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東亞教會的共同目標──分享福音、增長教會

◎洪仲志 2008年起,為加強會員教會宣教事工發展,及區域與總會宣教事工部門聯繫,世界傳道會東亞區會(CWM EAR)每年舉行宣教支持方案(MSP)會議,一方面報告方案的年度執行與財務,另一方面讓會員彼此分享、相互學習。除邀請EAR會員教會分享執行成效與願景,也帶大家到不同會員教會參訪,從經驗與討論中一起成長。 會議中的MSP方案參訪,乃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2009年參與該會議的代表林芳仲牧師提出。2010年EAR圓桌會議來台灣,林牧師帶與會者參訪莫拉克風災重建工作,分享PCT在救災與重建經驗。許多與會者表示,此次讓他們學到PCT完整的救災網絡與積極推動重建工作,也看見基督徒應負起保護上帝受造物的責任。此外,PCT也與大家分享「一領一‧新倍加」運動。在EAR的會員教會中,除了南韓擁有約總人口29%的基督徒外,其他國家的基督徒皆為少數。在台灣,基督徒約占總人口3%,PCT積極推動教會增長與分享福音的行動,讓許多與會者十分感動。 2011年適逢新加坡長老教會與馬來西亞長老大會設教130週年慶典,前者以「再攀高峰」為題,後者則提出「無牆的教會」口號,不約而同提出以教會增長為目標的宣教方案。原來,是受「一領一」的啟發,使這2個教會以增長為目標,並多次向PCT請益策略與相關教材。對這2個同是多元種族與深受伊斯蘭文化影響的國家來說,PCT的新倍加運動,著實鼓勵他們繼續積極宣揚上帝國的福音。 緬甸長老教會(PCM)大多數教會為少數族群,在教會組織與經濟皆較其他EAR會員弱小。即便如此,PCM在過去10年也積極開拓宣教事工,在偏遠地區設置5個宣教點。並以社區服務,如孤兒院、醫院、提供住宿的學生中心等,與其他少數族分享福音。而在EAR中擁有最多教會與會員的大韓耶穌教長老會(PCK),近年來受獨立教派、教會生態改變等影響,教會增長也趨緩。因此,PCK一方面開始思考教會再造,另方面也關心愈趨嚴重的外籍勞工與貧富差距,以「基督徒是至微小者的好朋友」(Christian, the Friends of the Least)為97屆年會主題,期待重新找回基督徒對社會的責任。 至於會員中的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近年則以其86所中小學為宣教場域,積極在一般教育工作之外,與學生及其家長分享福音,並藉由在天水圍這個多為中下階層與新移民家庭居住的社區,提供關懷與社區服務,將福音分享給最需要的人。 在這個以非基督教為主的東亞地區,EAR除了關懷受造界與自身靈性更新,期待讓更多人聽見並接受福音,通過上帝的愛,讓這個多元文化、族群與宗教之地,成為上帝的見證,使教會成為「宣教的教會」。 (作者為CWM東亞區會執行秘書)

