠、白」3種顏色,分別代表愛、自然與和平。在保加利亞徒步期間,我真的感受到這3件重要的事。他們努力向人分享愛、尊重大自然、讓國家維持和平。保加利亞,真是一個美好的地方! 這幾年,我為地球和平持續徒步種樹,經過許多國家、遇見許多人,這也意味我無法在某地長期停留。對我,這是件困難的事,到達每一個新地方,我沒有任何朋友,也不認識任何人,所以我都試著從公部門、非營利組織、學校的師生開始接觸,跟他們合作,一起種樹、演講,做一些對當地有益的事,並接受媒體採訪,分享一些正面的信息。透過這些活動,我結交許多朋友,並視他們為家人或好友。但當我們建立強烈的情誼時,卻往往是我要離開,徒步前往下個地方的時候。分離的情懷,總讓我感到份外的煎熬。然而,我總認為,如果我能從這個城市走到下一個城市、從這個國家走到下一個國家,在各地不斷建立友誼循環連結,這對全人類或許是個很好的徵兆,意味著全地能夠藉此合一。如果我們能在各處連結、分享友誼,那麼,即使互相仇視的國家,也能透過這種友誼循環連結來化解仇恨,成為朋友,分享彼此的情誼! 走到每個新地方,我就成為當地的一份子,打開心門,將人們視為家人與好友,即使相處時間只有短暫幾小時或幾分鐘,我依然敬重大家、感謝眾人,努力呈獻自己成為最好的禮物。當我打開心門,對方也會試著敞開心胸,我們便能建立友誼;當我為友誼獻上感謝,我便有機會為當地做更多的事。 「一生,也許只有一次的相遇!」盡我的心力,把相遇的人們視為家人、視為摯友,為了地球、為了和平,我繼續向前走。 &nbsp &nbsp 智者說:「這一剎那,便是永恆的一部分!」以愛為本,珍惜時光,珍惜情誼,珍惜神所造的一切,願萬物恢復受造之光明美麗,全地和平!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nbsp ▲訪問普羅夫迪夫(Plovdiv)的孤兒院

從學校到教會的牧養之路

&nbsp◎張紹宏(台北中會幸福教會傳道師) 筆者於2009年6月畢業於台灣神學院道學碩士班,受派至台灣神學院公關室服務。神學院是筆者所熟悉的環境,因為在學校已經裝備了7年,但是,所擔任的工作卻是過去從未接觸過的學校公關職務。所以,筆者就任公關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將美麗的校園為教會開放,甚至是社區、社會人士,讓學校資源與人共享。歡迎教會團體來學校舉辦野外禮拜、事工研討會;邀請教會團契來學校舉辦活動或營會等,讓學校更開放,讓更多教會的弟兄姊妹看見學校的需要,關心學校的事工。 尤其學校標榜培訓優秀傳教師,更應該是上帝的愛發揮得最好、體驗最深的地方。讓人一進入校園,在空氣中即感受到它的不一樣,讓人喜歡來,也很愛來。 筆者認為,神學研究不應停留在學術象牙塔裡,而應當整合學術、實務與社會發展以面對現代社會的挑戰,神學院如果不走出去,一定會被區隔邊緣化,發展受限,甚至影響生存。目前神學院與教會合作的教育理念,已獲得教會牧者及弟兄姊妹的回應,學習道成肉身的精神,願意在各地建立教學中心,配合教會的需求,提供合適的裝備課程,筆者都給予最大的肯定。 所以,神學院可以是移動的,因著走動將教學資源送到有需要的地區、教會,提升弟兄姊妹的事奉品質,帶給教會祝福。事實上,因著神學院的移動,神學院所獲得的祝福更大,教師的視野更廣闊了,且對於地區的真實處境更了解,這對於教學更有助益,才不致於與現實脫節,進而產生落差。藉著移動,服務教會,與弟兄姊妹的關係更加緊密,也因此得到教會更多的關心與支持,神學院將蒙受教會加倍的祝福。 筆者於台灣神學院服務滿2年後,向中會傳道部申請改派。於2011年8月1日至幸福教會,開始牧會生活。神學院工作與牧會生活很不一樣。 神學院的工作是朝八晚五,生活很規律,下了班大部分是自己的時間,很好安排。牧會生活卻像是7-11的工作,除了例行的聚會,似乎隨時都在待命,我也知道,牧會的道路,不是一條易路,有時平坦,有時崎嶇,但我相信上帝在我前面為我開道路,排除一切阻礙,讓聖靈親自做工,在上帝沒有難成的事。何況本會有一個很好的傳統,就是早天禱告會於每週二至週五早上5點半開始至6點半結束。將近30年的歷史,這些代禱勇士從不間斷為國家、社會、教會及身體欠安、靈性軟弱的弟兄姊妹代禱。最近寒流來襲,天氣寒冷,平均還有8位會友參與早禱會,夏天維持在10至12位會友參與,這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盼望上帝特別賜福這群代禱勇士,也賜福來到幸福教會的弟兄姊妹,能在主的愛裡,享受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