一個建中生之死

◎高有智(媒體工作者) 報載一個建中生疑因女友懷孕受責備,一時想不開跳樓自殺,這則新聞引起社會譁然,之所以受到如此矚目,主要因為「名校效應」。然而,出身名校不代表人生順遂,課業成績優秀的學生可以輕鬆應付考試,卻不知道如何解決人生困境,也得不到支持,等到出事了,「名校」成為不可承受之重,反而忽略背後真正的問題。 在文憑主義掛帥下,會讀書的學生往往被視為「好學生」。這樣的「好學生」並非不會犯錯,並非懂得解決人生的難題或危機。一般高中生面對人生困頓時候的徬徨無助,也是建中學生會共同面臨的。社會對「好學生」的過度「放心」,反映不切實際的「期待」,他們未必懂得如何接受殘酷的人生挑戰,並沒有過人之處,到頭來,只能希冀人生一帆風順。然而青春就是一場冒險之旅,一腳踏入了地雷區,稍一不慎炸開了,總有輿論批評高等教育的學生,怎還會幹出傷天害理,或者是傷害自己的事情?這樣的歸咎太不合理。 自殺並非是懦弱的行為,我們也不該一味指責自殺的人迴避問題,因為死亡也需要勇氣,學生選擇了於事無補的解決方法,這樣行為是魯莽不聰明,但絕非不負責任。茫然懵懂的青少年,不知道怎樣承擔該有的責任,不知道如何面對人生的困境,進而妥適解決問題。如果有足夠的支持力量,自殺絕對不會是首選,也不該成為選項。 我最近寫了一本書《極速13Km:剎不住的狂想人生》,書中的主角唐峰正(小唐)從小就是小兒麻痺的重症患者,25歲留下遺書,隻身從嘉義鄉下北上闖蕩江湖。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他找到了人生第一份工作,甚至進入台北市政府當職員,憑著一股改革社會的熱情,毅然決然辭去工作,投入市議員選舉,在意氣風發之際,也嘗到生平最大的挫敗。沉潛之後,小唐從公益起點出發,自己帳戶存款不到5萬元,卻能募到500萬,成立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推廣「通用設計」就此成為一輩子最大的目標。 小唐的困境是具體可見,從小比別人都敏感自己的困境,幾乎每天都得努力去扭轉困境。他以「狂想」突破人生困境,懷抱鬥志迎向人生。一般人反而是溫水煮青蛙,忽略自己的問題,例如驕傲、貪婪、自大與自我設限等,反而陷入無形的困境,更大的困境。 困境是檢視自己的最好時刻,不僅學生不懂如何面對困境,連許多社會人士常常也會逃避困境,一旦遇到挫折,就會一蹶不振。我們的教育必須讓每個人學習在困境中檢視自己,勇於面對人生的挑戰。不管是不是資優學生,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困境,可能也都需要旁人伸出援手。

每個人都是宣教媒體

我們常是透過媒體,才得以認識世界,唯有先認識世界,才能負起管理世界之責,對自然環境持以謙卑疼惜,於社會人文採取合適立場。 近年來,台灣享受著極大的新聞自由,SNG(衛星轉播)車密度高居世界第一,但也因各媒體間收視率競爭激烈,造成新聞綜藝化,甚至屢屢發生違反新聞倫理的報導。近來更常看到記者上網找爆料、從Youtube抓影片當素材等低俗化現象。在這樣的新聞操作下,使我們喪失許多認識世界的機會,不僅限縮了人們的世界觀,更可能造成經濟上或身體上的危害。舉例來說,雖然藝人打人激起民眾道德感、球員的好表現感染了社會榮譽感,但是整天重複轟炸,卻忽略了相形之下較為無趣,但更切身的核電安全、美牛進口、歐元危機等問題。 不論平面或影音的新聞媒體,其素材都經過挑選,我們所能接觸到的訊息,相當程度都被「去蕪存菁」過了,只是哪些資訊是「蕪」,哪些新聞是「菁」,卻不是那麼容易判斷的事。因此,我們需要多方吸收,藉由不同的消息來源,拼湊事件的全貌、涉獵更多樣化的知識。並在過濾眾多資訊後,形成各人的意識與關懷,對這個世界擁有一套判準與價值,並進一步將自己成為訊息的媒介,分享看法,邀請他人一起為了某個目標共同打拚、在某個事件站穩立場。 事實上,討論媒體、思考何為優質的傳播媒介,對每個信徒都是重要的,對基督徒來說,如何有效、正確的傳播,不只在時事的理解與實踐上,信仰中更是如此,我們不能停留在主日接受講台上40分鐘的講道,就以為每週盡了義務,而不進深查考聖經真理、尋求上主在今時今地的作為與呼召。相反的,我們必須先承認有不同的信仰傳統,詮釋重點或有差異,再依聖神的光照,確認自己的信仰內涵。由此向外跨出去,擔負起傳揚福音的大使命,以自己做為媒介,將所信的見證出來。 換句話說,每個基督徒都是宣教的媒體,我們有責任透過自己來傳播上主的公義與恩典,曾任CNN國際事務特派員近20年的美國知名記者瑞夫.貝格雷特(Ralph Begleiter)說過:「媒體應該報導讀者『應該知道』的消息,而不是讀者『想知道』的消息。」當我們成為福音的媒介,面對各種宣教策略與方法,要謹記自己所傳的,在迎合人們感官上的享受之餘,什麼是必要的內容?在努力推動宣教運動時,也要看見偏鄉、弱勢真正的需要。

齊來關心我們的土地

&nbsp「嘆只嘆得生在貧窮人家,  嘆只嘆得生在飢寒交迫時,  嘆只嘆得舒生不知道造了什麼孽,  嘆只嘆得命呀&hellip&hellip」 5月10日詩人吳晟的女兒,也同為作家的吳音寧,為了中科四期向彰化農田水利會買水的工程動工而隻身站在怪手前阻擋作業時,已故作家洪醒夫在〈四叔〉中的這幾句話,再次迴盪腦中。洪醒夫筆下的四叔以「命定」來對農家的貧困表達自我安慰的低吟,那是50年前台灣從農業轉變為工業社會時,許多農家的無奈之聲。50年過去了,台灣農村並沒有隨著經濟發展而好轉;反而在利益中不斷被出賣。良田劃為工業用地,水利會罔顧農民生計要賣水給科學園區&hellip&hellip。這些都呈現出社會被扭曲的價值觀,也讓台灣城鄉及貧富的差距越來越大。 從1980年代開始,隨著社會開放及民主、自由的要求,台灣逐漸甦醒。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黃彰輝牧師「處境化」神學的影響下,自1970年代開始積極回應社會變遷,關心台灣政治、經濟與生態問題。這2、30年來台灣的選舉、言論自由了,但社會的不公義卻更加嚴重,而且多是結構性的,即政府與財團站在一起以「發展」之名壓迫人民。彰化溪洲面對的中科四期是如此,蘇花改的武塔部落是如此,台北文林苑的都更、南屯天主堂的都更,大埔農田事件到台東美麗灣都是這樣。在「自由」「民主」的台灣裡,人民的聲音反而更加薄弱,人民的痛苦卻更加強烈。 教會,在實況中面臨抉擇。我們是要「被處境化」,如民進黨的抗議遊行只想以嘉年華的方式來展現般,我們只想以輕省的方式──當然最輕省的方式就是視而不見──來面對我們的實況。或是要選擇認清我們所處的實況,在不斷反省中,讓我們的信仰處境化,以實踐來告白信仰。這條路並不是一條易路,而是要付出時間、精神;有時甚至會有一點冒險。這條路是我們見證我們的信仰「通過疼與苦難,成為盼望的記號」的一條路。 洪醒夫筆下四叔的無奈之聲,是否能因基督徒的關心與參與而轉變為盼望之聲?只要願意付出行動,我們將如同詩人吟唱「求?記得我們的苦難和所受的欺壓!我們仆倒在地上,被擊倒在塵土中。求?起來幫助我們;因為?有永恆的愛,求?拯救我們!」(詩篇44篇24~26節)

英國教會與奧運

◎鍾淑惠 第30屆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將在2012年7月27日於英國東倫敦斯特拉特福(Stratford)拉開序幕。然而英國舉辦這樣大的世界性賽事,與基督教會有何關連?為落實教會主動出擊、接待和服事人群的信念,藉這次世界聚焦的機會,基督教體育賽事慈善組織──「超越金牌」(www.morethangold.org.uk)如火如荼地在英國各地舉辦培訓,協助各城市的教會在社區、學校和奧運賽場周圍舉辦奧運慶祝活動,如社區嘉年華等,其中也包括了一些闔家歡活動:如體育營、大螢幕轉播賽事和開/閉幕儀式、烤肉派對、音樂會、表演藝術,及吸引孩子的臉譜彩繪、小丑表演和比賽等。舉辦這樣的活動,積極走入人群,為的就是要把握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向普天下宣揚上帝國的福音。 「超越金牌」的具體行動包括,邀請倫敦各地方教會發起服務當地居民和外地遊客的活動:靠近聖火傳遞和奧運賽場的範圍,或於交通轉運站設置招待中心,讓訪客有駐足休息的地方,並提供免費上網、茶水和有關比賽、交通或遊客資訊等。同時提供「以耶穌之名的慷慨服務」,內容包括:接待參賽運動員家屬,以及已籌備多年的「百萬杯水計畫」,為口渴的觀賽民眾送上一杯涼水等。 英國聯合歸正教會(URC)宣教幹事、也是「超越金牌」執行委員URC代表Francis Brienen女士說:「全球關注的奧運會,雖在7月27日至8月12日進行,但更重要的卻是8月29日至9月9日的殘障奧運會。教會界將用心接受今年夏季殘障奧運會的挑戰,學習尊重身心障礙者,提供最適切的服務。奧林匹克運動已全面接受身心障礙人士,希望我們的教會也能如此尊重每一個人。我們要改進的項目包括:增加印刷大型出版物的可用性,以及確保來訪者和停車位的安排等;當然最重要的是,用最溫馨的接待和熱情的供應,讓人感受到愛與溫暖。」 「超越金牌」已經提供檢查細目,整理了周全的專業身心障礙關懷機構名單,更整合了協助資源。教會界也特別以殘障奧運為主題,鼓勵會友信徒一同了解並學習對身心障礙者的關懷與包容。為此,浸信會宣教師協會世界傳道部(BMS World Mission)還特別製作一張片長1小時的DVD。同時也期待教會可以高舉這超越藩籬的信念,漸而解決全球對身心障礙人士待遇不公的問題。 從這次的奧運活動中,我們看見英國教會界秉持上帝國的精神與異象,推動一個跨教派、超越屬世藩籬的活動,將口號化為實際行動,將聖經中的教導實踐在現在今的世代中。 讓我們也一起學習「超越金牌」的精神,在基督裡合而為一,超脫世俗的眼光,為福音的廣傳緊握住當下每一個最佳時機。 &nbsp(作者為PCT派駐英國宣教師)

愛的接力賽

◎江淑文(新使者雜誌及創意及推廣總監) 曾經在這個專欄中介紹過一位孟加拉的婦女工作者,在她9歲時,當醫生的父親因為心肌梗塞而去世。媽媽的工作只夠養活她和兩個妹妹,幸好靠著一位從未謀面的日本女士提供獎學金,讓她完成高中、大學教育。因為感念這份來自上主的恩典,她捨棄進入外商公司的機會,選擇辛苦的教會服務工作。 幾個月前,我被告知,她在孟加拉痲瘋病中心擔任社工員的丈夫,不過40歲出頭,因為心臟病而去世。4年前,她的丈夫被診斷出心臟瓣膜有破洞,需要動手術,手術費要2000美元(約新台幣6萬元)。他們可以跟銀行借錢,但是利息太高,怕會成為以後的負擔、還不起,影響孩子們未來的教育。所以自己存錢動手術,在他們存夠這筆錢以前,先生已經幾次因為病發送急診,最後一次就再也沒有回家了。 看到這封信時,我的直覺反應是,他們有兩個兒子,分別是7歲和12歲,以後怎麼辦?他們家在有限的收入下,還收容一個家暴受害婦女,及她5歲的兒子。她目前的遭遇,簡直就是重複她母親往昔的境遇。在孟加拉等伊斯蘭國家,寡婦很難生存,而她的孩子們即將面對的童年,也和這位婦女兒時的經歷相似。我在禱告中記念他們一家時有一個感動,應該為他們做點什麼。 於是,我馬上寫一封信給她,問:「我能為妳做什麼?」她回信告訴我,目前靠她一個人沒有辦法供應兩個孩子讀書,如果可以的話,是否可以幫助她的孩子上學?兩個孩子1個月的學費和生活費大約要100美元(新台幣3000元)。當我把這樣的訊息轉達給一些弟兄姊妹知道,馬上有6個人願意合力來幫助這個家庭,目前暫時設定協助到孩子們高中畢業。 接到消息的那一刻,我問上帝,為什麼會讓這樣的事發生?而且是循著血脈相傳的軌跡,重複發生在兩代的身上?這樣的疑問,在台灣的弟兄姊妹合力幫助這個家庭時,我才豁然開朗的明白。 這位孟加拉婦女幼時失怙,來自異鄉的日本人幫助她;而今,她的孩子們有來自台灣的陪伴。苦難是永不止息的,發生何事?為什麼會這樣?我們未必會明白,也不一定找得出答案。但是上帝的公義實行在我們之間,讓我們落實祂的教導,知道互相分擔苦難,知道分享,以愛來補足彼此生命中的缺口。

誰才是我的鄰居──再談CIW

◎盧悅文 3140期《台灣教會公報》刊登美國茵莫卡里採番茄工人聯盟(Colition of Immokalee Workers, CIW)到佛州最大連鎖超商Publix總部發起6天的絕食活動,呼籲超商與CIW共同簽署「公平食物協定」,而這已是CIW連續3年跟Publix纏鬥。筆者幸運地於2011年3月初,與來自世界各地屬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並長期關注經濟公平與社會正義的教會代表齊聚在CIW所在地,即佛州的Fort Myers,訂定WCRC在2011~2017年有關「性別」「經濟公義」和「社會正義」等事工的方向。其中,我們花一天與CIW核心幹部對話,參訪其所屬社區並參與其在當地Publix最大旗艦店前的抗議活動。 CIW令人印象深刻,該組織核心成員大部分來自拉丁美洲的原住民,美國長老教會的工作人員只扮演語言翻譯角色。CIW一路走來,都是這些原住民自己想辦法弄清楚美國聯邦政府對工作移民的法規,及法規上哪些漏洞導致他們今日的悲慘處境。律師對他們來說,是「我們叫他做什麼,就做什麼;不是律師告所我們該怎麼做。」他們自己想辦法和策略,讓美國番茄市場的主要大盤商,如Taco Bell、麥當勞、肯德基、沃爾瑪、漢堡王、Subway等,同意提高大盤收購價,使中盤商及下游廠商(即CIW員工直屬的番茄農莊主人)不得不也提高工人的薪水。在這之前,工人的薪水仍停留在30幾年前的水準。在州政府及聯邦政府的紀錄中,工人的薪資確實是有達政府規定的最低工資;然而,紀錄都是造假的。我們很難想像,在美國自家後院,21世紀的今天,還有人過著《湯姆叔叔的小屋》中所述的奴隸般生活。說這些番茄工人面臨的處境,就是奴隸制度所造成,一點都不為過。 CIW工作人員帶我們到他們生活的社區參觀,並實際了解工人的生活狀況。番茄是季節性作物,依氣候的變遷,工人也必須跟著不同收成期遷移。居無定所,小孩子的教育也成了問題。大部分小孩無法完成正規教育,最後只能跟著父母親在番茄園工作。如此惡性循環,一代傳一代。 我們在社區的主要馬路上,看到不少教會櫛比鱗次,三步一小間,五步一大間。其中,一間浸信會的禮拜堂和一間五旬節教會,兩教會的距離不到2公尺。一位英國威爾斯的朋友問:「我知道美國長老教會非常支持你們。那麼,馬路旁的這兩間教會對CIW爭取基本生存權利有什麼看法?」這位在CIW內擔任類似發言人的員工,透過翻譯回答:「他們根本不管我們的死活。每個禮拜天只會告訴我們,要努力工作,上帝才會賜福我們,我們才會上天堂。」 回到台灣,CIW的朋友們對自己爭取自己和同胞們的生存權益的那種驕傲,讓我久久不能忘懷。而我更無法忘記的是,那位CIW朋友對於那間浸信會及五旬節教會的厭惡表情。 我不禁想起在聖經福音書裡,經學教師問耶穌的問題:「老師,誰才是我的鄰居?」 (作者為PCT青年,現任WCRC副主席)

聖靈降臨節對馬英九總統的忠告

馬英九先生連任總統就任前一天,在民意壓力下,用自我辯白的方式召開記者會,訴說自己的委屈。然5月20日就任當天,場外充滿台灣人民為主權、專制、貧窮、失業、痛苦等,高喊「活不下去了!」「馬英九下台!」等民怨衝天的畫面。如此強烈的怒火和抗議活動,令馬英九總統與參與就任儀式的文武百官和來賓尷尬不已!且這股怒火一路延燒到台灣各個角落。 當今世界各地,對於思想及言論自由、民主多元與人權保障等普世價值,以及基本生活的保障,皆有著迫切的需要和渴慕;人民的要求和主張,是每個國家領導者皆得面對,且必須努力回應、改善及維護的。國家領導者絕不能終日只為愛惜自己的羽毛,維護自己的政黨利益,圖自我的歷史定位,對民間的疾苦視而不見,對人民的聲音充耳不聞,一味用自己的立場和理由,為自己的政策辯護。 20世紀著名斯洛伐克作家穆納谷(Ladislav &nbspM?a?ko),在其所著《權力的滋味》(The Taste of Power)一書寫道:「權力是一種比愛情更致命的吸引力,它的能量超過愛情的吸引力百千萬倍!一個嚐到權力滋味的人,前半段不過欲仙欲死,後半段則終必歸於又瘋又狂。不同的是,愛情失敗雖然悲慘,但有可能凝聚成一段浪漫佳話,帶領年輕男女,頂禮膜拜。而權力失敗者,能夠留個全屍,已經值得額手稱慶了。愛情吸引力無毒,容易收場,權力吸引力有毒,自必糾纏終身。」 回顧過去的人類歷史,有過許多擁有「政權」,享盡權力卻無「智慧」的國家領導者,使得人民在水深火熱的痛苦中過日,而遺臭萬年;相對的,亦有許多有「智慧」,但無「政權」可以發揮抱負和理想的人失去執政機會,而遺憾終生的政治家。事實上,這樣的情形在台灣已經赤裸裸的浮現。 眾所周知,馬英九總統曾宣稱自己曾在天主教會受過洗,既然受過洗,就應當遵行上帝的誡命,以免內心偏邪、心高氣傲、偏離左右。質言之,就是要實踐先知彌迦所言的行動:「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迦書6章8節)才能造福百姓。 聖靈降臨節時,期待剛就任的馬英九總統能夠明白,身為國家的領導者,必須倚靠上帝的靈,同時遵循聖經的教導,不偏左也不偏右,才能使百姓蒙福。否則,權位不但難保,連百姓也會一同受罪。

關注富創意、啟發性的宣教策略

◎謝大立 當代跨文化宣教,有趨向鼓勵從「信徒皆祭司」信念發展出「信徒皆宣教師」的宣教策略,鼓勵信徒帶職投入跨文化宣教,如此投入對創啟地區(Creative Access Nation)福音宣揚有極大助益。 創啟地區是指那些禁止或限制基督徒以宣教師身分入境做傳福音工作的國家;他們不容許宣教師入境,不會發出宣教簽證,在法令上也不許傳福音,這些地區多是信奉伊斯蘭教,如中東、中亞、北非、馬來西亞&hellip&hellip,或信奉印度教與佛教的印度等。他們雖不歡迎宣教師,卻非完全拒絕外國人入境。 因此,在傳福音策略上必須以具創意和啟發的方式,將福音帶進這些地區,讓當地人能得聞主的救恩。這些地區的基督徒人口比例極低,宣教師多半需以帶職身分進入,以專業服事當地社群,透過工作和日常生活,見證基督的愛。宣教師派駐「創啟地區」,其傳福音事工不能採一般宣教師的方式進行,須透過當地人可接受的方式,如服務行業、經營小生意,或興學辦教育、照顧孤兒等非營利社會服務,藉此與客戶、學生或受服務對象發展成朋友關係,再進一步關懷其身心靈。在關懷過程中,宣教師可找機會介紹他們認識基督信仰,引領他們歸主。 因此,在宣教人才的培育及運用上,教會需要更靈活調度,並提供有效的宣教訓練幫助具專業的信徒,使其有能力在這些特殊處境的國家宣揚福音。以「華語教學」為例,近年來各國紛紛將中文教學納入正式教育體制,為華語師資的需求提供不少「想像空間」。最受矚目的,莫過於美國主流教育體制下,高中生的「進階先修學分課程」,目前至少有2400所高中有意願開中文課;法國有194所中學和12所小學教中文;英國南部的布萊頓學院,也正式開課,這也是英國學校首度把華語列為必修課。泰國近年也大力推廣華語教育,並宣布在2008年將華語列入中學必修課程。去年印度官方表示,有1萬所高中,平均每所需要1個華語教師,希望台灣提供1萬個華語教師。台灣從2006年開始辦理「對外華語教學能力認證考試」,到目前僅2、3000人通過,教育部希望5年能送出1萬名華語教師到印度。&nbsp 整個東南亞華語教學市場相當龐大,教會如何有策略的鼓勵宣教人才投入華語教學以便進入創啟地區,帶著文化大使的身分在當中做基督福音的見證人(我個人就曾以華語教師身分,取得在印尼2年的工作准證,進而協助當地教會發展)。這些人才需同步接受神學裝備,並取得華語教學認證,在教會體制有意識的支持下,即可能開啟跨文化宣教的新頁,正如以前英、美宣教師在各地以英文教學做為拓展宣教工作的基石。深信各行各業的專業人才,經由深思熟慮的探索,都可找出有創意且富有啟發性的宣教策略,進入需要的人群中見證基督信仰的生命力。 (PCT國外宣教師派駐新加坡長老大會華文中會嘉恩堂任主理牧師)

亂說時尚

◎李怡道(專業家庭煮夫,暫居英格蘭) 最近看到有人在推「耶穌時尚運動」,想就「時尚」說說我的看法。 幾年前,因為朋友紹介,曾在一本頗崇時尚的雜誌連續寫了1年多的生活雜記。此前我對時尚幾無所知,主因是消費不起,關心也沒路用,但透過每月寄來的雜誌加上一些生活觀察,倒也讓我對時尚慢慢產生了一些我自己的認識與態度。 為說得清楚一點,姑且讓我先跟大家介紹一個英文單字「chav」。 這個立基於「刻板印象」的字眼在2002年首次「正式」見報,我2004年剛到英國時,正在擴大流行。這個字眼主要是負面地指涉「某一種人(多半是青少年)」,其外觀的特徵是穿著成套名牌運動衣物、大量閃亮的首飾以及一頂Burberry鴨舌帽。其行為特徵是教育程度不高、用語「粗魯低俗」,甚至有反社會行為。 起初那幾年,媒體大大方方chav長chav短地玩笑、指控,chav衣、chav帽、chav腔,甚至還有旅行社推出「chav free」旅行團(保證同團不會有chav)。但不幾時,雜音就開始出來了。主要的質疑者認為,雖然使用者辯稱這是針對個人「低俗品味」或是「不良行為」,但是當被標誌為Chav的人大多數是工人階級出身的青少年時,這個字眼就變成一種「社會性質的種族歧視(social racism)」,有人討論、有人著述,使用者漸趨收斂,去年(2011)這個字眼已經被《衛報》(The Guardian)稱為「為展現社會優位而行使的階級虐待」。 在這個過程裡,有一部分與時尚還蠻有關係。首先是有好事者跑去詢問Burberry:貴名品今日淪為chav愛用,請問有何因應?時尚大牌的回應令我印象深刻,大意是:雖然這會對國內(英國)市場有些許影響,但對公司整體影響不大,畢竟現在消費的主力是亞洲消費者。另外,隨著話題展開,開始有人把歧視當商機,想要將「chav」註冊為某一條衣飾生產線的「商標」,最終似是沒有成功。 這幾年來,我幾度想要翻譯這個字眼,苦於無法想出讓自己滿意的音義對應,但要跟台灣人介紹其實也不難,因為台灣有「台客」。這個歧視用語從眷村子弟開始使用,為表現自身優越,用這個字眼來指「低俗品味」以及「國語不標準」的台灣土包子。台客的威力與Chav相當,當某一名品被台客愛上,那個品牌也會「台掉」,倒是商機一現,便有人以「台客」為商品名稱、為演唱會號召、註冊商標。 他們雖說時尚是永恆的追求,但這個永恆卻總是非常短暫,時一變,尚就變,一季半季,小心不小心,你都得過季。他們雖說時尚是品味的象徵風格的表現,推銷之,吹捧之,但是當名品著落在「錯誤」的人身上,不只這些人不會因此而有了品味與風格,有時連人家「品牌」「形象」都會有危機。 以此觀之,時尚不只無法充實裡子,還未必能打理面子,說到底竟是「歧視他人品味低」的買賣一筆。他賺他的,笑你過季,還嫌你搭配不上。道不同不相為謀,我於是與這個雜誌好聚好散,結束那個格格不入的專欄。 我原以為信仰是一輩子脫不掉的破衣,風雨陰晴各種場合連吃飯睡覺大小便都得一式一色,現在可好,連耶穌都變成個時尚了,真不知耶穌過季之後,下一檔會是哪一個新產品?